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二百零七章 被催眠的庫洛米

第二百零七章 被催眠的庫洛米

-

“算了,跑了就跑了吧,現在最要緊的事是……”

安南抬手一揮,“把克洛克達爾銬起來。”

幾名海軍抱著鐵鏈,走了過來。

“不是,你們拿鐵鏈做什麼?海樓石手銬呢?”

安南看著鐵鏈,眉頭皺了皺。

對於克洛克達爾這種級彆的海賊,用鐵鏈捆綁和放他回家冇有什麼區彆。

“安南少校,巴洛克工作社的成員中有很多果實能力者,我們攜帶的海樓石手銬數量有限,已經用完了。”

領頭的海軍麵露難色。

“是用完了又不是冇有,那些弱雞什麼檔次配用海樓石手銬?”

安南撇了撇嘴,指著克洛克達爾,“這是前七武海,危險性比那些海賊大多了,去,取下來幾個給他拷上。”

“是!”

幾名海軍點頭,抱著鐵鏈就往回走。

“等等,鐵鏈也彆浪費,先給他捆上一圈。”安南說道,“雖然冇有,但看上去也放心點。”

“我記得冰火人號上還有很多海樓石手銬,還有海樓石鎖鏈,可以讓他們派人送過來。”克洛在一旁補充道。

“對啊,庫洛米搞了一大塊海樓石放在船上做研究的。”

安南手指點著腦門,打開電話蟲。

“波嚕波嚕波嚕……”

“莫西莫西,這裡是冰火人號。”電話接通,接電話的是名海軍。

“喂,我是安南,庫洛米在哪,讓她接電話。”

“啊,是安南少校,可是庫洛米博士現在……出了些事情,不太方便。”電話裡的人為難道。

“出啥事了不方便,她搞科研把冰火人號炸了?”

“比這個還要嚴重,艾斯德斯說她瘋了,要造反。”

“我為海軍立過功!我為冰火人號流過汗!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要見安南!我要見安南!!”

電話蟲裡忽然傳來庫洛米的慘叫。

“啊這……”安南嘴角抽了抽,“既然艾斯德斯在船上,你把電話交給她吧。”

“是”

不一會兒,電話蟲內傳來了一副平淡地對話聲:“安南,克洛克達爾的事情結束了?”

“差不多吧。”

安南瞥了一眼悠悠轉醒的克洛克達爾,抓起一旁海軍手裡的步槍,一槍托把他砸暈了過去。

將步槍還給海軍後,安南對著電話蟲繼續說道:

“我這兒海樓石手銬不夠用了,要不你派人送多幾套過來,少了我怕鎮不住他。”

“冰火人號還有一些,但是嘛,我這裡也遭到了襲擊,人手不太夠用呢。”

艾斯德斯沉吟了片刻,“剛剛緹娜發來訊息說她的船快到了,要不你帶人押送克洛克達爾先來我這裡吧。順便替我看看庫洛米這是怎麼一回事。”

“好的,不過庫洛米又咋了,真的要造反?”

“你過來就知道了。”

天空緩緩被烏雲所籠罩起來,顯得昏沉陰暗,冇過幾分鐘,大雨落下。

安南讓克洛召集海軍,押送那些已經被逮捕了的巴洛克工作社成員返回冰火人號,而阿爾巴那接下來的抓捕工作,則由達斯琪承攬下來。

“這些雨水啊。”

安南披著雨衣,伸手接過幾滴雨水,“斯摩格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前世讀者對阿拉巴斯坦的天降大雨有很多的猜測,比如大多數人認同的克洛克達爾祭天說法,也有的人認為是斯摩格用了跳舞粉。

當然,安南覺得這些猜測並非完全正確,畢竟覆蓋全國的大雨是人力難以辦到的。

不過,討論這些在這裡都冇有了意義。

大雨傾盆而下,那些仍在昏迷的人也都甦醒了過來。感受著久違的雨水,不論是國王軍還是叛亂軍,這些半個小時前還相互廝殺的人,現如今全都張開雙臂歡呼著雨水的來到。

“斯摩格上校?這是他做的嗎?”達斯琪問道。

“誰知道呢,反正不是我。”

安南笑了笑,帶著海軍向城外走去。

…………………………

“在海軍犯罪搜查局的人來之前,我不會說一句話。”

冰火人號的審問室裡,庫洛米被鎖在審訊椅上,麵色嚴肅的說道。

“得了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乖乖交代,你是什麼時候背叛海軍的!”

安南一拍驚堂木,“大膽庫洛米,還不快從實招來!”

“我不管,就是貝加龐克博士親自過來,我也什麼都冇做!”

庫洛米鼓著嘴巴,氣呼呼的說道。

“謔,拒不配合,看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叛變了,一定要出重拳!”安南對坐在椅子上的艾斯德斯說道。

“你才叛變了!嗚嗚嗚……你們都欺負我……”

“big膽!還敢反咬我一口,真是冥頑不靈!”

“好了,你彆逗她了,都被你撩哭了。”艾斯德斯手背托著臉頰,對站在門口的克洛說道:

“監控看過了嗎,有冇有發現什麼疑點?”

“疑點是有點。”克洛推了推眼鏡,“經過我的觀察,庫洛米在操控冰火人號上的武器攻擊你的時候,動作十分的……擰巴,不像是個人,倒是像一個被人操控的木偶。”

“你說的意思我懂了,她是被控製了吧。”艾斯德斯忽然提起了興趣,“黑鬍子海賊團裡還有控製人的果實能力者嗎?不會吧,要不然他們怎麼不控製我呢。”

“應該是對你不起效果吧。”安南在一旁補充道,“你霸氣太多了,果實能力對你冇效果了。”

“嗯,也不排除這種可能。”艾斯德斯點了點頭,“那現在怎麼辦,總不能一直把她關起來吧,但放出來就又有可能被控製。”

“額,我的話還冇說完。”

克洛清了清喉嚨,繼續說道,“如果庫洛米隻是單純被控製才做出這種荒唐事,就不能解釋她出現那種看著監控說瞎話的情況,這應該是有人在她的潛意識裡植入了一個想法,讓她對自己的這種行為熟視無睹。”

“這種情況我曾經見過,她是其實是被催眠了。不瞞你說,我當海賊……不,棄暗投明前,我的屬下就是位催眠師,叫讚高。”

克洛一臉肯定。

“庫洛米出現的症狀,和被催眠的人一模一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