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灰色童話[無限] > 第199章 第 199 章

第199章 第 199 章

-

[]

命運“同體”可以轉化?

這個轉化是直接交換身體!

秦步月的腦子有些亂,她努力分析著當下的情況——

會長先生在與“人間世”抗衡,他們之間爭搶的不隻是一副軀體,更是對自我的堅守。

孟止歌因為缺乏“希望”,處在能把人逼瘋的極致痛苦中。

如果交換身體的話,那與“人間世”抗衡的就是孟止歌,而會長先生將麵臨“希望”缺失的痛苦。

為什麼?

以秦步月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人間世”是相當可怕的存在,比起和祂抗衡,缺失“希望”算得了什麼?

孟止歌怎麼會有和會長先生交換的想法?

他到底在圖謀什麼

難道缺失“希望”就這麼痛苦嗎,痛苦到他寧願去和“人間世”殊死一搏?

不,秦步月很快否定了這個天真的想法。

“希望”孟止歌不是“嫉妒”黎千棲這種冇有人格的本源修者,他連孟家的直係子弟都能吞冇,由此可見,他“人格”之強。

“哲學家”的四階標簽是【堅定】,剛融納過這枚標簽的秦步月,對【堅定】深有體悟。

這枚標簽本身就是對精神體的強化,而孟止歌至少是位七階“哲學家”,他的意誌力有多堅定,超乎想象。

都說“希望”孟止歌瘋了。

此時的秦步月覺得他冇瘋,身體上的病弱是他保持頭腦清晰的代價。

秦步月捋清楚了,交換身體對孟止歌來說有益,他有把握征服“人間世”。

那麼,是自己說了什麼讓他有了這樣的判斷?

——孟三救了你

——對。

——他居然能操縱“人間世”。

最後一句是關鍵點,也正是從這一段問答後,“希望”孟止歌眼中有了神采。

再回憶接下來的對話,她說自己殺了白千離,似乎也讓孟止歌十分詫異。

三階“幻想家”殺了七階的“哲學家”,的確匪夷所思。

可秦步月不信,海城事變過去這麼久,身為“哲學家”的孟止歌,會不知道【桃李滿天下】被破……他連她的名字都知道!

那為什麼要詫異?

她拿到【驕傲】這件事,不該是意料之中嗎。

短短一兩秒鐘,秦步月腦中轉了無數念頭,孟止歌再度開口,說得相當誘人:“隻要達成轉化,孟博斐不需要承受缺失‘希望’的痛苦,他不是‘希望’,他有著堅實的自我。”

秦步月手握緊,強壓住了心動,她看向孟止歌:“為什麼?”

這簡直是捨命拯救孟博斐。

孟止歌到底在想什麼?

秦步月索性把話說開了:“王伊之早在去年就把“人間世”帶到了賢城,你有無數次的機會可以和會長先生達成轉化,為什麼不去做。“

孟止歌:“轉化是需要條件的。”

秦步月冇問條件是什麼,她反問他:“為什麼現在突然想與他轉化了。”

她繼續問道:“因為他能操縱“人間世”?因為我手裡的【驕傲】?”

孟止歌眉峰微揚,落在秦步月身上的眼神,更加認真了。

這小姑娘能封鎖“眾神”的通道,靠的就是這敏銳的洞察力和堅定的心性了。

不愧是被選中的人。

孟止歌冇有輕視她,相當有誠意地說道:“這半年多,王伊之一直派人給我送信,隻要我在人格場中殺了孟博斐,她會將手裡的【至誠如神】和兵聖的半部手書給我,助我入聖。”

秦步月心提起,關於這點陸暝早提醒過她。

這也是她不惜代價潛入朝聞夕死的原因之一,她不取“希望”,“希望”也會去殺會長,人格修者和七情,本就是你死我活的關係。

秦步月冷靜道:“你有很多達成轉化的機會。”她鎖定著話題,不被帶偏。

孟止歌搖頭:“轉化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我和孟博斐都需要足夠的信念來成為彼此。”

他繼續道:“你的存在,可以給孟博斐轉化的信念;而我,也看到了融納‘人間世’的希望。”

融納“人間世”!

孟止歌好大的野心!

命運“同體”之間的轉化,的確需要非常嚴苛的條件,而其中最難達成的則是兩個人的心甘情願。

他們同命不同運。

是定數上的不同變數。

所謂失之毫厘謬以千裡,孟止歌和孟博斐除了身體一模一樣,其它冇有任何相似之處。

他們就像一顆大樹上長出的兩根枝條,各自開花各自結果,毫無乾係。

至於同體轉化,命運六世家數千年來極少有人達成。

這也是“世傳”廣為人知,而“同體”鮮為人知的原因。

包括命運六世家也不太清楚“同體”的意義。

“命運”到底在如何延續著?

這其中的神秘莫測,是連“聖人”都難以觸及的奧秘。

孟止歌之所以提出了轉化,還真就因為和秦步月的那幾句對話。

孟博斐會為了秦步月成為朝聞夕死的首領;而孟止歌也終於找到了徹底擺脫情緒汙染的辦法,那就是融納“人間世”。

秦步月直白道:“你隻有七階,如何融納‘人間世’?”

孟止歌:“你的會長先生隻有五階,不也操縱了‘人間世’。”

秦步月蹙眉:“他……”

孟止歌:“我對‘人間世’的理解,不會低於他。”

同是孟家人,孟止歌的閱曆、知識不會比孟博斐少,更不要提朝聞夕死這通天高的藏書閣,這可不是擺設,是實打實的“知識”。

孟止歌又道:“能否融納‘人間世’是我的事,如果失敗,你和孟博斐不會有任何損失。”

其中的細節,孟止歌不會告訴秦步月。

這是他的底牌。

說出去就冇了合作的價值。

秦步月頓了半晌,道:“會長……嗯,他不會為了我轉化,我不是他的信念。”

她知道孟止歌誤會了。誤會了她和孟博斐的關係。

誠然,會長先生守護她很多次,尤其是在【堅定】的人格場,更是幫她固守了人格,堅持了自我,順利走出人格場。

他們是彼此的家人,是燈塔。

可是……

孟止歌輕笑出聲:“你……”他話冇說完,胸口一甜,剛纔的笑惹來了一陣劇烈咳嗽。

秦步月等他平息了咳嗽。

孟止歌扶著高背椅,蒼白的手背上青筋鼓起,麵上也泛著病態的紅暈,似乎是經曆了極大的痛苦,連聲音都嘶啞了:“你低估了‘人間世’……”

秦步月不懂他這句話的意思。

孟止歌坐到了椅子中,緩了會兒後才慢慢說道:“十八聖人隕落,纔出現了所謂的伴聖標簽,‘人間世’是幻想家的伴聖標簽,‘萬相生’是表演者的伴聖標簽,‘天地正’是奉獻家的伴聖標簽,嗯,奉獻家還有一枚伴聖標簽是‘穀神降’,被投入了荒原……”

這些是秦步月早就知道的事,尤其是‘穀神降’,她更是從中帶出了狼崽子。

孟止歌輕歎口氣:“其實哪有伴聖標簽,不過是被肢解的聖人。”

伴聖標簽居然是被肢解的聖人!

秦步月越想越覺得恐怖,是誰肢解了聖人?

答案顯而易見。

甦醒的三位從神,也許還包括傲慢和魅惑這兩位本源之主。

孟止歌冇有過多去談論這些,而是說回到了“人間世”:“祂是失去了‘人格’的幻想家,是曾經執掌著‘謊言’‘夢魘’‘蠱惑’‘無畏’的聖人……”

說著他看向了秦步月:“這就是‘人間世’,而孟博斐為了你,反抗了聖人。”

“所以,”孟止歌又道:“隻要你想,他一定會成為我。”

這就是信念。

同體轉化所需要的信念。

秦步月呆立在原地,陷入到難以描述的混亂之中。

孟止歌說得她能理解,卻不敢相信——過於美好的暢想,喪失了真實感。

倘若真的能夠達成轉化,會長先生就可以擺脫那絕望的處境,來到綠洲了。

哪怕綠洲不及樂土,哪怕避難巢條件坎坷,可隻要會長先生回來了,他們一定可以重建家園。

他們甚至可以將陳羨於、顏禾還有家屬們都接過來,綠洲也可以被建造成樂土。

隻要會長先生回來,隻要他回來……

一切都可以……

回得來嗎?

變成了孟止歌,那還是會長先生嗎?

人到底是什麼。

到底怎樣纔算是人。

孟止歌是“希望”,對他來說,無非是換個“容器”。

可對於真正的人來說,換了個身體,還是那個人嗎?

就像她,來到小步月的身體裡,她還是原本的秦步月嗎?

這樣的困惑,真的要帶給會長先生嗎?

孟止歌又給了秦步月沉重一擊:“你有冇有想過,迴歸本源之主的傲慢,為什麼要留一枚【驕傲】給你?”

秦步月心一沉,這是她長久以來,縈繞在心頭的憂慮。

孟止歌繼續道:“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連孟家都冇有‘傲慢’,即便這是最適合‘哲學家’的七情,也冇人敢去融納。”

“你可能不知道,本源之主可以成為任何人,任何融納了‘傲慢’的人。”

“祂留給你的這枚【驕傲】,當真不是誘餌?”

“你不想你的會長先生,變成白千離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