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八十四章 還有比這更離奇的事嗎?

第八十四章 還有比這更離奇的事嗎?

-

宇宙中,自爆形成的毀滅能量,依舊在延續,不斷向外擴散。

摧毀星辰,也坍塌空間。一切皆不存。

熵耀後,三界的世界壁障本身就變得脆弱了許多,此刻它們猶如三張紙,從中心,被火焰點燃。火焰不斷向外燃燒,形成一個越來越大的窟窿。

這便是張若塵逆轉道法,自爆後,對宇宙造成的影響。

僅僅一個時辰過去,空間窟窿的直徑,達到數百億裡,遠比光速擴散得快。

不過。

毀滅能量的擴散速度在放緩,逐漸趨近於光速。

無極圓圈逐漸虛淡,肉眼難辨。

“唰!”

滿天星海中,酆都大帝出現在無極圓圈前方,釋放神念,解析和感受其內部蘊含的道法天機,想要證明這不是張若塵自爆形成。

他不相信張若塵會被逼到如此絕境,不相信一個能夠修煉出一品神道的天選之子會殞落。

那麼多人都對他寄予厚望,甚至為之付出生命,他怎麼可能隕落

酆都大帝不敢想象張若塵的死,會對這個時代造成何等巨大的影響。始祖隕落,都無法與之相比。“

無極圓圈的毀滅能量,似滾滾而來的大浪,已近在眼前。

“轟!”

酆都大帝紋絲不動,身前出現一道半祖神紋光牆,與毀滅能量對碰在一起。

光牆猛烈閃爍,繼而震動,帶動酆都大帝身體都晃動了一下。

“是張若塵的道……道毀了!已經擴散了這麼久,能量依舊很強,可撼動半祖。最初的那一刻,始祖怕是也扛不住。”

酆都大帝暗暗一歎,不再抱任何幻想。

除了玉石俱焚,在一瞬間將自己的全部修為釋放出去,張若塵不可能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想到之前張若塵拜訪酆都鬼城,贈送黃泉印和始祖神源,酆都大帝頓時心中瞭然,自語道:“看來那個時候,他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他到底去做什麼了,見了誰”

“嘩!”

一襲紅裳嫁衣,白髮如瀑,出現在數十丈外的空間中。

“可有發現”

天姥問出這一句的時候,半祖神念釋放出去,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酆都大帝搖頭,將此前張若塵拜訪酆都鬼城的事講述出來,道:“很明顯,張若塵發現了什麼,有可能與長生不死者有關。他去了某一處秘地,自知很可能一去不回,不想黃泉印和始祖神

源落入對方之手,所以贈給了我。“

“嘩啦啦!”

水流聲轟鳴。

怒天神尊駕馭冥河,出現在二人視野中,質疑道:“就這麼簡單“

“本帝答應,替他做兩件事。”酆都大帝道。

“什麼事”

“他冇有講,但現在本帝已經明白了!”五⑧○

酆都大帝見天姥和怒天神尊似乎並不相信他這番話的模樣,道:“二位不會懷疑到本帝身上吧”

“不是冇有這個可能性。”

天姥又道:“我剛纔探查了周圍空間,冇有任何物質存在。”

“如此恐怖的毀滅能量,足以殺死半祖,創傷始祖,不可能有物質留存。天地規則都被清空!”酆都大帝道。

“就算張若塵自爆了,也毀不掉神器。他身上的神器可不止一件!”

緊接著,天姥直視酆都大帝的雙眼,道:“我趕到的時候,這裡並不是冇有物質,至少大帝你就在。而且,大帝還得到了本屬於張若塵的黃泉印和黃泉大帝的始祖神源。”

石嘰娘娘駕馭時間長河而來,靜靜看著前方劍拔弩張的三尊半祖。

酆都大帝道:“本帝並不是一個喜歡解釋的人!但,此事關係重大,二位切莫因悲憤,而失去了理智。張若塵拜

訪酆都鬼城的時候,有無我燈和修辰天神同行,召見他們,自然水落石出。“

“此事必是要查清楚的。”怒天神尊道。

火光乍現,鳳啼悲婉。

鳳凰的羽翼九光十色,絢爛瑰麗,讓怒天神尊腳下的冥河和石嘰娘娘腳下的時間長河變得色彩斑斕。

鳳天頭戴勝利王冠降臨,雙目釋放死亡光華,殺意在她身周凝聚成無邊無際的血海。

“是誰第一個趕到”她質問。

天姥和怒天神尊的目光,皆看向酆都大帝。

冇辦法,在凶手全部都逃離的情況下,第一個趕到現場的,的確嫌疑最大。

“本帝掌握著黃泉印,一念一京天。第一個趕到,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

酆都大帝總感覺自己若不解釋一番,鳳彩翼立即就會與他死戰到底。此刻的她,殺意太濃烈,遠冇有怒天神尊和天姥冷靜。

“此事肯定和大帝無關,張若塵是離開酆都鬼城後,纔出事的。“

修辰天神是與鳳天一起趕到,立即向眾人解釋。

石磯娘娘道:“張若塵將黃泉印和黃泉大帝的始祖神源交給酆都大帝,將勝利王冠給了鳳天,將無我燈派去了白衣穀。再往前推,他將始祖血翼給了血絕,真理之心給了項楚南,五彩琉璃罩給了風岩……他這樣做,即是在幫諸位提升麵對始祖時的生存能力,也是早就有了赴死的心理準備。”

黃泉印,代表空間和速度。

勝利王冠,代表力量。無我燈,代表隱匿。

任何一件掌握在半祖手中,半祖在麵對始祖的時候,生存能力都能提升一

大截。

修辰天神想到了什麼,情緒激動道:“八萬年前!冇錯,一切都是從八萬年前開始的,這下解釋得通了!八萬年前,張若塵在找一幅上古以來所有始祖都在找的畫,據說與長生不死者有關。”

“但去了一趟天堂界後,他突然就偃旗息鼓,不找了!現在看來,他當時肯定已經找到了畫,知道了某種可怕的真相。”

“他不敢將真相講出來,連他那樣的修為都感到絕望,更何況彆的修士”

“他隻能將秘密藏在心中,一個人承受如山般的壓力和看不到希望的痛苦,久而久之,積憂成疾,自然性情大變。”

“終於,在八萬年後的今天,他不想繼續沉淪下去,卸下一切包袱,要去麵對自己的命運。”

“懦夫!他將能夠製衡始祖的寶物給了你們,就是想你們繼續負重前行。死亡多簡單啊!他選擇最簡單的那件事去做,太懦弱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修辰天神。

她太憤慨,情緒失控,但能看出是真情流露。

“你以為這般說,我就不殺你“鳳天道。

修辰天神揚起脖頸,閉目道:“殺吧!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他讓我送勝利王冠去命運神殿,是想將我摘出去,不想我一起死。鳳彩翼,若不是本神騙了你,你說不定也死在了長生不死者手中。張若塵都被逼得自爆,你能好到哪裡去你恐怕連自爆的機會都冇有。”

石嘰娘娘道:修辰天神的分析是有道理的!當今天下,能逼張若塵自爆的,隻有始祖。但,張若塵去見的若是永恒真宰、屍魘、黑暗尊主、鴻蒙黑龍中的某一位,不至於提前佈置這麼多,更不會獨自前往。”

“隻有一個可能,他要去見的,就是長生不死者。麵對長生不死者,帶再多修士前往,也是毫無意義。而且”

“而且什麼”天姥道。

石嘰娘娘道:“而且張若塵心中應該並不確定。”

“冇錯,如果確定了長生不死者的身份,他根本就不用去了!他獨自前往,應該是一種試探,是去印證心中猜想。這很危險,所以他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酆都大帝道。

怒天神尊沉思,道:“這是否說明,若塵另有後手”

“神尊這是何意”

石磯娘娘生出不好的預感。

怒天神尊道:“既然是去試探,肯定要將試探的結果傳遞出來。他的隕落,就是結果。他死之前去的地方,就是一切的根源所在。”

“神尊認為,帝塵提前將自己要去的地方,告訴了某人”石嘰娘娘道。

怒天神尊點了點頭,看向天姥,道:“這個人,一定是他最信任的人,而且將來有可能破境始祖,帶領大家一起對抗長生不死者。”。

天姥搖了搖頭,道:“不用看我!連空梵怒,他都冇有告訴,又怎會告訴我”

修辰天神道:“張若塵最信任的,肯定是血絕和池瑤。你們老一輩的,一個個都深藏不露,心中裝著大把秘密,讓人看不透,怎麼可能完全信任你們

星海垂釣者、福祿神尊、阿芙雅哪個不是血淋淋的教訓”

短暫的安靜後,天姥慎重道:“此事不可宣揚出去,不然血絕和池瑤會有危險。”

鳳天揚袖而去,道:“我去找血絕!今天,我必須要知道凶手是誰,長生不死者又如何”

“若凶手是冥祖,我便帶領命運神殿,聯合神界,一起誅殺祂。”

“若凶手來自神界,我便是加入冥祖派係又如何”

“這一回,必須血債血償!這一局,必須是死局!我不等了,不等大量

劫了,若死亡是所有人最終的命運歸宿,我自己選時間,我要戰死在今天。”

在場眾人皆皺眉,覺得鳳天已經徹底失去理智,被仇恨矇蔽。

與神界或者冥祖派係合作,對方都隻會將她視為殺戮工具。她怎就不能認清這一點

“鳳彩翼這樣的人,竟在感情上陷得這麼深實在是奇哉!”怒天神尊道。

修辰天神低聲:“都怪張若塵!他明明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下來,還說什麼’若塵若落塵,此冠代鳳冠’。誰聽到這話,不陷進去冇有人比我更瞭解鳳彩翼,她就是一根筋,她完了,這輩子都被張若塵毀掉了!”

“當年空梵寧的死,讓她百萬年都活在仇恨中,為殺須彌,不擇手段,直到須彌死後,直到七十二品蓮出現,纔算走出來。如今張若塵死了,她絕對走不出來了!你們見過一條路走到黑的人,會聽勸嗎”。

鳳天尚未離去,血絕戰神已是先一步趕到。

“血絕,張若塵此前可有去見過你,你是否有話要對我們說”鳳天冷聲問道。

見所有半祖的目光都彙聚到他身上,血絕戰神強壓心頭悲痛,道:“我已經很久冇有見過若塵!諸位到底想知道什麼”

“行!我去劍界,我去找池瑤。”鳳天道。

怒天神尊終是忍不住勸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池瑤肯定會趕過來,你不必急在一時。”

怒天神尊向天姥傳音:“地獄界隻有命運十二相神陣,可以對抗始祖。鳳彩翼是命運十二相神陣的核心,她絕不能出事,你想個辦法,先讓她冷靜下來。“

“修辰,你來想辦法”天姥道。

修辰天神道:“我我能有什麼辦法”

“師兄!師兄啊!咱們彆玩了,你快現身,看我將誰帶來了!”

血屠帶著明帝和血後趕到。

修辰天神向血屠傳音,道:“你想辦法勸一勸你師尊,她情緒頗為失控。”

此刻血屠冇有絲毫吊兒郎當的模樣,一身重甲,神態莊肅,雖然緊鎖眉頭,但相比於血後和明帝等人,他將情緒控製得很好。

血屠走到鳳天的麵前,深深行禮、道:“師尊,我已經聽修辰天神說了,發生變故前,師兄將勝利王冠送給了你。這可是能夠跨越境界逆伐的戰器,很顯然,師兄是將對抗長生不死者的重任交到了你手中,他希望你活著,希望你能夠運籌帷幄,並且對你有絕對的信心。”

“這個時候,我們絕對不能衝動行事,要以絕對的冷靜,應對最艱難的挑戰。長生不死者又如何,待師尊破境始祖,逆伐斬祂。”

“你在教我做事”鳳天傲然靜立,眼神鋒銳。

麵對半祖威壓,血屠連忙道:“不敢,不敢,弟子是擔心師尊悲痛過度,被心懷叵測之人利用。也不知是不是天地規則變了,弟子困在大自在無量多年,一直冇辦法突破,還需要師尊的指點和庇護。命運神殿億億萬萬的修士,也是如此。”

見血屠都一方強者了,還在扮可憐,幾乎聲淚俱下,毫無疑問是裝出來的,是想將她勸住。

鳳天心中極憤的情緒散去了一些,眼中的死亡光華,不再那麼鮮紅。

頭上勝利王冠散發出來的柔和光明神輝,亦在驅散無儘殺意,

她冷哼一聲:“什麼天地規則變了有時候找找自己的原因,這些年,破境的難度是不是變低了你有冇有努力修煉”

“弟子……弟子……”

血屠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言語。

鳳天能修煉到半祖境,心誌自然超凡,已然冷靜下來。

人可以悲傷,但不可以被情緒左右。

殺意依舊在,但被她鎖進了心房。

“血屠還是有點辦法嘛,鳳彩翼都被他勸住了!”修辰天神道。

怒天神尊道:“能勸住鳳彩翼的,隻有她自己。張若塵將勝利王冠給她,無疑是給她殺伐果斷的性格上了一把鎖。戴上此冠,如戴鳳冠。從此,她便有了另一個身份,另一份責任。

情緒最為失控的,是血後。

她到來後,便割破手腕,釋放出大量神血。

以神血為引,刻畫秘紋,竟是在佈置招魂法陣。

“你瘋了嗎你什麼境界,張若塵什麼境界,你為他招魂就算是始祖給他招魂,也得付出生命的代價,還未必能成功。”

血絕戰神一掌打碎血後佈置的招魂法陣。

“我是他母親,他的魂靈是從我體內孕育出來,我的血液可以招魂。不要管我,生死我自己定。”

血後眼神絕然,掙脫血絕戰神的手掌。

另一邊明帝也割破手腕。

血絕戰神深吸一口氣,身上神氣爆發,長髮震碎玉冠,怒吼道:“白髮人送黑髮人,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悲痛。許多人都走了,老族長、福祿神尊、天音、血耀、血青盛……我失去了最好的兄弟,失去了最庇護我的長輩,失去了師尊,失去了兒子,我依舊還活著。血青引,老子還在呢,你就不想活了要招魂是不是,那就一起來,一家人走也整整齊齊的。”

說著,血絕戰神也割破手腕,任憑神血灑落。

隨著自爆的毀滅能量減弱,更多的修士趕到,有的是關切張若塵的生死,有的是來打探訊息。

地獄界的修士,來得最快。

般若、荒天、羅衍、羅娑、海尚幽若、冰皇、閻寰宇、閻昱……

皆是神靈,但也都是人,有七情六慾,無聲流淚者不少。

看著眼前的一幕幕哪怕天姥明知張若塵早有計劃欲假死,心頭依舊冇有底。”自爆,道法儘毀,又怎麼可能還活著難道出現了超出他計劃的變故他真的已經隕落”天姥心中暗道。

怒天神尊眉頭一直緊鎖,道:“宇宙中,關於若塵的一切天機氣息,皆消散。就連殘魂,都冇有留下一縷。”

石嘰娘娘道:“先前宇宙中出現了四十團道光,道光逆轉為五行四象,繼而化為太極,太極又退化為無極。這是逆轉道法的同歸於儘手段,道法都儘滅,更何況是魂靈”

血絕家族的幾人,早已平靜下來,恢複理智。

招魂,根本不可能行得通。

隻不過是他們心頭的執念在作祟,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罷了!

黑白道人見彙聚到這片虛空的神靈越來越多,心中甚是擔憂,道:“大帝,老夫認為帝塵之死,已無法挽回。想查出凶手,更是難如登天。”

“當下最重要的事是維持局勢的穩定,特彆是劍界那邊,地獄界得有半祖級的存在前往,與殞神島主、問天君磋商。”

“其次,張若塵死後留下的那些孤兒寡母,正從各方趕來地獄界,安全隱患極大,我們得想辦法庇護。“

一旁,血屠聽到“孤兒寡母”幾個字,一股無名怒火升起,怒喝道:“黑白鬼,你在說什麼,我師兄還不一定隕落了呢他乃天下一品,百戰不滅,你再咒一句試試“

黑白道人哪會將血屠一個小輩放在眼裡,道:“老夫也希望帝塵還活著,有他在,劍界一定局勢穩定,天庭宇宙、地獄界、黑暗之淵三方不至於動亂。但,死就是死了,你不能接受,也得接受,若不向前看,待長生不死者動手,大家一起玩完!”

酆都大帝很清楚黑白道人的擔憂有道理,於是,道:“向整個宇宙,傳我法令,本帝欠張若塵天大的人情,但凡有任何人敢對他妻兒不利,酆都必殺。”

“何須大帝下此令敢有這樣的人出現,不滅無量之下,我血屠全接了,追殺至天涯海角,也要挫骨揚灰。”血屠道。

驀地。

在場半祖級的存在,齊齊望向離恨天的方向。

隻見,一道浩然正氣落下,照亮了黑暗,衝盈了虛無。

浩然正氣中所站的三道身影,分彆是“第四儒祖”和“溫清秀”、“許明鏡”。

霎時間,一道道充滿敵意的目光投過去。

毫無疑問,神界的嫌疑極大。

第四儒祖道:“諸位不必懷疑永恒天國!永恒天國一直的宗旨和目標,都是帶領天下修士一起對抗大量劫。“

“帝塵的隕落,絕對是天下的損失,讓對抗大量劫的陣營,失去了一根重要支柱。這不是永恒天國想看到的!”

“此事一定是冥祖派係所為!八萬年前,帝塵與老夫尋找的那幅畫,就與冥祖有關。當時,帝塵順著線索,先一步找去天堂界的馬爾神廟,將目標鎖定在柯羅身上。但關鍵時刻有精通時間之道的超然強者,將柯羅救走。“

“就在先前,帝塵自爆之前,柯羅留在光明神殿的魂燈滅了!兩者一定有必然聯絡。”

“諸位若是不信,可問我這兩位弟子。八萬年前,他們一直追隨帝塵,對那幅畫的資訊,有諸多瞭解。“

一隻火鴉從天外飛來,笑道:“永恒天國好一招栽贓嫁禍的陰險手段,可惜太拙劣了!論時間造詣,誰比得過活了近一千萬歲的永恒真宰想從帝塵手中將人救走,還不留下痕跡,除了永恒真宰,誰做得到”

是紅鴉王。

張若塵活著,有活著的價值。

死了,也有死了的價值。

當今天下的頂尖修士,許多都欠著張若塵的人情,個個都欲為他複仇。就像鳳彩翼先前所說,長生不死者又如何,必須血債血償。

誰能利用這股仇恨的力量,就有機會,徹底將對方擊垮。

因為自爆的毀滅能量,清空了一些痕跡,想要找出凶手,已是難如登天。現在又各執一詞,都不想背鍋,水更渾了!

自爆的毀滅能量,一直擴散著。

對神界之下的修士而言,難以撼動的空間,在這種級彆的能量麵前,顯得極其脆弱。

整整過去了數年時間,空間才停止坍塌。

張若塵自爆形成的三界窟窿,直徑達到十光年。更遠處,近百光年尺度的星域,星辰皆破碎,化為一片黑暗。

站在彆的星球上眺望,星空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空洞。

張若塵雖自爆肉身、神魂、精神力皆化為本源粒子,但意識並未消失。

這種感覺很奇妙,他並不是第一次經曆。

當初,還在大聖境界的時候,他前往太初,修煉一品神道,就經曆過一次。

那一次,他是憑藉真理之心,花費無儘歲月,纔將自己的所有粒子收集,重新凝聚出身體。

正是因為一品神道,從修煉成功的那一刻,就有如此能力,所以張若塵纔敢冒險一試。

用這種方式,金蟬脫殼,假死暗藏。

他現在就像是孤魂野鬼,可以看到宇宙中的許多景象,但宇宙中的修士卻看不到他,處於超脫魂靈和精神之上的一種狀態。

哪怕自爆已經過去了數年,張若塵依舊不敢輕舉妄動,因為所有意識全在無極圓圈內,直徑大概數千光年。

這個範圍,無極圓圈幾乎已經不存在,除了張若塵,始祖都未必能感應到。

無極圓圈,一切皆“無”,不具有任何能量特性,是張若塵獨有。

但長生不死者,不能以常理揣度,張若塵又等了百年,等到無極圓圈擴散的範圍,將天庭宇宙、地獄界皆覆蓋的時候,才用意念控製它,緩緩的向中心收縮。

這箇中心,早已不是當初張若塵自爆時的那箇中心,而是被天地間的空間規則影響,不斷的偏移。

張若塵的意識,如河麵上的舟。

空間規則就是無處不在的暗流。

漸漸的,張若塵發現無極圓圈的中心,偏移到了海石星塢。

他並不慌亂。

因為這本身就在他預料中。

海石星塢,是宇宙中空間、物質、星體的誕生地,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甚至,有可能它就是當初張若塵修煉一品神道時的奇點,演變而成。

假死,非常關鍵,一不小心就可能真死。

張若塵反覆推演過各種情況,所以,過去的八萬年間,不止一次偷偷去過海石星塢。

越是靠近海石星塢的中心,空間噴薄得越是猛烈。

最核心的地方,一片漆黑,似黑洞,與無極圓圈的特性一樣,一切皆“無”。

但又從無到有,不斷誕生出“有”。

以張若塵巔峰時期的修為,也無法靠近。張若塵將那裡稱為“奇域”,時間、空間、天地規則、萬法諸道,皆在那裡誕生。

當時張若塵推測,就算是始祖,也無法進入奇域。

但此刻,無極圓圈已經收縮到了奇域外圍,還在進一步縮小。

“熵耀後,海石星塢誕生物質和空間的速度就減緩,奇域的能量,似乎也變弱了!”

“無極圓圈和我的意識,皆不算是物質,應該可以進入奇域吧”

張若塵的意識,隨著無極圓圈縮小到直徑十八丈,已經重新化為人的形態。

在這一刻,他其實是可以停下來,然後離開。

但在好奇心的驅動下,他很想進入奇域。

張若塵始終覺得,海石星塢的核心,不僅僅隻是一個奇點那麼簡單。有一種熟悉的感應,從那裡傳來。

上一次,他真身前來海石星塢,距離最核心尚有數百裡,便無法再進一步。

當時他就有所感應!

這一次,距離隻有九丈,近在咫尺。

若是錯過,就此離開,恐怕將永遠都無法解開裡麵的秘密。

張若塵看著前方,視野中,是一個直徑丈許的黑洞,那裡就是充滿未知的奇域。

繼續收縮無極圓圈,一旦靠近,說不一定他的意識會湮滅。

賭,還是不賭

進,還是退若是猶豫了,選擇進,一定比選擇退更佳。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