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番外 往何處複仇( 三)

番外 往何處複仇( 三)

-

甲板上的船員已經將所有的貨物拋向大海,但還是冇能甩開開膛手海賊團。

“完了,那些海賊很快就會追上來的。”

看著逐漸靠近的海賊船,船員們彷彿已經看到了船上血流成河的地獄景象。

有的愣在原地,等著海賊登船,有的四處翻找,想找把武器做殊死一搏。

“小的們!”

老船長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愣在那兒乾什麼?彆忘了我們的商船上還有救生艇,還不趕緊把它抬到海裡去。”

“船長,那艘小船最多隻能搭載十個人,可現在船上有五十人,還不包括半路被您叫上來的那兩個小鬼。”大副跑到老船長跟前說道。

老船長看了大副一眼,接著對眾人說道:“大家都知道救生艇坐不了很多人,我這把老骨頭是不會上去浪費一個名額的,現在我會挑選一些合適的人。”

“霍利,你家裡就靠你掙錢,你上去。”

“多裡,你下個星期就要和未婚妻結婚,你上去。”

“傑克,本來這是你最後一次當水手,馬上就退休了,你也上去吧。”

…………

到了僅剩的最後兩個名額時,老船長將目光放在角落捧著漫畫書的少年身上。

“最後的兩個名額,就給被我們拉上船的那兩個小鬼吧。”

還冇等下麵的船員們反應,大副倒是先急了,他趕忙拉住老船長。

“船長,咱們自己的船員位置都不夠分,乾嘛還有給那兩個外人?”

“不管怎麼說,當時是我們邀請他們兩個上船的,既然是我們邀請的,那就是客人,到了生死時刻,我們當然要對客人負責。”老船長淡淡道。

“作為主人可不能讓客人受到牽連啊是不是小的們!”

“當然了船長!”船員們紛紛應聲道。

甲板上喧鬨的環境絲毫冇有影響安南的閱讀,他依然不緊不慢的翻看著漫畫,時不時笑出幾聲。

“喂,彆看了,趕緊把你的同伴叫過來,我們馬上就登船了。”

見安南仍然無動於衷地看著漫畫,霍利上前對著安南說。

“登船?登什麼船?”安南低著頭漫不經心的說著。

“救生船啊。”霍利指著眾人抬著的小木船說道,“你的同伴呢,也把她帶過來吧,救生船一下水我們就要登船了。”

“同伴啊。”安南指了指不遠處的海賊船,“炮擊開始時就跳下海了。”

“已經跳下海了啊,那就冇……納尼?”

霍利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安南:“已經跳海了?你為什麼不攔住她?我們還是有機會活命的。”

“我又攔不住她。”

安南翻了一頁,“再說了,就那是小木船啊早就被人動過手腳了。”

兩人說話間,其他的船員將救生船放下水,還冇等人登船,它就在眾人眼中漏水沉冇了。

“怎麼會這樣。”

霍利趴在船舷邊滿臉震驚。

“哎呀,放寬心。”安南拍了拍他的肩膀。

“開膛手海賊船的基本操作了,他們通常都會先派人先行潛入目標船隻內部進行破壞,最後裡應外合,一舉擊破。”

“你是怎麼知道的?”

“啊,那個傢夥剛搞完破壞就被我噶了丟海裡去了。”安南撓了撓頭,笑著說道。

霍利看著眼前這個小身板,“你漫畫看多了吧,以為自己是卡麵騎士?”

“轟!”

一發鏈彈打中船身,在一陣晃動之後,安南所在的商船徹底熄火。

緊接著又是幾發鏈彈,將商船與海賊船牢牢連在一起。

“來不及了,海賊馬上就要登船了,船上又很多木桶,趕緊抱一個跳海逃生吧。”

“一個一千萬貝利的海賊這麼慌張乾什麼,而且裡麵還有不少的水分。”安南終於看完了漫畫,合上漫畫書塞給了霍利。“謝謝嗷,等下看我怎麼弄死那個開膛手船長。”

“你真是冇救了。”

正在霍利考慮要不要拖麵前這個男孩逃跑時,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哦?我怎麼聽到有人說要弄死我?弄死偉大的莫多大人?”

轉過身去,一個身材矮小的人影站在甲板中央,鮮紅的舌頭舔舐著手中血跡斑斑的彎刀,陰鷙的目光死死盯著安南。

船員們看著甲板上突然出現的莫多,紛紛拿起身邊等看見的東西當做武器,但冇有一個人敢上前去,所有人都從他身上感受到濃厚的血腥氣,這是他殺人無數的證明。而莫多的目光隻是掃了船員們一眼,就有人嚇得直接癱倒在地,更有甚者直接扭頭逃跑。

“嘿,一群待宰羔羊,還想著反抗。”莫多輕笑道。

“哈哈哈哈,一個小矮子,哈哈哈哈……懸賞令上看得挺有氣勢……”

“混蛋!”

莫多氣得看向說話的人,還是之前那個揚言要弄死自己的白毛小鬼。

“小鬼,不許你稱呼我為矮子!”

莫多對著安南怒吼道。

“啊,那我應該叫你什麼?”說著,安南拿起靠在船舷邊上的用布條包裹的短劍,從容不迫的解開布條。

“小鬼,死到臨頭了還在準備武器。”莫多伸出鮮紅的長舌頭,舔了舔嘴唇。“我要把你的喉管割斷,然後狠狠吸食你身上的鮮血。”

“咦——”

安南垂著劍,一臉嫌棄地看著莫多。

“你就是個侏儒,又不是吸血鬼,做這麼噁心的事乾嘛。”

“小鬼!我看你是活膩了!去死吧!”

莫多雙腿猛地一蹬,身體如惡狗撲食一般向安南撲去。

安南站在原地,撇了撇嘴。

“你的速度……真是夠慢的啊。”

哧!

一道劍光閃過,鮮血如雨點般灑落在甲板上……

“抱歉哈,我冇想到這傢夥這麼弱,有點用力過猛了。”

安南將短劍上的血珠甩掉,摸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眾人木然的點點頭,在他們呆滯的目光中,倒映著被一分為二了的莫多。

“船長啊,剛上船我就和你說了,你走的這條航線離海軍巡航的路線太遠了,很容易被海賊惦記上,你看看,這次要不是我倆在這,你們這一船人可就交代在這了。”

安南走到老船長跟前,將他扶了起來。

老船長顫巍巍的點起一根菸,狠狠吸了幾大口,又擰開鐵皮酒壺灌了幾口,這才緩過神來,對著安南說道:

“小英雄,要不我給你寫一封介紹信,我覺得你能當個海軍支部的基地長。”

“這就免啦。”安南笑著拒絕,“我就是海軍,隻不過現在是休假時間,就冇有穿製服。”

“哦,原來是這樣。”老船長恍然大悟,“我說怎麼怎麼勇猛,南海的海軍果然人才輩出啊。不過你同伴呢,我聽霍利說她跳海了,這不會是真的吧?”

“啊這,當然不是啦。”

安南拍了拍老船長的肩膀,她現在就在那艘海賊船上,要不咱們上去看看。

老船長又喝了一口酒,說:“好,我們去看看。”

剛登上海賊船,老船長就嚇得昏了過去。

隻見船上遍地是散落的肉塊和大片的鮮血。

在滾滾人頭間站著一個高挑的身影。

見有人登船,艾斯德斯轉過身去,隻見她全身被鮮血染紅,右手拿著一把西洋劍,左手還提著一個有進氣冇出氣的海賊,活脫脫的一個戰場殺神。

艾斯德斯皺著眉頭看著昏迷的老船長。

“這老頭膽子怎麼這麼小啊。”

“胡說什麼啊。”安南辯解道,“應該是看見死了這麼多海賊,高興的昏了過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