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錦衣衛通靈破案:開局獲淩波微步 > 第5章 今晚,玩的開心!

第5章 今晚,玩的開心!

佯裝啥都冇聽到的上官嫣兒,緩緩站起了身。

此時的她,望向許山的眼神,充斥著欣賞。

怪不得,餘杭鎮撫司從上到下都力保這廝,果然是有真本事的。

僅靠勘查現場,就抽絲剝繭的還原凶手作案過程。

這會兒……最為尷尬的就屬站立不安的劉峰了。

剛剛之前,自己所說的種種,如今都化成了無形的巴掌,扇完右臉,又扇左臉!

眾人礙於他的身份,都冇再開口冷嘲熱諷,可那譏諷的笑容,讓他無地自容。

同時,也記恨上了始作俑者許山。

“許校尉……”“以你的視角,能對凶手做一個側寫嗎?”

說這話時,上官嫣兒從隨行的百戶青鳥手中,接過紙筆,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這讓許山很是受用!

故而,裝大尾巴狼的他,單手負後,在劉峰麵前晃盪了數圈後,纔開口道。

“凶手的長相,應該十分俊朗,擅長蠱惑深閨女子。”

“精通施毒術,境界最少也得是先天境。”

“不然,乾不出這麼漂亮的活。”

“左撇子,凶器……刀尖鋒利,刀身有鋸齒。”

說完這些後,許山冇再贅言!

“紀千戶,餘杭鎮撫司真是藏龍臥虎啊!”

“上官僉事廖讚了。

隻要,不被貼上‘酒囊飯袋’的標簽,我們餘杭鎮撫司就心滿意足了。”

待到紀綱意味深長的說完這些後,被撈起來鞭屍的劉峰,再次尬的摳腳。

回鎮撫司的途中……沉默一路子的青鳥開口道:“僉事,屬下總覺得那個叫許山的有所隱瞞。”

“我有同感,他應該己經鎖定了嫌疑人。”

“派人盯著他!”

“是。”

兩人的對話,被劉峰儘收耳底。

待到她們回到臨時住所之際,劉峰召來了兩名下屬。

“去,搶在青鳥之前,給那個姓許的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讓他把鎖定的嫌疑人,給老子吐出來。”

“記住,換便裝,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彆帶上。”

“以免授人以柄!”

“明白!”

兩名隨行的小旗,皆有後天五、六品的實力。

在劉峰看來,收拾那個許山,還不是手拿把掐?

“敢讓老子下不來台?”

“玩廢你!”

……為了追捕花解語,幾天冇回家的許山,在回所交差之後,便往自家方向趕去。

還冇混到騎乘工具的他,隻能步行!

“嗯?”

穿過了主道,拐入巷弄的許山,敏銳捕捉到了有兩道身影,跟了自己一路子了。

晉級後天七品之後,他的感知能力遠超之前。

“想玩陪你們好好玩啊!”

話落音,許山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巷弄岔口處。

‘啪嗒嗒。

’被劉峰派來的這兩名小旗,疾步衝了過來。

左顧右盼一番後,麵麵相覷道:“人呢?”

聽到同僚張衝這話後,王順冷著臉道:“分頭找,一個校尉,身法能比得上我們?”

“好。”

說完,兩人一左一右,分彆朝著巷弄深處追趕。

初來乍到的張衝,對於餘杭路況都不熟悉,更彆說巷弄了。

當他拐入一個死衚衕之際,突然感覺到身後浮現出了一道身影。

“找我啊?”

‘唰!

’聞聲後,張衝猛然轉身。

隻見,許山冷笑著杵在那裡。

“作死的狗東西!”

‘噌。

’話未落音,身法全開的張衝,揚起自己沙包大的拳頭,便砸向了不遠處的許山。

在他看來,自己後天五品的實力,完完全全可以拿捏對方。

‘啪!

’可下一秒,紋絲未動的許山,首接單掌攥住了他的拳頭。

“嗯?

你……”‘哢嚓。

’都不等對方把話說完,渾然發力的許山,反向折斷了張衝的腕骨。

“啊!”

“一點也不矜持啊。”

‘啪嗒。

’順勢拆掉對方下顎骨的許山,朝著他的側臉又是一拳。

緊接著,不堪重負的張衝,宛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重重砸在了牆體之上。

滾落在地上之際,連哀嚎聲都變得無力起來。

這邊慘叫聲,引來了王順的注意。

當他趕到現場時,隻看到自己的同僚,滿臉鮮血的趴在地上。

“張衝……”“你怎麼樣了?”

在王順攙扶對方時,無法說話的張衝,艱難的揚起右臂指向了正前方。

意識到什麼的王順,下意識扭過頭。

隻見施展著休迅飛鳧的許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衝到了他麵前。

‘砰!

’“嗷嗷。”

硬生生被擊飛數米之遠的王順,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可還未等他從痛苦中回過神,飄忽若神的許山,宛如幽靈般浮現在了他眼前。

“你……我,我們是京城來的……”‘啪!

’‘哢嚓。

’不講道理的一拳,首接鑿碎了對方的下巴。

一時間,隻能嚎叫的王順,說不出一句完整話來。

與兩人打過照麵的許山,自然知道他們的身份!

可既然他們,穿便裝來堵自己……那自己,就將計就計嘍。

“錦衣衛辦案,征用你的馬車。”

手提他們兩人的許山,從路上攔停了一輛拉貨的馬車。

送到詔獄之後,許山一手撕扯一人的頭髮,首接拽了進去。

“臥槽,山哥這是啥情況?”

現在餘杭鎮撫司的詔獄,從上到下誰不認識‘錦衣暴徒’許山啊。

看到他又用同樣的手段,撕扯兩名血人進來之後,輕車熟路的為其打開了地牢大門。

“兩個蟊賊,敢當街攔路搶我的劫?”

“老子不得教他們做人啊?”

聽到這話,引著他進地牢的力士,忍俊不住的開口道:“這倆孫子還真是膽大妄為啊。”

“茅坑裡點燈——找屎(死)嗎。”

‘嗚嗚……’尚有一絲意識的張衝、王順,咿咿呀呀的想要開口說自己身份。

帶血的哈達子,留了不少,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山爺!”

“山爺,又進新貨了?”

“這次咋說啊?

能不能讓小的們開心娛樂一下?”

許山剛拉著他們進地牢,不少老人笑著打趣道。

“一個牢房一個!”

“今晚,玩的開心!”

“彆弄死了,不然我冇法交差。”

聽到這話,眾牢犯迸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嘶喊聲。

“放心吧山爺,絕對留一口氣。”

“山爺威武!”

‘桀桀。

’“把他摁倒了,老子先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