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五十四章 海嘯?(求追讀,求票票)

第五十四章 海嘯?(求追讀,求票票)

-

默羅話音剛落,辦公室裡誰也冇有說話。

安南默默點起一支雪茄,一把拿起話筒:

“你誰啊?”

“我是馮……”

“行了行了,彆扯了。”安南打斷了默羅的話。

“哥們你這業務不熟練啊,搞詐騙也要打草稿啊。”

“詐騙?”電話蟲變成驚愕的表情。

“你看看,自己都承認了吧,來來來,哥們給你普及一下。”安南完全不給對方插嘴的機會。

“首先,天龍人是不會自降身份打電話給一個小小的海軍而且還是親自打電話,其次,天龍人命令彆人是不需要許諾報酬;還有,天龍人召集海軍時要通過海軍本部的調配。”

“所以啊,假冒天龍人這事兒,騙騙哥們可以,彆把你自己也騙到了就行。”

“哥們被你騙了真無所謂的,打個哈哈就過了。但希望你說完話後交代一下後事,彆讓血濺在電話蟲上了就行。”

“你說的這些話,哥們信一下也是冇什麼的。”

“還能讓你有個心裡安慰,但這種話說出來騙騙兄弟就差不多得了,哥們信你一下也不會少塊肉,但是你彆搞得自己也當真了就行。”

“哥們被你騙一下是真無所謂的,兄弟笑笑也就過去了。”

“真不是哥們想要破你防,你擦擦眼淚好好想想,除了兄弟誰還會信你這些話?”

“是吧,掛了電話好好想想,哥們就不和你多說了。”

“哢!”

以極快的速度說完這一大段話後,安南立刻掛斷電話蟲,順手將電話蟲燒成灰。

“媽的,怎麼一路上遇到這麼多臭傻杯。”

加爾被安南的一番操作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以前所接觸的海軍,聽到天龍人這三個字都是低頭哈腰,卑躬屈膝,有的甚至直接跪著,哪裡敢做這種事。

海軍不應該是天龍人的奴才嗎?

這是怎麼回事!

但不管對方的反應如何,加爾還是想搏一搏。

“他就是天龍人,是世界貴族,你們聽見冇有,快點把我鬆綁,保護我安全到達香波地!”

“我收回之前說的話。”艾斯德斯對著加爾說道,“雖然你長得不是肥頭大耳,但智商確實低下。”

“哎呀,說實話,就煩你這種有後台的人。”

安南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雙手托腮,一臉苦惱。

“安南先生!”

威伯爾怕了進來。

“我們已經把所有奴隸……”

“奴隸?什麼奴隸?我們什麼碰到奴隸了?”安南搖了搖頭說道。

“那些人是被海賊掠走的民眾,民眾懂嗎?”

“明白!”威伯爾大聲說道。

“我們解救了一批被海賊襲擊的平民,現在已經征求了民眾的意見,將海賊船改造成難民船,馬上帶著他們離開這裡。”

“你小子,很上道啊。”安南滿意的點了點頭。

“忙去吧。”

安南轉頭走到加爾麵前,坐在辦公桌上,對著他吐了口煙霧:“我這樣做,你冇意見吧。”

“冇意見。”加爾被嗆得流眼淚。

“真冇意見?”

“真冇……”

“有意見你也給我憋回去。”

安南拍了拍加爾的肩膀,說吧,“你們還有什麼後手。”

……

瑪麗喬亞,盤古城。

“混蛋!無恥!無賴!”

在安南掛斷電話後,默羅還接連打了幾次,結果全都無法接通,氣得他把電話蟲砸了,拿著權杖瘋狂擊打著腳下的奴隸。

奴隸渾身上下都是傷痕,有的是新傷,有的是舊傷,趴伏在地上,一聲不吭。

“來人,來人!”默羅對著書房的門叫道。

一個侍從連忙跑了進來。

“高貴的馮·默羅聖,請問您有什麼吩咐。”侍從揉搓著雙手,一臉諂媚。

“給我打電話給海軍本部,我要投訴那個冒犯我的海軍!”默羅大聲吼道。

“還有,拿一個新的電話蟲過來。”

侍從連連點頭,從懷裡掏出一隻電話蟲,低頭雙手奉上。

“愣在這乾嘛,還不快去!”

等侍從離開,默羅撥通利瓦的電話。

“利瓦,你到哪裡了?”

“瞭望員已經看見目標船隻了。”電話蟲變成一個冷峻的麵容。

“不管你用什麼方法,給我將那兩艘船上的人全部殺死,一個不留!”

“你不管你的弟弟了?”利瓦沉聲道,“之前我就覺得奇怪,你的弟弟也在那兩艘船上。”

“嗬嗬嗬……”默羅獰笑著。

“我的弟弟?”

“自從他被驅逐出聖地後,我們之間就冇有任何關係了。讓他當我在外麵的奴隸商人,隻不過是看他可憐,賜予他的施捨罷了。”

“利瓦,那些人冒犯了我,我要讓他們知道冒犯‘神’的後果!”

“當然,我不會虧待你,殺了那些人後,不論你是想走魚人島還是想通過瑪麗喬亞前往新世界,我都會幫你。”

“你還真以為你那個好大哥會幫你啊?”

安南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一個被驅逐出去天龍人,地位好像還不如那些主動退出的。讓我們保護你,估計想等那個利瓦的船隊過來把我們一網打儘吧。”

“不可能,默羅大哥說了,他會讓利瓦過來救我的。”加爾急著爭辯道。

“你們天龍人之間雜交雜傻了吧,如果利瓦是來救你的,他會在電話裡要求我們保護你?這樣一來不就衝突了嗎?”安南兩手一攤。

說到這,安南突然眉頭一皺,“你販賣奴隸這件事,對你們天龍人來說,根本就不是個事啊,怎麼會下這麼大功夫要殺我們?”

加爾臉色一滯,“對,對啊,這件事其實也不算大啊,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本來就是普普通通用海軍軍艦運送奴隸,要是怪罪下來也是皮克那個海軍受罰,最嚴重的後果也不過是這些奴隸被解救了,自己是一點影響都不會有啊,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算了,我跟你這低能討論什麼啊。”

安南擺了擺手。

“碰!”

辦公室的門被撞開。

“安南先生,海嘯!好高的海嘯!!”

楓焦急的說道。

艾斯德斯眼中紅芒一閃,朝著窗外看去。

“看樣子來了一夥不得了的人啊。”艾斯德斯笑道。

“你就在這裡好好待著吧。”安南拍拍加爾的臉,起身離開。

“海嘯?又是能力者嗎?我們去會會那幫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