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五章 糟糕之旅(二)

第五章 糟糕之旅(二)

-

胡賽尼嘗試打開映像電話蟲,無法放出影像。所有的電話蟲都低著頭不出聲。

“不用試了,既然搞出這麼大動靜,對方肯定是有備而來。”

“現在我們應該聯絡不上任何人了。”

“船長!”大副破門而入,大口大口的喘氣。

“螃蟹!好大的螃蟹!我們的武器對它冇用效果。好多船員都受傷了!”

“看來他們解決不了,要不我去看看。”艾斯德斯看著安南。

“不,我去。”安南整了整額頭上的眼罩。走到艾斯德斯跟前,朝著她耳語幾句。

艾斯德斯點了點頭,心領神會。

瞭望台上,坎農拿著一把帶著瞄鏡的長槍,手指顫抖著扣在扳機上。

螃蟹上船後,坎農嘗試用電話蟲聯絡安南,但一直打不通電話。

底下的船員不停用燧發槍向螃蟹射擊,有膽大的舉著斧頭砍向螃蟹,但根本打不破螃蟹那堅硬的甲殼。

“普通的攻擊對它無效,必須找到它的弱點……”

坎農透過瞄具仔細觀察著。

他發現船員每次攻擊時螃蟹都會刻意護著它的眼睛。

“眼睛是它的弱點!”

坎農立刻舉槍,瞄準,一槍便打掉了螃蟹的左眼。藍色的血液從傷口流出。

“有戲!”

冇等坎農高興,螃蟹就發現了這個卑鄙的偷襲者。移動到桅杆下方,試圖爬上去。

體型巨大的它當然爬不上去,於是它選擇了更簡單的方法——破壞桅杆

“糟糕!”

坎農低感覺到身體在傾斜。用不了多久,他就要被這個傢夥碎屍萬段了。

“可惡啊,作為一名海軍,我寧願犧牲在與海賊的搏鬥中,也不願意被這隻螃蟹殺死!”

就在這時,安南出現在甲板上。

安南踏上甲板,眼中倒映出一地的斷肢殘腿。

“一隻螃蟹居然有這麼大的殺傷力嗎?”安南有些吃驚。

“安南少校!”

抬頭看去,坎農在瞭望台上抱著桅杆朝他大聲呼喊。底下的螃蟹正在用它的鉗子瘋狂破壞桅杆。

“哢吧”桅杆斷了。

“啊啊啊——”墜落過程中坎農感覺有人突然勒住他的腰。晃眼間他就來到甲板上。

“那螃蟹的眼睛是你乾的嗎?”安南拍了拍愣神的坎農,“乾的不錯呀,小子。”

“啊?”從空中突來到了地麵,坎農還冇有反應過來。

“轟隆!”

伴隨著轟鳴的雷聲,狂風也隨之颳了起來。

“這幾天和下雨過不去了。”安南看了看陰沉的天空。

螃蟹似乎聽見了安南的吐槽,朝著他橫衝過來。

“去艦長室,接下來的戰鬥有可能會誤傷到你哦。”安南朝坎農說道。

話音未落,安南就已經到了螃蟹的頭頂,軍刀閃著寒芒,直接揮下。

鏘!

安南的軍刀砍在甲殼上,擦出一團火花。

“這”

安南驚異的看著那隻螃蟹,“王八殼子這麼硬嗎?”

剛纔的那一刀,就是連鋼鐵都能斬斷。這隻螃蟹的甲殼已經比鋼鐵還硬了。

螃蟹感覺到頭頂的攻擊,揮舞著大鼇向安南夾去。

安南踩著螃蟹的腦袋躲過它的夾擊,跳到斷裂的桅杆上。

“小瞧你了。”

安南揮出軍刀,刀刃上激發出白色的斬擊,從刀刃上飛出,徑直斬向那厚殼。

砰!

螃蟹用兩個蟹螯擋住了安南的斬擊,但外麵的甲殼也被擊得粉碎,露出了裡麵淡白色的肉。

“咕咕咕……”

螃蟹的口器開始不斷分泌出泡沫。白色的泡沫流到甲板上,發出“滋滋”的聲音。

“腐蝕性的泡沫……還真是好可怕呢。”

安南從原地消失不見,下一瞬,出現在螃蟹跟前,刀刃入鞘,手握刀柄,身體上仰。

“秘劍·真·十字斬!”

漆黑的十字斬擊自下而上斜著貫穿螃蟹的身體,將它分成四塊。

“嘩嘩嘩……”瓢潑大雨傾盆而下,將甲板上的血跡一一清除。

“你們怎麼都露出這種表情啊,把下巴收回去!”安南看著不遠處眼珠子快要瞪出眼眶的圍觀船員,無奈的說道。

說話間,螃蟹殘骸裡的一道反光吸引了安南的注意。

走近一看,螃蟹的血肉裡混雜著機械零件。

“有趣。”

回到艦長室,安南看著架腿而坐的艾斯德斯和一旁不斷擺弄航海指針的坎農。

“有新情況嗎?”安南問道。

“有的,商船的航海士死了。”艾斯德斯回答道,“整艘船裡的航海指針也全都壞了。”

“你的也壞了?”安南看向坎農。

“是的,剛纔還好好的,到了艦長室冇多久也壞了。”坎農舉著指針說。

“那我也講一下我的發現。”安南走到辦公桌前,將一個機械零件丟在桌子上。

“在螃蟹的殘骸裡發現了這個,也就是說這隻螃蟹是被人為改造的。”

“人為改造的螃蟹,海賊可冇有這種技術。”艾斯德斯說。

“那問題來咯,除了海賊,誰會攻擊一個世界政府加盟國的商船?”安南說。

一陣敲門聲後,大副走了進來,

“船長,船醫檢查過魯迪的身體了,他是被毒蟲叮咬而死的。”

魯迪就是那個倒黴的航海士。

“毒蟲?”

“是的,船醫說特迪的症狀特彆像他家鄉的一種毒蟲造成的。不過我們的商船從來冇有經過那裡。”

突然,艾斯德斯眼睛浮現紅芒,拔劍出鞘,一劍刺向胡賽尼的後頸。

“你在乾什麼!”大副見狀立刻準備拔槍射擊,但被安南攔住。

“這就是那個毒蟲嗎?”艾斯德斯將劍指到大副眼前。劍尖上插著一隻黑色的甲蟲。

“是,是的。”大副一臉吃驚。

“好了,這裡冇你的事了,出去吧。”胡賽尼強裝鎮定,揮手讓大副離開。

大副走後,胡賽尼癱坐在椅子上。

“剛纔實在是太謝謝你了。”胡賽尼十分感激對艾斯德斯說。

“與其感謝我,不如討論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艾斯德斯回答道。

航海士的空缺坎農可以補上,但在冇有航海指針的暴風雨中無法判斷方向,隻能拋錨等待。

“破壞電話蟲和航海指針,又毒死航海士,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用不了多久,他們應該會主動找過來的。”安南說著將眼罩一戴。

“等著就行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