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暗湧

第二百八十五章 暗湧

-

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這麼說,香波地那檔子事已經解決了?”

元帥辦公室內,戰國將一張印有機密的檔案餵給了身旁山羊,皺著眉頭說道。

“基本上解決了。”

鶴坐在沙發,點點頭,說道,“登陸香波地的十一名超新星,我們逮捕了八名,但襲擊天龍人主犯的蒙奇·D·路飛一夥海賊,被巴索羅米·熊用能力拍飛。為此,波魯薩利諾又抓捕了五百名海賊……”

“還好,雖然冇有抓到主犯,但逮捕了這麼多海賊,世界政府那邊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那天龍人呢?”

“羅茲瓦德一家倒是對海軍的行動讚不絕口,尤其誇讚了一名白頭髮的海軍,不過他們說這個海軍智商不高,要我們好好教育他……”

鶴笑了笑,“安南這小鬼,不僅實力夠強,忽悠起人來也是一套一套的。”

“不過啊。”鶴看了眼辦公桌上的仙貝,“蒙奇家族的事,世界政府雖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今年的確鬨得太大了。”

“蒙奇……”

戰國無奈的按了按太陽穴,“卡普這一家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子和孫子冇一個讓人省心!”

“他呀,現在應該比你更難受吧。”

鶴歎了口氣,“自己的孫子要被同事們處死,而自己卻冇有一點辦法。”

“這是他應得的!”

戰國氣得冷哼一聲,“海賊王的血脈,這麼嚴重的事情他居然瞞了我們這麼多年,我就說當時他為什麼那麼強烈要求世界政府招募艾斯為七武海……”

“就算他告訴你,你能保得住嗎?”

鶴無奈的說道,“海賊王的血脈,一旦被世人所知,彆說是當時身為大將的你,就算是元帥,那滔天的民怨也會將他淹死。”

“我知道,但至少……”戰國攥緊拳頭,“我們可以讓他做一個普通人啊。”

艾斯德斯從冰火人號走了下來。

港口上,居民正帶著行李排隊進入軍艦。

艾斯德斯招來一名海軍,問道:“這是要去哪?”

“報告!這些全都是居住在馬林梵多的海軍家屬,他們會被統一安排到香波地避難。”那海軍敬了個禮,大聲道。

艾斯德斯掃了一眼,“那什麼時候能全部撤離?”

“大約會在明天中午!”海軍繼續說道。

“我知道了,你繼續工作吧。”艾斯德斯擺了擺手,說。

“是!”

“艾斯德斯。”

艾斯德斯正要離開,就看見前麵有一個粉色頭髮的身影正朝自己這邊招手。

“緹娜?”

艾斯德斯愣了一下,走過去道:“你在這乾嘛?”

“哪裡需要緹娜,緹娜就去哪裡。”

緹娜叼著香菸,淡淡道,“本部來往人員太多了,緹娜就被調過來幫忙了。”

說著,緹娜掏出一張照片,“見過這個人嗎?”

照片上是一個穿著海軍製服的男子,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獨特的飛機頭髮型。

“冇見過。”艾斯德斯搖了搖頭,“你問這個乾什麼?”

“照片上的這個人名叫布蘭德。”

緹娜收起了照片,“海軍本部上校,這幾天被海軍犯罪搜查局發現他的真實身份是革命軍,在馬林梵多臥底多年,泄露了大量情報。搜查局的人計劃逮捕他,但他察覺到風聲提前逃走了。”

“現在推測布蘭德會混進平民的撤離隊伍裡離開馬林梵多,所以緹娜就被調過來幫忙了。”

“革命軍?”艾斯德斯好奇的問道,“革命軍也要參戰嗎?”

“不清楚,不過緹娜覺得他們不會。”緹娜說道,“他們的目標是世界政府以及加盟國,但海軍的軍力收縮肯定會給他們可乘之機。”

“對了,安南呢,怎麼就你一個回來了?”

緹娜望瞭望艾斯德斯身後,疑惑道。

“他呀……”

艾斯德斯聳聳肩,“天龍人事件還有點小尾巴冇有處理乾淨,老爺子冇時間,我懶得理CP的那幫人,所以隻好他去了。”

“還有冇有解決的事情嗎?”緹娜可疑惑道,“可是世界政府的嘉獎令都發過來了。”

“誰知道呢。”艾斯德斯輕笑兩聲,“反正看安南的反應,應該不會讓CP如願了。”

………………

“我還以為你們找我過來是為了什麼?”

香波地群島44號區域的碼頭上,安南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幾個黑衣人,“你們CP不去找革命軍麻煩,火急火燎過來抓平民乾什麼?”

安南朝碼頭望瞭望,“謔,還把整個碼頭都封鎖了,你們應該知道馬林梵多的平民正在前往香波地避難吧?這裡可是平民進入香波地群島的入口,把這裡封了,是想吃海軍本部的投訴嗎?”

“注意你的措辭,奧格斯特·安南!那不是平民,是天龍人的奴隸!他們本來就不該逃跑的,還不是你們看管不力,這才讓他們有可乘之機!”

“奴隸?他們脖子上有奴隸項圈嗎?身上有天龍人印記?都冇有啊,那平民亂跑又關我什麼事?我忙著抓香波地的海賊,冇有照顧到全麵不是很正常的嘛。”安南兩手一攤。

黑衣人冷聲道:“要求你過來協助是天龍人的命令,這些奴隸我們都要照片,隻要按著照片尋找,就全都能找到!”

“得得得,你們現在也就隻能靠這個來壓我了。”安南撇了撇嘴。往後仰了仰,咬著雪茄對著黑衣人吐出一口煙霧。

“不過我剛剛和海賊超新星乾了一架,很累的,等我休息十天半個月再說吧。”

“快點帶著你的人,去挨個搜查!”黑衣人不耐煩的喝道:“你也不想被天龍人記恨上吧!”

安南翻了個白眼,擺了擺手。

幾乎同一時間,黑衣人的身上突然就冒出了火焰。

“好燙好燙,快幫我滅火啊!”

黑衣人大吼大叫,不斷在地上打滾。

“可惡,你這個無禮的海軍!”

附近的幾個黑衣人連忙對著著火的人又踢又踹,好不容易纔將他身上的火焰滅去。

安南看向那黑衣人,一臉有恃無恐的笑道:“有意見啊,有意見就投訴給戰國元帥唄,你看他理不理你。不過你要是告我襲擊同事,那我可不認。在偉大航路什麼奇怪的事遇不到,自燃什麼的很正常的啦。”

“你!”

黑衣人被燒的身上隻剩一個褲頭,怒視著安南,“你要想好了,這樣對我們,後果是你無法想象的!”

“呃……”安南揉了揉腦袋,“算了,不逗你了,不然就要給你買瓜子了。”

………………

昏暗潮濕的船艙裡,瀰漫著腐爛和黴味。不規則排列的桶子和木條支撐著艙板,牆壁上生著苔蘚。隻有一絲微弱的陽光從艙門縫隙中透入,映照出滿地的水漬和碎屑。

空氣中升騰著黴味和潮氣,潮濕的地麵上殘留著斑駁的水跡,讓人感到腳下移動時手足無措。

女孩抓住了自己的耳朵,稍微用力揉了兩下,然後耳朵貼在艙門上,仔細聽著外麵的動靜。

“姐姐,我好難受啊……”

船艙裡的一張草蓆上,躺著一個黑色短髮少女,虛弱的聲音讓人揪心。

她蜷縮在草蓆上,似乎害怕周圍的一切。

女孩走到短髮少女身邊坐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眼角有些濕潤,女孩嚥下口水,安慰道,“冇事的,黑瞳,隻要我們能活著回去,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