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南風吹過雲 > 救贖

救贖

-

在雨的織幕下,一把傘,便隔斷了天空的淚——題記

雨,落下了。它輕輕地從雲端滑落,如同細針般密集地刺入大地的懷抱。它們無聲無息地降臨,卻在接觸地麵的那一刹那,綻放出無數細膩的花朵。

一開始,雨絲如細絲般輕柔,彷彿是天空的紡織女在細心地編織著一幅幅透明的帷慢。它們落在樹葉上,滴落在花瓣上,滑過小溪的水麵,激起一圈圈漣漪,像是大自然的樂章在空氣中輕輕彈奏。雨滴在窗戶上敲打,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像是孩子們的歡笑聲,又像是時間的腳步在靜默中前行。

漸漸地,雨勢加重,它們不再是輕盈的舞者,而是變成了激情的鼓手,用力地敲打著每一寸土地。雨點如潑墨般灑落,將世界染成了一片朦朧的水彩畫。雨水沖刷著街道,帶走了塵埃,也帶來了清新。小溪變成了奔騰的河流,洶湧澎湃,彷彿在訴說著雨的故事,講述著生命的循環。

雷聲隆隆,閃電劃破天際,雨似乎在這一刻獲得了更多的力量。它們瘋狂地傾瀉,像是要將所有的悲傷和憤怒都傾注而出。雨滴打在傘麵上,發出“啪啪”的聲響,像是在演奏一首激昂的交響樂。行人匆匆,撐著傘,踏著水窪,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對雨的敬畏和對家的渴望。

宋凡醒了,當他從冰冷的河水中被救起時,生命似乎已經懸掛在一根細線上。他的肺腑裡充滿了刺骨的水,每一次咳嗽都像是在將靈魂撕裂。獲救後的他,麵容蒼白如紙,雙眼無神,昔日的光芒黯淡無光。疾病如陰霾籠罩著他瘦弱的身體,他在病床上輾轉反側,時而顫抖,時而發熱,彷彿正與死神進行一場無聲的較量,老管家一直守在床邊,他知道他的少爺冇有那麼脆弱……

幾天後宋凡還是死了,冇人知道是什麼原因,死的時候他還戴著一頂帽子,身體保持著擁抱的姿勢,仔細看,他懷裡還有一幅畫,老管家認出來了,那是他的少爺……

秋風起兮,林間的落葉如同疲憊的旅人,一片片輕輕脫離了曾經依靠的枝頭。它們在空中旋轉著優雅的弧線,彷彿是樹與大地之間的無聲對話,最終緩緩降落,鋪就一地的金黃與赭紅。這凋零的場麵帶著一絲淒美,每片落葉都像是自然賦予生命的詩篇,到了儘頭,又迴歸於寂靜的土地,既是終結也是新生。樹木在季節的輪迴中褪去了盛夏的繁茂,站立著,靜靜地見證著歲月的流轉和生命的循環。這幾天,老管家哭得不成人樣,他的手一直顫抖著,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但他還是整理了宋凡的遺物,他的心如同被重錘擊中,痛得無法呼吸。宋凡,那個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就這樣永遠地離開了。房間裡瀰漫著一種說不出的寂靜和冷清,彷彿連時間都在這裡停滯了。在桌子上,他發現了兩張紙,一張是遺囑,除了給他留了一部分,宋凡幾乎把所有的財產捐給了這座小鎮,至於另一張紙…上麵寫著遺體捐獻,開頭的兩個大字“幻光”赫然醒目……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