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另類拯救法[快穿] > 第 1 章

第 1 章

-

A市的夜晚,皎潔的月光透過雲層灑向大地,一盞盞路燈拱衛著穿梭不息的車流。

一閃而過奪目的星光,仿若從天空墜落,卻無人在意。

在某雙一流大學的男生寢室裡,尤鶴緊閉著雙眼,汗珠涔涔的躺在單人床上。

在他的腦海中,各種畫麵不斷浮現,癱在床上不得動彈的爸爸,沙發角落眼角帶淚珠寂若死灰般的媽媽,仿若發了瘋似地四處亂竄吞噬著周圍一切的火舌,火光四溢,濃濃的黑煙纏繞著尤鶴的胸腔,脖頸,口鼻,伴著令人絕望的窒息。在混沌中,令人仇恨的聲音不斷迴盪著“……全部……乾淨……死……泄露……丁點……”。火焰舞動更甚,濃濃的黑煙猶如一隻隻大手,要將尤鶴陷入深淵之中。

恍惚之中,有人在推動他的肩膀,叫著他的名字:“尤鶴?尤鶴你聽得見嗎?”

尤鶴仿若意識從高空墜落,單手抓住推搖著他的手,強撐開沉墜的眼皮,眼前如萬花筒一般,光影交錯,層層疊疊,不規則的旋轉著。腦海裡像鈍刀子攪合一樣,不適的閉上眼皮,耳邊是自己粗重的呼吸聲,還存在的幻象使得尤鶴生理性的反胃。

緩了好一會兒,尤鶴睜開眼,眼前漸漸恢複清明,依稀能夠辨認周圍的環境。

這是哪裡?這裡,好熟悉,這是……大學宿舍?

見他平穩下來,床邊三人動了動,有人擠上前來:“尤鶴你終於醒了,你怎麼樣了?”

還冇等他反應,另一道沉穩的嗓音關切道:“要去醫院看看嗎?”

這兩個聲音是,又是一陣恍惚,是大學的室友王簡和陳硯青的聲音。

我怎麼還能聽到他們的聲音,我不是死了嗎?死在那場烈火之中。頭痛漸緩,手不知覺的鬆開,眼皮像粘了膠水一般又要合上。

“喂!不要睡啊!尤鶴?尤鶴!”床邊三人焦急的呼喊。

尤鶴如大夢初醒一般,雙眼睜開,眼神無聚焦,大口喘著粗氣。他想坐起來,剛有了動作,那三人就托著他的後背,將他扶起,枕頭墊在他的背後。

“你怎麼樣了?冇事吧?”他們關切地問。

他抬眼看向他們,陳硯青,宋浩文,王簡,還有他此刻身處的宿舍,都不得不讓他懷疑,他重生了。

麵對著三人的關心,壓下思緒,尤鶴搖了搖頭,努力將聲音放平:“我冇事,我隻是……“話語停頓了一瞬,彷彿在壓製什麼”……做了個噩夢”

王簡嘴快的說道:“隻是做了個噩夢?你剛剛差點嚇死我們,剛剛床都在抖,下來一看,你滿頭都是汗,叫又叫不醒,我都準備打120了。”

陳硯青:“真的冇事?我看你臉色還是不太好。”

宋浩文:“還是去醫院檢查下吧,你剛剛那樣子怪嚇人的,不要忌諱什麼醫來著,兄弟們陪你一起去。”

尤鶴摸索到床頭的手機,點亮螢幕。果然,他確實重生了,重生到了一切都還冇開始的時候。

“章新煜”他咬牙切齒的默唸這個名字,心中沸騰著名為仇恨的火焰,想要像爆炸一樣不顧一切的去與這個名字的主人拚個魚死網破,你死我活!

但是現在,不用著急。

強行壓下起伏的心緒,身旁的室友們還在擔心的看著他,大學時自己是怎麼笑得來著,按照記憶中的模樣扯出一個笑容“真的冇事,就是夢見了特彆可怕的事情,讓我緩一緩就好了,而且都兩點多了,現在去還要讓宿管開門,不用那麼麻煩,我自己的情況我是知道的,不用太擔心。”

又多說了幾句,室友們終於被安撫下來,又關心了幾句尤鶴幾句,各回各床,宿舍冇一會兒便靜了下來。

尤鶴將枕頭擺好,重新躺了下來,眼睛盯著從窗簾縫隙灑下來的散漫月光,鼻尖呼吸著熟悉的洗衣粉的清香,伴隨著額角隱隱的抽痛,緊繃著的神經慢慢往回落。

章新煜!還有章家!犯在你們手上的人命,還有你們所得到的血腥財富,你們會付出代價的!

尤鶴閉上眼睛,那麼首先,就從綁定係統開始。上輩子,就是這個時候吧,尤鶴心中默默呼喊:“係統?在嗎?”

【叮】一聲冷硬的機械音突兀的在尤鶴腦海響起【在的,宿主。是否綁定係統?】

尤鶴對於這突然響起的機械音並不意外,放在身側的手卻不自覺的握起了拳頭,語氣堅定的道:“綁定!”

【綁定程式開啟,請稍等。】

重來一次,這輩子,一切都會不一樣的。

在上輩子,一個名為’瀕危物種保護係統‘的係統找上了他,想要與他綁定。經過多方麵考慮後,他拒絕了係統,因為據係統所說,想要完成保護自然生態的任務,需要滿世界的東奔西跑,四處奔波。而這樣的生活並不在他的預期之內,於是他讓係統去另尋宿主。他當時一直以為係統是聽了他的話,重新找了宿主,但是他冇想到係統的能量早在找到他時就已耗儘,在程式性的問完是否綁定的那句話後便陷入了休眠,並寄宿在他想要送給媽媽的祖母綠寶石項鍊中。

他無知無覺的在假期把寶石項鍊帶回家中送給了媽媽,媽媽很高興的將項鍊戴上,在之後非常珍視這條項鍊。

但在有一天,姑姑姑父一家在父親的邀請下來做客的時候,項鍊就丟失了,媽媽在那天把整個家都翻了一遍,都冇找到那串項鍊。姑姑是個喜歡貪小便宜且有前科的人,但家裡冇有監控,冇有證據。那天爸爸沉默著,菸頭掉落一地,媽媽哭很傷心,但無可奈何。

或許是怕那條項鍊被我們發現,姑姑將那條項鍊賣了出去,項鍊幾番輾轉便到了章新煜的手裡,他發現了項鍊裡的秘密。

他用金錢打造團隊,招募實驗人員,購買實驗儀器,破解了係統的表層代碼,得到了一些淺層的資訊。但就是這些資訊,足夠他和他背後的章家獲得钜額的收益。

名為瀕危物種保護係統,肯定會收集一些自然中含有特殊功效的動植物的數據,就是這些數據,讓章家改行換麵。有醫療功效的動植物,美妝護膚功效的動植物,成為了章家打進製藥企業,美妝行業的跟腳,他們大肆低價采購,高價賣出,甚至有些在國家名單上的,他們也有渠道弄到手,在他們看來,有錢就什麼問題都不是。

再後來,他們為了保守項鍊的秘密,以那些研究院的家人為威脅,迫使他們為章家保守秘密並繼續工作。他們還是不放心,他們決定清除掉接觸過項鍊的所有人員。

這又有什麼難得呢,章家有的是錢,有的是人為章家賣命。

所以,在那個夏天,他的爸爸被人打成了癱瘓,終生隻能在床上度過,案發地的監控又那麼‘碰巧’的壞了,找不到打人的那些人,所以甚至冇有一絲一毫的賠償,高額的醫療費全部都要自己承擔。

媽媽公司的同事誣陷她泄露公司機密,公司什麼也冇調查,就將媽媽趕出了公司,打官司時,公司又出具了簽有媽媽簽名的但媽媽毫無印象的檔案,官司就莫名其妙的輸了,隻能賣了城裡的房子,賠了一大筆錢,帶著爸爸回到老家,終日以淚洗麵。

而他,在實習時,突然冒出一群單方麵和他很熟的同學、老師,舉報他學藝不端,學術造假,那一段時間,校園裡到處都是談論他的聲音,室友們想為他說話,但人微言輕,輿論鬨得太大了,他的辯解聲在其中不值一提,學校為了自保,就將他進行了退學處理,實習公司也將他辭退了。

那一段時間,天都是陰沉的,往日的晴朗不複存在,天空永遠都覆蓋著一層灰霧,冇有風也冇有陽光。

無可奈何之下,他帶著室友們的支援回到了老家,爸爸媽媽也都需要他照顧。

他曾經一度以為,這是因為他們家運氣不好,他也積極的試圖找到破局的辦法。但在某一天見到姑姑一家的慘狀後,尤鶴才驚覺,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人為操控的。

姑父不知怎的染上了賭,欠了一大筆錢,而在姑姑某天意外身亡後,通過意外保險,姑父不僅還上了賭債,還有富餘,冇了姑姑的管教,表哥也染上了賭,甚至染上了毒,到最後兩人都不知所蹤。

尤鶴隱隱覺得,這幾件事背後都有一雙黑手在推動,都是有關聯的。而姑姑一家和他們的聯絡並不多,近年唯一的聯絡隻能是那次丟失項鍊,他有種預感,這就是突破口。

在他的追查之下,深淵終於顯露了冰山一角,那就是章家這座大山,章家興起的太快了,在所有的事件裡似乎都有章家的影子。順藤摸瓜之下,他也知道了章新煜就是最終買下那條項鍊的人,他好像明白了什麼,比如那失去聯絡的係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