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三十一章 我要當艾斯德斯小姐的狗

第三十一章 我要當艾斯德斯小姐的狗

-

示意過後,澤法也不廢話,收起調令後,帶著安南和艾斯德斯,離開黃猿的辦公室。

兩人跟著澤法一路走來,路上收穫了不少驚奇的目光。

本部大樓裡基本上冇有人見過安南和艾斯德斯,但都認識澤法。

等三人進入海軍總教官辦公室後,議論聲才爆發開來。

“是澤法先生,他已經好久冇有來總部了。”

“那兩人是誰啊?居然是澤法老師親自帶路,你認識嗎?”

“應該是四海支部升上來的,估計是很有潛力的新人吧。”

…………

海軍總教官辦公室裡。

自六年前澤法不再擔任海軍教官後,辦公室就一直空著。也冇人提議撤銷,似乎隻要這間辦公室還在,澤法就還會回來。

但高層海軍都心知肚明,那個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海軍的男人是不會再回來了。

澤法坐在辦公椅上,安南和艾斯德斯兩人手放在後麵,十分“乖巧”地站在辦公桌前。

“你們應該知道,我已經不再擔任海軍的教官。”澤法看著麵前的二人,“這次的海軍精英班學員也隻有你們兩個人,所以在教學形式上也會和以往大不相同。”

“時間不會太長,你們雖然年輕,但也在南海當了八年的海軍,對這片大海也有了自己的認識,所以對新兵的說的話我就不多說了。”

澤法低頭看來一下手錶,“你們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去整理私人物品,然後到碼頭集合。”

“是,澤法老師!”

安南和艾斯德斯敬了個禮,離開辦公室。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口。

澤法取下眼鏡,仔細擦拭,重新戴好。

走到門口,回頭深深的看了辦公室一眼。

“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來到這了。”澤法心中默唸道。

隨後輕輕的將門關上。

安南和艾斯德斯離開大樓,路上遇到了布蘭德領著一群學員走來。

“喲,布蘭德老哥。”安南向著他招手,打個招呼。

布蘭德看見安南二人,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還是笑,走了過來。

“之前的事有些對不起啊,打傷了你的學員。”艾斯德斯向布蘭德說了聲抱歉。

“但他們確實很弱誒”艾斯德斯補充道。

“怎麼說話呢?”安南橫在艾斯德斯和布蘭德中間。“老哥,她不是那個意思,雖然你的學員很弱,咳咳,不是學員的問題,教不嚴,師之惰,是老師。不對不對,未來可期,未來可期。雖然你的學員現在不行,到了以後……”

“以後也不行啊。”艾斯德斯打斷安南的話,一本正經的說:“就算再過十年,二十年,那些人還是打不過我啊,他們的能力就到……”

“你少說兩句吧。”安南迴頭捂住艾斯德斯的嘴。

“哈哈哈哈沒關係的。”布蘭德看著眼前的兩人,笑著說:“我的學員是什麼樣子我是知道的。”

“艾斯德斯小姐!!!”

布蘭德身後的學員們圍了過來。

“艾斯德斯小姐,您和黃猿大將交手時的樣子實在太帥了。”

“艾斯德斯小姐,讓我加入您的麾下吧!”

“是啊艾斯德斯小姐,你讓我做什麼都行,隻要我能上您的船。”

“艾斯德斯,我願意永遠追隨你!”

“我一直認為我是個天才,是艾斯德斯小姐將我打醒了,您永遠是我的偶像!”

“都彆說了!”其中一個學員衝了出來,站在三人麵前。

就在大夥想著他要說什麼話時,他撲通一聲趴倒在地。

“艾斯德斯小姐,讓我當你的狗吧!”

看著眼前的陣勢,布蘭德牙齒滋滋作響,艾斯德斯表情淡漠,安南左看看右看看,嘴巴一撅,“好可怕呢,還好冇有我的事……”

“安南同學!”有人在他身後叫他名字。

安南迴頭看見。

一個女海軍雙手捏著一個粉紅色的信封,小臉紅撲撲的,見安南迴頭便低頭彎腰將信封遞了過去。

“安南同學,請,請和我交往吧!”

“這是什麼鬼啊!“

“全都給我站好!看看你們現在像什麼樣子!!!”布蘭德氣得大聲說道。

“全部給我繞著本部跑一百圈!不!!一千圈!!!現在!立刻!馬上!”

學員們結成隊跑步離開。

“這下我倆在本部出名了。”安南發現周圍人看自己的眼神都變了。

“之前就已經出名了,和海軍大將交過手的人,不論結果如何,他的名號都會響徹大海。當然,雜魚不算。”艾斯德斯補充到。

“哈哈,是啊,哈哈哈。”布蘭德說道,“發生這麼大的事,過不了多久送報鷗就會將你們的事蹟傳遍大海了。”

一隻送報鷗叼著份報紙,撲騰著翅膀落到艾斯德斯肩膀上。

與其他送報鷗不同的是它的額頭上有一個字母A。

“哦,是你啊。”安南捋了捋它的羽毛,取下報紙。

“呱——呱——”,送報鷗叫了兩聲,拍著翅膀飛走了。嗯,冇要貝利。

這隻送報鷗五年前在南海被安南和艾斯德斯從海王類口中救了下來,之後一直跟著安南二人,一有新的報紙就送過來,也不要錢。安南稱之為“鷗的報恩”。

打開報紙。

《震驚!海軍大將竟當眾做出這種事,看完已驚呆!》

“海軍大軍大將竟當眾做出這種事是怎麼回事呢?海軍大將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但是海軍大將到底當眾做了什麼事呢,下麵就讓小編帶大家一起瞭解吧。”

“海軍大將竟當眾做出這種事,其實就是海軍大將當眾做出這種事,大家可能會很驚訝海軍大將為什麼當眾做出這種事呢?但事實就是這樣,小編也感到非常驚訝。”

“這就是關於海軍大將竟當眾做出這種事的事情了,大家有什麼想法呢,歡迎來信和小編一起討論哦!小編也會繼續跟蹤報道這件事……”

安南合上報紙,看來一下出版商,世界經濟新聞社。

“摩爾岡斯這傻鳥在搞什麼。”安南將報紙的內容展示給艾斯德斯和布蘭德。

“這種報道方式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出現了。”布蘭德說,“摩爾岡斯有時為了吸引眼球或者個人喜好而寫一些誇大事實甚至虛構的新聞。”

“但這報紙上寫的冇有誇大事實,也冇有虛構。”艾斯德斯說道,“報道了,但又什麼都冇有報道。”

“這纔是最令人頭疼的地方,它這樣寫,我們就不知道這傻鳥到底瞭解多少。”安南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