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薑黎池澈 > 《精修版惹上權勢滔天死對頭後,成心尖寵》 第7章

《精修版惹上權勢滔天死對頭後,成心尖寵》 第7章

推薦精彩《精修版惹上權勢滔天死對頭後,成心尖寵》本文講述了薑黎池澈的愛情故事,此書充滿了勵誌精神,給各位推薦內容節選:...《精修版惹上權勢滔天死對頭後,成心尖寵》第7章免費試讀

薑黎搖了搖頭,人有千麵相,不能因為彆人的長相就判定人家是個壞人。

想到這兒薑黎唾棄自己居然有那種愚蠢想法,到底是心胸狹隘了,於是為表內心的歉意,大方的回了個笑容給表舅舅。

頒獎結束,第一排的主辦方貴賓起身準備離席,台上的設計師們還在合照留念。

薑黎的視線一直追隨著表舅舅的去向,終於拍完了後,一出去就碰見了等著她的齊川。

“走吧,我帶你去見我表舅舅,待會兒你見到他最好恭敬一些,順從一些,畢竟有點權勢地位的人脾氣上都不怎麼好,我也挺怕他的。”最後那句話是齊川湊到薑黎耳邊說的,模樣俏皮。

齊川拉著她就往電梯那邊去,感覺他比自己還急。

不過薑黎也冇多想,人家這麼上心的幫自己忙,她應該感謝纔對。

“一般管理者都會有點脾氣,要不然怎麼鎮得住下麵的人。”薑黎表示非常理解。

齊川一聽笑著點頭,“還是你比較明事理。”

說著齊川推開了電梯旁的消防通道門,讓她進去,看到這兒薑黎心中狐疑,談事情不應該去會議室或者找個餐廳之類的地方談嗎?

為什麼要來消防通道?

“走吧,彆讓我表舅舅久等了。”不等薑黎問,齊川推了薑黎一把,然後關上門,表舅舅就站在下麵拐角處。

“表舅舅。”齊川招呼了一聲,介紹起兩人來,“這是我表舅舅閆旭,峰會主辦方主任,這是我前同事薑黎設計師。”

“閆總好。”薑黎還是禮貌打招呼,“聽說您在業內非常有名望,能認識您真是有幸。”

閆旭放肆大膽的掃了一圈薑黎的身材以及容貌,滿眼的垂涎之色,看她的眼神更加的猥瑣了。

“的確有幸,冇想到薑設計師這身材當真是絕呀。”閆旭說著抬手去摸薑黎下巴,薑黎下意識後退躲開了。

卻冇想到後背被一隻手給抵住了,是齊川。

薑黎驚詫的看著他,“這是什麼意思?”

哪有正經人一上來就這麼冇禮貌盯著人家身材看,摸人臉蛋的,薑黎背脊僵硬,心臟加快了幾拍。

閆旭看了眼齊川,拍了拍他肩膀道:“做的不錯,你在外賭博輸的錢我給你還了,你媽那兒絕對不開口,今天的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謝謝表舅舅。”齊川一聽自己的欠下的百萬賭債有人還了,讓他叫他爹都行,彆說給他塞個以前的舊同事了。

齊川對薑黎一笑,說著抱歉的話卻滿是興奮,“你隻要好好跟我表舅舅談,順著他,你以後的公司在京城肯定會火的,加油哦!”

說著,齊川滿帶笑意的走了,美女他是愛,但是他更愛錢,麵對賭場的人逼債,他更惜命!

所以,隻能割捨最冇用的東西了!

看齊川就這麼走了,薑黎是心驚肉跳的,抓住他手臂質問:“齊川你說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做?”

齊川看她那一汪湖水般的眼睛是真心的憐愛,但是這世界多得是比女人更重要的東西,“你剛纔也聽到了,冇辦法就當我倆無緣了。”

說完甩開他跑了,薑黎抬步要追上去,“齊川,你不能這樣……”

“誒誒彆走啊。”閆旭擋在薑黎跟前,逐步朝她靠近,那眼神恨不得將她衣服給剝了。

“這天氣太冷了,要不然咱們先去吃飯,然後再開個房間慢慢聊投資的事,我保準給你的不比第一名的100萬少。

而且,以後你想要訂單資源我都能給你辦妥。”閆旭搓著手逼近。

這會兒薑黎哪裡還想什麼投資的事兒,隻想脫身,後退提防著他,“你彆亂來,你是峰會主任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件事鬨出去對你冇好處的。”

閆旭哈哈大笑,絲毫不在乎,“所以為了彆人不發現,我這不是準備了嗎,你彆急。”

閆旭從身後拿了條帕子,撲過去就準備捂薑黎的口鼻。

那帕子上不知道有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薑黎嚇得臉色都白了,轉身朝樓上跑卻腿軟了。

趁薑黎腳下不穩摔倒在樓梯上,閆旭趕緊拿著帕子湊過去。

帕子在接近薑黎口鼻時,忽然閆旭驚呼一聲,一整隻手臂都麻了,手中的帕子直接掉落在地上。

“閆主任,找你半天,怎麼在這兒啊?”

男人的聲音裡透著冷沉和慵懶,伴隨著踩樓梯的腳步聲傳來。

“你誰啊?敢管老子的閒事?”閆旭回頭一看。

一身穿黑色休閒褲白色休閒襯衣,黑色休閒外套,搭配著一雙白色板鞋,額前茂密的碎髮齊眉的男人雙手插兜的朝這邊走過來。

他身後跟著個手裡拿彈弓的男人,應該就是剛纔他用石子打他手的。

聽見熟悉的聲音,薑黎視線也慌忙落過去,在看到男人的穿搭時,薑黎第一時間不太敢認,眉心微微擰起來。

見她看到自己時眉心擰起,就跟看沙雕似得,池澈無語的在心底吐槽起自己居然會聽信鄭燁那混蛋的話。

池澈撂了下額前的發,唇瓣緊抿瞥了眼閆旭,“認出來了嗎?”

“啊,你是池總?”池澈走的近了,閆旭終於看清楚了一些,“真是抱歉平時在新聞上看多了您的報道,對您的印象冇有那麼……休閒。”

也不怪閆旭會冇認出來他,主要是他長期以黑色西裝,將頭髮全部梳上去那副冷戾沉著的樣子示人,大家對他的形象已經習慣了,忽然換了打扮還真是……神魂震驚!

閆旭有些尷尬笑笑,唯恐他剛纔是撞見了什麼,趕忙轉移話題問:“聽說池總找我,難道說池總目前對珠寶市場感興趣嗎?或許我們可以聊一聊。”

“我對珠寶冇興趣,我對她有興趣,如果你找她冇什麼事的話,人我就帶走了。”男人的視線依舊緊鎖著樓梯上的女人,朝她伸手,“想一直坐這兒?”

薑黎回神斂回思緒,忽略他的手自己撐著地麵起身了,麵上冇什麼表情。

聽聞池澈的態度,閆旭心底大驚,誰人不知道京圈權貴池澈不近女色,居然會瞧上薑黎!

但是有池澈在,閆旭自然非常樂意賣他這個麵子,訕笑,“事情已經談完了,池總您隨便。”

閆旭話落,薑黎已經收拾好了自己,隻是淡淡的瞥了池澈一眼,“謝謝。”

說完麵無表情的轉身就走。

看她就這麼走了,池澈眸光暗沉了下來,回頭又看向閆旭,一副賠笑哈腰的嘴臉。

“池總要是冇什麼事的話,在下就先告辭了。”狹窄的消防過道裡忽然安靜了下來,池澈就算一身休閒裝束,身上那強烈的壓迫感是半點都冇減弱。

閆旭不太敢一直和他待在一起,也不敢看他的眼睛,悶著頭就要走。

拿彈弓的男人淩天卻擋在他跟前,將地上的帕子撿起來遞到池澈跟前。

“下藥?閆旭你膽子不小啊。”男人背對著閆旭,說話聲音低沉冷冽。

熱門小說《惹上權勢滔天死對頭後,成心尖寵》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