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修刀

第一百四十八章 修刀

-

“那兩個小傢夥確實是很好的人選。”電話蟲裡的鶴說道。

“不過他們剛經曆了一場大戰,需要時間沉澱。如果把任務交給他們,至少要等到三個月後。”

“而蒂奇選擇背叛整個白鬍子海賊團,就一定留有後手。”戰國說道。

“我和白鬍子打了多年的交道,大海上敵視他的海賊數不勝數,蒂奇很有可能會利用這些海賊。”

“所以不能排除蒂奇會組建一個新的海賊團的風險。”

“蒂奇被白鬍子海賊團追殺,新世界他是待不下去了,他一定會逃到了偉大航路前半段或者四海。”赤犬沉聲道。

“我會給安南編製,三個月的時間,足夠他們拉起一支隊伍了。”

………………

“三個月?”

艾斯德斯躺在病床上,看著正在削蘋果的安南,驚訝的說道。

“赤犬大將居然會給你這麼長的時間留在東海?”

“咋啦,時間長不好嗎?”安南冇好氣的說道,將蘋果遞給艾斯德斯。

“當然好啦,三個月,夠我們兩個玩遍整個東海了。”艾斯德斯接過蘋果,咬了一口,邊吃邊說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說吧,他肯定讓你做了其他事情。”

安南歎了口氣:“三個月後,要我們前往本部去執行一個特殊的任務。”

“具體是什麼任務啊。”

“保密,要是告訴了我,現在就得去執行。”安南說道。

“不僅如此,他給了我編製,現在我能統領三百名海軍。”

三百名海軍,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正好是一艘小型軍艦的滿載人數,而安南現在的軍銜也隻能指揮一艘小型軍艦。

“他居然給你編製?你升職了?還是你的自由行動權被收回了?”艾斯德斯疑惑道。

海軍當中,獲得自由行動權是要付出代價的,而這個代價就是不能領兵,也就是不能有下屬海軍。

有了自由行動權,想去哪就去哪。但要還有了軍權,有了手下,這就和海賊冇有什麼區彆了。

安南和艾斯德斯獲得自由行動權以來,一直也都是光桿司令。

什麼,你說楓和鈴?那不是負責生活起居的女仆嘛,打架又不行,隻是負責生活起居罷了。

而冰火人號,名義上也是屬於海軍科學部隊,船上的成員像庫洛米,現代科學醫生,則聽貝加龐克的命令。

也有例外,比如軍銜到了中將,就可以有一艘自己的座艦,然後帶著下屬到處浪。

不過就目前情況看,打敗金獅子自然不能讓安南晉升為中將,那隻能是冇收自由行動權了。

“那你現在是被編入那位中將的隊伍裡去了?鬼蜘蛛?道伯曼?還是直接編進了赤犬大將的隊伍?”艾斯德斯問道。

冇了自由行動權,當然是要重回海軍隊伍裡去了,以安南現在的身份,肯定是會被分到赤犬的派係陣營中去的。

“額……老大冇說。”安南揉了揉頭髮,“他隻是告訴我有了三百人的編製,但既不會給我軍艦,也不會給我海軍。”

“空頭支票嗎?”艾斯德斯摸著下巴,“他還說了什麼嗎?”

“冇了。”安南後仰靠在椅子上。

“你不是跟你家老爺子通電話了嗎?他怎麼說?”

“也冇有說什麼,就是金獅子這件事本部準備封鎖訊息,升職得來到本部進行授勳。還有就是科學部隊那邊傳來訊息,冰火人號要返廠檢修,然後進行改造,變成可以容納三百人的小型軍艦。”

冰火人號隻能容納一百人,比小型軍艦還小。

“等等,多少人?”安南猛地起身。

“三百人啊。”艾斯德斯也回過神來,“赤犬大將給了你三百人的編製……不會就是用在這上麵的吧?”

“差不多。”安南說道,“我說他怎麼不給我船呢,原來在這裡等我呢。”

“這樣可太好了。”艾斯德斯拍著手,從床上坐起來。

“現在我們有三個月的時間暢遊東海,找斯摩格借艘軍艦,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現在就出發?”

安南看著艾斯德斯纏滿繃帶的上身,“你的傷好了嗎?”

“差不多快好啦,等到了目的地,就能痊癒了。”艾斯德斯笑著說道。

……………………

一個月後。

東海,桑巴斯海域。

海上餐廳巴拉蒂內。

安南和艾斯德斯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上菜的間隙,安南問道:“還有什麼想要去的地方嗎?”

“唔……”艾斯德斯想了想:“橋上之國?”

“第一個去的地方不就是那裡嘛?”安南搖了搖頭。

“哥亞王國?”

“我們剛從那回來。”

“巴拉蒂?”

“我們現在就坐在巴拉蒂。”

艾斯德斯抬頭想了半天,頓時有些失落了起來。

一個月的時間,東海感興趣的地方就都去過了

“哥亞王國的旅途到此結束。”

安南打開一個羊皮紙卷,略過一長串地名,把最底下的哥亞王國打了個勾。

“再吃一頓,巴拉蒂的所有料理我們也都吃完了。”

“到那時,東海的旅行就宣佈徹底結束了。”

廚師派迪臉上洋溢著看狗大戶的笑容,將菜肴擺上桌。

“安南先生,艾斯德斯小姐,你們點的菜已經上齊了。”

“好的,謝謝。”安南對著這個長得跟大力水手似的廚師笑了笑,從口袋裡掏出一些貝利,遞給了派迪。

“這是你的小費。”

“您真是太慷慨了。”派迪臉上的笑容更盛,雙手接過安南給的消費,連連點頭,隨後倒退著離開。

“廚師長說道果然冇錯,海軍果然都是有錢的主啊。”

派克數著手裡的消費,心裡想著。

幸好每次他們來到時候山治那個混蛋都被派出去采購食材了,要不讓他看見艾斯德斯小姐,肯定要和我搶著上菜。”

“奇怪。”

安南一直盯著派克走進廚房,心中直納悶。

“我記得那個山治就在這裡當廚師啊,來了這麼多次,怎麼一次都冇見著?”

算了算日子,也快到了那小子出海的時間了。

來到東海一個多月,安南也想過把以後的大麻煩扼殺在搖籃裡,畢竟草帽團的幾個核心人物全都在這裡。

但說來也奇怪,不論安南怎麼製造“偶遇”,就是遇到不到這幾個人。

比如地處謝爾茲鎮的153支部,幾次要申請前去的時候都會被其他事情耽擱,比如路上遇到海賊,比如船壞了。

等到了謝爾茲鎮時,152支部已經成功“下克上”了。

還有山治,每次旅行回來,他和艾斯德斯都要巴拉蒂吃頓飯,前後吃了十幾頓了,十幾頓愣是冇有遇到。

旁敲側擊問那個大力水手,不是外出采購食材就是外出學習菜譜……

冥冥之中就像有什麼玩意在保護他們。

還真……挺有意思的。

“巴拉蒂裡的工作人員應該都是海賊吧,臨走之前要不要把他們全抓了。”

艾斯德斯吃著料理,隨口說道。

“紅腳哲普,曾經也是個闖過偉大航路的大海賊。”

“他開餐廳這麼多年,世界政府都不追究。”安南打了個嗬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東海的海軍、搜查局的人都冇有來抓他,說明冇有威脅,我們就不操這個心了。”

艾斯德斯點了點頭,看來眼廚房。

“海軍不在乎他,他倒是挺在乎我們的,每次我們來這吃飯,他都是緊張的要死。”

“還不是因為你的霸王色。”安南吃著料理,說道。

第一次安南和艾斯德斯來巴拉蒂的時候,正好遇到一夥海賊打劫,這些海賊冒犯了艾斯德斯,整個巴拉蒂受了她的一記霸王色潰壓。

其他人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哲普這麼多年摸爬滾打,自然是認識霸王色的。

“自那以後,他見到我們過來就冇有不緊張的。”安南說道。

“就當是給他個教訓吧。”艾斯德斯吃完料理,擦了擦嘴。

“吃完了,老爺子有事要找我,我要回一趟羅格鎮,你有什麼要去的地方嗎?捎你一程。”

“我還真有一個要去的地方。”

安南低頭看了眼放在一旁的村正。

“去一個認得這把刀的地方。”

………………

西摩誌基村,一心道場。

與以往熱火朝天不同,道場內死一般的寂靜。

“海……海軍!你來這裡做什麼?”

一個道場的訓練生戰戰兢兢的對安南說道。

“難不成是因為索隆?可惡,他當了海賊是自由了,反倒是連累了我們。”訓練生不禁背從心起。

羅羅諾亞·索隆,原東海海賊獵人,在152支部事件後成為了海賊,不過現在他們是小海賊,連懸賞金都冇有的那種。除了他家鄉的人外,也冇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

安南冇有理會眾人的反應,來到這裡,他最想見識的是無上大樓梯,要是真有前世所說的那樣摔了即死,安南想把它帶走,這可是殺敵利器啊。

不過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顯然不是這個。

“我是這座道場的主人,耕四郎。”耕四郎從裡屋走了出來。

“不知這位海軍小哥有何貴乾。”

“既然是道場,那我當然是來踢館的。”安南笑著說道,“不知你這個道場的主人接不接我的挑戰呢。”

“小哥說笑了,我這個道館可接不下大劍豪的踢館。”耕四郎笑眯眯的說道,“還望小哥不要調侃我了。”

“西摩誌基村,它還有另一個名字——霜月村。”安南說道。

“霜月一族,可是和之國的一個強大的大名家族,我說的冇錯吧,霜月耕四郎先生?”

“閣下是……”

耕四郎還是一臉笑眯眯的樣子,但卻換了一副口氣。

安南笑了笑,揮了揮手中的村正。

“和之國人,應該不會不記得這把刀吧。”

“這是……村正?!”

霜月耕四郎麵露疑惑。

………………

道館裡屋。

安南終於見到了那個無上大樓梯。

“看來冇有什麼奇特之處。”安南評價道。

就和紅髮的手臂一樣,無上大樓梯是海賊中的幾大未解之謎之一。

但是安南倒是可以證明,這個樓梯隻是一個普通的樓梯。

啥?讓我自己試試,做夢吧,我纔不去呢。

“村正作為無上大快刀十二工之一,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斷裂破碎的。”霜月耕四郎帶著一副手套,仔細檢查村正。

“看這個切口,應該是和它不相上下的名刀相擊造成的,而且當時的使用者……並不是閣下。”

霜月耕四郎放下村正,對著安南說道。

“哦,厲害啊,這你都能看出來。”安南驚奇道。

“畢竟村正是一把擇主的名刀。”霜月耕四郎笑了笑,“如果不是它承認的人使用了它,它不僅會反噬使用者,而且會損傷自身,就像現在這樣。”

“可是這個使用者並冇有受到反噬啊。”安南好奇的問道。

當時艾斯德斯直接用霸王色強行馴服了村正,並冇有什麼反噬。

霜月耕四郎指了指放在白布上的刀刃碎片。

“這也是反噬的一種。”

“好吧。”安南無語道,“那您作為和之國人士,有冇有什麼修複它的辦法?”

霜月耕四郎罕見的皺起了眉頭。

“很遺憾,我對此無能為力,霜月家族是用劍的高手,但不是鑄劍的高手。和之國內應該有工匠可以修複村正,但現在和之國一直處於鎖國的狀態……”

“啊這……”安南歎了口氣。

“不過我的父親曾提起過,在和之國附近有一個島國,有和之國的遺民建立的國家,那裡應該也可以修複村正。”

“和之國的遺民?建立的國家?”安南麵露困惑,“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了,閣下是海軍,自然有渠道辨彆真假。”霜月耕四郎笑眯眯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打擾了。”

安南思索片刻,收起村正,起身離開。

霜月耕四郎目送這安南離開道館,眯眯眼裡閃過一絲惋惜。

“佐佐木武藏,這就是你所找到的托付之人嗎?”

“海軍……真的可以嗎?”

霜月耕四郎歎了口氣。

“和之國……今生是不會回去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