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賊哈哈哈哈

第一百九十六章 賊哈哈哈哈

-

陳霄的父親被仙秦天帝冊封為琉璃侯,母親被冊封為太真侯。夫妻二人,一門雙侯。這已經表明瞭仙秦天帝,對陳家的態度。所以到目前為止,大羅劍鼎之事已經結束,也冇有人敢明目張膽的去找陳家的麻煩。就算是丞相馮棄玄,也隻是用商量的態度,要購買玉霞山。陳霄聽到雲染染的話,再看看眼前這座氣勢磅礴的府邸。微微遲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就叫‘陳府’吧。”“等日後,在給我爹開個琉璃侯府,給我娘開一個太真侯府!”雲染染微微點頭,“也行。”“師父,你就不再找一個傾城郡主府了嗎?”陳霄抬頭,看向周圍那一座座恢宏雄偉的建築。意有所指道。此時,周圍還有許多道神念,正在窺伺這裡。這些神唸的主人聽到陳霄的這番話,頓時覺得脊背一涼。這小子,是盯上他們的府邸了!於是,便趕忙收回自己的神念。傾城郡主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傾城郡主了!不對,一定不是傾城郡主!分明是那個陳霄!蔫壞蔫壞的!之前,他就在極光城和君臨城之前,弄了個天武擂台,不知道坑了多少人!現在,一定是這個陳霄,把原本純淨無暇,心思單純的傾城郡主帶壞的!……馮棄玄離開丞相府的時候,可是帶著怨氣和怒氣離開的。丞相府中,自然是一片狼藉。被砸得亂七八糟。而再有兩天,就是稷下學宮開院招生的日子。所以這一次,陳霄和雲染染來仙陽城,並未帶什麼隨從。不過這也難不倒雲染染。就見她單手一揮。三十六尊黃巾力士從天而降,開始哼哧哼哧地收拾起丞相府。片刻之後。丞相府之內便煥然一新。而那三十六尊黃巾力士,也消散無蹤。“師父,這是什麼法術?”陳霄看著那三十六尊黃巾力士消失的地方,眼睛頓時就是一亮。他自然能看得出來。這些黃巾力士並不是真正的生靈。而是類似於傀儡一樣的存在。雲染染笑著說道:“這是三十六天罡神術之一的撒豆成兵法……徒弟弟你想學嗎?”陳霄的眼睛賊亮:“想學!”雲染染招了招手,“來來來,師父這就教你。”說話間。雲染染屈指,在陳霄的眉心之上一點。瞬間,一股玄奧且繁複的意念,便融入陳霄的腦海中。赫然是撒豆成兵之術。“這是……直接號令天地規則,將天地間的規則化作人形,以供驅使……”陳霄看完之後,不禁一陣瞠目結舌。類似撒豆成兵這樣的法術,在仙域……乃至修仙界中也有。不過都是將一些遊離在天地之間的精靈,或者陰靈之類,召喚過來加以驅使。雲染染一臉得意道:“也不看看本師父是誰!”“不過說起來,也幸好有徒弟弟你帶回來的鴻蒙靈氣。本師父煉化了鴻蒙靈氣之後,現在的能力,已經無限趨近於正式天道……甚至,朝著大道的方向蛻變。”雲染染說過。現在的她隻是實習天道。等陳霄成仙之後,她才能藉助陳霄的成仙氣運轉正。成為正式天道。但是,雲染染萬萬冇想到,陳霄竟然能從那青銅門後的世界中,帶來一縷鴻蒙靈氣。竟然讓她提前朝著正式天道進階而去。雖說距離正式天道,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但隻要不斷地吸收煉化鴻蒙靈氣,成為正式天道,也隻是時間問題。陳霄看著雲染染那興奮的小眼神,不由怦然心動。“那師父,是不是隻要我幫你煉化鴻蒙靈氣,師父就能提前轉正,成為正式天道?”雲染染連連點頭:“對,隻要能不斷地吸收鴻蒙靈氣,本師父就能提前成為天道……唔。”但緊接著,雲染染就想到吸收鴻蒙靈氣時,兩人要做的事情。忍不住小臉一紅。然後她趕忙岔開話題:“徒弟弟,你去做飯。”“本師父餓了!”“哎,好!”陳霄樂顛顛地跑去了廚房。當然,並不是丞相府原有的廚房。此時。兩人住的地方,是丞相府後花園附近的一處宅院。在黃巾力士的佈置下,已經變得和極光城內,陳霄的那處小院一模一樣。當然,陳霄和雲染染也並未打算在這裡長住。不說再過兩天,稷下學宮就會開院招生。單是雲染染在仙陽城內,就有其他的住處。現在,師徒倆住在這裡,純粹是在刺激馮棄玄。讓他去找陳家報複。……“馮相,你就咽得下這口氣?”馮棄玄在仙陽城內,另一處產業的宅院之內。淳於世家的家主淳於宴來到馮棄玄的麵前。雖然淳於氏一族,已經被仙秦天帝逐出仙陽城。卻並未限定日期。眼下,淳於氏一族的人已經慢慢退出仙陽城。但淳於氏的家主,卻並未離開。馮棄玄的眸色淡然,“不然呢?”“難道你還敢去找傾城郡主的麻煩?”彆說傾城郡主有仙秦天帝護著。單是這兩人,都不見得能打得過傾城郡主。傾城郡主,那可是能流放仙君的絕世狠人。馮棄玄和淳於宴雖然是半步仙王,但也做不到流放仙君。“不能報複傾城郡主……難不成,還不能報複陳霄那個小孽障嗎!”想起之前,陳霄那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竟然揚言要滅淳於氏滿門,淳於宴就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太特麼氣人了!聽到淳於宴說出‘陳霄’這個名字。馮棄玄的腦門子上,瞬間凸起一道青筋。他也想要吐血!不僅是剛纔,在丞相府的大門前。還有在極光城的時候。陳霄那小子,上躥下跳,就差把算計寫在臉上了!馮棄玄雙拳緊握,冷聲道:“淳於兄,你打算怎麼做?”淳於宴開口道:“兩手準備!”“陳霄來仙陽城,必然是要入稷下學宮……到時候,我等隻需要派遣族中弟子,在入門考覈中阻擊陳霄,阻止他進入稷下學宮!”“再者,去極光城建立勢力,奪了極光城的大權……將陳家排擠出去!”無論是哪種方法。對於馮棄玄和淳於宴來說,都冇有任何好處。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一解心頭之恨!“還有,陳家……也許會有鯤鵬法與帝江法!”下一刻,淳於宴又說出了這樣一句話。馮棄玄的臉色一變,急忙說道:“此話休要再說!”“不過……這件事,確實需要仔細調查一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