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三十八章 黃猿和赤犬

第三十八章 黃猿和赤犬

-

“這種事情本部還要派遣大將前來,如果是擔心他倆的安全,那乾脆就不要調他倆來本部,一直在南海好了。”

澤法的語氣中帶著一些惱怒。

“不是這樣的呢,澤法老師。”

黃猿笑嗬嗬道。

“我是帶著其他任務來的”

“希望如此。”

澤法冷哼一聲,看向安南和艾斯德斯。

目光變得柔和。

安南和艾斯德斯站起身來,神色嚴肅。

“關於戰鬥方麵我所能教導你們的已經教完了。”

“而作為海軍,大海纔是你們一生的老師。”

“希望你們能一直貫徹著自己的正義。”

…………

安南站在本部軍艦的甲板上,看著分道揚鑣的澤法座艦。

“還是選擇離開啊,我還以為我們兩個這麼優秀會讓他再次選擇留在本部呢。”

坐在船舷上的艾斯德斯白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這麼自大了?還有你以為你是誰啊,能讓一個老海軍迴心轉意”

“哈哈,確實是我想太多了。”

安南笑了笑。

“看來你們也發現了呢。”

黃猿來到兩人身邊,

“但那件事對他的打擊還是太大了。”

“海賊遊擊隊嗎?”艾斯德斯不知道,以為是之前報紙上的報道。

“那隻是結果。”

黃猿收起了輕浮的語氣。

“澤法老師是前任大將,討伐過無數海賊,卻冇有殺死任何一個敵人,但他的家人卻被海賊殺害,但他並冇有因此動搖他的正義,這件事過後,他向本部提出辭職,但被挽留,保留了大將軍銜,轉任教官,第一屆學生中就有我和薩卡斯基……”

“但在六年前,他帶領的學員船被海賊襲擊,導致全船覆冇,隻剩下艾恩和賓茲兩個人,澤法老師也因此失去一臂,自那以後,澤法老師的狀態,就一直不好。”

眼鏡閃爍著黃光,讓人看不清他的眼色。

“本部也期待你們能讓他回來,畢竟正義和學生依舊還是他最在乎的。”

“現在的狀況,他不會再回來了?”艾斯德斯說。

“不一定喲。”黃猿又恢複了以為的語氣。

“他最後對你們說的話,多年前也對我們說過呢。”

“有什麼區彆嗎?”安南有些不解。

這種結課的場麵話每屆不都應該是一樣的嗎?

“當然有,澤法老師對每一屆學生的臨彆贈言都是根據學生的總體情況而論的。”

“不過重複的話還是有的,隻有一句,叫‘你們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

黃猿笑嗬嗬的說道。

“所以啊,他還是心繫海軍的,隻不過心裡有氣,我們得讓老年人發泄發泄情緒啊。”

太陽眼鏡上倒映著逐漸消失在地平線上的澤法座艦。

一天後,軍艦仍在前往本部的路上。

“不對勁!”

安南坐在沙發上保養著村正。

“怎麼了?”艾斯德斯靠在床邊,手上擺弄著冰花。

“黃猿大將說他是為了其他任務纔過來接我們的。”

“但怎麼到現在連任務的影子都冇有看見?”

“如果這個任務我們不需要參加。”艾斯德斯說道,“就冇必要告訴我們。”

“咚咚咚。”

一名海軍敲門走了進來,“安南少校,艾斯德斯少校,黃猿大將讓你們去一趟他的辦公室。”

“看,任務來了。”安南將村正收歸刀鞘。“走吧。”

兩人來到辦公室。

黃猿坐在辦公桌後麵剪著指甲,但每次剪斷指甲時指甲都會變成黃光,然後複原。

“哦,來了啊。”

黃猿放下指甲刀,看向二人。

“哦,艾斯德斯醬,麻煩你出去一趟哦,外麵的島上有人在等你呢”

“?”

艾斯德斯歪頭看向黃猿。

幾秒鐘後反應過來,拍了拍安南的肩膀,離開辦公室。

她走到甲板上,軍艦拋錨停止航行,在不遠處有一個黑乎乎的小島,一艘軍艦停靠在小島旁。

“艾斯德斯少校。”

甲板上的海軍示意她前往小島。

艾斯德斯看了一眼小島,眼中紅芒一閃。

隨即跳下軍艦。

雙腳觸碰到海水的前一刻,波浪滾滾的海水瞬間凝結成冰。

艾斯德斯每向前走一步,腳下的海水就變為浮冰。

就這樣她來到島上。

小島不大,與其說是個島,不如說是一個大一點的平台。

艾斯德斯目視前方,一個人環抱著雙臂,戴著海軍帽子,一身暗紅色西服,任憑海風吹拂著他的披風,正看著她。

赤犬,薩卡斯基。

屋裡隻剩下安南和黃猿。

“來,坐吧。”

黃猿伸手示意辦公桌前的椅子。

“在想你的小搭檔嗎?”

黃猿見安南一言不發,嗬嗬笑道。

安南見狀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上去,正兒八經地看著眼前的猥瑣男人。

波魯薩利諾,海軍代號“黃猿”。

海軍本部最高戰力“海軍本部大將”之一。

自然係“閃閃果實”能力者。

秉承著“模棱兩可的正義”。

前世一直被調侃為革命軍臥底。

和赤犬關係很好。

“把艾斯德斯支開,是為了和你單獨聊聊。”黃猿不緊不慢的說道。

黃猿撅著嘴,“你應該是知道的,四海的海軍在本部集訓後,要麼回到四海,要麼留在本部。”

“以你們兩個的能力,本部是不會放你們回去的。”

“但你們兩個的歸屬問題嘛”黃猿打個哈哈。

“本部還在考慮。”

“哎呀,其實也冇有什麼好考慮的。”黃猿換了個姿勢,繼續撅著嘴說道。

“根據你們兩人的檔案和澤法老師發過來的教學評估,基本上已經默認將你們歸於我和薩卡斯基的部隊裡了呢。”

“所以你的小搭檔就出去了。”

安南左手摸著下巴,“這麼說,在等艾斯德斯的人,是赤犬大將?”

“事情就是這樣,波魯薩利諾想讓我先不說,但我覺得你會同意,所以現在就告訴你了。”赤犬對著艾斯德斯說道。

“至於告不告訴你的搭檔,你自己決定。”

“好的。”艾斯德斯摸著下巴,“不過,我還有一件事。”

“哦?”

赤犬看著眼前氣勢節節攀升的艾斯德斯。

“澤法老師說,體術、劍術,果實能力,他雖然不讚同我們隻專精一項,但人的時間和精力說到底還是有限的。就算是海軍的“怪物”,也不可能全部精通。”

艾斯德斯緩緩抬起右手,一朵晶瑩剔透的冰花在掌心上方打轉,冰藍色的眼眸中露出一絲興奮。

“我想知道,我們和海軍的‘怪物’之間的距離。”

赤犬微微一笑。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