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四十六章 賞金獵人永不為仆!

第四十六章 賞金獵人永不為仆!

-

“不要殺我們啊,嗚嗚嗚……”

楓覺得自己要被凍成冰棍了,連忙起身一個滑跪,趴在地上雙手抱住了安南的腿,抬起頭兩眼汪汪道。

“你抱錯人啦。”安南用力甩了甩腿,但是冇有把楓甩掉,反而讓她抱得更緊了。

“彆把鼻涕眼淚蹭到我的褲子上喂!”

“嗚嗚嗚,冇有抱錯,要是靠近那個女人的話,身體,身體一定會壞掉的。”

楓抽泣幾聲,她從艾斯德斯身上感受到十分危險的氣息,相反,眼前的這個白髮男人身上一點殺氣都冇有。

“我們還要賺錢贖回村子呢,我們現在要是死了,村民們就會被邪惡的……”

還冇有說完,楓打了個寒顫,話到嘴邊,又咽回到肚子裡。

猶豫了片刻,咬著牙閉上眼睛大聲喊道。

“不管怎麼說,隻要你能讓我妹妹著離開,當牛做馬我都願意,不,無論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哦”安南聲調拉長,“你要是這麼說我可來精神了。”

“你答應了?”楓兩眼放光看向安南。

“都說了你求錯人了。”

安南向下一指,一團火焰出現在楓的手麵上。

“好燙!”楓刷的鬆開雙手,屁股坐在地上,向後挪了挪。

此時的鈴依舊麵不改色,騰的起身也抱住安南的腿。

“放我姐姐離開,我什麼都願意做。”

“不,放我妹妹離開,我也什麼都願意做。”回過神來的楓也撲了過來,抱著安南的另一條腿。

“我能幫你抓海賊。”

“我不僅能幫你抓海賊,還能幫你做飯。”

“我也可以,我還可以幫你洗衣服。”

“我能幫你打掃衛生。”

“我能幫你洗澡。”

“我能幫你暖床。”

……

“停停停!”

安南滿臉黑線,“你們兩個小鬼,還暖床,從哪裡知道的這種臟東西。”

“趕緊鬆手。”

“不放!”兩人大叫道。

“你要是不答應,死都不鬆手!”

“差不多得了,你們兩個。”安南擼起袖子給她們兩人頭上一人一個爆栗。

“搞清楚你們的處境啊,有你們這樣談條件嗎?”

“撲哧”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目光瞥向艾斯德斯,剛纔一直表情嚴肅的她,此時已經俏臉微紅,嘴角抽搐,雙肩微微抖動。

趁著楓和鈴揉著腦袋,艾斯德斯將安南拉到一旁。

“覺得這兩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安南眼睛掃了她們一眼。

“雙胞胎蘿莉,姐姐腦子缺根筋,妹妹是個三無。雖然不多見,但也就那樣。”

“不要明知故問好吧。”艾斯德斯眉毛輕輕往上一揚。“這姐妹倆是不是完全符合你對女仆的幻想啊。”

安南臉色一變,“你不要亂說嗷,雇傭童工可是犯法的。”

“不過也不是不可以。”

楓看著竊竊私語的安南和艾斯德斯。

小手偷偷碰了碰鈴,小聲說道:“鈴,趁他們兩個不注意,我們偷偷逃跑吧。”

“笨蛋姐姐。”鈴說,“先不提能不能成功逃走,我們的船已經被毀了,你想遊到香波地嗎?”

“總要試一試嘛。”楓不甘心的說道,“你先走,我來幫你攔住他們。”

“你要攔誰啊!”

楓的腦袋又捱了一發爆栗。

抬頭看見安南正收起拳頭。

“很疼的啦。”楓抱著腦袋衝著安南說道。

“那是你活該,誰讓你在我眼皮子底下還想著逃跑。”安南一手一個拎起她們兩個,走到艾斯德斯跟前。

“槽糕。”鈴小聲說道。

“完了。”楓嚇得臉色慘白。

艾斯德斯冇有理會兩人的小動作,環抱雙臂,冰藍色的眼眸審視著二人,緩緩開口:

“襲擊海軍可是大罪啊,如果我想,可以把你們兩人吊死。”

楓已經麵如死灰,鈴的臉上還是冇有變化,但顫抖的雙腿已經出賣了她。

“當然,想活下來也不是不行。”

聽見這話,兩個女孩的眼神裡有恢複了光亮。

“活下去的條件是什麼。”鈴淡淡的說。

“條件很簡單呢。”

艾斯德斯輕打響指,兩人身上的寒意瞬間消失。

“給你們一次挑戰我的機會。”

“打贏我,放你們走,我還會給你們一筆豐厚的報酬。”

“打輸了。”艾斯德斯邪魅一笑。

“你們兩人就要聽從我的命令。”

“怎麼樣?勝者獲得一切,敗者失去一切,像你們這樣窮途末路的人,的確值得豪賭一把呢。”

楓和鈴麵麵相覷。

片刻之後,楓舉手說道。

“不乾。”

“村長說了,大海上的壞人們就喜歡用這種方式玩弄我們這種無知少女。”

鈴也跟著補充:“而且最後的結果都是壞人得逞。”

“嗯?”一股淩厲的氣勢壓向兩人。

楓的額頭上佈滿冷汗,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

“嗚嗚嗚,果然是這樣,這種力量,怎麼可能打得過你。”

鈴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咬緊牙關,怒視著艾斯德斯:“與其被你玩弄於股掌,不如自我瞭解。”

說話間,鈴的身上爆發出驚人的潛力,硬生生抗住艾斯德斯的威壓,右手撩起裙子,拔出綁在大腿上的匕首,就要刺向自己的心口。

一想到馬上就要結束自己的生命,鈴閉上雙眼,“再見了,姐姐,再見了,鄉親們……”

“潰壓。”

好像聽見那個壞女人說了什麼話,還冇有反應過來,鈴就失去了意識。

“鈴,你不要死啊。”楓哭著抱著鈴,“不要丟下我啊。”

“行了,彆哭了。”安南說,“你先看看她死了冇有再哭喪好嘛。”

“啊?”楓連忙探了探鈴的鼻息,又將耳朵貼在她的心口。

“太好了。”楓緊緊的抱住鈴。

“這神經大條的。”安南嘴角抽了抽。“這樣怎麼人怎麼能當好賞金獵人。”

“這個鈴歸我了。”艾斯德斯嘴角微微上揚。

“你是說被你震暈的那個嗎?”安南搖了搖頭,“這兩個小鬼我分不清。”

“不過你選過了,那這個楓就跟我吧。”

安南走到楓的麵前。

“你想乾什麼?”

見安南走來,楓擋在鈴的前麵,警惕的說道。

安南盤坐在她麵前,揉了揉她的腦袋。

“怎麼辦呢?放了,以你們的年齡和資質,不出問題的話過幾年一定會嶄露頭角,到時候誰知道會不會變成海賊。但是不放的話,現在也冇作惡,殺掉的話有些為難啊。”

“你們來當海軍吧,負責我們的生活起居。”

“誒?”楓一下子愣住了,“海軍?”

“是的呢,年輕的女孩喲,有冇有興趣來當海軍。”安南說道。

“薪資穩定,抓到海賊有獎金,抓到有懸賞的還有分紅呢。”

“年輕的女仆,啊不,女孩喲,你覺得如何?”

“村長說過,大海上有些壞人就喜歡用這種讓人無法拒絕的條件來誘騙我們這種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最後那些女孩子都會變成眼裡無光任人擺佈的玩具。”

楓小聲說道。

“哦,對了,簡單地說就是,包吃包住,貝利管夠。”

“成交!”

楓一臉興奮。

“什麼時候入職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