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厲北墨上官卿書名上官卿厲北墨 > 《厲北墨上官卿書名的 》 第22章

《厲北墨上官卿書名的 》 第22章

《厲北墨上官卿書名的》精彩小說,是小說寫手上官卿厲北墨所寫。網絡熱度頗高!精彩內容:...《厲北墨上官卿書名的》第22章免費試讀見來人武功如此強大,僅用一招就斬殺三人,後麵的殺手不敢再靠近,半空一個扭身落地。

上官卿看到出手者,很是驚訝,肖管家居然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頂級高手!

管家肖文盛橫劍站在上官卿麵前,氣勢冷冽,“誰敢欺我家小姐,死!”

“啊!”上官柏和厲美珠冇見過這麼血腥場麵,被嚇懵了,看到滾到腳邊的人頭,嚇得兩腿發軟一下癱倒地上,連滾帶爬躲到了一邊。

“林繼宗,你當我程家是好欺負的嗎?”

程英也站到女兒身旁,身子雖然瘦弱卻不失風骨:“想要帶走我的女兒,先過我這一關。”

上官卿暗暗給母親點個讚,得母如此,她這一趟穿越值了。

林繼宗反而冷靜下來,與林易對視一眼,父子倆眼神如出一轍的陰鷙。

他們林家在京都權勢滔天,站在高位上,習慣了彆人的阿諛奉承,可這程家,不過是個低賤的商戶人家,居然敢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給本侯聽著,程家濫殺無辜,全部抓起來送官,如有違令者,就地斬殺……”

“看誰敢!”一道灌入內力的聲音遠遠傳過來,震得在場的人耳朵嗡嗡作響。

是厲北墨的聲音。

上官卿有些失望,這貨一來就殺不了人了。

可惜了。

“篤篤篤篤…”

一陣馬蹄聲疾馳而來。

就在眾人都注意來人時,突然一道人影揮劍刺向程英。

“夫人!”肖管家離她最近,連忙舉劍過來攔下,但又有幾把暗器朝他射過來。

眼看偷襲之人的劍尖就要刺進程英的心口。

“砰——”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偷襲之人身子僵住。

此人是林建,隻見他眉心正中出現一個血窟窿,正往外汩汩冒血。

“建兒!”林繼宗和林易衝上來,接住緩緩倒下的林建,雙目睜得大大的。

“建兒,你不要嚇爹爹啊!”林繼宗顫抖著雙手,想要堵住冒血的窟窿。

林易雙目血紅,站起來大聲怒吼,“這是誰乾的?!”

“我乾的。”上官卿冷冷地道:“我若不殺他,死的就是我母親,我不會讓悲劇發生在我身上的。”

眾人也都看上官卿,人確實是她殺的,但看不到她拿什麼東西殺人?隻見她一隻手指向林建,殺人的武器應該就藏在她的長袖下。

“上官卿,你好惡毒!”林易撿起地上的劍,指著她渾身顫抖。

“對啊!我就是這麼惡毒,所以你們最好不要來惹我。”上官卿話是對林家人說的,但眼睛卻看向上官柏和厲美珠。

這兩個人是殺死原主的罪魁禍首,但她不會一下子就弄死他們的。

“鏘!”地一聲,林易隻覺手臂一麻,手中的劍被另一把長劍擊落。

厲北墨和淩風馳馬來到,勒住韁繩。

“嘶——”馬兒嘶鳴。

“拜見靖安王爺。”除了上官卿,程家的人全都跪下見禮。

厲北墨飛身下馬,快走幾步把程英扶起來,“嶽母大人快請起。”

“靖安王,你來得可真是時候。”林繼宗悲憤交加道,“上官卿殺了本侯的兒子,本侯要整個程府為我兒陪葬。”

“是嗎?”厲北墨緩緩轉身,看著地上的幾具屍體,眼裡殺氣驟聚。

“林家的死士!”

“是又如何?靖安王,你看清楚了,是程家人殺人在先,本侯豈能容他。”林繼宗一生目中無人慣了,根本不把一個廢太子放在眼裡。

“哦?!那你的意思是說,程家人就該伸著脖子,等著你林家的人來砍?”

厲北墨一步步走到林繼宗麵前,突然踹出一腳。

“啊——”

林繼宗直接飛出去,撞在身後的人群中,接著一陣哀嚎。

“父親…”林易連忙跑過來,卻被厲北墨一個拂袖逼退。

身形一移,一隻黑靴踩在林繼宗的臉上,碾磨了幾下。

“在本王麵前自稱本侯,這是不把本王放在眼裡?林家人果然居心叵測!”厲北墨的聲音不大,卻冷得令人膽顫。

“王爺饒命!”

林易雙膝一軟跪地上,他知道厲北墨真敢殺了父親,“微臣知道錯了,求王爺大人大量,放過父親這一次吧!”

“嗯,那林建之死是怎麼一回事?”厲北墨腳移到林繼宗的脖子上,“想好了再說,不然,本王萬一一個腳滑,明遠侯的脖子說不定就斷了……”

“王爺腳下留情!”林易跪趴地上,用力磕頭砰砰響,“微臣知道錯了,微臣這就帶父親和弟弟離開,從此與程家的恩怨一筆勾銷。”

他知道,今日想除掉程家是不行了,本想程家是好拿捏的,冇想到卻反而吃了大虧,隻能先嚥進肚子裡。

上官卿看著這個男人,不愧是戰場上殺出來的,每一次的出場,氣場的氛圍就冷凝到令人壓抑。

“你說什麼?本王耳力不好聽不清楚。”厲北墨腳下稍一用力,疼得林繼宗嗷嗷直叫。

林易心裡恨得直咬牙,這個厲北墨一定是故意的,他弟弟死了,父親還被踩腳底下碾壓,他們林家何時受過這樣欺辱?

今日之仇他記住了,來日定要加倍奉還!

“微臣再也不敢了,今日之事都是微臣的錯,求王爺放父親一條生路!”

“哼!”厲北墨這才收回腳,嫌惡地在地上擦了擦,好像被沾上不乾淨的東西。

林繼宗被人攙扶起來,整個人頹敗麵如死灰。

想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豐晉國,他就是第二個皇帝,今日竟然被人當眾踩著臉碾壓,這份屈辱,隻有殺了厲北墨,上官卿與程家,才能洗刷今日之辱。

厲北墨轉身,看到林建額頭上的致命傷,眼裡閃過一絲詫異,好強勁的力道!

他剛纔也聽到那清脆的聲音了,然後林建就倒地而亡了。

看來這丫頭身上的秘密真不少。

很快,林家人把幾具屍體放到一個車子上,狼狽地離開了。

“墨兒。”厲美珠走到厲北墨麵前,端著一副長輩的姿態。

鎮南王是先帝的親胞弟,按輩分來講,厲北墨該叫厲美珠一聲姑姑。

“你太莽撞了,平時已經得罪很多人,現在又得罪林家…”

“閉嘴!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這麼跟本王說話?”厲北墨不留情麵的話,直接堵得厲美珠麵色極為難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