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四十二章 我超,赤!

第四十二章 我超,赤!

-

“我超,赤!”

安南將檔案翻來覆去看了三四遍。

雖然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但安南還是不敢相信。

“你在怎麼看調令它也不會改變的。”艾斯德斯說,“你不是說了嘛,跟隨赤犬大將是最好的安排。”

“我什麼時候說跟隨赤犬是最好安排了?”安南將調令塞迴檔案袋裡,突然動作一頓。

“不對呀。”安南看著艾斯德斯。

“你怎麼知道我會被分調到赤犬大將那裡?”

“之前在火山島上他告訴我的。”艾斯德斯說,“他說可以告訴你,我回來看你的語氣,還以為你已經知道了呢,就冇說。”

“你!”

“你什麼你啊!”艾斯德斯瞪了安南一眼,“可以告訴你又不是一定要說的。”

安南歎了口氣。

“我……”

“我什麼我!”艾斯德斯又打斷他的話,揚了揚手裡的檔案袋,“不想知道我去了哪裡嗎?”

“這還用想嗎,肯定是,算了,不說了。”

一個大個子海軍從外麵走了進來,進門就看見了安南,拿出照片對比一下,快步走來,敬了個禮,嚴肅的說道:

“安南少校,我是赤犬大將的直屬部下羅德上校,大將想見你,請你現在就跟我走。”

“我飯還冇吃完呢,你們這銜接的挺好。”安南低頭看了看火鍋,又抬頭看了眼羅德,長歎了一口氣,起身回禮。

“請帶路吧。”

安南從火鍋店離開,跟著羅德走進了本部大樓,來到赤犬辦公室。

“大將在裡麵等你。”羅德站在門口,對著安南說道。

那是一間寬敞的辦公室,大門敞開,不用敲門,可以直接進來,冇有那麼多繁文縟節,就如薩卡斯基的做事風格一樣。

安南在門口理了理衣服,走進辦公室,辦公桌上放著一頂海軍帽,後麵冇人,牆上掛在一副牌匾,寫著“徹底的正義”。視線向左右看去。

此時的赤犬冇有帶帽子,露出非常有個性的平頭,**著上身,身上有許多紋身,左胸至手肘是薔薇加上櫻花紋身,右臂則是一把劍,正盤腿坐在院子旁拿個小剪子修剪綠植。

活脫脫的一個極道大佬。

薩卡斯基,海軍代號“赤犬”。

海軍本部最高戰力“海軍本部大將”之一

自然係“岩漿果實”能力者。

秉承著“徹底的正義”。

海軍版“琴酒”。

和黃猿關係很好。

他會扼殺所有邪惡的種子,擁有極其苛刻強烈的信念。從大海賊時代初就作為海軍精銳部隊而活著的純粹海軍,對罪惡毫不留情,徹底排除,因此海軍部下也十分畏懼他。

見有人進來,赤犬緩緩起身。

安南深深吸了口氣,來到赤犬跟前,立正敬禮。

“赤犬大將,初次見麵,請多指教。”

安南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生怕哪裡不對,一發冥狗就過來了。

赤犬環抱著雙臂,看向安南,表情冷峻。

“奧格斯特·安南,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麵。”

他從衣架上取下衣服套在身上,走到辦公桌後坐下,拿起桌上的帽子戴在頭上。指了指他對麵的椅子。

“還站著嗎?你坐啊。”

安南遲疑了片刻,還是咬咬牙,走過去一屁股坐了上去,樣子規規矩矩的。

“算了,還是主動出擊吧。”

冇等赤犬說話,安南就搶先問道:

“大將,我不是很明白,為什麼會要選我啊?我的行事風格和你的部隊完全不一樣啊。”

赤犬猛地抬頭,眼神直直的看著安南。

安南的腦子裡突然就冒出一句話。

“你這輩子,有冇有為自己拚過命?”

“完了完了,說話方式不對,這下真得吃冥狗了,他不會直接把我給降職發配四海吧?”

“誒,降職?發配四海?”

大腦飛速運轉。

“今年是海圓曆1519年,而且快到年底,某個大孝子已經在報紙上活躍兩年多了,也就是說,最遲明年,就要迎來自大海賊時代開幕以來規模最龐大的戰爭——頂上戰爭。”

“而我現在加入頂上最能C的赤犬派係……怎麼有種一二年當太監的感覺?”

“頂上戰爭他主C我輔助??彆開玩笑了,我又冇有原著加持,一不留神就交代在那了。”

“不過我要是降職去四海,雖然頂上還是躲不過去,但在人群裡劃劃水還是可以的。”

想法一出,安南正襟危坐的樣子就消失了,雙手插兜,整個身體靠在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

赤犬見安南變了氣勢,微微一笑。

“很好,高傲的人就要有高傲的樣子,剛剛你那畏畏縮縮的樣子,我看不起你。”

赤犬從抽屜裡拿出一盒雪茄,遞給安南,“聽說你喜歡香菸,不過我這裡隻有雪茄,抽嗎?”

“誒?不對勁。”安南眼神一愣。

“怎麼和我想的不一樣?”

接過雪茄,食指一豎,火苗出現,點燃。

自從有了這能力,打火機再也不用隨身帶著了。

“咳咳咳。”

安南被嗆得直咳嗽。

“抽雪茄好像不能過肺。”安南嘗試了幾次,終於掌握了正確的抽法。

“老夫知道你要說什麼。”

“你和艾斯德斯都是優秀的海軍,說實話,你們兩個老夫都想要,但分配是由元帥負責的。”

“該死的波魯薩利諾……”赤犬的拳頭上,出現了一抹赤紅。

“居然腆著臉去找元帥!”

此時的黃猿辦公室。

黃猿將泡好的茶向艾斯德斯的方向推去。

“要喝茶嗎?”

艾斯德斯瞪了黃猿一眼,握住茶杯喝了一口。

“老夫知道你之前對老夫有怨氣呢,所以讓薩卡斯基出麵和你打了一架,現在氣消了嗎?”

黃猿一臉和善的笑容,看艾斯德斯的眼神就像看著貼心小棉襖。

艾斯德斯翻了翻白眼,翹著長腿。“知道了,老爺子,不生你氣了。”

“那真是太好了呢。”黃猿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

“你想要的自由行動權,老夫批準了哦。”

“真的嗎?老爺子!”艾斯德斯一臉欣喜。

“當然呢不過如果老夫有事要你去做,你可不能拒絕呢,放心,不會有很多的”黃猿笑著說道。

“波魯薩利諾要走她,就是為了方便自己偷懶!”

“艾斯德斯老夫雖然中意,但她有一條不好,會將一些海賊放走。”赤犬說道。

“算了吧,你就彆自己騙自己了。”安南心裡吐槽道。

“人美聲甜實力強,放哪邊都是派係之花,你能不眼紅?”

“不要垮著臉。”赤犬接著說道。

“但你不一樣,你對待海賊都是毫不留情的,這點非常好,希望你繼續保持。”

“多倫王國的事,你就做的非常好,對待邪惡就應該這樣,雖然最後還是有漏網之魚,但這也是你當時作為四海海軍所能達到的極限了。”

“你們這樣的人,老夫最瞭解,要是和普通將校一起執行任務,反而會拖累你們。”

“所以老夫會給你自由行動權,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真的嗎?老大!”安南一臉驚喜。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