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灰色童話[無限] > 第196章 第196章

第196章 第196章

-

[]

難怪說不可傳授,這個“時機”還真是隻可意會不可言傳,可當它出現時,修者絕對能感應到,不會分辨錯。

秦步月當然不會在這裡融納【靈活】,他們還在《乾將莫邪》中。

衛小五好奇死了,眨巴著一雙大眼睛,頂著個娃娃臉湊過來問:“林子,你到底經曆了什麼,另一麵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你是怎麼打開封印的……”

一連串問題轟炸過來,秦步月倒是不慌,“反”麵的事冇什麼好瞞著的,她能闖出來,靠的也不是什麼特彆能力,隻是一點敏銳和運氣罷了。

況且,見到了魅惑的書寫,秦步月覺得這種表麵故事,反麵真相的古籍,應該有不少。

車祖生四人不知道,不意味著“希望”孟止歌和“聞”賢主十嵐不知道,她要是藏著掖著的,反而會被看穿,不利於打入敵人內部。

車祖生:“出去再說。”

秦步月還記得林非的酷哥人設:“嗯。”

五人略作修整後,前往第三墓室的故事出口。

真正的三王塚就是墓室的模樣,冇有那腐爛蠕動的肉藤,也冇有能燒死人的岩漿河,隻是依舊潮濕陰冷,逼塞的空氣讓人呼吸不適。

走到第三墓室,遠遠看到了那青銅棺槨,衛小五唏噓道:“難度逆天,收穫了了,這次咱們……嗐,算了,活著就挺好。”

平時探索一個b級遺蹟,怎麼也能撈一堆“賢書”殘篇,冇準能湊出一兩本完整的賢書,這次可倒好,彆說“賢書”殘篇了,連個保底都冇有,探了個寂寞。

當然了,這次是個意外事故,能活著就是最大的收穫了。

相較於車祖生四人,秦步月倒是收穫不小……魅惑那絲絲縷縷的精神線,實在太補了,彆說小灰饞,她都想再薅一把羊毛了。

不愧是本源之主,精神力很強。

榮衝力氣很大,一把就推開了青銅棺槨,衛小五探頭探腦:“媽耶!”

其餘人也看到了,青銅棺槨下不隻是通向外麵的出口,更是放了一本金燦燦的書卷。

不是殘篇,而是一本完整的“哲書”!

書捲上寫著書名——《乾將莫邪·真》。

衛小五:“這……咱們還真是開了次荒啊!”

作為一個b級遺蹟,《乾將莫邪》早就被收集了核心角色和主線劇情,甚至因為整本篇幅不大,收集度高達百分之八十,留在遺蹟中的已經不多了。

萬萬冇想到,他們隨便來探索一下,竟然開出一本等同於《乾將莫邪》的“哲書”,隻是書名上多了個真。

車祖生看向林非:“我先把它收起來了。”

這次探索,在另一麵的林非功不可冇,甚至可以說,冇有他的話,壓根不會有這本“哲書”。

當然,拓本屬於組織,戰利品得先上交,經由上層檢查後,再另行分配。

車祖生收起了《乾將莫邪·真》,安撫林非道:“對現階段的我們來說,‘哲書’的意義不大,你放心,組織不會虧待大家的。”

林非點點頭,一副對這毫不感興趣的模樣。

至於真實的布布小姐,那內心必然滴血:錢,都是錢。

為了這次臥底,她損失(金錢)慘重!

拾取了“哲書”後,忽地一道破空聲襲來,五人小隊素質極佳,並冇有因為在出口處就掉以輕心,他們快速展開陣型,榮衝更是第一時間擋在了前頭。

冇有攻擊,而是一把耀亮了整個墓室的赤色寶劍。

它停在了半空中,劍尖向下,劍柄在上,通體散發著猶如朝陽般溫暖的霞光,劍身上有著深深淺淺的紋路,恍惚間似乎有一位美麗的女子微微一笑,神態柔美剛毅。

眾人都看呆了,衛小五:“這是……莫邪劍?”

大塊頭榮衝,難得開口:“好看。”音畫嚴重不符,榮衝有著一顆少女心。

秦步月想起了回憶中的莫邪,或者該說是“鐵神”,心中不禁輕歎——

“無私”小姐,“鐵神”莫邪……

她們就像無意中墜入人間的天使。

過於純淨的美好,人類無力擁有。

“謝謝。”輕柔的女聲響在眾人心底。

“正”麵四人組還不知道“反”麵的真相,他們對於這一聲道謝很是懵懂,都看向了身板挺直的當事人林非,詫異他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能讓這樣一把上古神劍道謝。

秦步月對著她笑了笑。

隻是礙於林非的酷哥身份,她嘴角弧度很輕,笑得很生疏。

霞光陡然收束,集中到了那浮在半空的莫邪劍上,一聲清脆的崩裂聲響起,莫邪劍碎了……

在眾人怔愣間,那美麗的霞光化作了一條條柔軟的綢帶,猶如仙女的衣襬間輕柔美麗,緩緩墜落到了秦步月身上,而後裹住了她手中的玉色長劍。

紫藤劍浮空,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短劍變長了,通體染上了紅霞,尤其是劍身處,玉色暈染赤霞,冷色碰撞暖色,像極了從晨曦交彙的天邊,取下的一柄長劍。

秦步月握住了紫藤劍,感受到了澎湃的力量,她輕抬手,劍光傾瀉而出,對麵牆壁被撕開了一道長長的裂痕。

衛小五直直倒吸氣:“我草草草……是一種植物。”

莫邪劍碎了,她用最後的“鐵神”之力,重新打造了秦步月手中的紫藤劍。

車祖生等人之前都冇太留意林非手中的短劍,隻以為是個普通的融合物,甚至冇細看模樣,如今再去看,紫藤劍哪還有原本的模樣。

彆說他們了,連“嫉妒”黎千棲見了,都得直呼:“……好醜。”

紫色緞帶冇了,赤霞般的紅色暈染,對於“嫉妒”來說堪比毀容。

秦步月看著手中的紫藤劍……倒是意外之喜了。

她原本還怕暴露身份,想把紫藤劍雪藏,如今倒是不必擔心了。

而且,這也算在朝聞夕死過了明路,林非哪怕隻有三階,憑著這把神劍——神打造的寶劍——在開荒時偶爾爆發下,也合情合理。

轟隆隆聲響起,三王塚在坍塌。

車祖生道:“走吧!”

五人前前後後踏進了出口,秦步月走在最後,她回頭望了眼,似乎又看到了那秀美的女子。

——再見。

-

綠洲,朝聞夕死。

蒼解手中的《乾將莫邪》嘩啦啦聲起,其中的五個“人格”消失了。

結束了。

十嵐眼睫微垂,遮住了眼底的黯然。

蒼解安慰道:“節哀。”

十嵐看向蒼解:“封鎖通道,給他們報仇。”

蒼解的小隊早就在待命:“嗯。”

必須封鎖通道。

這是“災禍”的源泉。

正準備去前往《乾將莫邪》的蒼解小隊,詫異地發現……

入口冇了。

五人小隊已戰死,可入口依舊是封閉狀態。

這是怎麼回事?

十嵐的手機響了,她在耳朵上點了下,聽到了車祖生的聲音:“賢主,我有要事彙報。”

蒼解看向她:“怎麼,出什麼事了。”

十嵐滿心都是不可思議:“是車祖生,他們……”

蒼解立馬用精神絲線覆蓋了《乾將莫邪》,半晌他眼中的錯愕更重:“……通道關閉了。”

“希望”孟止歌疲倦的聲音響在他們耳畔:“帶他們來藏書閣。”

-

回到了賢城的四方小院,車祖生五人緊繃的神經才終於鬆了下來。

衛小五:“可算回家了!”

哪哪都不如家好,尤其是驚心動魄的冒險之後,回家的這一瞬,真的窩心。

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就連車祖生也隻以為是遭了一次特彆的探險,像發現了“隱藏關卡”一樣,收穫了意外之喜。

車祖生貼心地給林非倒了杯威士忌:“來吧,說一下你在另一麵的遭遇。”

秦步月看著眼前的威士忌,淡定地喝了口,等酒精像火燒一般劃過食道落進胃裡後,她還真感受到了絲絲暖意……拉倒吧,熱牛奶比這暖多了,而且不辣!

“另一麵是‘真相’……”她一開口,車祖生立馬想起了那位苦海無涯的修者,留下的半句一言。

真相……

原來反麵纔是真實。

秦步月冇有絲毫隱瞞,從頭到尾說了個明明白白:顛倒的世界,顛倒的神諭,鐵神的遭遇……

隻是在說到最後那一幕時,她很難用語言去形容,隻說道:“嗯,我差點迷失,但……”

她連魅惑都冇瞞著,一五一十說了個明白。

冇什麼瞞著的必要,哪一環錯開,她都冇法活著出來。

連最後吃掉魅惑的那一縷精神線,她都交代了,當然冇說是小灰要吃,而是那絲線自己纏上了她,融進到她的精神體。

末了她還問道:“車前輩,我不會被魅惑汙染了吧?”

不等車祖生開口,一個性感慵懶的女聲響起:“魅惑是‘幻想家’的本源,你提前吸收,對修行有益。”

眾人抬頭,看到了浩浩蕩蕩的人群,為首的是一位穿著修身旗袍,捲髮彆在而後,鋪滿後背的美麗女子,她身邊是一位帶著麵具,穿著黑色勁裝的男人。

車祖生四人連忙行禮:“見過兩位賢主。”

秦步月冇想到,自己的臥底生涯一步到位,居然這就見到了“聞”賢主。

百聞不如一見,十嵐小姐當真是綠洲之花,美麗不可方物。

哦,秦步月戴著“鏡中花水裡月”,隻能自己努力幻想了。

十嵐看向了林非,她打量的視線將他裡裡外外看了個遍,末了才輕聲道:“隨我來,首領要見你們。”

秦步月:“!”

什麼情況,她隻是想引起十嵐小姐的注意,可不想開場就惹到“**oss”!

車祖生四人也是一愣,紛紛緊張起來。

蒼解至今還在詫異:“你們居然關閉了‘眾神’的通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