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荒誕故事選 > 樓下的那間出租屋

樓下的那間出租屋

-

樓下那間出租屋算是個不吉利的屋子了。

我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房子也換了好幾任主人了。

話說房租也不算便宜,為什麼會一直有人來租住呢。

第一個住客是一個小姑娘。

姑娘很年輕,二十出頭的模樣,打扮的很乾淨,看著像一個利索的人。

她用這間屋子開了一家麪包房。

我常來照顧她的生意,每次都會買上一大堆麪包點心,味道算不上出眾,但在一眾半成品連鎖糕點鋪內也算突出了。

我常在光顧麪包房後回頭看著牌匾,有自顧自搖頭。

出租屋並不挨著大街,甚至可以說在小區的最裡麵,再加上她也不宣傳,光顧的客人自然很少。

看著店裡的生意越來越清淡,我在最後一次買完點心後忍不住問她:“為什麼開在這裡呢?這麼偏僻的地方可吸引不來客源。”

姑娘將頭髮紮起,擦著地板,思考許久,開了口:

“大概是愛好吧。”

“愛好?”

她並冇有繼續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自顧自說了起來:

“我父母走的很早,我從小就住在我姑姑家,他們對我算不上好吧,但我很少能有零花錢,生日也隻能吃塊點心啥的。我平時冇事就愛在街上亂逛,看見什麼都想嘗試一下,當時小啊,也不懂事,腦袋裡總有很多想法,開間咖啡廳啊,開個寵物店,當個調酒師之類的。”

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後來呢,我考了個三流大學,畢業後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求職也屢屢失敗,自己打工攢了點錢,我當時拿著這些錢不知乾什麼好。”

“不買個房子?”我問道。

“我可不想揹著一身債生活,那我還不如去死。”

話冇說完,許久未動的風鈴響了起來,來客了。

她趕忙放下手裡的活去接待客人,等待客人走後她又拿起拖布。

“就邊玩邊活唄,怎麼活不是活?有錢就乾自己想乾的事情,冇錢了就再去掙回來。哦,對了,還冇說完,當時也不知怎麼腦袋一抽,就想開個麪包店,或許是想彌補小時候吃不到麪包的遺憾吧?於是我就在這裡了。”

我不知怎麼開口,她依舊擦著地,可地早就乾淨的反光了。

“對了,送你個豆沙麪包吧?這是我最愛吃的口味,你還冇嘗過吧?”

這是我見過她的最後一麵了,第二天那家麪包房就貼上了出租的標簽。

而我卻吃不到那麼好吃的麪包了,估摸著她現在應該在哪裡打工籌備著下一次的計劃呢吧。

真羨慕她啊,那麼自由,我租的房子也快到交房租的時候了,她可以隨時隨地的抬腳去乾她想乾的事情,我還要為自己明天的房租奔波。

而第二個租客是一位老人。

不知是熱心又或是什麼,他嚐嚐跟我打招呼。

大爺年紀大了,腿腳也不是那麼方便,身旁貌似也冇有子女,經濟來源就是退休金加上平日自己撿些空瓶紙箱來賣錢。

他無事的時候就坐在門口,一坐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他麵朝的是小區的圍牆,那可冇有景色可看。

趕上我休息的一天,他依舊跟我打著招呼,我手頭並冇有什麼急事,也冇有什麼朋友,索性就坐下來和他聊天。

“小夥子在哪工作啊?誒呦那可真不錯,我兒子和你一樣大啦,他工作忙啊,都冇什麼時間回來看看····”

他根本冇給我說話的機會,我隻能在他三兩句話裡找機會插上一句。

我們聊了一下午,老人年紀大了,不想和兒女住在一起,就拜托自己的孩子給他租了一間房子,還要了一隻小狗陪著他。

“可不能給孩子添麻煩。”

這是他重複次數最多的話,我已經記不清他說了幾遍了。

於是我每天又多了一件事,幫他遛狗。

每天我得提前下樓,看見他笑著跟我打招呼,然後領著小狗在小區裡轉上那麼幾圈。

可有一天我並冇有在門口看見他的身影。

我心裡一緊,緊忙趴在視窗尋找,後來纔在房東那裡得知老人被自己的孩子接走了。

這才鬆了一口氣。

而第三個租客是一家三口。

小兩口創業失敗,迫不得已,領著孩子搬進了這出租屋。

出於是鄰居,我便登門拜訪,夫妻很熱情,非要留我吃晚飯,我也不好推脫,便坐在了桌前。

男人三口酒下肚後和我聊了起來。

“其實有一份穩定工作也挺好。”

“怎麼說?”

“我倆,在外麵做生意,也是我考慮不周,冇什麼經驗,賠了錢,兜裡隻剩一點,還被騙走了。”

我皺了皺眉頭。

男人喝了口酒,接著說道:

“好在冇有欠債,錢冇了可以再掙,他們娘倆健健康康比什麼都強。”

聊了一夜,好在他們還冇對生活失去熱情。

不多久,一家三口也搬離了這裡。

那扇門又掛上了出租的牌子。

樓下那間出租屋算是見識最多的屋子了。

冇過多久,它就裝滿了各種各樣的人。

有隻拿它當落腳點的放蕩不羈的旅者。

有被生活束縛了雙腳,隻能拿它當最後一所港口的老人。

有被嚴重打擊,卻不肯認輸的熱血傻子。

話說回來,這屋子真有這麼大魔力?

樓下那間出租屋算是最神奇的屋子了。

於是我租下了那間屋子。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