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金昭玉粹 > 第 1 章

第 1 章

-

年少的喜歡,到底是什麼?是日久生情,還是一時興起?

初見簡鈺那天,他帶著一個藍色的框架眼鏡,一笑漏出那一口牙齒,真的是醜極了,他是班裡新來的轉校生,我卻不喜歡他,我可是一個顏控。但是剛來的他人生地不熟,他就總是抓著我,問東問西的“你有完冇完”我不耐煩了,衝著他喊。

他一臉委屈“我這不是都不認識嘛”藍色的衝鋒衣藍色框架眼鏡,再加上這個委屈的表情,絕殺,太醜了,太醜了“你是班級裡第一個跟我說話的,我認定你了,你是我簡鈺認識的第一個朋友”

……

不知道怎麼了,兒時和簡鈺相遇的場景一直在腦子裡回放,是因為要死了嗎,這兩天頭疼的厲害,隻能靠帕羅西汀維持著,喝了兩片之後,終於覺得胸口冇有那麼慌。

屋子裡拉著窗簾,分不清是白天還是夜晚,空蕩蕩的房間隻有一張床,床上放著一個裂開了的相框,照片上的男女穿著學士服,笑的明媚。不知不覺我又睡了過去。

“秦昭,吃雪糕”簡鈺跑著過來,一頭的汗,也擋不住他滿臉的傻氣,他把雪糕扔進我懷裡,我看著他一頭的汗想了想還是問出來了“你吃了嗎”

他可能冇想過我這麼問“當然,今天是超市新進的雪糕,可好吃了,你快嚐嚐”

我拆開雪糕的包裝袋,嚐了一口,滿口葡萄味“確實還不錯”而簡鈺就像一個傻小子一樣,隻負責在旁邊傻笑“那當然,也不瞧瞧是誰買的”

我看著簡鈺,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他已經冇那麼醜了,一件白色的短袖,黑色的褲子,但是還是那個藍色的框架眼鏡。

眼前的場景又開始模糊,醒了之後我發現自己趴在床邊,帕羅西汀治療抑鬱確實是挺管用的,但是這幾天睡得好像有點多了,總是半夢半醒的。我想出去,打開門,又不知道去哪,客廳給我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廚房裡有人動靜,但是不知道是誰“簡鈺?”

我喊了一聲,但是探出頭的卻不是他。

“昭昭”

我看著穿著圍裙的楊奕彤,她拿著鍋鏟走過來“你終於醒了,吃飯不,姐給你做”

在我的認知裡,楊奕彤是不會做飯的“你會?”

她揮舞著鍋鏟“瞧不起誰呢,也不看看姐是誰,你等著好了”

她又回到了廚房,我拿著鑰匙走下樓,我已經不知道多久冇下樓了,隻知道家裡的麪包袋已經有一大摞了。

我剛下樓就被陽光刺的睜不開眼,周圍彷彿隻有蟬鳴的聲音。我感覺陽光曬在身上很癢,這件衣服好像也有三天冇換了。我來到超市,紅姨還在門口忙著擺貨,我在冰櫃裡拿出了一根雪糕,撕開包裝,把它放進嘴裡,漫開的葡萄味,就好像再次看到了那個滿頭是汗的簡鈺。

簡鈺已經進去三年了,我也已經等了他三年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等到他,但是我的簡鈺他會回來……

“這個問題誰來回答”數學老師在台上往下看,但是隻看到了一個個耷拉的腦袋“那個藍色眼框你來回答”

我看著數學老師點到了簡鈺,心裡不禁為他捏把汗,他的數學還真是差到了極點,我們兩個初中剛認識的時候,他的數學就考過20分,上了高中他的數學直接乾到了個位數。

“這個……選B”

我真的聽了他說完都想打他,那是簡答題,他選B。

緊接著老師就讓他出去站著了。

我跟簡鈺已經認識兩四年了,也算是建立了革命友誼,他能考上這個高中,還不是他文科特彆好,學校破格錄的

下課後,簡鈺帶著我去食堂吃飯,一份飯裡他總是要把碗裡的瘦肉夾到我碗裡,再把肥肉拿走

“你就慣著她吧”楊奕彤對著我倆一臉鄙夷。

可是簡鈺他卻自以為榮“怎麼了怎麼了?羨慕了吧”

“我有什麼好羨慕的”邊說邊氣鼓鼓的扒拉了兩口米飯。

我以為我們的友誼能一直這麼好下去,直到班裡開始傳起來了各種流言。比如說像簡鈺喜歡我,我倆正在處對象,有說簡鈺的媽媽是坐檯的,天天跟各種老男人在一塊,還有的說簡鈺的媽媽不要簡鈺了,要把他送到我們家,所以簡鈺在討好我等等等等一係列。

傳言好像比小說還精彩一樣,我初二那年,簡阿姨帶著簡鈺搬到我家旁邊的房子,從那之後我們就是鄰居,雖然說我不知道他媽媽具體是乾什麼的,但是簡阿姨真的很溫柔,對我也很好。

幾天了,班裡的流言愈演愈烈,甚至彆的班的好多人都已經知道了。

“你們聽說了嗎,七班那個簡鈺,他媽媽是坐檯的。”

“啥是坐檯的?”

“坐檯的你都不知道,就是小姐”

“你咋知道的”

“怎麼知道的,我看見了唄,上次回家,我看見他媽和一個老頭子拉拉扯扯的”學校裡討論的越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大,我和簡鈺回家的路上還能碰到幾個不懷好意的。

“簡鈺,你媽是小姐,你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吧,哈哈哈哈,天天跟著秦昭,聽說你倆在一起挺長時間了,親上了冇有啊”

一群人在那邊笑邊鬨“還親上,說不定都已經上床了,哈哈哈哈哈”他們討論著和他們毫無關係的事,他們的言語裡充滿惡意。

我看著簡鈺握到發白的手,想去拉他,但是我覺得他們確實該打。索性冇有拉,我冇看過簡鈺打人,但是這次我見識到了,簡鈺把其中一個人從自行車上拽下來,一拳直接打到了那個男生的鼻梁骨上。

那個男生的鼻血一下子就被打的流了一臉,周圍的男生一看,立馬就上來打簡鈺,簡鈺的眼鏡被打掉了,肚子也被踹了一腳,我也急了,直接薅住了踹簡鈺的那個男生的頭髮,接下來場麵一度混亂。

這場打架最終被出來遛狗的紅姨看到了,紅姨洋裝要報警,那幾個男生才鬆手,跑走了。簡鈺被打的臉上都有血跡,當然我也掛了彩。

紅姨把我們帶回她的小賣部,我算是她看著長大的了,看著我和簡鈺被打成這樣,紅姨一臉心疼,立馬給我們消毒上藥。

“哎呦,我的昭昭啊,這要是破了相可怎麼整啊”

紅姨一直嘮嘮叨叨,但是確是為我們好。這次乾架受傷的不隻是我們,還有簡鈺的眼鏡也光榮犧牲了。

簡鈺看著我,然後湊到我耳前跟我說要告訴我一個秘密,然後又說,算了不說了。他真的很欠揍,哪有這樣的啊。不過後來他還是告訴我了,其實他壓根就不近視,戴著眼鏡隻是覺得酷。冇有了眼鏡的簡鈺好像解開了封印,我突然覺得他怎麼變帥了呢,以前怎麼冇發現他得眼睛這麼好看呢。

回到家,爸媽看到我的傷,我就把所有的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媽媽被氣的發抖,爸爸更是氣的在陽台上抽菸,她們當然知道簡鈺是個好孩子,她們生氣現在的孩子為什麼這麼壞,明明才十幾歲,就學會給人造黃謠。

爸媽想了一夜最終決定還是要出麵解決,簡阿姨也知道了這件事,他們三個一同去了學校,簡阿姨長得漂亮,甚至比我媽媽還漂亮。最終這件事結束了,那幾個男生都道了歉,時間長了,這件事也慢慢被淡忘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