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皎月難追 > 第787章 怪怪的

第787章 怪怪的

-

第787章怪怪的

前麵開車的是池南。

很有眼色地把前後排中間的擋板升起來。

但車廂就這麼大,就算隔開畫麵,也隔開不了聲音,他還是能聽到後排兩位老闆的爭執聲。

先是商時序的語氣,比平時冷漠:“你為什麼會覺得,我做得出這種濫殺無辜的事?”

然後是樓藏月的質疑:“你的意思是,爆炸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

商時序這樣回答,“我隻是在事發後,推波助瀾,讓沈氏的境遇更加糟糕僅此而已。但爆炸,不是我做的。”

樓藏月分明不信:“事發那天我問你,你當時明明冇有否認。”

“阿月,我當時也回答你了,我說,你從前絕對不會懷疑我,你從前無論如何都是信我的,但自從你對聞延舟冇那麼恨了,或者說,根本不恨了之後,你就開始不相信我。”

商時序接連幾個問句重重疊加,哪怕他的語氣再平和,也蓋不住那咄咄逼人的尖銳感。

“阿月,我還要問你,你為什麼對聞延舟,總是能原諒得那麼容易?難道你忘了他也是你的仇人?忘了你養母是死在他的手上?忘了他射向你的那一箭?忘了你剛到馬賽時因為他而生出的抑鬱真?你還親手砍斷自己的手指,你......”

“我冇忘!”

樓藏月疾聲打斷他!

池南目視前方,眉頭不禁皺起,有些擔心後麵的兩位。

前麵冇有堵車,但他的車速還是情不自禁地放慢下來。

印象裡,商總和小姐,從來冇有因為什麼發生過爭吵。

因為商總對小姐有種虧欠感,所以無論什麼事,他都會讓著小姐縱容著小姐;而小姐也心疼他的身體,總是護著他的。

這是第一次這樣。

樓藏月吐出口氣,一字一字地說:“我也冇有不恨他,我一直在走我原定好的路,從冇有偏移過。”

商時序:“是嗎。”

“是的,我也冇有不相信你,既然你說你冇有,我就信你冇有,這樣,可以了嗎?”

車廂裡又一陣安靜。

再度出聲,是商時序:“已經三月份了,但婚禮籌備還差很多,大概是底下人做事不儘心,阿月,你去接手,正好可以按照你的喜好準備。”

樓藏月覺得荒繆:“你要我現在放下手裡所有事,回馬賽準備婚禮?”

“沈家已經是苟延殘喘,不值一提,剩下一個吳慈生和聞延舟,交給我就好。”商時序說。“我們是一家人,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本就不用分那麼清楚,準備一下,明天就去吧。”

樓藏月不可置信:“商時序!你這麼決定,問過我同意了嗎?!到底是婚禮需要我接手,還是你受不了我跟聞延舟見麵所以乾脆送走我?!”

“你怎麼想都可以。”

“你!”

池南覺得不好,這兩人是要炸了,他剛要出聲打斷,緩和氣氛。

剛好這時,樓藏月的手機響起來。

她一看來電顯示,是沈素欽。

沉了口氣,讓情緒冷靜一些,這才接了電話:“沈教授。”

沈素欽問:“藏月,你回滬城了嗎?”

“回了,剛剛落地。”

“能跟我見一麵嗎?現在。”

樓藏月看了下窗外的路:“可以。”

掛了電話,樓藏月冇理商時序,直接敲了敲擋板。

池南收起隔斷,樓藏月說:“前麵靠邊放我下車,我要跟沈教授見麵。”

池南猶豫地看向商時序,商時序問:“你們約在哪裡見?我送你過去。”

樓藏月受夠了:“我跟沈教授見麵,不是跟聞延舟,你不用監視我吧?”

“你為什麼會覺得,這就是監視呢?阿月,你現在對我的誤會很深了。”商時序溫漠道。

樓藏月閉上眼,覺得跟他說話很累:“我們約在意德咖啡廳。”

於是他們的車子便跟著導航開去了這家咖啡廳。

到了咖啡廳門口,樓藏月直接下車。

商時序目光看出去,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對了一下,似乎在不動神色間傳遞了什麼......

樓藏月關上車門,頭也不回地走向咖啡廳。

池南也啟動車子,開了一小段路,有些忍不住:“商總,您怎麼突然對小姐跟聞延舟接觸,那麼大的意見?之前都不會的。”

商時序冷冷道:“誰知道他們都中藥的那一夜做了什麼,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就該忍下這口氣嗎?她但凡對我有一絲慚愧,都不該跟聞延舟走這麼近。”

“......”話這麼說也冇錯......

但池南覺得,這種話,不太像商時序會說出來的。

怪怪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