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三十四章 訓練中途和點撥

第三十四章 訓練中途和點撥

-

艾斯德斯將自己的氣息靜了下來,但感覺依然是漆黑一片。

“讓自己的心去靜下來。”

“滴答,滴答……”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艾斯德斯感覺到有一滴水向下滴落,水滴落入黑暗後,隨即濺起了一條條波紋,隨著水滴的不斷滴落,波紋擴散的距離也越來越長。

終於,她通過波紋描繪出了自己前方物體的輪廓,範圍越來越大,周身的所有事物都看得清清楚楚。

艾斯德斯感覺到在她的前麵是一個人,是一個比自己稍微高一點的人,他就在自己的前麵站著。

“安南,我感受到四周了,也看到你了,你就在我的麵前。”

少女的聲音帶著些少少的激動,她擔心自己一旦過於興奮,好不容易看到的身影就會再次消失。

即使她知道了安南就在自己麵前。

“真的嗎?

“當然了!”艾斯德斯強壓著興奮,“西北方向五十米有一棵大樹,東南方向的草叢裡有一窩兔子……”

安南看著蒙著眼睛的艾斯德斯,壞笑一下。

“那麼……我要開始嘍。”

安南舉起木棒,對著艾斯德斯的腦袋敲去。

“啪!”

“喲,你想乾什麼啊,安南?”艾斯德斯抓住伸過來的手,“我已經看見你了。”

感覺到對方有掙脫的想法,艾斯德斯嘴角含笑,準備將手按在安南的胸膛上,然後抓住了他的衣服,另一隻手按住他的手腕,用力的往後一摔……

“天亮了啦,睜眼起床啦。”安南用冇有被抓住的左手晃了晃艾斯德斯的腦袋。

睜開冰藍色的雙眸,輪廓與眼前的真人重疊在一起。

“已經早上了?”艾斯德斯有些驚訝。

她每天醒的時間點都很固定,被人叫醒的次數少得可憐。

“是啊。”安南拉起簾子,陽光撒了進來。

安南看著還有點懵的艾斯德斯。

呦嗬,鴨子坐,卡哇伊捏。

“做夢啦?”安南走過去一把將艾斯德斯拉起。“我要是在做夢的時候被人叫醒,腦袋都會有點暈暈乎乎的。”

“嗯。”

“打起精神來,訓練要開始了。”

本部普通海軍的訓練,已經算是殘酷的了,更不用說精英班了。

像什麼長跑、俯臥撐、仰臥起坐隻是熱身。

六式這種體術教學也就是基礎。

時間很快,轉眼間已經過去一個星期。

澤法也在一次一次的體能測試中摸清了安南和艾斯德斯的極限。

“對於你們來說,六式的用途已經不是很大了。”

他拿著測試記錄本,上麵的每一個數據都是親眼見證親手書寫的。

看著經曆了怪物式訓練後氣喘籲籲的二人。

“不是誇獎你們,我隻是陳述一個事實。以你們現在的實力,六式是配不上的。”澤法繼續說道。

“‘剃’其實是一種發力技巧,你們早就已經掌握了。”

“‘鐵塊’和‘紙繪’在實戰中遠不如武裝色霸氣和見聞色霸氣。”

“‘嵐腳’和‘指槍’的破壞力雖然驚人,但比不上大劍豪的斬擊。”

“唯一用得上的也就隻有‘月步’了。”

澤法目光移向艾斯德斯,“月步你已經學會了。”

隨後看向安南,“你也會了,昨天我看見你已經能熟練使用月步開小差了。”

安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昨天的訓練是爬山,安南嫌累就直接用月步一步到位了。

不過艾斯德斯和我一樣啊,你為什麼不說她兩句。

“艾斯德斯,你的戰鬥天賦是我教過的人中最高的。”澤法說道,“我在船上展示的霸氣覆蓋方式你已經學會了,對吧。”

“真不虧是澤法老師。”艾斯德斯感歎道,右手握拳,手臂上一圈圈霸氣覆蓋其上,武裝色也不再是黑得發紫發亮,反倒是像墨一般在流動。

“這就是澤法老師的成名技——黑腕嗎?不過我……”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艾斯德斯。”澤法打斷了艾斯德斯的疑問。

“‘黑腕’在對戰過程中並不好用,對嗎?”

艾斯德斯點了點頭。

澤法示意兩人坐下。

“艾斯德斯,你的戰鬥天賦是我教過的學員中最高的,但這種天賦也是一把雙刃劍。”

安南來了興趣,“澤法老師,這麼說來戰鬥天賦高有時候反而會成為累贅?”

澤法講了一個故事。

“很多年前了,海軍曾經遇到了一個海賊,他的戰鬥天賦比艾斯德斯還要高。”

“他在極短的時間裡學會了卡普和戰國的所有招式,並在他們二人的聯手狀態下打成平手,在海軍支援趕到後被迫離開。”

“由於他的威脅實在太大,世界政府對他發動了屠魔令,最後被我,卡普,戰國,空和鶴五人逮捕。”

“麵對我們五個人的圍攻。”

“他還是在極短的時間裡學會了我們五個人展現出來的所有招式,甚至還有霸氣的運用方式。”

“但他還是敗了。”

“這個海賊,學得越多就變得越弱。”

艾斯德斯低頭思索片刻,“因為他學到的招式冇有轉化為自己的力量嗎?”

澤法冇有否認。

“你的戰鬥是主動的進攻,依靠自身的氣勢給予對方壓力,然後靠著自己的實力將對手解決掉。”

“而安南則是被動的進攻方式,讓對手處於先手的位置,然後通過反擊來打倒敵人。”

“這說明每個人的戰鬥風格和習慣都是不同的。”

“體術中你更擅長踢擊,我的‘黑腕’是武裝色的雙手運用,對於手上的功夫,你善於劍術。”

“強行學會一個不適合你的招式,有時候並不能使你變得更強大。”

艾斯德若有所思。

“要學會變通嗎?比如黑腕,我是否可以讓這種武裝色的運用方式從雙手移到腿腳上。”

“但我之前怎麼冇有遇到這種情況?”

艾斯德斯和澤法都看向安南。

“彆看著我啊。”安南說道。

“在南海,有點實力的都被我們解決了,冇實力的你又看不上。”

“不是說這個,你的劍術明顯是高於我的。”艾斯德斯問道。“你教我的劍術我也從冇有出現不習慣的感覺。”

“你的戰鬥風格我早就摸清了,不適合你的招式我怎麼可能教給你啊。”

安南一臉疑惑,“這不是很正常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