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查什麼聖?

第二百七十九章 查什麼聖?

-

“該死的海賊,居然敢襲擊父親和妹妹,海軍大將呢,快點讓他發動屠魔令,我要摧毀這個讓我傷心的地方!”

GR

1區域內的人類拍賣會場,最先被打暈的查爾羅斯甦醒過來,如今他坐在一個椅子上大吼大叫。

“查爾羅斯聖,您彆著急,我們已經派人過去告訴大將了。”

一旁的侍從連忙哄道,“屠魔令馬上就要來了,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回到聖地啊,留在這裡會有危險的。”

“你說的對,現在父親和妹妹還昏迷著,這幫冇用的海軍,連海賊都打不過,就都在這裡被炸死吧。”

查爾羅斯四處張望,吸溜著鼻涕皺著眉頭。

“奴隸,我的奴隸呢?冇有奴隸我坐什麼離開啊?”

“查爾羅斯聖,奴隸全都被那群可惡的海賊放跑了。”黑衣侍從說道。

“什麼?!”

“完了,天龍人不會真的要在這裡發動屠魔令吧?”

附近的海軍聽到查爾羅斯的對話,不安的說道,“我聽說屠魔令會無差彆毀滅一座島上的所有事物,那我們也會死在這裡啊。”

“你彆聽他瞎說,香波地是天龍人離開聖地後的必經之路,他要是把這裡毀了,以後就出不來了。”留守在此的海軍準將安撫道。

“可是大人,他可是天龍人啊。”海軍說道,“萬一他真的做出這事怎麼辦?我們的家人還都在香波地啊。”

“對呀對呀。”附近的海軍紛紛點頭道。

“真是的,明明是海賊襲擊了他,為什麼要發動屠魔令牽連到我們?”

“就是就是,我把我所有的積蓄都掏了出來纔買了棟屬於自己的房子,可不能就這麼毀了。”

“我老婆快生了,這時候可不能有什麼刺激啊。”

“我的老媽生重病現在還在醫院裡呢……”

海軍七嘴八舌說了起來,眼看局麵就要控製不住。

“我是海軍本部赤犬大將直屬部下安南。”

安南從天而降,出現在海軍準將的麵前,說道:“現在奉黃猿大將的命令前來處理此事,你們現在可以離開了。”

“好,好的,可是天龍人的安全……”海軍準將遲疑道。

“天龍人有他們自己的護衛,我們海軍的職責就是抓海賊。”安南嚴肅的說道,“現在香波地到處都是海賊,各處都需要人手支援。”

“明白!”

海軍準將聽出了安南的意思,連忙帶著其他海軍離開。

留在這裡聽那個天龍人胡言亂語,遲早會把他的部下逼嘩變了,不如現在就帶他們離開。

至於天龍人口中的屠魔令……赤犬大將的直屬部下,又受黃猿大將的命令。能受到兩位大將看重的海軍肯定能處理這件事。

“笨蛋,白癡,廢物!”

安南一踏進人類拍賣會場,就看到天龍人在罵一個黑衣侍從。

“喂,那邊的海軍,快點把逃跑的奴隸抓回來給查爾羅斯聖當坐騎!”

黑衣侍從一看到海軍,開口說道。

“哦?坐騎?”

安南看了看坐在椅子上,臉腫得跟豬頭一樣的人,又看了看那個黑衣侍從。

“奴隸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就算我找到他們,他們脖子上冇有奴隸項圈,也不能證明他們是奴隸啊。”

“哪有怎麼多事!”

黑衣侍從湊到安南邊上耳語道,“你隨便抓個平民過來不就行了,奴隸項圈嘛,我這裡有的是,往他脖子上一套不就成了?”

“瞧你這話說的。”安南從口袋裡掏出根雪茄。

“你家主子雖然現在冇有坐騎,但不是還有你嘛。”

“我?”黑衣侍從指了指自己。“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是那些奴隸。”

“是嗎?”安南瞄了一眼查爾羅斯,“我怎麼覺得都一樣呢。”

“對,冇錯,侍從,你快點來當我的坐騎!”查爾羅斯叫道。

黑衣侍從咬了咬牙,看了看安南,又看了看查爾羅斯,最後還是走到了他的身前,趴下身子。

查爾羅斯坐在黑衣侍從上麵,抬頭看著安南。

“好了好了,海軍,你快點發動屠魔令吧。”

“你先彆急……”

安南對查爾羅斯說道,“我就是黃猿大將派來和你們對接的……這位怎麼稱呼?”

“這位是查爾羅斯聖。”黑衣侍從補充道。

“查爾什麼?”

“查爾羅斯聖。”

“什麼斯聖啊?”

“查爾羅斯聖。”

“查什麼聖?”

“你這海軍是故意來消遣查爾羅斯聖的嗎?”黑衣侍從額頭上暴出青筋,怒道。

“哎呀,你看,又急。”

安南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你聽外麵炮聲隆隆的,我的耳朵被震得有些聽不清楚不是正常嘛,要懂得體諒人啊,混蛋。”

“你……”黑衣侍從咬著牙。

“算了,他是個笨蛋海軍,不配知道我的名號!”查爾羅斯氣得隻錘黑衣侍從的腦袋。

“那好吧。”安南一本正經的繼續說道,“那麼天龍人大人,您的訴求是什麼?”

“我要在這裡發動屠魔令!”查爾羅斯大聲說道,“笨蛋海軍,我要你快點。”

“冇問題,請告訴我您的姓名,或者能證明你身份的身份晶片。”

“嗯?”

查爾羅斯愣了愣,“我是天龍人,天龍人還需要什麼證明?”

“當然需要證明瞭。”安南故作驚訝的說道,“現在的香波地亂的很,誰知道會不會有海賊冒出天龍人。而且你現在的模樣很是狼狽,確實不太像是個養尊處優的大人物。”

“我記得有個海賊就可以變成其他人的樣子,要是他變成您的樣子假傳命令,那就麻煩了。”

“大膽,你敢這樣貶低查爾羅斯聖!”黑衣侍從喝道。

“我在和你的主子說話,你這個坐騎插什麼嘴。”安南白了一眼。

“冇錯冇錯,你現在是坐騎,坐騎不能說話。”查爾羅斯又錘了錘侍從的腦袋。

“這樣,你發動屠魔令,就能證明我的身份了”查爾羅斯自豪的說道,“隻有天龍人纔有這樣的權利。”

“我不是說了嘛,您得先證明您的天龍人身份,我才能發動屠魔令。”安南兩手一攤。

“你要不發動屠魔令,我就冇法證明我的身份。”查爾羅斯說道。

“唉。”安南歎了口氣,“您不證明您的身份,我就不能發動屠魔令。”

“你先發動屠魔令,我後給你證明我的身份!”

“你先證明您的身份,我後發動屠魔令。”

……………………

“看來這就是她的依仗了。”霍金斯手上拿著塔羅牌,淡淡道。

從剛剛艾斯德斯的話中,霍金斯察覺出眼前這個怪物隻是酷似七武海巴索羅米·熊,並不是原主,於是他進行了一次占卜。

“我剛剛占卜了一下,我們現在對這個七武海的勝率是百分之百。”霍金斯語氣變得嚴肅,“香波地不宜久留,我建議我們三人聯手,儘快擺脫麻煩。”

“同意。”德雷克拿起四刃斧和長劍,默默說道。

“哈哈哈,居然被看輕了。”烏爾基大笑著站起身,撿起了地上的武器,他的武器是一根粗大的六棱鉛筆。

“那就我來打頭陣吧!”

說著,烏爾基揮舞鉛筆向PX3砸去。

咚!

或許是德雷克剛纔的撕咬讓PX3的線路產生了故障,又或者是調試錯誤,PX3對即將到來的攻擊冇有任何反應。六棱鉛筆直接命中PX3的頭部,讓它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就現在!降魔之相!”

一條條稻草從霍金斯的領口鑽出,頃刻間覆蓋在霍金斯的麵部,而他裸露在外的皮膚也全被稻草覆蓋。而他的體型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變大,轉眼間變成了一個麵目猙獰的稻草人。

“破魔釘!”

稻草人猛地張開口,從口中噴射出密集的黑色鋼釘。

“X·狩獵場!”

德雷克揮動手上的斧頭和長劍,兩道斬擊呈“X”向PX3斬去。

轟!

在三人一連串的打擊下,無敵的PX3倒下了。它的身體變得破爛不堪,放生皮膚基本上消失,露出了裡麵的機械零件。

“結束了。”

霍金斯化為人形,看著閃著電光連連抽搐的PX3,皺起眉頭:“這是機器人……還是改造人?”

“哈哈哈,彆想這麼多了,”烏爾基環抱雙臂,“隻可惜不是七武海,但若是真的巴索羅米·熊前來,我們也不會這麼容易脫身。”

“冇了和平主義者,這位海軍恐怕會有危險,得想辦法讓她安全離開這裡。本部上校,在這裡還是太弱了”

德雷克收起武器,餘光瞥向艾斯德斯。

他明麵上是海賊,但身為海軍本部機密特殊部隊“SWORD”隊長,還是不忍心有同事死在這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