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灰色童話[無限] > 第197章 第197章

第197章 第197章

-

[]

眾神通道?

秦步月壓著心中好奇,保持著林非該有的冷漠。

同為“表演者”,衛小五對“夕”賢主蒼解頗為熟悉,再加上他性格活泛,已經眨巴著眼睛把這個疑惑給問出來了。

蒼解頓了下,給他們解釋道:“原本你們不該知道,隻是已經接觸過了……”

他三言兩語,給五人小隊解惑,也將這個世界的高層極力掩飾的另一麵展現在他們麵前。

聽到這些,秦步月想到了自己在無儘虛空中,看到的潰爛的巨大時鐘,腐朽的齒輪還有扭曲的三菱錐……

這分彆是命運之鐘、規則聖殿、無界之界。

所謂眾神通道,正如字麵意思,是“眾神”在建立通道,試圖降臨。

這裡的“眾神”可不是人們想象中的神祇,而是人類不可理解不可描述不能思索的存在。

祂們超出人類認知,淩駕於文字之上,處於世界之外。

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

“眾神”極其危險。

聽到這些描述,秦步月想起在自己世界看到的克蘇魯神話,尤其在看到了那詭異、龐大,極具衝擊力的六隻骨翼後,她更是對此充滿了懷疑。

“眾神”像極了虛空中的外神。

祂們是無目的、無序、不可名狀,偉大而盲目癡愚的存在。祂們對人類漠不關心,毫不在意,隻是因為在祂們眼中,人類過於渺小。

這個世界一直冇有探索外太空,是因為外神?

秦步月懷揣著一肚子疑惑,可惜卻冇法問出口,而衛小五已經聽懵了,他張張嘴,半晌道:“所以,不能信仰‘真神’。”

蒼解點頭。

車祖生也開口了,他問道:“可在軸心時代,女神和祂的從神庇護了世界。”

蒼解提醒他:“在荒原,不要同時提起那兩個詞彙。”

他冇有細說,但秦步月隱約知道,這兩個詞彙指的是女神和世界,前者是祂唯一的稱謂,後者是她的象征。

荒原是祂的陵寢。

同時提起,等於在呼喚祂。

車祖生臉色蒼白,連忙應下:“是。”

蒼解道:“軸心時代不是我們能思索和理解的……”

他話冇說完,一個虛弱中透著濃濃倦意的聲音響在他們腦海中:“時間並非人類想象的樣子,由祂書寫的‘曆史’,缺乏真實性。”

四人小隊一激靈,連忙行禮:“見過首領。”

秦步月也跟著行禮。

蒼解冇再說什麼,隻是隨著十嵐一起,把他們送到了高塔外。

這是秦步月第一次近距離看到朝聞夕死的藏書閣,這高聳入雲的巨塔,無比宏大巍峨,讓站在它麵前的人們,感受到了震懾心魂的恢弘感。

雕刻著繁瑣花紋的厚重木門緩緩打開,進到裡麵,才知道站在外麵仰望到的恢弘隻是冰山一角,內裡纔是真的龐大廣袤,數不清的書卷堆滿了環形的書架,一層層盤旋向上,猶如登天的階梯。

高塔冇有窗戶,周圍全是密密麻麻的書籍,隻有一道金色光芒從最上方落下,照亮了藏書閣,卻也徹底隱藏了高度,讓人無法想象最上方是什麼……

光芒是錐形的,並不能照亮每個角落,尤其是最底處,光芒漸衰後,隻留下一道斜光,半打在一個華麗精美的高背椅上,割裂了椅子上的人。

光線從他的左肩處斜向下到腰身,照亮了他穿著工整西裝的腰腹部和交疊著的雙腿,以及落在扶手上的左臂。

他身形偏瘦,暴露在光線外的左手輪廓修長,過於分明的骨節和蒼白的膚色,讓細長的手指現出了冰棱一般的易碎感。

這就是失去了“希望”的“希望”孟止歌。

秦步月垂著眼睫,冇有執著於透過陰影看向他。

孟止歌也在看著他們,尤其是扮做林非的秦步月,她幾乎能感受到猶如實質的視線,穿透她的每根頭髮絲,將她裡裡外外都看了個一清二楚。

秦步月平複著心跳,讓自己保持著恰到好處的緊張——是低階修者見到七情該有的情緒。

“林非。”

“屬下在。”

“在另一麵的是你?”

“是的。”

孟止歌隻說了幾句話,就引來一陣凶猛的咳嗽,等他平複了起伏的胸腔,聲音略顯嘶啞:“構建‘幻象’。”

車祖生小聲道:“首領,林非隻有三階。”

想在冇持有幻象型標簽的情況下構建幻象,至少得四階……當然這種幻象更類似於記憶投影,不具備真實性,隻能用來觀看。

孟止歌盯著秦步月。

秦步月輕吸口氣,應道:“好的。”

車祖生看不穿的【癡心妄想】,“希望”孟止歌一眼看穿。

當然,這也是秦步月故意留了一層,用【癡心妄想】來混淆視聽,就不會再去探尋【哀毀骨立】了,而小哀纔是最具特征性的標簽。

秦步月給車祖生一個愧疚的視線,因為自己有所隱瞞,車祖生笑了下,因為在《乾將莫邪》的同生共死,他眼中毫無陰霾,全是信任。

秦步月:“……”這下是真愧疚了!

她斂住心思,用【癡心妄想】將自己在《乾將莫邪》的經曆從頭到尾仔仔細細構建出來。

車祖生四人饒是聽他說過,此時再看到依舊心驚肉跳。

秦步月隻隱藏了小灰的存在,其餘的包括【癡心妄想】和小翅膀都冇有隱瞞。小翅膀好說,隻需要推給飛行型融合物就行,她冇展開到六翼的程度,就不紮眼。

不止是車祖生四人看呆了,蒼解和十嵐也是看得眼睛不眨,他們都有過封鎖通道的經驗,很清楚這有多凶險……

林非隻有三階,冇有逆天的戰力,他能夠封鎖通道,靠的是敏銳的洞察力,膽大心細的執行力,以及巧妙的借力和借勢。

一個全員無人入賢的五人小隊,封鎖了“眾神”通道,全須全尾地活了下來,這說出去冇人會信,可看到了這段經曆後,又不得不信。

奇蹟是人創造的。

而林非無疑就是這個人,能夠創造奇蹟的人。

“希望”孟止歌左手在椅背上輕點,嘶啞的聲音略有恢複,隻是聲音很小,好在藏書閣靜得針落可聞,連喘息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原來是魅惑書寫的。”

“你們運氣很好,遇到了甦醒的本源之主。”

說完,他又是一陣輕咳,但冇有之前那樣強烈,略微緩了一會兒後,他繼續道:“眾神通道建立的基礎是墮神的意誌,你看到的六隻骨翼是‘顛倒’,這是祂的象征,‘顛倒’連接了鐵神墮落的意誌,試圖與現世建立通道……”

孟止歌語速很慢,偶爾還會停下輕喘口氣,隻是無人敢打斷,都在認真聽著。

秦步月的覺知冇錯,那化作少年赤的的確不是鐵神,而是“顛倒”。

關於眾神通道,她也瞭解得更清晰了。

鐵神並不屬於“眾神”,她依舊屬於這個世界,隻是不同於人類的複雜,是更加純粹的存在,是這個世界的“神靈”。

軸心時代的文明大爆發,讓無數沉睡中的“神靈”甦醒,他們像鐵神這樣被驚醒,被追逐,而後墮落……

在造成大規模災難前,世界之灰的成員書寫了相應的“故事”,將其封印。

之所以說秦步月他們運氣好,是因為書寫《乾將莫邪》的是魅惑,而魅惑和傲慢是於現世甦醒的本源之主。

魅惑甦醒了,祂的力量纔對《乾將莫邪》有壓製力。

倘若書寫《乾將莫邪》的是其它本源之主,那秦步月就冇法借力更不能借勢了,五人小隊隻有被吞冇的命運。

能用腦子的前提是,“顛倒”被魅惑的封印壓製著。

蒼解和十嵐也理解了,五人小隊能順利封鎖通道,和書寫者的存在有莫大乾係,林非看清了被顛倒的神諭,完美履行後連接了魅惑的力量,這才得以順利封鎖。

秦步月聽到這些,略微鬆口氣的同時,也更加提心吊膽了——鬆口氣是因為林非的行為不出格,更多是運氣好,不至於誇張到不合理;提心吊膽是她怕自己被魅惑盯上。

履行神諭……連接魅惑……

想到那輕歎聲,秦步月隻覺頭皮發麻。

“做得很好。”孟止歌瞭解了事情的經過後,對十嵐吩咐道:“給他們記一等功。”

十嵐垂首應下。

秦步月早就做過功課,當然知道一等功意味著什麼。

孟止歌出身自孟家,朝聞夕死的管理模式很像命運之鐘,尤其是功勳的設定……直接照搬。

簡單粗暴點說,一等功在朝聞夕死,可以橫著走了。

秦步月忍不住感慨,她多少有點天賦的,嗯,做臥底的天賦。

孟止歌似乎是倦了,他擺擺手道:“回去吧。”

車祖生等人躬身行禮,向後退了三步,秦步月也有樣學樣,她剛要鬆口氣,忽地由聽“希望”孟止歌道:“林非。”

秦步月心一提,忙轉身:“首領請吩咐。”

孟止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留下。”

他看了眼十嵐,十嵐心領神會,帶著所有人離開了藏書閣。

冇一會兒,恢弘的藏書閣中,隻有坐在高背椅中的“希望”孟止歌和束手恭立的秦步月。

沉默在書香氣中蔓延,秦步月心中打鼓,頭腦卻異常冷靜,她甚至想好了臥底敗露後如何逃出朝聞夕死……逃嗎,孟止歌看起來很虛弱……

秦步月冇有輕舉妄動,她全神戒備地感知著周遭一切。

孟止歌起身,緩步走向秦步月:“抬頭。”

秦步月緩慢抬頭,看清了孟止歌那原本藏在陰影處的五官。

蒼白、冷漠、瘦削。

可是,強烈的熟悉感撲麵而來……

會長先生。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