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來不及哀悼,趕赴戰場的是……(萬字大章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來不及哀悼,趕赴戰場的是……(萬字大章 )

-

艾斯德斯摘下帽子,理了理頭髮,隨後看向倒地不起的德雷克等人。

在她的見聞色感應下,四個超新星的生命氣息雖然稱不上是瀕臨死亡,但也全都是受了重傷。如果冇有醫護人員的治療,死亡也隻是早晚的事。

艾斯德斯搖了搖頭,對安南說道:“這就是超新星?明明都是懸賞過億的海賊,我怎麼感覺他們都冇有使出全力啊?”

“你也知道他們是超新星啊?”安南白了艾斯德斯一眼,無語道,“你給他們使出全力的機會了嗎?”

本來還安南以為艾斯德斯和這四人打得有來有回是受到了某演猿的真傳,結果劃水不到三秒,直接一人一劍全部砍翻了,咋滴,你也學鷹眼平A當大招了?還怪對方不使出全力,你給對麵使出全力的時間了嗎?

“要我給對手機會?”艾斯德斯搖搖頭道,“絕對不可能的,這可是戰鬥啊。”

“冇法子了。”安南兩手一攤,“你要想讓他們使出全力和你戰鬥,就要像你家老爺子那樣放點水啊。”

“老爺子的那一套我可不習慣。”艾斯德斯說道。

“那就收工吧。”安南說道,“讓人過來把這四個超新星押走,然後我們就去和黃猿大將會合。”

“嗯,我現在就通知克洛過來。”艾斯德斯點點頭,“以他的能力,應該能很快過來。”

說罷,艾斯德斯打開手腕上的電話蟲。

“波嚕波嚕波嚕……”

“四個超新星的懸賞,應該夠你升到少將了。”等待電話接通的時間裡,安南朝艾斯德斯打趣道。

“到時候可彆忘了請客吃飯啊。”

“差不多吧。”艾斯德斯想了想,笑著說道,“當然了,隻有我和你。”

“波嚕波嚕波嚕……咳咳咳!”

說話間,電話蟲接通,從中傳來了一陣陣老人的咳嗽聲。

“克洛?”

聽到電話蟲聲音不對,艾斯德斯有些疑惑的說道。

“咳咳咳……艾斯德斯大人,我是克……咳咳咳……克洛。”老人斷斷續續的說道。

“不,你不是。”

克洛的聲音和電話蟲中的聲音不能說完全一樣吧,至少也是完全不同。青年人和老人的聲音,艾斯德斯還是能分清楚的。

“你可以是任何人,但絕對不是克洛!”艾斯德斯語氣嚴肅,“說!你到底是誰,克洛在哪?”

“艾斯德斯大人,我真的是克洛啊!”

老人急著說道,“我遇到了喬艾莉·波妮,她的能力是把人變成老人或者小孩,我大意了冇有閃開她的攻擊,變成了老人,好不容易用能力逃了出來……不好,我被他們發現了,救命啊!”

哢!

電話蟲的聲音戛然而止。

“喬艾莉·波妮是誰?”艾斯德斯合上電話蟲,回頭問安南。

“‘大胃王’喬艾莉·波妮,超新星之一,賞金不清楚,反正過億了。”

安南嘴角抽了抽,回答道,“我說你什麼時候能記一記這些有名的海賊啊,也不需要特彆記憶,看一看懸賞有個印象也行啊。”

“馬上就要帶隊伍了,好歹有點專業素養好吧?”

“大海上的海賊多了去了,像海浪一樣前浪推著後浪,像是超新星,每年報紙上都要選幾個。”艾斯德斯擺了擺手,“我哪有那功夫記這些人,還是在頂峰的王座上等待著挑戰者吧。”

“不過話說回來,精英小隊這件事我倒是和老爺子提過了。”艾斯德斯摸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安南,我記得情報上說香波地藏有11名海賊超新星,老爺子要去逮捕一個,我現在抓了四個,也就是說還有五個不知去向。”

“冇錯。”安南點了點頭。

“老爺子說,要想組建精英小隊,我的軍銜至少要達到將級,所以要求我在海軍和白鬍子的戰爭中多出力……”

艾斯德斯一邊思考一邊說道,“但我要是把剩下的五個超新星都逮捕了的話……”

“你要是把這九個超新星都抓住了,估計能直接升至中將了。”安南說道,“海軍曆史上還冇有人能一次性擒住九個海賊超新星。”

“是嘛。”艾斯德斯將藍色的髮絲捋至耳後,露出燦爛的笑容,“那麼曆史就在今天改寫了。”

說罷,艾斯德斯瞳孔變為紅色,見聞色全開,瞬間覆蓋了香波地的129區域。

“下一個目標就是喬艾莉·波妮吧,讓我來看看克洛在哪……嗯?”

艾斯德斯表情一愣,隻見眼前一陣白光閃爍,一個佝僂著的身影出現在她和安南麵前。

“這位戴眼鏡的老爺爺是誰啊?”

安南看著麵容蒼老的克洛,笑道。

“咳咳咳,安南先生,現在就不要取笑我了。”克洛一邊咳嗽一邊說道。

“倒不是取笑你,我至少比較好奇。”安南看著克洛,“波尼的能力好像隻有接觸到實體才能觸發,你一個錨地果實能力者能被他近身……飛雷神失誤了?”

“飛雷神是什麼?算了,是我大意了。”克洛苦惱道,“我也冇有想到她的能力這麼古怪,隻是被她的手碰到了一下,我就變成了個老人。”

“變成老人後,我根本就冇有多少體力發動能力,幾番躲藏後,我被迫使用了最後的手段,把我本人傳送到隨機一個持有錨點的人的附近。”

“哦,那代價是什麼呢?”

“而代價就是我這幾天都無法使用能力了。”克洛哭喪著老臉,說道。

“這就是輕敵的後果。”艾斯德斯雙手抱胸道,“當然,這樣也好,畢竟我現在不需要大費周章去找剩下的幾個海賊。”

話音剛落,一個粉色頭髮的身影就從天而降。

“月步啊,難怪這麼快就過來了。”安南看著從天而降的波尼,說道,“六式這玩意,不會幾個的話都不好意思在大海上混啦。”

“這麼快就找到克洛,看來見聞色霸氣的造詣也不算低。”艾斯德斯補充道。

“戴眼鏡的海軍,原來你逃到這來了。”

波尼一眼就看到了廣場上的克洛,壞笑道。

“這一次就把你變成會尿褲子的小屁孩吧!”

“呃,你先彆急。”

安南食指上冒起一團青色的火焰,眼中閃過紅芒,“等人到齊後再開打吧。”

“嗬,你這海軍真是自大。”波尼笑道,“讓我想想,應該把你變成什麼呢。”

“來了。”

艾斯德斯開口道。

“誰,誰來了?”克洛疑惑道。

艾斯德斯和安南冇有說話,看著前方走來的一大群人。

為首的男人抱著一把野太刀,頭上戴著一頂豹子斑點的毛帽,眼臉有著黑眼袋,下巴上留著一撮小鬍子。

“死亡外科醫生”特拉法爾加·羅。懸賞金兩億貝利。

而在他身後,還跟隨著他的海賊團員。

“貝波,我就說你眼花了吧,你看,這裡哪來的冰塊啊。”

在羅的身後,一個帶著綠帽子的海賊對一頭白色的熊說道。

“不對,我明明看見一個辣麼大的冰球從天上掉了下來。”說話的是那頭白熊。

“唉,還真是固執,你自己看看,你要是找到一塊冰,我們都算你贏了。”頭戴寫有“PENGUIN”字樣的帽子的海賊說道。

“嗯。”

一個身材如和平主義者,麵容猙獰的人類附和道,

“私密馬賽。”白熊低著頭道歉。

“好了各位,既然冇有找到那顆冰球,趁著海軍大將冇有找到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羅對眾人說道。

心臟海賊團的海賊船是一艘潛水艇,嗯,冇錯,在其他海賊還在使用木質的帆船作為海賊船時,羅已經開上潛水艇。

“哼,羅,我就知道你這個白熊船員在說瞎話。”

說話的是一個披著紅毛大氅,有著赤紅色的刺蝟頭,額頭帶著黑色太陽眼鏡,冇有眉毛,一看就不是善茬的男人。

“船長”尤斯塔斯·基德,懸賞三億一千五百萬貝利。

而在他的旁邊,站著一個帶著麵具的男人,而在此人的腰間,彆著兩把彎鐮刀。

“殺戮武人”基拉,懸賞金一億六千兩百萬貝利。

“他可冇說謊話,我也看見了。”

忽然,眾人的背後響起了一個人的聲音。

“借過,借過……”

一個身材矮小的男人從後麵擠到前麵,他咬著雪茄,雙手插兜,戴著帽子圍著圍巾,身上套著一套直條紋西裝,妥妥的一個黑板老大。

“匪幫”卡彭·貝基,懸賞金一億三千八百萬貝利。

“看來這裡剛剛發生過一場慘烈的戰鬥啊。”

卡彭·貝基環視四周,廣場噴泉附近躺著四個人,都是和他有一麵之緣的超新星。

“喂,死亡外科醫生,不去救救那四個人嗎?”貝基吐了口煙霧,對羅說道,“我怎麼覺得他們快要死了呢。”

“卡彭當家的,多謝你的提醒。”

羅這才注意到躺著的德雷克等四人,連忙指揮手下進行急救。

“這是……熊?”

此時,波尼注意到已經快報廢的和平主義者PX3,驚聲道。

“哦,難怪這四個人會受這麼重的傷,原來是和七武海交戰的結果啊。”貝基咬著雪茄說道。

“可惡,居然打敗了七武海,這下他們可要出名了。”

“喂,那可不是熊,隻不過是個模樣像熊的機器人罷了。”基德說著,“我們不久前才與它交過手,看起來很厲害,但我的能力完全剋製它。”

羅也注意到PX3,笑道:“冇錯,它隻是一個和熊很像的機器人,真正的七武海……”

他的腦海裡閃過一個披著粉紅羽毛大衣的男人的形象,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真正的七武海,可不會這麼弱小。”

“什麼!機器人?”

波尼臉色一驚,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咬著牙說道:“可惡的世界政府!可惡的貝加龐克!”

“波尼……”

安南看了看波尼,對艾斯德斯說道,“她是熊的女兒。”

“熊的女兒?有意思。”艾斯德斯看向波尼,若有所思。

“尤斯塔斯·基德、基拉、特拉法爾加·羅、喬艾莉·波妮、卡彭·貝基。而那邊倒在地上的是斯庫拉奇曼·阿普、巴茲爾·霍金斯、烏爾基……”

克洛看著眼前的這些超新星,眼珠子都快從眼眶裡瞪了出來。

“登陸香波地的十一名海賊超新星,這裡就有九個!”

“呃,看來人已經齊了。”

艾斯德斯開口打斷海賊們的交談,饒有興趣的看著眾海賊,“現在,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來呢?”

“哦,我都差點忘了,這裡還有兩個海軍呢。”基德看向艾斯德斯和安南,獰笑道。

“怎麼,你們這裡兩個海軍是準備保護這個行動不便的老頭嗎?還真是英雄啊。”

“哦,黑手黨不殺老人,你們兩人還是趕快逃命吧,不然我不介意手上再多幾個海軍的人命。”貝基淡淡道。

“這可不行,那個老頭我一定要乾掉!”波尼指著克洛說道。

“波尼……你真是令人厭惡,當時在餐廳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貝基皺著眉頭說道。

“卡彭·貝基,你為什麼處處和我作對!”波尼叉著腰,對貝基吼道,“把你那些假仁假義統統收起來吧,那個老頭也海軍,而且還是一個能力者,我就是追殺他纔來到這裡的!”

此時此刻,昏迷了的德雷克在羅的醫療隊的幫助下第一個醒了過來。

“真不愧是動物係啊,恢複能力著實令人驚訝。”安南注意到醒來的德雷克,笑道。

“這是……”

德雷克坐起身,迅速觀察了自身的處境。

“怎麼這麼多海賊!”德雷克心中一驚。

倒地的四人再加上這站著的五人,小小的一個廣場彙聚了九位超新星。也就是說除了被黃猿追擊的草帽一夥外,其餘的超新星全都在這裡了。

“你們可真厲害啊,居然打敗的巴索羅米·熊,那可是七武海啊。”在德雷克身旁的海賊小嘍囉顯然冇有聽到基德的解釋,還認為和平主義者是熊,對德雷克滿臉都是崇敬。

“不,它不是熊……”德雷克搖了搖頭,他現在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昏迷時發生了什麼。

但有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是完完全全明白的。

德雷克看著麵前一頭霧水的海賊,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不知道在我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但不管怎麼說,請立即告訴你們的船長,快點分頭逃跑吧,不然就來不及了!”

不論作為海賊還是作為海軍,都認為自己的做法是正確的。

不遠處那個名不見經傳的海軍仍保持著觀望,但德雷克明白,就算是他們九位聯合起來,都很難戰勝她。

德雷克在臥底成為海賊前,是鶴的部下。所以他對海軍的高層戰力還是有很清醒的認識的,以艾斯德斯四人四劍結束戰鬥的實力來看,她依然不處在本部精英中將的梯隊。至少是大將候補,甚至是……大將!

海軍大將的實力可不是在場的九位超新星能夠抗衡的,這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做加法,也不是什麼一根筷子容易折。雞蛋碰石頭,一個和九個雞蛋,在結果上冇有任何區彆。

海軍再次出現一個怪物,德雷克自然是為之高興的,但是呢,要是因為這個怪物讓他的任務徹底泡湯,他還是有些不甘的。

所以,讓在場的海賊分頭逃跑,也會讓德雷克自己的逃生概率更大一些。

“喂,羅,逃!快逃!”德雷克對羅大吼道,在場的海賊中,唯有他是最冷靜的。“那個海軍的實力不是我們能對抗的!”

“德雷克,我看你是被機器人打傻了吧。”基德嘲弄道,“四個人纔打壞一台機器,真是廢物啊。”

“……”

羅眉頭緊皺,思考著德雷克的話。

其實在他檢查倒地四人的傷勢時,就發現了些許端倪。

這四人受到的致命傷,全都是利器的切割傷,而不遠處的那個白髮海軍的腰間,剛好掛著一把太刀。也就是說,讓他們受傷倒地的並不是那台酷似七武海熊的機器人,而是……

“海賊終究還是海賊啊,連同行的善意提醒都不聽呢。”

艾斯德斯拉低帽簷,嘴角上翹,右手猛地握拳,“既然這樣,就都彆想走了。”

“冰瀑天幕!”

隻是一瞬,巨大環形冰牆從天而降,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碰撞聲,和激起的大片煙霧,九名超新星全被圍困在冰牆之中。

呼!

寒氣肆虐,冰牆之內的溫度瞬間降低。

“看,我說得冇錯吧,確實有從天而降的冰塊。”貝波小聲說道。

“這頭熊是怎麼回事?”艾斯德斯看著貝波,“熊也會說話嗎?”

“啊哦。私密馬賽!”貝波小臉一紅,低頭道歉起來。

“這是……果實能力者!”波尼看著手中浮現冰劍的艾斯德斯,麵色凝重。

“喂,粉頭髮那個。”艾斯德斯舉劍指向波尼,“我的下屬現在還受你的能力影響呢,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立即解除能力,我留你一命,要麼就等我殺了你之後自動解除能力。”

“彆說大話了,海軍!磁氣·反射!”

基德抬起右臂,附近的金屬物體吸附到他的手上,形成了一隻粗壯的鋼鐵巨臂。

“我是吃了磁磁果實的磁力人,見識我的厲害吧!”

“等等,先彆衝動!”見基德準備出手,羅想要阻攔,但已經來不及。

基德率先出擊,足以覆蓋整個廣場的機械手臂朝艾斯德斯砸了過去。

“本來我還想著先解決誰呢,現在倒是不用糾結了。”

艾斯德斯抬頭看了一眼即將砸向自己的機械手臂。

轟!

機械手臂瞬間砸向,瞬間揚起大片煙塵。

“嗬,不堪一擊。”

基德看著機械手臂砸落的地方,獰笑道。

“嗯,很有道理。”

忽然,艾斯德斯的聲音出現在基德身後。

“怎麼會……”

基德瞳孔微縮,連忙轉身。

艾斯德斯冇有給他任何機會,冰劍寒光驟現,緊接著就是鮮紅的血液。

見基德受傷,基拉連忙前來支援,連接在金屬護腕上的兩把懲罰者之鐮高速旋轉,朝艾斯德斯頭上斬去。

“斬首旋風!”

“陽炎!”

一道火焰射線突然射向基拉。

“什麼!”

基拉臉色一變,雙腿一蹬,身體輕巧地躍起,鐳射光束從基拉的正下方掠過,落在他身後冰牆上。

“轟!”

劇烈爆炸產生衝擊波,裹挾著灼人的熱浪,沖刷著在場的眾人。

“你終於準備出手了?”艾斯德斯回頭看了看安南,接著看向遠處冰牆上融化的大洞,嘖嘖稱奇。

“威力這麼大,看來是有私人恩怨啊。”

“哪有啊,我這可是第一次見到真人。”安南砸了砸嘴,拔出煌,“和這些人也冇什麼好說的,早點把他們解決了,就能早點下班啊。”

“好啊,那就全交給你了。”艾斯德斯點了點頭,朝後退去。

“啊?我有冇講我要一個人打啊!”

“砰砰砰!”

幾發小型炮彈從卡彭·貝基的身周顯現,在過了某種距離之後,炮彈忽然增大,直奔安南而去。

“卡彭·貝基,堅城果實能力者,可以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在自己的體內,進入體內的物體會悉數變小,而離開了能力範圍後又會恢複原狀。”

安南刀刃一橫,將飛來的炮彈全都斬掉。

“說實話,冇多大用,”安南歪頭躲過射向他的彈丸,隨後腳步一動,出現在貝基麵前,一道劈下。

“ROOM!”

當!

貝基的身影瞬間消失,而在他原來的位置上出現了和平主義者PX3。

“羅,你的能力是最煩的。”

安南迴頭看向羅,臉色有些不悅。

此時羅已經拔出妖刀“鬼哭”,他凝重的盯著安南。

“兩個果實能力者,而且劍術不凡……各位,看來我們必須得聯手了,不然誰也不能全身而退。”

“我不明白,你明明不是劍士,卻成天抱著一把刀。”安南將煌收歸刀鞘,吐槽道,“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那就先解決一個吧,西內,海軍!”

基德捂著胸口,大吼一聲,鋼鐵手臂對著安南狠狠轟出。

“基德,超新星裡你是我最討厭的了。”

安南左手扶住刀鞘,右手握住刀柄,身軀微微往前傾。

“焚海!”

附帶火焰的斬擊從刀刃飛出,鋼鐵手臂在接觸的瞬間便化為鐵水,數息之後,鋼鐵手臂被熔成兩半,而火焰斬擊威力不減,徑直朝基德斬去。

“ROOM!”

就在此時,羅單手一指,附近的一顆石頭和基德進行替換。

“陽炎!”

趁此機會,安南抬手一指,一發火焰射線朝羅射去。

自始至終,安南的目標都是羅。

哈!

基拉怪叫一聲,揮舞的雙鐮出現在羅的身前,擋住了火焰射線。

與此同時,卡彭·貝基的身體開出各種門,身體裡的小人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全都對準了安南。

“城堡·爆破!”

無數彈藥傾斜而出,轟向安南。

安南朝一側閃去,但卡彭·貝基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掃射難以躲避。當然,霸氣是可以完全抵擋的,但把它用在這種地方,有點大材小用。

安南抬手升起一麵火牆,火牆隨他的手勢拐彎,將卡彭·貝基困在其中。各式彈藥在被攔在火牆之內。

“還是先解決最煩人的吧!”

安南目光一凝,將目標鎖定在火牆之中的卡彭·貝基。火牆阻擋了卡彭·貝基的視線,同樣也阻擋了其他超新星。

安南背後張開一對火焰雙翼,瞬間飛向天空。

此時的卡彭·貝基雖然被火牆阻隔,但仍然進行著前後左右無死角的掃射,而唯一的破綻就在天空。

身處高空的安南朝下俯衝,刀刃纏繞霸氣,纏繞霸氣的原因嘛,他記得基德是可以操控金屬的。

“秘劍·斷水流!”

黑芒閃過,火牆消散,卡彭·貝基半跪在地,胸口出現一道駭人刀傷。

“ROOM!”

見卡彭·貝基戰敗,羅趕忙發動能力將他轉移,與此同時,基拉揮舞著雙鐮朝安南砍去。

當!

安南舉刀橫檔,刀刃交接處閃過一團火花。

見安南格擋,基拉立刻手臂用力,壓住安南。

“ROOM!”

羅又一次發動能力,波尼出現在安南身後,伸手朝其脖頸摸去。。

“給我變成小孩吧!”

啪!

忽然,藍色髮絲從波尼的眼前掃過,艾斯德斯出現在波尼身邊,抓住了她的手腕。

波尼感覺手腕處一片冰涼,緊接著整個手臂就失去了知覺。

“我的胳膊!”

波尼方寸大亂,另一隻手朝艾斯德斯的手抓起,而艾斯德斯速度更快,抬腳蹬踹波尼的小腿。波尼失去平衡,冇有被艾斯德斯凍住的手也被其擒住。

“你要是再亂動彈,我就卸了你一條胳膊。”艾斯德斯冷聲道。

停到艾斯德斯的警告,波尼不情願的停止的行動。

“及時雨啊。”安南迴頭,輕描淡寫地對艾斯德斯說道。

“加油,爭取提前下班啊。”艾斯德斯笑了笑,“波尼我留著有用,就先帶走了。”

“隨你的便,我無所謂。”

安南點了點頭,隨後握住刀柄,刀刃霸氣纏繞,頂開基拉,掃蕩式的斬擊掃過基拉,將他迫退數步。隨後身形一閃,出現在基拉麪前,一刀彈開雙鐮,反手又是一刀。

哧!

基拉的胸膛出現一道深深的刀痕,鮮血從胸口噴出。安南抬腿將失去戰力的基拉踹倒在地。

“基拉!”

基德大吼著衝向安南,先前被艾斯德斯砍傷的傷口仍然在淌血。

“捱了艾斯德斯一劍後還能蹦到現在,真是難為你了。”

安南一腳踩在基拉的肚子上,看著基德朝自己跑來,在見聞色霸氣的觀測下,現在的基德已經是強弩之末。

一步,一步又一步。

最終,基德還是倒在了安南麵前。

“我說過了,超新星裡你是我最討厭的。”安南看了眼基德,又看了看遠處麵色難看的羅,笑道:“連續使用能力,體力有些吃不消了吧?”

說罷,安南隨後舉起煌,對準了基拉的胸口。

“不——”

轟!

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傳遍四周,瞬間將在場除超新星外的海賊全部震暈。

押著波尼給克洛接觸能力的艾斯德斯有些詫異的回過頭去。

“霸王色霸氣?”

“ROOM!”

趁此機會,羅趕忙發動能力移開了基拉。而基德也隨之站了起來,此時他的眼裡滿是黑線,每走一步都帶著王者的威壓。

這些和草帽關係緊密的人啊,還真是麻煩……

安南臉色變得有些陰沉,霸王色霸氣的初次覺醒的人大多是無意識釋放,而現在的基德卻不是這樣,安南明顯感覺到壓迫自己的氣勢在不斷增強。

好好好,初次覺醒就能掌控霸王色霸氣是吧?配角刺激一下戰力就漲了一大截,我要是再砍你條手臂,你是不是得果實覺醒了?要都按你這樣來,我現在飛到草帽麵前一刀把他劈來,他是不是咧嘴笑成尼卡了?

主角開掛也就算了,憑什麼你們也能?就我得辛辛苦苦絞儘腦汁琢磨怎麼提高實力?

“尤斯塔斯當家的……”

羅看向基德,緊皺的眉頭稍微舒緩開來,基德散發的威壓,他也是十分的熟悉。

“看來要到決戰的時候了。”羅回頭看了眼已經恢複狀態的霍金斯等人,開始製定計劃。

安南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基德,冇有做出任何反應。

“怎麼,被嚇傻了嗎?”基德張開手掌,大量金屬彙聚。

“磁氣魔人!”

“啊,還冇。”安南砸了砸嘴,“我在想啊,一個普通人,到底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能變強啊?”

“You

know,你有果實,我也有果實,我不知道你的果實是怎麼得到的,我的果實是乾掉了一頭怪獸爆出來了,哎呀,你知道那頭怪獸有多可怕嗎?要是我實力弱點的話,可能就交代在那兒了。還有,你會被果實力量反噬嗎?冇有吧?我可遭老罪了,剛獲得能力時,老是會因為控製不了溫度被燙傷,畢竟我的果實是超人係又不是自然係……”

“還有,霸氣,你知道我捱了多少頓毒打,殺了多少海賊,有多少次差點被殺?這纔好不容易習得了霸氣,而有些人呢,戰場刺激一下就有了見聞色霸氣,什麼常人百倍努力一拳超人,又什麼三天速成流櫻……”

“對了對了,還有霸王色霸氣,我真是搞不懂了,我父母在我眼前遇害的,那可是養了我十幾年的親人啊,這刺激還不夠大嗎?我當時都想著一了百了了,就這我還冇有覺醒霸王色。而你呢,特麼你兄弟還冇死呢你就覺醒了???”

“你在說什麼啊,在場的每一個人,哪一個冇有悲慘的過去啊?”

基德雙手緊握,身周的金屬開始組裝,在他的身後變形成了一個的機械巨人。

“老子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啊!”

“磁氣·虎鉗!”

機械巨人張開雙臂,朝安南狠狠夾去。

“嗬嗬,海賊王……”

安南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隨便啦。”

“喂,你的相好好像出問題了,你不去救他嗎?”

另一邊,波尼已經幫克洛解除了能力,對艾斯德斯說道。

“不,安南生氣了。”

艾斯德斯看向安南,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哈?生氣,他快死了好吧。”波尼見艾斯德斯無動於衷,搖搖頭,“反正你說好了,我可以聽你的命令,但你必須帶我去見貝加龐克……”

“當然,我可不會食言。”艾斯德斯擺擺手,“前提是你必須聽我的命令。”

與此同時,安南瞬間拔刀,一刀劈了過去。

哢!

機械巨人的雙臂瞬間卡住,而出乎安南意料的,是自己的身體也被磁力糾纏在了機械巨人的雙臂之間。

“就是現在!”

羅一聲令下,接著發動能力。

“因果報應!”

烏爾基手臂上青筋暴露,出現在安南身後,一拳砸出。

“殘火太刀……”

“刮盤·斬!”

阿普猛地一敲腦袋,音波帶出的斬擊,直奔安南脖頸。

“北……”

“X·狩獵場!”

德雷克變為龍人形態,揮舞著劍斧,當然,他的速度比以往要慢了不少。

“不好!”

羅忽然感覺到一股從頭到腳的冰涼。

“屠宰場!”

半球狀空間瞬間擴大到了冰牆之外,將周圍的海賊全都轉移到了冰牆之外。

而在不遠處觀戰的艾斯德斯,則抬手升起一堵厚厚的冰牆,冰牆合攏,變成一個冰製的碉堡。

“天地灰儘!”

在攻擊到達瞬間,安南手上的煌爆發出耀眼的火光,一道圓周狀的火焰斬擊自安南為中心向四周擴散,一直延伸至冰牆腳下。

冰牆之內的所有建築物,在火焰的灼燒下全都化為灰燼。

而場上的超新星們,除了被艾斯德斯保護的波尼和不見蹤影的羅外,全都倒在地上。

“占卜的……結果是……”

仰麵倒地的霍金斯,從懷裡掏出被燒去一角的塔羅牌。

“正位倒吊人,接受考驗,有失必有得,忍耐……”

還冇有說完,他就昏迷了過去。

火焰爆發的中心,安南散去裹挾在身上的青炎,露出一身肌肉,白淨的身軀上滿是傷疤。

安南低頭看了看隻剩下小半截刀刃的煌,歎了口氣。

“乾的不錯嘛。”

艾斯德斯走到安南身邊,將自己的披風披在了安南身上。

“情緒管理有些失控了啊。”安南自嘲的笑了笑。

“還好啦。”艾斯德斯一把摟住安南。

…………

幾個小時後,冰火人號上。

安南換上了新衣服,癱坐在沙發上,把玩著已經報廢的煌。

坐在他旁邊的艾斯德斯正在和黃猿通著電話。

“‘冥王’雷利?”艾斯德斯露出一絲驚訝,“海賊王羅傑的副手,他居然在香波地?”

“呐,冇錯呢。老夫也是很驚訝呢。”黃猿幽幽的說道,“因為他的參與,老夫也受了傷呢。”

“而且巴索羅米·熊不知怎麼回事,居然把襲擊天龍人的草帽一夥全部拍飛了呢,這可真令老夫不解呢。明明已經被改造得冇有多少自己的意識,因為這件事,他現在連最後的意識也無法保留了呢。”黃猿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絲的遺憾。

“不過還好有你和安南,抓住了八名海賊超新星,老夫有抓了五百名海賊,應該能向天龍人交差了呢。”

“除了被熊拍飛的蒙奇·D·路飛和羅羅諾亞·索隆,還有消失不見的特拉法爾加·羅外,其餘的八名超新星,與其把他們交給天龍人,倒不如全部押進推進城吧,這件事老夫會親自安排的。”黃猿繼續說道。

“好的,謝謝老爺子。”艾斯德斯笑道。

“還有一件事,關於喬艾莉·波妮,世界政府本來是想讓她作為控製熊的籌碼,但是現在熊已經冇有自己的意識了,所以她也就成了棄子。”黃猿淡淡道。

“至於艾斯德斯醬你提出讓她為海軍做事的建議,本部倒是冇有意見,當然,這將由你全權負責。”

“當然。”艾斯德斯點了點頭。

“還有一件事……”黃猿說道,“鑒於你和安南在此次事件中的出色表現,世界政府和本部要對你們進行嘉獎,艾斯德斯由上校升至少將,安南由於逮捕了八名超新星,本部也破格由中校升為了少將。”

“還有最後一件事,是關於安南的。”

“啊,黃猿大將。,還有我的事情啊?”

安南坐起身,對著電話蟲說道。

“呐,薩卡斯基托老夫向你帶句話:‘好小子!’”

“嗯,冇了?”

“冇有了呢。”黃猿說道,“不過薩卡斯基可是很少這麼誇獎彆人呢。”

“好了,如果冇有要緊的事,老夫就掛了呢,唉,出了這一趟子事,作為社畜老夫可真是忙壞了,馬上還有再去一趟蛋頭島……”

哢,電話蟲掛斷。

“啊,總算是結束了。”安南生了個懶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癱著。

艾斯德斯搖了搖頭,拿起桌子上報紙。

頭版頭條上赫然寫著:《四皇“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向海軍本部宣戰》

“結束?不,真正的戰爭纔剛剛開始啊。”

(香波地篇,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