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媽咪輕點虐渣爹又被你氣哭啦 > 第531章 這次爸不會再丟下你

第531章 這次爸不會再丟下你

-

$看到“沈寧苒”的顧庚霆有無數的情緒湧了上來,堵在胸口,堵得他無法呼吸。

他怎麼也想不到沈寧苒是他的親生女兒。

他拿她去交換,害她失去孩子,他從未儘過一天當父親的責任,還將她害到如此地步。

他究竟虧欠了她多少。

若不是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顧庚霆有千言萬語想跟沈寧苒說,但現在不容他多想,他必須先將人救出去,不然都得死在這裡。

薄煙清聽到了有人在她身邊喊她苒苒,她知道她又被人當成沈寧苒了,而這個人是來救沈寧苒的。

聰明如薄煙清,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她毫不猶豫撲進顧庚霆懷裡,害怕得整個人都在打著哆嗦,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我害怕,你帶我出去好不好?我不想死。”

薄煙清的聲音已經沙啞了,讓人很難辨認,況且這樣的情況,顧庚霆也無暇辨認聲音。

他現在隻想著要救沈寧苒出去,哪怕是他自己死,他也要救沈寧苒出去。

這一次他不會再拋下他的女兒了,再也不會了。

顧庚霆抱起薄煙清就往外衝,此刻,一分一秒都無法耽擱。

而就這樣看著顧庚霆衝去救薄煙清的林意微瞬間呆若木雞。

她乾巴巴地睜著眼睛,一眨不眨。

過於不敢置信下讓她的反應都遲鈍了起來,直到顧庚霆抱著薄煙清就要衝出衛生間,林意微才反應了過來。

她跑了兩步,想攔住顧庚霆,可週圍都是被火焰吞噬的物件,她腳下一個不查,直接摔趴到了地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濃煙,她嗆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隨之而來的還有窒息和疼痛感,林意微顧不了這麼多,大喊了一聲,“爸!”

“救我!”

“救我!不要丟下我。”

林意微嘶啞的聲音讓顧庚霆稍稍停住了步伐,顧庚霆回頭纔想起來還有一個林意微,而此刻林意微已經摔在地上,她的旁邊就是一個燃燒的木質擺架。

“快躲開。”顧庚霆大喊了一聲。

但林意微什麼都聽不見,她不想被拋棄,一個勁地求救,“爸,彆丟下我,彆丟下我,她不是沈寧苒,她根本不是沈寧苒,她是薄煙清,沈寧苒根本不在這裡,爸,救我,我起不來了,爸……”

林意微哭得淚流滿麵。

顧庚霆看了眼懷裡的人,看到的就是沈寧苒那張臉。

況且有宮舒瀾在外麵那場聲嘶力竭的表演先入為主,顧庚霆認定了沈寧苒被困在裡麵,他哪裡還會相信林意微的話。

“爸,彆丟下我,她真的不是沈寧苒,她是薄煙清,這一切都是宮舒瀾設計的,她想要害死我們,爸,彆救她,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顧庚霆眼底多了幾分掙紮,可他能力有限,隻能救一個人,兩個人,他扛不出去。

林意微還在哭喊著,想要讓顧庚霆相信她的話。

可一次次相信她,一次次被欺騙,顧庚霆怎麼可能還會相信她。

“爸……快救我,救我……”

薄煙清聽著情況,埋著頭重重地咳了幾聲,“快走,我們快走,我害怕……”

看著懷裡的人難受的樣子,顧庚霆打消了眼底唯一一絲遲疑。

這一切都是林意微自己造成的,是她自己作死,顧庚霆冇有理由在這個時候還放棄自己的親生女兒,去救一次次要害死親生女兒的養女。

幾秒內做完所有決定,顧庚霆扭頭離開,冇有一絲停留。

而林意微看著顧庚霆抱著薄煙清徹底消失在濃煙裡,她瞪直了眼睛。

她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之前一次次救她的顧庚霆,在這種生死關頭卻放棄了她。

他就那樣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她。

她拚命地向他求救,抵不過他懷裡的人一句“我害怕。”

這一幕很熟悉,又很陌生。

似乎上次被綁架時也是這樣的情形,她不斷地喊著害怕,讓顧庚霆放棄救沈寧苒,而顧庚霆確實救走了她,放棄了沈寧苒。

而這次被救的人從她變成了彆人。

深深的絕望在林意微心裡蔓延,她被煙嗆得意識模糊了,嘴裡依舊不斷機械性地喊著那句話,“她不是沈寧苒,她是薄煙清……救我……為什麼不救我……”

“咚!”

被燒斷的木質擺架狠狠地砸了下來,直接砸到了林意微的背上。

“啊!”火焰燃燒的灼燒感瞬間傳遍背部。

“啊啊!”

林意微渾身顫抖,疼得在地上打滾,要命地尖叫起來,她感覺自己要疼死了過去,十根手指牢牢地扣在地上。

好疼,真的好疼。

火焰堵住了去路,顧庚霆還帶著一個人,也冇有那麼好運,顧庚霆咬緊牙根一腳將擋住去路的燃燒物踹開,不等他反應,頭頂巨大的水晶吊燈搖搖欲墜。

“嘩啦”一聲。

顧庚霆瞳孔緊縮,他奮力地往前跑了幾步,拚儘全力地將懷裡的人往前一送。

薄煙清摔了出去,顧庚霆大喊,“快走。”

話音落下,一聲巨大的“哐當”聲響起。

此外,外麵的宮舒瀾心裡冇有由來的一顫,心在某一個瞬間像是被什麼攥緊,疼得宮舒瀾喘不過氣。

她不想再看,想走回車裡,卻猛然回過頭看向那棟冒著濃煙的彆墅,乾巴巴地睜著眼睛不敢眨眼。

有那麼一刻她害怕顧庚霆再也出不來,可下一刻她意識到自己對顧庚霆的擔心,她在內心狠狠地譴責自己。

擔心他?

她為什麼要擔心他?

他死了纔好啊,死了就冇人會困住她了。

這人困了她半輩子了,死了好,死了好啊。

凝重的空氣嚴重缺氧,也就是這時胃部突然傳來陣陣疼痛,宮舒瀾每走一步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涼一分,四周的寒意似乎都朝她侵襲而來。

宮舒瀾堅持著坐到車上,疼痛使她渾身都蜷縮了起來。

哪疼,其實又說不上哪疼,因為哪都疼,心疼得最為嚴重。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