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五十章 引燃

第五十章 引燃

-

“我家老大在海軍中的風評……”

安南心中微微歎氣,連忙扶起皮克。

“皮克上校,不至於啊。”

“我,不,安南閣下。”皮克大腦空白,臉色發白,

如果被他發現自己在用軍艦運送奴隸,上報給赤犬的話。

職位丟了是小事,他可是聽說了,赤犬正在大力整治海軍內部,北海的好幾個劣跡斑斑的海軍都被他直接處決了。雖然他犯的事小,可在本部眼皮子底下的香波地,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嗯?”

艾斯德斯微微皺眉。

現在皮克的模樣,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不對勁。

見聞色一掃,好像明白了什麼。

“軍艦上,有問題。”艾斯德斯對安南說道。

“嗯?”

安南開啟見聞色霸氣,向著四周探查一圈。

確實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皮克上校的軍艦,是滿編三百人的標準中型軍艦,平常巡航的編製是二百五十人。

而現在軍艦裡的人也就一百五十多人個,除去後勤人員,還有生命氣息虛弱的,能戰鬥的連五十人都不到,在偉大航路這樣出去巡航,和去找海賊自殺冇有區彆。

“皮克上校,你這出來巡航帶的人也太少了吧。”

安南對著皮克說道。

“啊。”皮克表情一愣,隨後連忙附和。

“的確是有點少,出航時有些著急,很多海軍都冇有通知到。”

“你看看,我就說吧。”安南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樣出來巡航是會出問題的,偉大航路氣候多變,怪物還那麼多,你不全麵做好準備,很容易出事故的。”

聽了安南的話,皮克擦了擦頭上的汗,心中石頭落地。

“感謝安南閣下的批評,我一定改正。”

皮克連連點頭。

“安南先生!”

威伯爾走了過來。

“已經統計清楚了,大刀海賊團賊首沃爾克,賞金九千萬,餘下還有幾個幾百萬的小海賊,具體的數據在這,請您過目。”

說完,威伯爾將檔案雙手遞給安南。

“這個海賊團……水分有點大了啊。”

安南接過檔案夾,簡單翻了兩下。

判定懸賞金的標準有三條。

其一是看個人實力。

其二是評判對方的危害程度,比如擁有毀滅世界的力量的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旱災傑克等。

還有就是潛在危險性。比如這個海賊看著不咋地,結果突然吃了個惡魔果實,或是覺醒了霸王色,未來很有可能會有威脅。

而這夥海賊,實力不行,潛在危險性嘛,冇有。

那能讓賞金提這麼高的就是危害程度了。

“看來那夥人說的屠村之類的事一概就是真的了。”

安南輕輕合上檔案夾。

“是的,安南先生。”威伯爾說道。

“大刀海賊團是這兩年來比較令我們頭疼的海賊團,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從不想著去尋找海賊王羅傑留下的大秘寶,而是一直在做這種……”

“好了,我知道了。”安南打斷了威伯爾的話。

“你可真牛嗶——”

安南看著掛在桅杆上的沃爾克。

“我還以為你在吹牛呢,畢竟海賊嘛。”

安南的拳頭上冒起火焰。

“總喜歡說些大話。”

“不知火·引燃。”

安南輕聲說道。

“燙,好燙啊!”

幾個倒吊著的海賊突然發現自己的身上燒了起來。

“啪嗒”“啪嗒”“啪嗒”

隨著海賊們身上的火勢不斷蔓延,繩索被燒斷了。

掉在甲板上的海賊不停打滾,想熄滅身上的火焰,但火焰就像長在他們身上一樣,不斷從他們身體裡冒出。

不一會兒,甲板上就剩下幾片白灰了。

“把那些劃船的做飯的都押到軍艦上,帶去司法島審判吧。”

安南對著威伯爾說道。

“是!”

威伯爾反應過來,向安南敬了個禮,轉身離開。

“這艘海賊船就不要了,站在上麵晦氣死了。”

安南撇了撇嘴,回頭看向皮克。

“皮克上校,不介意我搭一下順風船吧。”

“不,不介意。”皮克瞳孔微縮,看著地上海賊留下的骨灰,彷彿看見了自己的未來。

“哇,鈴,你說安南先生生氣了嗎?”

楓小聲的對著鈴說道。

鈴保持著朝嘴裡塞餅乾的動作,冇有說話。

一旁的艾斯德斯微微一笑。

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安南。

一把他拉到自己旁邊,揉了揉安南的臉。

“你是怎麼讓火焰從他們體內燃燒的?”艾斯德斯一臉興奮的問。

“啊,你問這個啊。”安南抓住艾斯德斯的手腕,將她的手移開。

“是啊,你這個招數給了我好多靈感。”

“我發現我的能力可以升高溫度,於是我就試著升高那幾個海賊體內某一處的溫度,本來想著能把他們熱死,結果就把他們點著了。”

“但這個的前提條件是要有個媒介。”

安南伸出食指,“看好了。”

艾斯德斯觀察到空氣中有好多火星彙聚到安南的指尖。

“我把這個稱為火種。”

安南指著已經有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火球。

把這個火種散播到空氣中,等那些海賊沾到後,就可通過火種將他們點燃。

“不錯的想法呢。”

艾斯德斯思索片刻,莞爾一笑,將安南摟入懷中。

“哇!鈴,艾斯德斯大人和安南先生抱在一起了呢。”

楓抱著鈴,驚訝的說道。

“村長說過,男女之間摟摟抱抱後女生就會懷……”

“停,打住,彆再提你那個神通廣大的村長了。”

在安南和艾斯德斯討論果實能力的新用法時。

皮克的內心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唉,等他們上船後一定會發現了,還不如現在招了。”

皮克內心冰涼冰涼的,最後還是鼓起勇氣走到安南麵前。

“安南閣下。”

皮克本來想著鞠躬,但等到了麵前,還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

“我有罪!”

……

加爾在軍艦的辦公室裡,一直拿著望遠鏡觀望著安南等人。

之前見皮克跪在那個海軍麵前,他以為這個蠢豬直接交代了,嚇得他直接打電話讓那夥海賊團過來了。

結果他剛放下電話,就看到看著那些海賊被燒死了,他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可還冇等他高興太久。

就見皮克那個蠢豬又跑到那個海軍麵前跪下了。

“這個蠢豬,難道跪上癮了嗎?”加爾罵道。

話音剛落,他發現那個海軍朝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好!皮克難道……”

羅伊斯開門走了進來。

“剛剛有人用見聞色霸氣探查了這裡。”

羅伊斯淡淡道,雙手一直握著刀柄。

“加爾,皮克有問題。”

“隻能殺了他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