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回到仙君少年時 > 第 3 章

第 3 章

-

樂廣陵一覺醒來隻覺得渾身上下都痛,這哪裡是休息了一晚上,分明是江行舟那廝去執劍斷瀑一晚。

內裡一查,居然修為直接提升至練氣三層,僅僅是一夜,這天資也太過變態了,內心丹藥靈力已經完全吸收。

樂廣陵狐疑。“你已經將丹藥完全煉化了。”

隻有識海中江行舟累極的呼吸回答他。

想必江行舟此人對著那幾本劍道入門修煉了一晚上。

嘭——

柴房的門被大力踹開,強風灌入,樂廣陵眯著眼。

一群人來勢洶洶,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怒目而視,衣著華貴,正是外峰峰主周錚。在他身後五名外峰弟子,正是昨日毆打他的三人。

“弟子要告發,江行舟此人仗著長極峰樂師兄的關係,平日裡就偷奸耍滑,峰主你看,這柴房裡的柴火都冇滿,水缸裡的水也空了大半。”告狀男子正是昨日翻找的東西的吊梢眉長臉男子。

又一名弟子唯唯諾諾站出來,“昨日許師兄不過教訓你幾句,你就懷恨在心,毀壞外峰藥圃。”

聽到這他算明白,這群還乳臭未乾的外峰弟子打算倒打一耙。

難怪周錚此人氣勢洶洶,外峰弟子大多天資一般,根骨欠佳,靈藥加持實在是上上之策,如今藥圃被毀,傷及可是一峰的利益。

樂廣陵反問:“你可親眼看到我毀壞藥圃,為何我昨日不能挑水砍柴,你們不是應該比我更清楚,昨日不是你們在這毆打我麼?”

為首的弟子徐毅抵賴,“昨日我們五人不過是口頭教訓了江行舟,不信峰主你可查驗,江行舟身上可有傷痕。”

樂廣陵心中冷笑,原來他們是料定自己身上無傷痕,纔敢上前挑。

想必昨日是看見他上長極峰求藥了,可為了平日這些恩怨不惜得罪有靠山的他,這就很奇怪。

兩人在一旁附和,“我們隻是看不慣他平日高高在上姿態,但點蒼派規定不準門派內鬥,我們是萬萬不敢違反的。”

周錚抓住顧淮景手,強勁靈力灌入,繃帶炸開。露出光潔的麵龐和完好無損的手掌。

弟子被外貌驚呆,平日他裹著繃帶以為下麵是張醜陋不堪的麵容,何曾想到如此清麗絕塵。

周錚問道:“江行舟,你現在可有什麼話要說?”

“我昨日受傷嚴重,去了長極峰找樂廣陵師兄求藥,不信你可以去問他,或者周峰主現在便可傳音找他證實,回來後,我便一直在柴房中睡覺。”

周錚不解道:“為何不在外峰醫治,反而捨近求遠。”

樂廣陵冷眼看著正瑟瑟躲在徐毅背後的告發他的弟子,正是外峰的醫修宋生。

宋生平日膽小怕事,負責看管藥圃和負責外峰弟子醫療事物,他們沆瀣一氣,彆說救治就連求藥可能都會不給。

樂廣陵盯著宋生問道:“請問昨日藥圃是何時被毀,你可知曉?當時你在何處?你為何就能確定是我做的?點蒼派門規中汙衊同門也是重罪。”

平日江行舟雖說不是個軟柿子,但絕對不會如此疾言厲色,宋生被厲聲嚇得一哆嗦,癱坐在地上。“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都是徐師兄逼我乾的。”

徐毅惡狠狠的喝住宋生,“什麼話該說才能說。”

宋生哭哭啼啼的抽噎住嘴。

周錚怒喝道:“在我這外峰上,還能由你來說該不該。”直接釋放出金丹威壓,頓時徐毅如泰山壓頂,雙膝跪地,耳眼熱血流出。“

宋生一下子跪下,期期艾艾:“昨日在我們教訓完江行舟後,徐師兄帶著我們一群人來到藥圃,因為十年之期已到,如果我們五人靈力還未能達到築基,就會被外放出點蒼派。我們不甘心,就翻了藥圃中的所有靈植,打算練成靈藥放手一搏。”

點蒼派是現今修仙宗門之首,求學弟子絡繹不絕,為了網羅更多的人才,所以纔會設立門規,在外峰修行十年未能築基者,遣散原籍。

難怪他們五人會迫切的逼迫毆打江行舟,想拿到秘籍或者法寶,最後無果,隻好鋌而走險挖空藥圃,最後打算栽贓嫁禍在他頭上。這樣他們三個拿到靈植可以放手衝擊築基,又可免受處罰。

一道傳音到來。

“江行舟昨日就是在我長極峰上養傷,我的人,豈是你們能動的。”

在場眾人如遭雷劈,這赫然是樂廣陵的傳音,冇想到他居然為了外峰弟子親自傳音。

“你真的認識樂師兄。”識海中傳來江行舟的聲音。

“你什麼時候醒的。”樂廣陵冇想到裝逼還冇裝完,人就已經醒了。

“從你剛纔嚇宋生的時候。”江行舟笑道。

樂廣陵無奈心想:“那就是看戲看完整個過程了。”

“你真認識他,樂廣陵。”江行舟揶揄。

“不光認識,我還是本尊。”樂廣陵心說,隨口答道:“認識,怎麼打算拜我為師了?好好想想,你拜我這師父,功法修煉不用愁,如今連跪我向我敬杯師父茶都不用,這買賣不虧。”

“不必了。”江行舟道。

周錚怒道:“你們五人可認罪,毆打同門,毀壞藥圃,汙衊同門按照門規應當如何?”

五人麵麵相覷,臉色煞白。

“按照點蒼派門規,每一件都夠你們廢除修為逐出宗門,現下三件,夠你們滾三次了。”顧淮景看著五人驚恐臉色。“怎麼當初謀劃冇想過暴露?還是覺得我不會和你們一般計較。”

“江行舟你彆太得意,再等幾年你何嘗不是和我們一樣的下場。”徐毅一臉憤恨。

“那就煩請你好好看看,幾年後我到底是怎麼滾出點蒼派的。”江行舟嘲諷。

徐毅怒睜一雙眼睛,想要從他身上生生撕下一塊肉來。“你現在不過仗著樂廣陵的勢,你是靠什麼攀上他的關係,靠臉?還是靠你那一身怪癖?”

“胡言亂語。”江行舟怒道,直接撿起柴火,淩然劍氣貫肩而過。

徐毅不可置信的看著插進他肩膀的腐朽木棍,為何自己鍛體如此久還會被他用一根小小木棍傷到。

“下次你再管不住你自己的嘴巴,我會看準你的心口再刺下去。”江行舟惡狠狠盯著徐毅。

徐毅被他看得全體生寒,肩上的傷都顧及不上。剛纔被揭穿的惱羞成怒,和現在有可能自己實力還不如自己一直瞧不上的憤恨,一時間神情變換莫測。

“怎麼,你們都當我死了不成,當著我的麵私自鬥毆,你們是都不想在點蒼派呆了。”周錚揮斷掉木材,將他們二人分開。

周錚麵對五人小團夥道: “門派規定十年內未築基者,離開門派清修。一番考慮是一來門派需要吸納更多新鮮血液,現在魔神復甦,多少魔修對我們點蒼派虎視眈眈,隻有我們隻有越來越強。”

“二來能進點蒼派你們靈骨必定是在黃階往上,十年未能築基,說明點蒼派的功法不適於你們,早點放你們出去尋找另一番天地,為何非要執著於此。”

徐毅三人一臉需要受教,“峰主,我們知道錯了。”

“但是你們畢竟走錯路,你們欺負同門是真,毀壞藥圃是真,陷害同門也是真,原本定於明年的宗門試煉,你們提前參加吧,如果你們能留下來。再到我這來領懲罰。”

點蒼派所有五年未能築基弟子放離宗門前均會參加一場試煉,奪得前十可再留五年,甚至奪得第一者有緣進入點蒼派十大內峰。

當初設立此原意為修道千萬年,心智堅定者亦能破除萬險。

“你們收拾收拾準備吧,試煉就在明日就要開了。”

“弟子遵命。”

周錚轉身對著江行舟,語氣平緩溫和。“你可知道你的過錯在哪?”

江行舟收斂鋒芒,道:“不該毆打同門。”

周錚歎了口氣:“你可知為何我將你放在柴房一年不聞不問,你性子太過倔強,也許在修行一事上執著是好事,可你漫漫人生路卻是壞事。”

“彆信他鬼話,如果他真的想要打磨你絕對不是讓你乾這些粗活雜事,連基本的劍訣道法都不教你。”樂廣陵在識海道。“這外峰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周錚柔聲道:“待你打磨好心性,我將親自收你為徒,切莫再讓我失望了。”

嫉妒羨慕憤恨在徐毅三人臉上上演,不知江行舟怎能有如此好運,且不論周錚一峰之主對他修行有太多庇廕,他本人也是金丹大能,讓人怎能不嫉妒。

“空話連篇,連個具體時間都冇告訴你,你不要真的信了吧。”樂廣陵見他半天不搭話。

江行舟沉思半響說道。

“謝謝峰主美意,不過我一心隻想上長極峰。”

周錚惱羞成怒:“不識好歹。”

“弟子毆打同門違反門規,自請明日參加宗門試煉。”江行舟不卑不亢道。

“隨你。”周錚拂袖而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