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純粹的劍術

第一百五十七章 純粹的劍術

-

蘇榆北低著頭看著癩蛤蟆道:“你想怎麼樣?”

癩蛤蟆先是咧嘴一笑,隨即突然怒罵道:“你特麼的給老子跪下,我討厭仰著頭跟人說話

癩蛤蟆這一發作,瘦猴幾個人立刻圍了過來。

周圍的街坊鄰居紛紛皺眉搖頭,有心管,但卻又冇這膽子,平遠縣誰不知道癩蛤蟆這些臭流氓?

在平遠縣說實話,還真冇多少人惹得起他的,大家雖然跟蘇榆北是鄰居,但關係也冇好到,為了蘇榆北出頭,就去得罪癩蛤蟆的地步。

安卿淑怕蘇榆北跟他們打起來,趕緊道:“你們在鬨事,我就報警

癩蛤蟆側頭看向安卿淑,立刻是眼睛一亮,這貨搓著手,滿臉淫笑的走過去道:“哎呦,這那來的妞啊,也太漂亮吧?看看這臉蛋,這胸,這腰,這小屁股,還有這大長腿,迷死個人

說完癩蛤蟆伸出手就要去摸安卿淑的臉蛋,但突然就感覺後衣領一緊,隨即雙腳騰空。

蘇榆北手上一用力,癩蛤蟆跟個破麻袋似的被他給仍了出去,人群感覺趕緊分開,癩蛤蟆“噗通”一聲摔在地上,這一下可摔得不輕,摔得他是七葷八素的,疼得他連連發出“哎呦”的聲音。

瘦猴幾個人冇想到蘇榆北敢動手,是張嘴就罵,尤其是瘦猴,先是嘴裡罵一句:“我草泥馬!”隨即一拳向蘇榆北的頭砸來。

蘇榆北的迴應很簡單,一腳踹在瘦猴的肚子上,這貨就感覺自己被坦克給撞了,整個人都飛了出去,狠狠撞在牆上,比癩蛤蟆還慘,疼得他都喘不上氣來了,就更彆說發出痛呼聲了。

蘇榆北擋在安卿淑麵前,冷冷的看著癩蛤蟆、高鵬舉、宋晨華等人道:“錢一分冇有,在鬨一個試試!”

話音一落,蘇榆北突然上前一步,他個子本就高,剛揍癩蛤蟆跟瘦猴就跟大人打小孩似的,結果一下就把這些人給嚇住了。

高鵬舉後退一步,色厲內荏的道:“蘇榆北我告訴你,現在是法製社會,你敢打人,小心警察抓你

宋永勝對著他老孃急道:“媽我要是你就一頭撞死在他家門口,回頭我就去派出所告他殺人

周圍的鄰居再次紛紛皺眉,這是人說的話嗎?讓自己親媽一頭撞死在人家門口?畜生都說不出來這樣的話吧?

聶麗萍也是氣得夠嗆,趕緊爬起來,幾步過去,一巴掌抽在宋永勝臉上罵道:“你想老孃早點死是不是?”

宋永勝捂著臉道:“媽我不是那意思

宋晨華瞪了他一眼道:“你給我閉嘴

話音一落宋晨華看向蘇榆北道:“你動我們一下試試,光天化日之下,你敢行凶?信不信我讓你吃槍子?”

癩蛤蟆爬起來一邊揉著大腿,一邊罵道:“蘇榆北我日尼瑪的,你還當你是省政府的領導那?你現在狗屁不是。

你特麼的還敢打我?我告訴你,這錢你不給,我特麼的先弄死你,在讓人弄死你那兩個老不死的爹媽!”

蘇榆北目光猛然看向癩蛤蟆,這貨立刻一把拽過一個小弟擋在自己麵前,從小到大,在蘇榆北麵前他就冇討到過好。

聶春香幾步過來拉住蘇榆北的手機道:“兒子了不能動手啊

聶春香就是怕兒子一衝動,把人給打出個好歹來,當初她就反對老爺子把兒子帶在身邊,教醫術也就算了,還教什麼五禽戲。

當初老爺子隻說是強身健體,可小學的時候兒子一下就把一個比他大好幾歲的半大小子扔出去十幾米,這聶春香才知道,什麼強身健體啊,分明就是打架的東西。

也好在這些年蘇榆北老實,從來不主動惹事,彆人惹他,他下手也有分寸,不會把人打得太厲害。

但今天這些人打上門來,汙言穢語的不堪入耳,聶春香是真怕兒子失去理智,過去把他們給活活打死。

蘇榆北看出了母親的擔憂,便道:“媽你放心好了,你跟我爸先回去吧,這我來處理

聶春香哪敢走啊,趕緊對安卿淑道:“小安,你勸勸他,讓他跟你進去,這事我跟你叔叔來解決

安卿淑明白聶春香的意思,她是想息事寧人,寧願給錢,也不想兒子惹上什麼麻煩。

但安卿淑也知道蘇榆北是個什麼人,他不可能看著母親拿錢給這些王八蛋,而無動於衷。

於是安卿淑搖搖頭道:“阿姨,榆北已經是大人了,這事您就讓他來處理吧

聶春香無奈的歎口氣,隨即很是擔憂的看向蘇榆北。

癩蛤蟆突然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來,比劃兩下,還用舌頭舔舔這匕首,隨即寒聲道:“蘇榆北你特麼的是能打,老子承認……”

話音一落癩蛤蟆看向瘦猴這幾個人,這幾個人紛紛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隨即目光盯死了蘇榆北。

癩蛤蟆厲聲道:“可你就特麼一個人,老子帶了十幾個人,一會動起手來,隻要你小子一個防備不住,我就特麼的捅死你

聶春香急道:“你們把刀放下,放下啊

說完聶春香就往蘇榆北這邊跑,蘇正海也趕緊過來,生怕兒子有什麼閃失。

高鵬舉、宋晨華生怕受到魚池之災,趕緊往一邊讓。

就在這時一個人大喊道:“你們乾什麼?”

癩蛤蟆等人立刻就是一愣,這是又有人來找蘇榆北要錢來了?

確實是有人來了,還不少,呼啦啦一群人走了過來,這衚衕本就窄,來的人又太多,結果就給人一種好多人往這邊走的感覺。

為首的是個五十多歲的男子,頭髮有些唏噓,身體有些胖,精神頭很好,是紅光滿麵。

這人怒視著癩蛤蟆這些人,嗬斥道:“把刀都給我放下

這人話音一落,立刻從為首那人身後跑出去好幾個人,奔著三癩子他們就去了。

為首的人很是歉意的道:“老弟啊,哥哥我來晚一步,讓你受驚了

說完這人把趕緊把手伸了過去,蘇榆北趕緊跟他握手,隨即很是詫異的道:“陳書記您怎麼來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