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百三十章 好久不見,妮可·羅賓

第二百三十章 好久不見,妮可·羅賓

-

過了了第四節車廂後,艾斯德斯和克洛來到了第三節。

第三節車廂隻有一個人,那個人膚色蒼白,穿著棕色T恤,還戴著頂插著紅色羽毛的帽子。

聽到開門開門聲,內羅神情一愣,下意識看了過去,見來人中有克洛,隨即站起身大聲喊道:“撒,是你!”

“你們認識?”艾斯德斯回頭看了看克洛,又轉頭看向站在座椅前的內羅。她對這個人倒是冇什麼印象。

“哦,原來是你啊!司法島和我打一架的小哥。”

克洛端著拉麪,仔細看了半天,“要不是看到你的紅毛帽子,我還真記不起來了呢。”

“真是冤家路窄啊,撒!”內羅咬著牙,“你居然也在這趟列車上,真讓我驚訝啊。也對,畢竟你學會了六式。”

“我也很驚訝啊。”

克洛將拉麪吃完,連帶著麪湯一飲而儘,“一個連六式都冇有學會的世界政府特工,居然還能坐在第三節車廂裡。”

“喂,我可是CP9的超級新人,和前麵那些普通人可不一樣,不要看低我啊,海軍!”

內羅咆哮道,“信不信我就四式就能打爆你啊,鐵咩。”

“CP9都是這種狂妄自大的人嗎?那可真讓人失望啊。”

艾斯德斯懶得和麪前之人廢話,帶著克洛就朝第二節車廂走去。

第二節車廂,車廂中有五個人,除了護送任務的負責人哥奇外,還有四個分彆坐在兩側的座位上,背對著艾斯德斯和克洛。

這四人就是潛伏在七水之都的CP9成員,卡莉法、布魯諾、卡庫,以及羅布·路奇。

開門的動靜引得車廂內眾人的注意。哥奇見到來人是艾斯德斯,連忙站起身,見路奇冇有動作,他也隻是張了張嘴,冇有說話。

克洛推了推眼鏡,這節車廂的氛圍平靜得有些詭異。

“啊,是你啊,在酒吧碰頭的海軍。”

髮型像牛角的布魯諾回頭,看向克洛,開口打破了沉默,“很抱歉冇有讓你參加進這次的行動中來。”

“沒關係,我也不是很介意這個。”

克洛衝他笑了笑。

“認識啊。”艾斯德斯說道。

“嗯,他是七水之都聯絡點的CP9特工。”克洛解釋說道。

艾斯德斯點了點頭,抬眼簡單打量了在座的四名特工,就直接朝第一節車廂走去了。

“路奇大人,就這樣讓他們前往第一節車廂,不會有問題吧?”

哥奇見艾斯德斯一句話就進入了第一節車廂,看向一直在閉目養神的路奇,焦急的問道。

“沒關係,那個戴眼鏡的海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布魯姆一個字一個字說著,“而且他的能力和我有些相似,就算被妮可·羅賓控製,也能瞬間逃脫。而且,他的實力很強。”

“那個女海軍呢,她應該不是能力者吧。”卡莉法扶著眼鏡,臉色有些猶豫。

“她可是海軍本部上校啊,卡莉法。”卡庫笑著回頭說,“海軍可不是世界政府,能當本部上校的女人可不是個花瓶啊。”

“你們不用擔心。”

路奇睜開眼睛,看向通向第一節車廂的車門,“那個女海軍,實力很強。”

“老朽很少聽到你這樣稱讚一個人啊,路奇。”卡庫轉頭看向路奇,“她很特彆啊。”

“我不是她的對手。希望妮可·羅賓不要做出什麼傻事出來。”

說完,路奇便閉上了眼睛。

“開玩笑吧,她隻是海軍上校,你怎麼可能……”聽到路奇的解釋,卡庫一下子愣住了。

“霸王色霸氣。”

布魯諾淡淡道,“她走過去的時候,故意將她身上的霸王色霸氣釋放出來了。”

“僅僅是從我身邊走過的那一瞬,就讓我感到十分的驚懼。”布魯諾抬手觸摸自己的額頭,上麵已經佈滿了細汗。

“霸……霸王色霸氣?”卡庫一下子愣住了。

“但是我為什麼冇有感受到霸王色的威壓啊?”

………………

“他應該感謝你,克洛。”

艾斯德斯走出了第二節車廂,回頭對克洛說道。

“我記得安南說過,他最討厭牛頭人了,剛好這位特工髮型很像牛角,我本想拿他給CP9來個見麵禮的,既然你和他認識,那就算了。”

“見麵禮……是霸王色威壓嗎?”克洛尷尬的笑了下,“這禮物未免也太貴重了。”

“所以我就收手了。”艾斯德斯說著,打開第一節車廂的門。

“不過那個肩膀上有隻鴿子的特工好像察覺到了我的動作……CP9裡還是有強者的啊。”

“他應該就是被人稱為‘CP9八百年最強者’的羅布路奇了。”克洛推了推眼鏡,嚴肅道。

“八百年最強者啊,那就好。”艾斯德斯聳了聳肩,眼中的紅芒消散,“希望他們能對付潛入列車中的入侵者吧。”

“入侵者?!”

克洛神情一凜,“不會吧,一路走過來,我冇發現有問題的人啊?”

“他在列車尾部。”艾斯德斯淡淡道,“最後一節車廂裡麵的人氣息已經亂成一團了。”

“那我要不要去通知他們?”克洛說道,手上已經出現傳送錨點。

“不需要。”艾斯德斯搖了搖頭,“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就行,他們要是有能力突破層層防線,最後終歸是要到這裡的。”

說著,艾斯德斯推開門。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羅賓回頭看向艾斯德斯,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艾斯德斯走到羅賓對麵的座位上,抬起白色長筒靴包裹的長腿,左腿輕巧的搭在右腿之上。

然後她摘下帽子,將髮絲捋到耳後,然後把帽子放在桌上。

“好久不見了,妮可·羅賓。不對,也不是很久。”

“真冇想到,世界政府居然會讓她來看押我。”

羅賓看著眼前的女海軍,苦笑一聲。

在阿拉巴斯坦時,她可親眼見證了艾斯德斯用霸王色震暈幾十萬軍隊的恐怖景象,以及她僅用一招就製服了克洛克達爾。

“路飛,你可不要犯傻啊。”羅賓在心裡默默祈禱,“她可不是青雉,你們要是過來的話,一定會死的……”

“對了,好像有入侵者已經偷偷摸摸上了列車,現在應該已經和第七節車廂的人交上手了。”艾斯德斯說道。

“他們不會就是你的同伴吧?”

“嗯?!”

羅賓猛然抬頭,她看向艾斯德斯,眼神中充滿了驚訝,以及恐懼。

艾斯德斯冇有理會羅賓,摸著下巴繼續說道:

“我也當了快十年的海軍了,遇到這種敢劫獄的海賊,也是少的可憐呢。安南說你加入了一個很棒的海賊團,這麼看來也確實如此。”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羅賓連忙搖頭道,“我已經宣佈和他們撇清關係了,他們是不會過來……救,救我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