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克洛?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克洛?

-

“能把刀修好嗎?”

安南剛到船上,艾斯德斯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寄了。”

“那就是修不好嘍。”對於安南經常掛在嘴邊的黑話,艾斯德斯是明白意思的。

“修是可以修嗎,但得去新世界。”安南靠在沙發上,一點勁都提不起。

“彆在那垂頭喪氣啦,實在不行我把金獅子的那兩把名刀給你。”

艾斯德斯坐在辦公桌後,手背托著下巴。

“我又不是二刀流劍士,用那兩把劍乾什麼?”安南擺了擺手,“你自己留著收藏吧。”

反正現在在東海,斷裂的村正也不是不能用,隻不過發揮不了安南的全部實力罷了。

“等到了本部,看看科學部隊那邊有冇有什麼辦法,天天說現代科學很靠譜,彆到了需要它的時候不管用。”安南說道。

“最好能給你量身定製一把武器,能配合你的能力的。”艾斯德斯說道。

“有一說一,確實。”安南想了想,點點頭。

安南的果實能力是製造、操縱火焰,但經過他的開發,現在已經到了類似“流刃若火”的階段,好多招式都要通過村正這個媒介釋放,極高的溫度是普通刀劍無法承受的,隻有名刀可以。

雖然安南可以操控火焰,但就如艾斯德斯可以凍傷自己一樣,火焰也會灼傷安南。簡單來說,就是安南並不能免疫燒傷。

這也是為什麼要通過刀劍來釋放能力的原因。

“要是能幫我打造一把耐高溫的刀就好了。”安南說道。

“報告!我們遇到了黑貓海賊團。”

一個海軍上尉衝了進來。

“黑貓海賊團?”

“好像是草帽出海後遇到的一個小BOSS吧,好像和烏索普有關係,斧皇蒙卡一個星期前被打敗,時間也差不多。”安南心裡想著。

黑貓海賊船的船長克洛,就在烏索普的故鄉那邊當一個管家,不過安南不知道地名,就冇有去抓他。

能知道人名就不錯了,至於地名,過了二十多年誰還記得清啊。

安南眼中紅芒閃過,撇了撇嘴。“就一艘小破船,黑貓海賊團可不止有這點人。”

“估計是小海賊拉大旗作虎皮。算了,直接擊沉吧。”安南對上尉說道。

“是!”

“你知道黑貓海賊團?”艾斯德斯見安南表情古怪,頓時提了興趣,拿著望遠鏡走到窗邊。

“有點奇怪哦,平時你都不會去記這些懸賞的,怎麼突然對這個黑貓海賊團感興趣了?”

“之前那個在152支部濫用職權的蒙卡,他成為支部長的原因就是逮捕了黑貓海賊團的船長克洛。”安南說道。

“我那裡做了些工作,湊巧瞭解到的。這些人的賞金已經被蒙卡領過了,不過這些人的懸賞令一直貼在他的辦公室裡。”

“黑貓海賊團船長,‘百計’克洛,懸賞金一千六百萬貝利。”

“船副‘催眠師’讚高,懸賞金九百萬貝利。”

“貓人兄弟,懸賞金共一千四百萬貝利。”

安南如數家珍。

“看樣子確實不像是幾千萬海賊團的樣子。”艾斯德斯放下望遠鏡,搖了搖頭。

………………

轟轟轟……

軍艦上炮聲不斷,炮彈不斷向著不遠處的海賊船打去,落在海水中濺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雖然是隨緣炮法,但架不住量大,幾發炮彈擊中海賊船的桅杆。

嘎嗞一聲,桅杆斷裂。海賊船熄火趴窩,隨著海浪漂浮。

海賊船上,船長室內。

“三年心血,付之一炬……”

一個梳著大背頭,戴著圓框眼鏡的斯文男子仰麵靠在椅子上喃喃自語。外麵隆隆的炮聲似乎冇有影響到他。

“船長!船長!大事不好!”

海賊衝進船長艙室,驚恐地說道:

“海軍,海軍,打過來了!”

“安靜!我知道了,讓我清靜一會兒。”克洛抬起手,示意海賊離開。

“可是船長,外麵有海……”

“沒關係,海軍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

“海軍……”

“老子知道有海軍!!”

克洛坐起身對著海賊吼道,由於用力過猛,圓框眼鏡一下子掉到了桌子上。

他拿起眼鏡重新戴好,用掌心推了推眼鏡,麵無表情的說道。

“海軍怎麼了?三年前我就已經被‘處死’了,你們又冇有上懸賞令,再說了,我們船上又冇有海賊旗,海軍閒的冇事抓我們乾什麼!?”

“船長……”海賊小心翼翼的說道,“不過沒關係,他剛纔已經被海軍的炮彈炸死了,算是受到懲罰了。”

“海賊旗……被戴比給掛上了。”

“什麼!”克洛臉色一驚,不過立刻就恢複鎮靜。

“沒關係,這艘船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雖然破舊,但速度非常快,海軍的船是追不上我們的。”

“船長,船上的桅杆已經被炸斷了,我們提不了速……”

海賊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那你可以出去了。”

海賊本來還想再說幾句,結果抬頭一看克洛的表情,嚇得直接跑了出去。

“船長,你一定要保重啊!”

克洛依然是麵無表情,看著海賊跑出門外,門啪的一下關閉。

“既然海軍來了,那我也不躲了。”克洛心中歎了口氣。

費儘心血佈局了三年的計劃居然被那個長鼻子找來的小鬼給打敗。克洛整個人備受打擊,他對大海上的冒險產生了厭倦,現在隻想找個地方養老。

“聽說東海的監獄條件不錯,我就在那裡安度餘生吧。”

克洛自言自語道。

“大海,再無我克洛之名。”

轟!!!

船長室的大門被直接踢開。

“聽說這船的船長叫克洛。”

“誰是克洛?”

安南提著刀走了進來,東瞅瞅西看看,最後把目光鎖定在前方,大搖大擺的走到克洛麵前,仔細打量幾眼。

“就特麼你叫克洛啊?”

“海軍!”

克洛咬著牙說道。原本的躺平心態被安南這一腳直接踹冇了。

“草帽小子壞了我的好事,現在你們也要過來湊熱鬨!”

“哦,你已經被那傢夥錘過了啊。嘖嘖嘖,真慘。”安南戲謔的說道。

“你這傢夥,真是……找死!”

克洛麵色鐵青,戴上他的十刃“貓爪”,便向安南衝去。

“無聲步!”

克洛來到安南麵前,五道長長的爪刃朝著安南的腦袋劃去。

忽然間,一個刀柄出現在克洛的麵前,以比他更快的速度向他的胸口刺去。

克洛隻感覺胸口一悶,然後就飛了出去。

等他回過神來,人已經飛到了海軍的船上。

克洛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掃視了一圈圍住自己的海軍。

“海軍的船,正好搶了這艘船,然後東山再起。”克洛心裡思索著。“一艘普通的海軍巡邏艦,那個打飛我的海軍應該就是這艘船上實力最強的人吧,與他硬碰硬顯然是不劃算的,要智取……”

在克洛心裡盤算著如何奪取這艘船時,艾斯德斯的聲音從克洛的身後傳來。

“安南這傢夥,居然把海賊放到了軍艦上,這要是造成了傷亡,斯摩格那傢夥又要嘮叨半天。”

“女人!”

克洛的大腦飛速的運轉,“女性海軍的實力一般都不強,在船上也就是做做後勤,不是戰鬥人員,正好可以挾持她做人質。”

“這些海軍為了保護同伴一定會乖乖就範,等我的人控製了這艘船,再把他們全部趕下海,克洛大人的奪船計劃大功告成。”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事不宜遲!

“無聲步!”

克洛一瞬間來到艾斯德斯身後,爪刃貼著艾斯德斯的脖頸。

“你們都彆動!”克洛厲聲道,“再過來的話,這位小姐恐怕會小命不保!”

甲板上的海軍麵麵相覷,一時間停住了合圍的腳步。不過看他們的眼神,似乎帶著一絲同情?

“退後,都給我退後!”克洛冇有細想,繼續命令道。

不過這次海軍冇有聽他的命令。全都紋絲不動,目光充滿了同情,有的人還對著克洛豎起了大拇指。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快給我退後,不然我就讓她……”

轟!

一股龐大的氣勢籠罩在克洛身上。

克洛保持著挾持人質的動作,臉色發白,額頭上佈滿冷汗。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感覺到渾身顫栗?

麵前的女子直接推開了克洛,走了出來,環抱著雙臂,回過身來看向克洛。

“黑貓海賊團船長,‘百計’克洛。果然很有計謀啊,要是換做其他人,還真有可能讓你的計劃得逞。”

艾斯德斯笑著說道,隨後她看向海軍。

“海賊叫你乾什麼就乾什麼嗎?萬一他劫持的人不是我,你們會這麼做?”

前方的海軍低著頭,不敢直視。

“算了,你們不是我的兵,我也不好說什麼。”艾斯德斯擺了擺手,“來人把他的武器卸了,銬起來押回基地。”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