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十五章 返航閒話

第二十五章 返航閒話

-

“我的飄飄,我的響雷,我的風風……”

安南抬眼看著天花板,腦子裡又不禁回想到被迫吃下去的炎炎果實,味覺和心理的雙重刺激讓他直接玉玉。

“喂,是我,艾斯德斯,準備返航,安南啊,他現在在休息。”

艾斯德斯掛斷電話,伸了伸懶腰,往椅子上一靠。雙腿交叉搭在辦公桌上,歪頭看向仍在躺在沙發上的安南,疑惑道:“安南?”

“啊……”

安南看著窗戶外逐漸落下的夕陽,神情恍忽。

“唉,不就是吃了一顆惡魔果實嘛,怎麼就要死要活了。”艾斯德斯輕打響指,一顆小冰雹叭的一聲砸到安南腦門上。

“哎呦你乾嘛啊。”安南揉了揉額頭,慢悠悠的起身走到艾斯德斯對麵,雙手按在辦公桌上,兩眼瞅著一臉壞笑的艾斯德斯。

“就不能讓我emo一下嗎?”

“這有什麼好憂鬱的。”艾斯德斯豎起食指,一個冰花在上麵打轉。

“之前你可是大言不慚說什麼‘冇有廢物果實,隻有廢物能力者’之類的話,怎麼真正輪到自己的時候就焉了,拿出當時的氣勢來啊。”

安南睜大眼睛,“你怎麼這樣憑空汙人清白。”

“什麼清白?那天我們休假出去聚餐,你非說自己酒量好,結果喝多了聽見鄰座有人在爭論惡魔果實的強弱,你非要上去和他們聊,攔都攔不住。”

安南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酒後失言,酒後失言,喝高了說的的話能當真話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斷片了”,什麼“隻是玩梗”之類,引得艾斯德斯笑起來。

冇有廢物果實,隻有廢物能力者?

安南是不太認同這種說法,惡魔果實強不強和惡魔果實本身冇有關係就是笑話,冇有關係的話,那個黑鬍子會為了暗暗果實隱忍幾十年?會冒著生命危險去頂上戰場搶奪白鬍子的震震果實能力?

隻能說有的人把果實上限開發的很高,但有些果實的下限比其他果實的上限都高。

震震,閃閃,響雷,幻獸種,這些果實天生就是站在食物鏈的頂端。

同等實力的強者,一個吃冰凍果實,一個吃雪雪果實,你讓他倆對波試試,雪雪不被冰凍吊著打纔怪呢。

什麼?你說霸氣纔是淩駕一切之上的存在,講出這話的人已經被果實覺醒的上海賊王乾爛了,而且他自己也吃了惡魔果實。

想要成為大海上的強者,體術、霸氣,以及合適的果實都是不能缺少的。

“把要求放低點,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合適惡魔果實讓你挑選,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吃的冰冰果實不也是這樣嗎,照你這麼說,我這超人係的果實還比不上自然繫了?”艾斯德斯換了個坐姿,單手托腮看著安南。

“切,這果實簡直就是為你量身準備的,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安南反駁道。

“你怎麼知道它最適合我的?”艾斯德斯有些好奇。

“我當然知道了,我連你的三……咳咳,我們搭檔多少年了,這我要還不知道,那還不如散夥算了。”

安南雙手放在腦後靠在沙發上。

“其實這個炎炎果實也是為你量身準備的,要不然我怎麼會餵給你吃,畢竟我們搭檔這麼多年了,這我要還不知道,那還不如散夥算了。”艾斯德斯打趣道。

“不要學我說話啊喂。”安南無語。

“是嗎,我說的可是實話啊。要不然,你怎麼會乖乖吃下呢。”艾斯德斯摘下軍帽,簡單梳理一下頭髮,走到安南麵前,彎下腰,右手咚的一下按在牆上,低頭看著安南,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可是捂著你的嘴硬生生逼你吃下去的,但以你的實力,如果真的不願意,我會這麼容易讓你吃下去嗎?”

“所以啊。”艾斯德斯湊到安南耳邊,幽幽的說:“你是故意讓我餵你吃的,對吧。”

“啊對,不,不對!你怎麼還倒打一耙了”安南憤憤的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汙人清白……”

“好了,不逗你了。”艾斯德斯晃了晃安南的胳膊,“作為補償,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

“任何事嗎?你這樣說我可不困了。”安南眼神一亮。

“在不違揹我的原則的範圍內。”

“先存著,我現在出去巡視一下。”

安南起身離開。

海軍船一陣晃動,開始駛離冰火島。

“那個海賊怎麼樣了?”

艾斯德斯問剛回來的安南。

“海樓石困著呢,我看他醒了就把他打暈了,估計到支部他都不會醒。”安南做到辦公椅上,喝了口水。

“相比他而言,我更顧慮那個蟲女,這個超新星是她的雇主,不知道她會不會來劫獄。”

“可能性不大。”艾斯德斯說,“她要是想救的話,在島上有的是機會,不會等到現在才動手。”

“有道理。”安南點點頭。

以這個蟲女的能力,完完全全可以趁亂把那個海賊救走,但她卻直接放棄了,背後有什麼謀劃就不得而知了。

“等到了支部後,就要去本部受訓了吧。”艾斯德斯問道。

海軍本部,地處位於偉大的航路前半段“樂園”的“馬林梵多”,是整個海軍組織的中心部分,是海軍的最強戰力,與王下七武海、四皇並稱為偉大航路的三大最強勢力。

其實早幾年安南和艾斯德斯就可以去本部了,隻不過因為種種原因耽擱了。比如艾斯德斯想把南海的海王類每樣都狩獵一遍,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大海那麼大,怎麼可能每種都遇見。

於是艾斯德斯想出了一個好辦法,既然種類繁多,那我把南海的海王類全噶了不就集齊了嗎。於是艾斯德斯拉著安南,有事冇事就去釣海王類,把海王類騙出來殺。到了後來海王類感覺到他兩個都有意無意的避開,艾斯德斯也覺得消滅所有海王類有些不切實際,就打消了念頭。

造成的結果就是南海因為海王類造成的海難大幅度減少,各個國家明顯比以往富裕多了。

“是啊。”安南說。

“聽說那裡可是強者如雲,所以——”

“安南,我要你助我修行。”艾斯德斯嚴肅的說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