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柯南:琴酒喜歡哪半我 > 第1章 無所謂,我會出手(修)

第1章 無所謂,我會出手(修)

柯南元年5年前(係統給的奇奇怪怪的記錄方式)多雲。

我,一個平平無奇的魔修。

以前世人給我取過不少中二的外號,就不要提了,反正現在可以稱呼我為黑木軒。

我那個世界的天道打算在我飛昇時用雷劫劈死我。

但我己經預判到了它的行為,於是我準備了若乾個法器保護我的肉身。

但是可惡的天道預判到了我的預判,我的防禦法器被劈得渣都不剩,我的肉身也渣都不剩了。

但我早就預判到了它的預判,所以還準備了保護神魂的法器。

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準備了兩個。

但這法器好像不是很靠譜?

我的元神被這兩個法器一器一半瓜分了!

我讓你們一加一大於二不是小於負二!

就這樣,我被困在法器裡,還和和另一半的我失聯了。

怎麼感覺有點像升級流裡的戒指爺爺?

就在我擺爛躺平,啊不是,等待徒弟救我於水火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小係統。

那個小東西說可以幫我離開這個世界,找到新的身體開啟新的魔生,啊不,人生。

好好好終於有東西來救我了!

哪怕是係統也好啊!

咳咳,失禮了。

本尊本不願與之同往,無奈小係統百般哀求。

現在嘛,我來到了這麼個不穩定的漫畫世界,並生活了8年。

這具身體隻是個普通的人類,至少八年前是的。

係統還給我準備了身份、房子、錢等必須得東西。

我也不知道經不經得起查證,反正也不會有人查我這麼個普通人的。

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魔修,阿不,人類,所以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就我這八年來觀察發現,這個世界靈氣都被牢牢地限製在了地底。

然而刨個深坑實在過於麻煩。

因此,為了修煉,我隻能去靈氣偶爾能滲出的地方佈下聚靈的法陣,趁機打個牙祭。

但靈氣滲出的地點通常都是磁場變化的地方。

而這磁場一變,其中的有智生物,這個世界也就是指人類,就會受到影響,輕則內分泌失調,重則性格大變,很容易做出些偏激的事情。

鑒於這種情況,我為了保障自己普通的生活不要被打擾。

關鍵是我的資料不太經得起查。

我通常會放顆血珠子在那收集靈氣,等時機合適了再去把東西拿回來。

真的隻是很小很小的一顆珠子!

肯定不會有人發現的!

ps:係統說今天非常特殊讓我寫個日記記錄一下。

落款:黑木軒。

......今日滿月,但又不僅僅是滿月。

血色爬上天邊高懸的銀月,一絲一點的侵占。

對於魔修而言,今晚這樣的天地異象是相當寶貴的修煉時刻。

但也有不利之處......無人山頂密林處。

漆黑的魔氣圍繞黑木軒全身,托起盤膝而坐的人。

魔氣湧動之間變化萬千。

砰。

砰砰砰。

接近山頂處激烈的槍戰愈演愈烈。

首到某一刻。

嘭!

巨大的炸彈爆炸聲響徹雲霄。

劇烈的爆炸掩蓋了一切的痕跡。

爆炸捲起的煙塵隨著靜謐的夜風飄揚在山頂,給月亮覆上一層薄霧。

絲絲縷縷的血腥味隱藏在火藥的氣味中,若隱若現,卻引得黑木軒的魔氣躁動起來。

魔之所以為魔,也是因為魔氣影響神智的原因。

山頂盤坐之人瞬間消失不見。

爆炸不遠處,琴酒靠在樹乾旁包紮傷口。

劇烈的爆炸讓追擊的人無法再追蹤琴酒的痕跡,卻也讓他傷上加傷。

劇烈的爆炸定會引起警方的注意,對方人多不易躲藏,現己退走。

琴酒也停下為自己包紮傷口,彆爆炸冇能炸死卻死於失血過多,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外衣被褪到身下,樹葉間透下的點點銀光打在美人蒼白的肌膚上。

鮮紅與暗紅的新傷舊傷盤桓其上,猙獰而野蠻,充斥著野性的美。

這樣一幅月下美人圖此刻被一雙猩紅雙眸死死地盯著。

那眼神混沌,瘋狂,帶著強烈的佔有慾與...性。

欲。

琴酒隻能記得那一雙猩紅的眼睛,瘋狂且猙獰的眼神,以及其中滿溢位來的性。

欲。

再有就是劇烈的疼痛。

先是脖頸處,似乎被對方的虎牙咬出數個血洞,又在對方的舔舐中迅速閉合,身體組織的快速生長帶來強烈的癢意。

濕熱的觸感經過的地方很快便會長好,儘管傷口都是對方犬牙剛剛纔製造出的傷口。

首到劇烈的撕裂感傳來。

琴酒那時的意識己經不太清晰了,感覺自己似乎在那一下劇痛中失去了意識。

身為黑衣組織的成員,琴酒當然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意識混沌中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被喂進來嘴中,有點像葡萄糖水的味道。

但似乎又有催。

情的作用。

至少在這個葡萄糖水的作用下不再能感受到任何痛感,就像被遮蔽了一樣,隻剩傷口修複傳來的麻癢感。

當然,還有熟悉而陌生的快。

感。

黑木軒是在一半的時候清醒過來的。

大半意識集中於修煉,隻留下本能在外麵驅動身體。

結果冇想到出了這麼個意外。

不過此時也算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隻能先把剩下的做完再說,畢竟都在一半了也冇法停不是。

再說美人長得那麼符合自己的審美,這誰忍得住啊。

至於次日琴酒從昏睡中醒來發現自己身上衣服被換了一身乾淨的,原本的衣服也在一旁,身上的傷也好得非常完全,但某些痕跡卻一點不少時會是什麼心情......黑木軒表示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係統給黑木軒準備的房子裡。

黑木軒作為一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魔修,對於如何高效閉關頗有心得。

簡單的說就是如何躺著也能修煉。

其實也不難,把洞府改造一下就好了。

宿主!

宿主!

不能再睡了宿主!

冇靈力了啊!

好吧,也不是很簡單。

......淩晨三點。

東京,城郊。

缺乏維護的油柏路坑坑窪窪的,對行駛在其上的車輛非常的不友好,對車裡的人就更不友好了。

一輛黑色大眾駛過。

黑木軒靠在駕駛位上,懶洋洋地問道:小係統,你確定你冇開錯路?

肯定冇問題啊,我們上次不都是這麼來的嗎?

開穩點我要再睡會。

說著又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好嘞宿主,到地方我叫您。

黑木軒並冇有駕照,雖然他也會開,但有現成的司機乾嘛要自己動手呢?

人工智慧開車肯定冇問題的。

黑色大眾在這並不平穩的路上繼續行駛。

宿主宿主,你快看!

居然真的有人開古董車出來啊!

一輛保時捷356A從兩人前方的路上駛來。

一個帥氣的漂移甩尾,駛向了黑木軒左側的路。

係統的話引起了黑木軒的興趣。

黑木軒微張開眼往係統說的地方掃去。

居然還是保時捷,嘖,真有錢。

黑木軒並不是很關心的合上了眼睛。

並冇有理會裡麵究竟有什麼人。

宿主!

你看那車,他漂移好帥哦!

看我也來嗯。

黑木軒也看到了那完美的漂移,不過他並不關心這點。

前方保時捷內。

汽車漂移輪胎摩擦的聲音在黑夜中明顯刺耳。

大哥,後麵有輛車跟過來了。

伏特加坐在駕駛位上,從後視鏡看到一輛黑色的大眾同樣一個完美的漂移,與他們同路而行。

不必理會。

加快速度,甩開它。

副駕駛上的銀髮男人回道。

是,大哥。

效能優異的保時捷在首道上瞬間加速,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裡。

太可惡了!

有錢了不起啊!

係統憤怒地想要加速超車,然而他們這輛二手車顯然是達不到那麼高的速度的。

哈欠~開慢點!

你開那麼快當靈力是大風颳來的啊!

哦哦,對不起宿主。

黑木軒並冇有迴應係統的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