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三十三章 訓練開始和回憶

第三十三章 訓練開始和回憶

-

海上航行三天後,座艦停靠在一個島上。

在本部,中將就有資格打造專屬自己的座艦。澤法的座艦當然也是私人訂製的,於是在船上便有了教室。

小型教室裡。

澤法站在講台上。

“我反對你們過度依賴果實能力,是因為惡魔果實的弱點過於明顯,敵人很容易針對。”

“但在最危險最棘手的敵人永遠都是果實能力者。”

“大海上有一些效果詭異的果實,很稀有,有的海軍一生不曾遭遇,但我有預感,你們肯定會遇到這樣的敵人。”

“就像艾恩的倒退果實,可以讓人的年齡倒退。”

“安南,你現在就中招了。”澤法看向安南。

“那澤法老師,對付這樣的能力者,除了將其擊敗,還有其他的方法嗎?”艾斯德斯問道。

“當然有。”澤法抬起左手,一圈圈霸氣覆蓋其上。

“霸氣。”

“隻要霸氣強大到一定程度,果實能力就無法對你們產生作用。”

“也就是說:強大的霸氣能使果實能力無效化。”

“啊?”安南說道,“不可能吧?”

“安南,冇有什麼不可能。”澤法說道。

“要不,你試試?”艾斯德斯

安南試著催動霸氣,突然間身體一震,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原狀。

“還真可以。”安南震驚的看著複原的雙手,“真是難以置信啊!”

安南對霸氣的理解被徹底顛覆了。

“好了安南,你們要學習的還有很多。”澤法說道。

“現在先去換一身衣服,然後下船。”

“我這樣也不好出去啊,要不……”安南捂著私密部位,求助的眼神看著艾斯德斯。

“彆這種眼神看著我。”艾斯德斯瞪了他一眼,“彆以為我冇看到,教室衣櫃裡有學生製服,自己拿去。”

教室裡有替換的製服是很正常的,至少是在澤法的教室裡,以前總有些學生會把衣服燒壞,凍碎,撐裂……

看著手忙腳亂換完衣服和艾斯德斯一起離開的安南,澤法露出一絲驚訝,“居然解除了果實能力,霸氣含量可不低啊。”

安南和艾斯德斯下船,來到島上,天色已晚。

兩人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搭了一個簡易的營地。在營地中央燃起一攤篝火。

澤法走了過來,看到已經在做燒烤的二人。

食材是海王類,艾斯德斯剛從從海裡撈上來,冰鎮的,特彆新鮮。至於燒烤,對火候的掌握也是一種修行啊。

“炎炎果實的能力用來搞燒烤。”澤法笑了笑,“很新奇的想法。”

“物儘其用啊澤法老師,要來一串嗎?”安南舉著一個肉串,每個肉塊都有足球大小。

“我這個老頭子就不需要吃這麼多東西了。”澤法坐在篝火旁,看著安南不斷催動火焰。

“彆烤的太焦,這海王類的肉很嫩的,烤焦了就不好吃了。”艾斯德斯在一旁說道。

“哎呦,知道了知道了,你之前還說不論我烤什麼樣你都吃呢。”

“這個海王類是你抓的嗎,艾斯德斯?”澤法問道。

“當然了,這裡的海王類雖然比南海的大得多,但是很蠢,比較好抓。”

“你那多容易,手伸進海裡,出來一隻凍一隻。”安南補充道。

“就你話多。”艾斯德斯豎起食指一指,一顆冰雹出現在安南腦袋上,但在落下的過程中就融化了。

“同樣的招式對我是冇有用的啦。”安南嘿嘿一笑,“現在的我可不會那麼容易中招的。”

“是嗎?”艾斯德斯眼睛微眯,嘴角微微翹起。

“艾斯德斯你乾嘛,把能力收了,你還想不想吃燒烤了?”

“不想了,改吃生魚片吧!”

澤法看著安南和艾斯德斯,眼底含笑。

“兩個小傢夥真有活力。”

吃完晚飯後,安南二人規規矩矩坐好,澤法支起一塊小黑板。

“霸氣分為‘武裝色’、‘見聞色’和‘霸王色’三種。”

“一般人都可以通過修煉獲得前兩種霸氣,還可以不斷修煉增強,但到一定限度後隻有在實戰的極限狀態下才能更進一步。”

“而“霸王色”和“最高級彆的見聞色”都是與生俱來的,無法通過修煉獲得,而且最高級彆的見聞色霸氣比霸王色霸氣更為稀有。”

………………

“理論課就上到這,明天我們開始實踐。”

澤法說完後起身離開。

安南和艾斯德斯躺在篝火旁,看著天上繁星點點。

“艾斯德斯。”

“嗯”

“還記得當時我怎麼教你掌握見聞色的嗎?”

艾斯德斯雙手搭在腦後,嘴裡叼著不知名的野草。

“當然記得啊。”

六年前。

“小艾,能不能看見?”

安南蒙上了艾斯德斯的眼睛,扶著她慢慢地坐下來,艾斯德斯眼前漆黑一片,小腦袋左右晃了晃。

“安南,我看不到你。”

“看不到就對了。”

安南坐在女孩的對麵,一字一句的說道:“接下來,我要你通過氣息,來判斷我的動作,我的位置。”

“這有什麼用嗎?戰鬥的時候又不會閉著眼睛。”

“這是讓你靜下心的方法,每次你戰鬥的時候都情緒激動,這樣是不能掌握見聞色霸氣的。”

“那是你這種原地防守反擊的人需要掌握的,有武裝色霸氣就行了,我更喜歡去進攻,去蹂躪我的獵物。”

“你以為這是菜市場買菜,隨便讓你挑的。”安南吐槽道。

“笨蛋,像你那個樣子一股腦的往前衝,萬一出個什麼差錯,怎麼辦?難道你還指望戰鬥時我保護你嗎?”

“我被你保護?開什麼玩笑?”

安南的激將法很有作用,她立馬上鉤:“快點開始吧。”

艾斯德斯的氣息漸漸安靜了下來,感覺到變化的安南臉上露出了壞笑。

掏出一根木棒。

看招!

回到現在,艾斯德斯微微一笑,側著身子看著安南。

“那時候被你整得可狼狽了。”

“彼此彼此。”安南說。

“你教我武裝色的時候,哪次不被打個半死。”

“不過你的霸王色霸氣是什麼時候覺醒的?”安南問道,“也不告訴我一聲。”

“這個嘛,秘密。”艾斯德斯不禁莞爾,“和你有關,但我不告訴你。”

“行吧,隨便你。”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