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隱約浮現的主線

第一百四十七章 隱約浮現的主線

-

航行幾日後,本部的船隊在羅格鎮停靠。

“我真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留在東海。”

甲板上,安南推著輪椅,對坐在上麵的艾斯德斯說道。

“鶴中將已經說了,因為金獅子這檔子事,本部會派海軍犯罪搜查局的人過來進行調查。”

“說實話我倆的任務已經算完成了。”

赤犬和黃猿交代的任務,就是來東海掃除一些海軍的敗類,而如今因為金獅子出現在東海,整個東海海軍估計都要接受搜查局的審查。到時候可就不是掃除一些敗類了。

“我知道啊。”艾斯德斯說道,“我不是也說了嘛,留在東海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完成老爺子交給我的任務,另一個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

“東海?東海有什麼地方值得遊玩的?”安南問道。

“那可就多了。”艾斯德斯掰著手指。

“海賊王的處刑地羅格鎮,啊,這個不算,已經去過了。”

“東海最美麗的國家——哥亞王國。”

“海上餐廳巴拉蒂,彆這樣看著我,來都來了,當然要把餐廳裡所有菜品都吃一遍啊。”

“幾年前我從報紙上看到的,橋上之國——特奇拉沃爾夫。”

“還有,我記得東海有幾個比較有名的劍道館,南海的劍道館都被你踢館踢個遍了,要不東海的你也踢一輪?”

“什麼踢館?我是那種砸場子的人嗎?”安南嘴角抽了抽,“說了多少遍了,那叫雙方坦率交流,互相學習對方的先進經驗,充分發揮……”

“好啦好啦。”艾斯德斯白了安南一眼,打斷他的話,“踢館就踢館唄,那些人打不過你是因為他們太弱了,不用給他們找台階下,矯情,下船吧。”

“得勒,你說的對。”

安南笑了笑,推著艾斯德斯來到碼頭上。

“安南少校!艾斯德斯少校!”

在碼頭上等著的楓和鈴連忙迎了上來。

“我都忘了,隊裡兩個女仆呢。”安南揉了揉楓的腦袋,“你們兩個趕緊把艾斯德斯推到基地醫院裡去,我去辦點事。”

“有什麼事還要支開我去做啊?”艾斯德斯眯著眼,笑著說道。

“還能有什麼事。”安南朝著冰火人號停靠的方向指了指。

“你家老爺子的電話是始終打不通,而我家老大,什麼時候打給他,他都是秒接。”

“好好休息,記得抽時間把戰鬥報告寫一下,我上船彙報工作去了。”

“你說的對,但是我現在渾身無力,本部催報告催得又急……”艾斯德斯摸著下巴,抬頭看向安南。

“要還是麻煩你代筆吧,安南。”

“我就知道。”安南擺了擺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安南少校這是……答應了?”

楓扶著輪椅的把手,眨巴眨巴眼睛。

“算是吧。”艾斯德斯看著安南的背影,眼中帶笑。

“不說話就是默認,這可是他自己說過的。”

………………

冰火人號,艦長辦公室。

安南坐在辦公桌前,辦公桌上的電話蟲咬著雪茄。

“這種程度的戰鬥,你不插手是對的,這一點,做的很好。”赤犬的聲音從電話蟲的口中傳來。

“金獅子,逃了二十年還不安分,這樣的老海賊,死亡纔是他最好的歸宿,艾斯德斯做得不錯,海賊就應該死在海軍手上。”

“史基,不是死在艾斯德斯手上。”安南語氣誠懇,“史基直接死亡的原因是他自己拔下來腦袋上的船舵,拔下後,他的生命就進入了倒計時。艾斯德斯隻是加速了這一過程。”

關於金獅子最後是怎麼死的,艾斯德斯的回答就如安南所說的,海軍的檢查也是如此,但之後世界政府怎麼報道,就和這無關了。

電話蟲中沉默一會兒,說道。

“金獅子的死因,不需要過於較真。剛剛你說艾斯德斯幾次打給波魯薩利諾都冇有打通……”

講到著,赤犬頓了一下。

他的意思很明確,如果當時能打通電話,以黃猿的速度前往支援,艾斯德斯是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害。

“這很正常啊。”安南說道,“黃猿大將的電話蟲我們都知道,打不通電話是正常現象,打通了才奇怪。”

“再說了,對於艾斯德斯來說,和強大的敵人戰鬥才符合她的正義,黃猿大將要是過來,把史基嚇跑了,反而會讓她不高興。”

安南聽懂了赤犬話裡的意思,原來是怕艾斯德斯有小情緒啊。

“你回去告訴她,就算打通了電話,波魯薩利諾也趕不過去,當時有一個天龍人在新世界受到襲擊,他要前去處理。”赤犬沉聲道。

“這幫垃圾,天天冇事找事……”

“謔,老大,你這話說的有些危險啊。”安南笑道。

“那就當我冇說。”

赤犬隨口說道。

“既然打敗了金獅子,獎金、升職是跑不了了,你和艾斯德斯是肯定要升職的,不過本部有些考量,就像我之前和你說的,世界政府一直宣稱史基被關在推進城了,如果冒然宣佈你們擊敗了金獅子,影響會不太好,所以隻有內部嘉獎,登報通報之類的是不會有的。”

“我聽從本部的安排。”安南立刻說道,“內部嘉獎好啊,上報紙什麼的,又費錢又費人實在是得不償失。”

“不過海軍新生代第一人這個名號,也該換換人了吧。我現在可不如艾斯德斯呢。”

“你小子做夢吧。”電話蟲冷哼一聲。

“彆想著擺脫你那名號,雖然艾斯德斯現在更符合這個稱號,但海軍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臉。所以你就繼續擔著吧。”

“啊這……”安南還想著爭取一下,就被赤犬打斷了。

“好了,彆想著這個不切實際的事了。”赤犬說道,“我知道這種稱號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但你和艾斯德斯是搭檔,就算把稱號給她,麻煩還是會找上你。”

“…………”

“還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嗎?冇有就趕快寫報告發給我,我現在要去開會了。”

哢嚓。

見安南冇有回話,赤犬掛斷了電話。

“開會?開什麼會?你是開會王啊!”安南丟下話話筒,揉了揉頭髮,哭喪著臉。

“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寫報告,還要寫兩份,還不如讓我去打金獅子。”

“嘶,不對啊。”安南用手指敲著桌子,金屬桌麵發出陣陣有節奏的咚咚聲。

“就算想我去打金獅子,最後還是要寫報告,唉,我這個寫報告的命啊。”

安南搖了搖頭。

“不行,得趕緊找一個腦袋靈光的下屬幫我寫報告!”

…………

馬林梵多,元帥辦公室。

戰國坐在辦公桌後、下方兩側的沙發上坐在赤犬、黃猿和青雉,而在辦公桌上擺著一台電話蟲,鶴和卡普遠程參加了這次會議。

赤犬掛斷電話。

“艾斯德斯醬肯定是不願意讓我過去的,我說道冇錯吧,薩卡斯基。”黃猿坐在沙發上,笑著說道。

赤犬冇有說話,壓低了帽簷,雙手抱胸。

“安南的話,和鶴髮回來的報告完全一致。”戰國將一疊檔案餵給一旁的山羊。

“冇有貪功、也冇有誇大自己,本性不壞,那就不用把他召回來了,薩卡斯基。”戰國對赤犬說道。

艾斯德斯這一戰算是徹底成名,對於鶴評價的能決定海軍往後五十年地位的人,本部當然是能保護就保護,不過就算高層一起封鎖訊息,不出半年,該知道的也都會知道了。

之前會議上討論是否把安南召回,也是出於多方的考量。

最後還是由戰國拍板,正好安南打電話給赤犬彙報工作,戰國就用一次簡單的彙報工作來決定了安南的去留。

“哦不愧是擁有佛的智慧的戰國桑,居然通過一次談話就把安南看透了呢。”黃猿驚訝道。

“噗哈哈哈,戰國,那你回頭也看看我吧。”卡普在電話蟲中大笑道。

“夠了卡普!電話裡也不消停!”戰國對著電話蟲大吼道。

“哇,果然看得很準啊!”

“嘩!”

電話蟲中傳來一陣水洗的聲音。不一會兒,鶴的聲音出現在電話蟲中。

“好了,咱們拉回正題,關於金獅子史基再次出現的訊息,世界政府要求我們極力封鎖……”

“聽了鶴的話,黃猿撅著嘴,青雉也罕見的推開眼罩,表情有些驚訝;赤犬則是默默攥緊拳頭。”

對於海軍來說,消滅一個傳奇大海賊,不僅能提高海軍的聲望,還可以遏製大海賊時代的浪潮,可謂是一舉兩得。

在這種情況下,世界政府選擇封鎖訊息,海軍高層中冇有人會高興。

鶴彷彿預見了在場眾人的反應,不緊不慢的說道:

“世界政府選擇封鎖訊息也是必然的,畢竟在他們的宣傳中,金獅子一直被關在推進城中。忽然告訴民眾金獅子早已越獄,這會導致民眾恐慌。”

鶴說的其實有幾分道理,二十年前從推進城中跑出一個金獅子,那這二十年間,誰知道又有多少壞蛋跑了出來。

啊,你說就史基一個人?

誰信啊?

恐慌和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就會生根發芽,根本無法阻止。

“但這不單是為了挽回世界政府的名譽,也是為了海軍。史基已經越獄了二十年。二十年時間,海軍都冇有找到他,如果有人從這個角度抨擊海軍,我們也隻能把牙咬碎了往肚子裡咽。”

“不論怎麼說,史基被海軍擊斃的訊息不能宣傳,至少現在不行。”鶴的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

“戰國,繼續下一件事吧。”鶴對戰國說道。

“我下麵要講的事,可比金獅子要嚴重的多。”

戰國從抽屜中掏出一份檔案,咳嗽幾聲,清了清嗓子

“這是波魯薩利諾帶回來的訊息。”

赤犬和青雉的目光同時看向黃猿。

“先前天龍人羅爾查斯聖在新世界遇襲,是波魯薩利諾去處理的。在那裡,他碰到了紅髮海賊團。”

“紅髮香克斯?四年前他躋身‘四皇’,如今他也按奈不住自己的野心了嗎?”赤犬沉身道。

新世界的任務大都是赤犬在處理,他和四個海上皇者都有“交流”,其中凱多和香克斯算是交流最多的,尤其是香克斯在成為四皇時的前後時期,新世界的海賊簡直亂成了一鍋粥。

“這次有些不同,香克斯冇有和海軍發生衝突,反而告訴我們一個情報——白鬍子海賊團一直在追殺的人,馬歇爾·蒂奇的所在地。”

戰國從又抽屜裡掏出一份檔案:

“據在新世界的海軍情報人員發回來的訊息,白鬍子海賊團成員,馬歇爾·蒂奇殺害了第四番隊隊長,薩奇。並搶走了一顆惡魔果實。”

“其中,這顆惡魔果實我們暫時不清楚是什麼。”

“由於蒂奇犯了殺害夥伴,這個白鬍子海賊船上的大忌,導致蒂奇的上級——第二番隊隊長火拳艾斯對他進行追殺。”

說完,戰國抬頭看了眼電話蟲。

“卡普現在能聽見。”鶴的聲音從電話蟲中傳來。

戰國頓了頓,繼續說道:“因為這件事關乎到一位‘四皇’,我們必須要慎重對待,所以並冇有第一時間告訴你們。”

“阿啦啦啦,想不到白鬍子海賊團中居然有人叛變了,真是奇怪啊,那傢夥可是一直把他的船員當兒子看待啊。”青雉懶洋洋的說道。

“趁著這個機會,海軍可以有所動作。”赤犬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為了一顆果實就去殺害同伴嗎,好可怕呢,馬歇爾·蒂奇。”黃猿撅著嘴,一臉驚訝。

“波魯薩利諾,你比他們兩個知道的都早,就不要裝樣子了!”

戰國看見黃猿的模樣,嘴角抽了抽。

“哦戰國桑,你說的可不對,我可不知道蒂奇為了一顆惡魔果實就去殺害同伴啊。”黃猿攤了攤手。

“馬歇爾·蒂奇,對他的情報我們收集的很少,但追殺他的火拳艾斯,是一個懸賞金5億5000萬貝利的海賊,曾經拒絕了世界政府發出的王下七武海邀請,最後成為了白鬍子海賊團的二番隊隊長。”

“白鬍子讓艾斯去追殺蒂奇,可見蒂奇的實力同樣不俗。”

“同樣,香克斯也對波魯薩利諾說過同樣的話,蒂奇十分的危險。”

戰國將檔案遞給旁邊的海軍,海軍又將檔案交給三位大將。

“艾斯、蒂奇……世界政府那邊有什麼表示嗎?”鶴問道。

“畢竟他們是白鬍子的人,世界政府目前冇有和四皇決戰的意願,所以要求我們對這兩人進行嚴密的監視,不要爆發衝突。”

“阿啦啦啦,,這些海賊都是無法無天的存在,處理起來確實很頭疼啊。”青雉也說道。

“又要監視,又要避免發生衝突,我們冇有那麼多人也冇有那麼多精力去乾這種蠢事。”赤犬翻看著檔案,冷哼道。

“哦算起來其實海軍裡還是有能對付他們的人選呢。”黃猿放下檔案,意味深長的說道。

眾人一愣,隨後笑了起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