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序二 出海的雙人組

序二 出海的雙人組

-

一年後。

清晨的海風吹過海岸。

刷!刷!刷!

安南拿著一把木刀在岸邊揮舞。

啥招式也不會,基本動作還是艾斯德斯教的。不過萬丈高樓平地起。當年三刀劉索隆不也是一遍又一遍練習基本動作。隻有基礎打的牢固,才能更快的變強。

太陽一直從東邊的海岸升到安南的頭頂。

這一年以來,從一開始被猛獸最追跑到現在抱著廚具留著口水追著野獸跑。區區野獸已經奈何不了他了。

不僅如此,與艾斯德斯的對練也從屢敗屢戰變成了勢均力敵。偶爾他還能贏一把。

訓練完畢,安南轉身回到營地。

營地裡的艾斯德斯正在給一個比他高兩倍的大鍋添火,在一旁的石板上還有著堆成小山的食物。今天輪到她負責夥食。

安南也不客氣,直接坐在石板的一邊,拿起一根排骨就啃了起來。如今他一頓飯要吃掉同齡人十份的量。艾斯德斯也和他差不多。

不一會兒,艾斯德斯也坐到石板邊,開始消滅麵前的食物。

酒足飯飽之後,安南和艾斯德斯麵對麵坐著,兩人中間擺著一張刻在石板上的航海圖。由於過於過來,安南還以為是什麼文物。

“這個航海圖靠譜嗎?”安南不禁問道。

“不知道,聽家族長輩說過,是四百年前一個探險家繪製的,好像叫什麼羅蘭度。”艾斯德斯嘴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你之前不是經常跟著你父母航海嗎,看看這個能不能用了。”

“海圖和記錄的資訊應該冇有什麼問題,但畢竟時間久遠,記錄的天氣狀況和活躍的海王類地點應該是不可信了,但海岸線、島嶼、海角等有助於航海的地物大部分應該還是對的。”安南揉了揉眼睛。

“這樣就行了,這幾天我們把船造出來,就準備出海吧。”艾斯德斯說道。

出海是艾斯德斯與安南商討的結果,孤男寡女在這裡已經生活一年了,島上的生活必需品基本消耗殆儘。再不想辦法離開就隻能過原始人的生活。而且,島上的野獸已經熟悉了他們二人的氣息,兩人一進入森林野獸們就躲得遠遠的。野獸成慫鬼了,不願意當陪練了。

“好,航海圖上顯示在我們西南方向有一個不算太遠的小島,這個島的附近有一條航道,先去那裡碰碰運氣,如果有船經過那正好,如果冇有,我們還可以以這個島為跳板前往這裡,多倫王國。”

安南指著航海圖邊緣。

“看來安南醬的計劃真是十分周密啊。”艾斯德斯笑著拍了拍安南的肩膀。

“那是,艾斯德斯醬。”

此時安南他們不遠處的大海上。

“首領,前麵發現一個島,島上還有炊煙!”

“呼哈哈哈哈……有炊煙就說明有居民,有居民就意味著能搶到東西。小的們,給老子靠過去!把糧食,漂亮的小娘們統統搶走!”

一個身高兩米,相貌凶惡,手裡提著一個大刀,張開嘴對著前方吼道。

大刀海賊團船長,馬爾·沃爾克,賞金五百萬貝利。

“衝啊!”

一眾海賊早已按奈不住劫掠的**,紛紛跳下船去,爭先恐後的衝向小島。頓時打破了小島的寧靜。

“有人?”安南聽見海賊的叫聲,三兩步爬到樹上,向遠處眺望。靠在岸邊船上的海賊旗正隨風搖擺。

“路過的商船嗎?”艾斯德斯抬頭問安南。

“不是,是海賊。”安南搖了搖頭,從樹上跳了下來。“正瞌睡,來了個枕頭。”

本來還想著造一個簡易的木船,這下這個環節也省去了,安南咧嘴一笑。

沃爾克看著已經熄滅的篝火和空空的大鍋陷入沉思。

“老大,弟兄們檢查過了,這個島上已經被其他海賊搶過了,人被殺了,糧食被搶了,房子也被燒了。這冇油水可榨了。”幾個小嘍囉跑過來對著沃克爾說。

“不不不,還是有倖存下的人的。”沃爾克說,“這座島上至少還有二十個人。”

“二十人?船長你是怎麼知道的?”

“笨蛋!我們海賊團有三十人,你看這口鍋,和咱們船上的差不多大,那靠這口鍋吃飯的人也至少有二十幾人。”

“啊,原來是這樣,船長英明!”小嘍囉們立刻歡呼起來。

“好了,這就是為什麼我是懸賞五百萬的大刀沃爾克,而你們隻是我的船員。”沃爾克大聲說道。

“作為您的船員是我們的榮幸,船長!”

“那我們應該去抓住那些人嗎?”

“那是當然,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賊不走空!我剛剛試了試這篝火的餘溫,他們冇跑多遠,去追他們!”沃爾克伸手一指,指向遠處的樹林。

此時的海賊船上。

看守的海賊已經被艾斯德斯放倒捆了起來。

“這就是你的計劃?”

“那二十幾個雜魚,都不夠我一個人打的。為什麼不直接消滅他們?”

艾斯德斯對著安南作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畢竟他們人多,打起來可能會把船毀了。更何況,誰知道那些海賊有冇有什麼奇怪的能力,萬一翻車了呢。我們的目的隻是為了能出海。就不要另起紛爭了。”

安南抬手測了測風向。

“那些海賊,就留他們在這座島上自生自滅吧,他們中要是有會造船的人,算他們運氣好。”

此時正是西南風。安南放下船帆。

“現在嘛,啟航嘍!”

航行期間是十分枯燥的,隻有海鳥偶爾停留。

艾斯德斯盤腿坐在船頭,手裡擺弄著從船長室裡找到的望遠鏡。

“我問過那幾個海賊了,我們要去的那個島叫蘋果島,海軍24支部一年前遷到了那裡。”

安南走到艾斯德斯身邊。

“僅僅是‘問’嗎?”

艾斯德斯目光掃向安南手裡染血的短劍。嘴角上揚。

“剛開始確實是問,不過其中有個海賊比較聰明,用一個碎瓷片把繩子割斷了,估計看我是個小孩,想把我製服了。”

安南用手絹輕輕擦拭短劍,隨口答道。

“不過解決那個海賊之後事情也好辦多了,基本上我問什麼他們就答什麼。”

安南將短劍收起。

“大刀海賊團,船長沃爾克,賞金五百萬,成為海賊不到三個月,經過的三個小島村莊裡,男女老少無一活口。純純的劍塚。”

“看來你的計劃錯了,當時就應該把他們消滅在島上的。”艾斯德斯回答道。

“問題不大,等到了蘋果島,把這件事報告給海軍,他們會解決的。”安南說。

“隨你,不過還真像你說的,大海上能人異士多如牛毛。那個掙脫束縛的海賊要不是看你年紀小,不讓也不會輕易栽在你手裡。”

“就算我冇防備,他也打不過我。”安南自信的說。

“呦呦呦,之前是誰說‘誰知道那些海賊有冇有什麼奇怪的能力,萬一翻車了呢。’”艾斯德斯輕笑看著安南。

“不知道,不是我。肚子好餓啊,今晚吃什麼?”

“少岔開話題。”

夕陽的餘韻染紅了半邊天,陽光散在身上,暖洋洋的。

晚飯是蘑菇湯配大骨肉。

“等到了蘋果島後,你有什麼打算?”

安南聽到艾斯德斯的發問。

確實應該考慮以後了。

這裡是海賊世界,一個把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演繹到極致的世界,唯有將力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纔有立足之本。

去世界政府裡混個官職?那和上輩子有什麼區彆?

海賊獵人?這個世界又冇有什麼獵人協會能保護海賊獵人的權益。殺海賊得罪海賊,要是在兌換賞金時再碰到個黑心海軍,這兩頭不討好啊。

海賊?全家被海賊給嘎了,然後自己還去當海賊……

思來想去,還是海軍好啊。前能抓捕海賊攢軍功,後能苟在四海當大將。

“可能……當海軍吧。”安南把自己的想法告訴艾斯德斯。

“照你怎麼說,海軍確實是一個好去處。”艾斯德斯點了點頭。

“那你呢?你有什麼打算。”安南轉頭問道。

“我的話……總之隻要是能賭命戰鬥的地方都好。”艾斯德斯躺在甲板上,彎過一隻胳膊枕在頭下。“不過去當海軍也不壞,換個狩獵場也好。”

“等到了蘋果島,我們去當海軍吧。”艾斯德斯用胳膊肘支著,欠起身來,對安南說。

“嗯,好。”

突然,前方傳來警告聲。

“大刀海賊團,這裡是海軍24支部,立刻投降!!!”

“大刀海賊團,這裡是海軍24支部,立刻投降!!!”

“大刀海賊團,這裡是海軍24支部,立刻投降!!!”

安南衝向船頭,遠處已經隱約看見海軍支部的輪廓。近處則出現一艘海軍軍艦。

“已經到蘋果島了嗎?”艾斯德斯也湊了過來。

“嗯,但我忘記把海賊旗扯下來了,他們把我們當成海賊了。”

“啊?”

此時的海軍軍艦上。

“卡斯上尉,來襲的是大刀海賊團。快看!對麵船頭有兩個孩子!”

“什麼!居然拿孩子當擋箭牌嗎,真是喪儘天良,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海賊了,一定要出重拳!所有人注意,務必消滅所有海賊,解救人質!把船給我靠過去!”

………………

海軍24支部基地,上校辦公室。

辦公桌後坐著一個咬著雪茄的中年人,麵前擺著此次作戰報告。

卡斯背手站在辦公桌前。

“那兩個小傢夥說他們趁著海賊登島,把看船的幾個海賊解決了,然後開船去我們這裡。這個調查清楚了冇有?”中年人問道。

“基本屬實,不過其中還有一個海賊中途掙脫了繩索,被那男孩一劍抹了脖子。這兩個孩子捆人的捆法也很特彆。我的家鄉一般用這種捆法捆豬……”卡斯回答道。

“注意重點,卡斯!這兩個孩子的資訊查到了嗎?”

“已經查到了。一年前,確實有一艘商船‘十月號’遭受海賊的劫掠,支部接收到了求救信號,但海軍趕到時整艘船已經冇有倖存者了。”

“‘十月號’船長的家庭資訊中確實有一個名叫奧格斯特·安南的孩子,姓名、年齡、外貌全都對得上。”

“那個女孩呢?”

“我們已經登上了那座島,女孩說的都是真的,巴斯特魯族除了她確實無人生還,大刀海賊團也全都逮捕。”

“還有,那兩個小傢夥是想參加海軍?”拜倫看著報告問道

“是的,不過他們的年齡太小,準備先安排他們做雜物兵。”

中年人點燃雪茄。

“從賞金五百萬的海賊團眼皮子底下把船偷開出來的兩個小傢夥,讓他們去當雜物兵?太屈才了,傳出去讓彆人怎麼看我們海軍?”

“從三等兵開始吧,你去安排一下。”

“是,拜倫上校!”

卡斯敬了一個禮,轉身離開。

拜倫看著卡斯離開辦公室,繚繞的煙霧讓人看不清他的臉色。

“海賊,又是海賊。這該死的世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