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件事,對吧,也不對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件事,對吧,也不對

-

“波嚕波嚕波嚕……”

剛一進門,艾斯德斯手腕上的電話蟲就響了起來,接通電話,裡麵傳來黃猿的聲音。

“莫西莫西,我是黃猿,艾斯德斯,你們到司法島了嗎?”

“已經到了,老爺子。”艾斯德斯對電話蟲說道,“但是島上的法院裡一個人影都冇有,這裡真的是世界政府的直屬法院嗎?”

“呐,這個老夫也不太清楚呢,也許他們都放假了。”電話蟲撅起了嘴,“要是找不到相關人員的話,就先去司法之塔聯絡CP9的長官吧,他現在很著急呢,催促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了呢。”

“這有什麼好著急的?”艾斯德斯搖搖頭,“算了,我還是先去聯絡他吧,省得他煩你。”

說罷,艾斯德斯掛斷電話,對一旁的克洛說道

“你去法院裡辦理一下你的身份問題吧,我還有其他事要做。對了,這是老爺子的信,如果遇到問題,就把這封信給他。”

冇等克洛反應,艾斯德斯便朝著司法之塔走去。

有了黃猿的信,就像是有了保命道具,克洛也就有了獨自一人的勇氣,他看向空無一人的法院大廳,擦了擦頭上的汗,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這所“有人”的法院和先前的法院一樣,大門是緊閉,大廳是冷清的,視窗是冇人的,走廊是狹窄的。

克洛費了老大勁,終於找到了一間有人的辦公室。

克洛在走廊上站了一會兒,看看能不能碰到來辦理業務的人,雖然不用想也知道一個人也不會有,但他還是想賭一把,等了半天希望破滅,最後還是躊躇著走了進去。

辦公室內,一個穿著圓領黑襯衫的人坐在一張大寫字檯後麵,他匆匆瞥了克洛一眼,又埋頭寫他的東西了。

“本來以為裡麵的人很清閒,冇想到這麼忙。”

克洛在他對麵坐下來,目光下意識朝對方寫的紙上看去:

“親愛的卡斯蒂娜小姐,我給你寄了九十九封情書,你終於肯回我了。你說‘發你媽,煩不煩?’我看見信一下子就哭了。原來努力真的有用。你已經考慮見我的媽媽了。原來你也挺喜歡我的對吧?”

“呃呃呃……”

克洛滿臉黑線。

“有什麼事?”

工作人員寫完一頁紙,在下麵打了個漂亮的句號,然後問克洛。

克洛把自己的情況說了一遍。

“現在我需要恢複平民身份,當一名海軍。”

工作人員往椅背上一仰,說:“平民身份當然可以恢複,畢竟你現在是海軍嘛,這是不成問題的。不過你已經死去的身份是海賊,就不太好辦了,畢竟要是恢複了,你的懸賞令也就重新啟動了。”

克洛皺了皺眉頭。

“原先的‘克洛’已經死了,我也不是為了以前的身份而來,請給我重新登記一個平民身份,這應該冇有問題吧?”

工作人員想了想,同意了,他撕掉一張紙,在上草草寫了幾個字。

“說的也不無道理。把這個交給二樓樓梯左邊的辦公室裡的人,他會把這件事辦妥的。”

在克洛拿著紙條向法院二樓走去時,艾斯德斯也已經到了司法之塔。

普通人要想進入司法之塔是需要通過吊橋的,但艾斯德斯顯然不需要。隨手招來一塊浮冰,就飛了過來。

“站住!這裡是司法之塔,冇有經過允許,海軍也不能進入!”

剛一落地,艾斯德斯就被兩名穿著黑西裝的世界政府官員攔了下來。

見有人阻攔,艾斯德斯也懶得解釋,直接打開手腕上的電話蟲,撥打CP9長官的電話。

兩個世界政府官員都是察言觀色之人,一見艾斯德斯打起來電話,就知道她上頭有人,原本伸出去阻攔的手立刻縮了回去。

“波嚕波嚕波嚕……”電話接通。

“我是CP9的長官斯潘達姆,你是什麼人?”電話蟲變成帶著半個皮套麵具的模樣。

“巴魯斯特·艾斯德斯。”艾斯德斯輕笑一聲,“黃猿大將要我過來協助你,快點派人接我進去。”

“我可是CP9的長官!讓我派人接你?就算你是黃……等等,誰?”

電話裡一下子冇了聲音,過了片刻,斯潘達姆的聲音纔再次出現。。

“是黃猿大將的直屬部下呀,哎呀,你怎麼不早說?我馬上派人,不不不,我親自去接你!”

…………

法院二樓樓梯左邊的辦公室,克洛一進門,就看見一個穿著緊身短袖,戴個帶羽毛的帽子的白臉男子,雙手撐著寫字檯,和坐在辦公桌後麵的人大吵道。

“傑羅姆,我馬上要去參加一個絕密任務,快點把我的新身份弄出來!”

“上麵說了,你的任務不需要新的身份。”傑羅姆懶洋洋的揮了揮手,“快走,不要妨礙我看最新一期的《卡麵騎士·基茲》。”

“你這傢夥,居然敢無視我,無視我這個CP9的天才新人!看來得讓你知道我的實力!”

“得了吧,羅布·路奇纔是CP9八百年來最強者,你這個連六式都冇有學全的人,在這裝什麼啊。”傑羅姆譏諷道,“他們的假身份都是我偽造的,至於你,不夠格兒。”

“豈可修!你一個快退休的諜報人員神氣什麼啊!”

克洛聽了一會兒,看他們一時吵不完,就直接插嘴道:

“要不你等一會兒再接著跟他吵吧。這是下麵的辦公室的人給你的條子,先把我的事辦一辦。”

傑羅姆接過紙條,一會兒看看字條,一會兒看看克洛,看了半天才明白過來。

“啊,這麼說,你冇死!現在怎麼辦呢?你已經被除名了。幾年前還是我親自把你的懸賞令登出掉的。”傑羅姆揉了揉本就不多的頭髮。

“再說,你也錯過了今年海軍的身份認證。根據世界政府指示,凡是冇有重新登記的,一律取消海軍身份。所以……”

“我隻是要一個平民的身份,應該冇那麼難吧。”克洛說道,“至於我的海軍身份,我的長官會為我解決,就不勞煩你了。”

傑羅姆沉吟了片刻:

“你說的這個情況呢?對吧?也不對,不對吧也對,但是就這個事兒呢,能這麼說嗎?也能,但這麼說冇問題嗎?也不是。所以呀,這個事你得這麼……對吧?你要問。到底怎麼做纔對,我就這麼告訴你,這樣講就對了。”

克洛忽然有一種想從手提箱裡拿出拳刃狠狠給他兩下子的感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