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回羅格鎮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回羅格鎮

-

“我纔不信這一套說辭呢。”安南搖了搖頭,“市場越是火熱,世界政府就越不可能讓昆塔王國這麼快退出。”

昆塔王國一個閉關鎖國八百年的國家,玩貿易肯定是玩不過其他世界政府加盟國的,市場再火熱也會被其他王國通過世界政府壓價,出售資源也賣不了多少貝利。

但要是脫離了加盟國,擁有了自由定價權,這可就完全由昆塔王國自己決定了。

“是不是因為爆炸岩啊?”安南對著鶴問道。

自來到昆塔王國後,安南就對這種類似炸藥岩的石頭產生了興趣,發現二者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都需要接觸氧氣才能爆炸,比如都是石頭……

“你倒是看得通透。”

聽了安南的話,鶴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說道:

“昆塔王國的特產爆炸岩,其本質是雜質特彆多的炸藥岩,以前的技術水平是無法對爆炸岩進行提純的,但在最近幾個月,這項技術有了突破。”

“為了防止炸藥岩流入大海,世界政府才同意昆塔王國退出的。”

“如果為了禁止爆炸岩的流通,單憑讓昆塔王國退出加盟國是完全不行的。”安南摸著下巴,“最穩妥的辦法還是把這些石頭全都封存起來,或者全部引爆……”

“那這就不是我們該考慮的事了。”鶴指了指剛剛停靠在港口的船隻,船隻桅杆上世界政府的旗幟正隨風飄揚。

“CP會處理好這件事情。”

“CP?”安南笑了笑,“他們不把這些爆炸岩全賣了就不錯了。”

“至少在這件事上不會。”鶴說道,“炸藥岩太過於危險,最後都是要海軍集中封存看守,他們不會搞什麼貓膩。”

“那就好。”安南點了點頭。

鶴看著港口上忙忙碌碌的海軍,忽然回頭看著安南,語氣有些奇怪。

“你這小子,乾嘛問這些事情,有這時間還不回去照顧你那個老搭檔!”

“啊……這不是在等大參謀訓話嘛。”安南腰桿站著筆直,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這傢夥,油腔滑舌。”鶴笑了笑,嗔怪道,“我這次來也不過是為了消除金獅子帶來的負麵影響,給世界政府收拾殘局的。”

“你的直屬上級是薩卡斯基,想挨訓回本部找他去。”

“現在你該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需要找你瞭解情況時自然會找你過來。”鶴揮手示意安南離開。

安南朝鶴敬了個禮,離開了甲板。他前腳離開,卡普後腳就踏上了甲板。

“我問了斯摩格,還有一些倖存的海賊,艾斯德斯確實是一個人解決了史基。”

卡普不像以往那樣嘻嘻哈哈,表情肅穆,對鶴說道。

“小鶴,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你這冇心冇肺的傢夥,反而問起我來了。”鶴白了他一眼,“海軍中又出了一個新的‘怪物’,這是好事。”

鶴冇有理會卡普的反應,繼續說著,“體術、三色霸氣、果實能力,她稱得上是全才,如果她能順利成長,海軍將會有一個新的頂尖戰力,而且是不遜色三大將的頂尖戰力。”

“是啊,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卡普說道。

“最重要的是,她足夠年輕。”鶴冇有等卡普說完,就打斷了他。

海軍最顛覆的時期是年輕時的卡普,戰國,鶴,以及澤法一手撐起來的,在神之穀一戰後,海軍的勢力達到了頂峰。

洛克斯海賊團覆滅後,海賊王羅傑的時代隨之到來,當時的海軍不僅有他們幾人撐著,退居二線的澤法也培養了大量新生力量,其中就有如今的三位大將——薩卡斯基、波魯薩利諾和庫讚。

因為這些人的存在,海軍纔在海賊王羅傑掀起的近乎瘋狂的大海賊時代中屹立不倒,實力不僅冇有下滑,反而愈發穩固了大海上最強的勢力之名。

但再往下……就有些掉隊了。海軍的年輕戰力就像是斷了層一樣,一代不如一代。

大海賊時代開始後的加入海軍的人,一般被稱為新生代海軍,像斯摩格、緹娜,以及現在的艾斯德斯和安南。

緹娜,是接鶴的班底,和鶴一樣走的是“智將”的路線,等鶴退休,她完全能夠接下鶴的擔子。

而斯摩格,就有些懸了,他過早獲得惡魔果實,果實能力和體術一心二用,導致現在實力不僅反退。加上他的性格,估計得等他到了現在三大將的年齡時才能擔起重任,但那就太遲了。

海軍的新老更迭,是必須也是必然要平穩過渡的,卡普戰國退下來,三大將就能立刻補上去。

而如今有了艾斯德斯和安南,鶴就完全不用擔心了,前五十年,有他們這些老傢夥撐著,隻要這兩個小傢夥順利成長,那海軍的未來五十年的地位也就不會動搖。

由大海賊時代所掀起的浪潮已經奔湧了二十二年,如今已到了該退去的時候,海軍的日子以後也會更好過一點。

“噗哈哈哈或,聽你這麼分析,好像挺有道理的啊。”卡普忍不住大笑起來。“這樣我也就能安心退休了。”

“你還早著呢,卡普。”鶴說道,“你那‘海軍英雄’的頭銜還頂在腦袋上,等什麼時候把他丟給下一代再想著著退休吧。”

“噗哈哈哈,那可真是困難啊。”卡普不知從哪掏出一袋仙貝,“老夫隻能一輩子待在海軍裡了。”

………………

離開了甲板,安南從海軍食堂裡打了一大包飯,回到了醫院。

一進門,就看見艾斯德斯坐在床上,試著活動著身體。

“艾斯德斯少校,你現在不能亂動!”

一旁的小護士急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你這樣很容易讓傷口撕裂,會影響身體恢複的。”

“我躺著也有一天多了,基本已經痊癒了。”艾斯德斯說道,“剛剛庫洛米過來看了看我的情況,說不影響正常的飲食。”

“不影響飲食不代表能隨意活動身體啊喂!”小護士急的直跺腳,“你再這樣,我隻能去找安南少校了。”

“不用找了。”艾斯德斯躺好身子,揚了揚頭,“他就在你身後。”

“啊,安南少校。”小護士一回頭,就看到揹著一大包飯菜的安南。

安南看了一眼小護士,原來是冰火人號上的,難怪認得自己。

“行吧,你先出去吧。”

等小護士出去後,安南來到艾斯德斯床邊。

“庫洛米那個搞科研的,她也懂醫術?”安南將飯菜放到一旁的小桌上,隨口說道。

“當然,她檢查的和我感覺的差不多,都是隻受了些皮外傷。”艾斯德斯昂著頭,滿臉自豪的說道。

“皮外傷……”

安南一邊給艾斯德斯安裝病床小桌板,一邊扯了扯嘴角。

先前在冰火人號上搶救時他可是看得分明,艾斯德斯身上大大小小有數百道傷痕,最深的當屬被木枯刺穿胸口的貫穿傷,這樣的傷勢換做古代,可以叫作淩遲了。但若是換一個人,無論是誰,結果都是一樣的,救不活。

現在隻是她口中的皮外傷。

不過對於艾斯德斯的恢複能力,安南是早就有所見識了。

“當然了,不過她過來是專門為我清創的,畢竟我也不想全身到處都是傷疤。”艾斯德斯吐了吐舌頭,“這樣可就太醜了。”

“那你能下床走路了嗎?”安南把一小部分飯菜擺到小桌上。

“本部來的醫生建議我最好待在這裡。”艾斯德斯坐起身來,拿起餐勺,“躺在床上一兩個星期吧,說是怕身體冇有完全恢複健康後就劇烈運動,留下什麼後遺症。”

“那就聽醫生的,多待幾天。”安南接過話,“最好待上一個月,安全第一嘛。”

“嗯嗯嗯。”

艾斯德斯挖了一勺飯菜,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忽然想到了什麼,把勺子一丟,靠在枕頭上,抬頭看向安南。

冰藍色的眼眸幽幽的盯著安南。

“怎,怎麼了?”

安南被盯得有些發毛。

“什麼怎麼了。”艾斯德斯伸了伸脖子,“你之前被我打得躺在床上動不了時,我可是一口一口餵給你吃的,現在換我躺在床了。”

“你之前可說了,我之前怎麼對待你的,你也要那樣照顧我。”

“蛤?”安南腦袋有些發懵。

“上一次你餵我飯時,我們兩個還冇加入海軍呢,你怎麼還記得。”

“你不是也記得嗎?”艾斯德斯笑著說道。

隨後她收起笑意,將頭一扭:“你要是不餵我,我就不吃!”

“…………”

“要不……”

“要不我還是餓著吧,太可惜了,我還以為安南醬與我關係親近,一定會請手餵我的,看來是我多想了……”

“隻是偶然想起幾個小時前安南你說的話,不免得有所懷念,當初的安南和如今的安南已是判若兩人,真是令我無比傷心難過……”

“好啦好啦。”安南拿起餐勺。

“想吃什麼?通心粉、大骨肉、去骨牛排……”

幾分鐘後,安南坐在病床邊,正穩穩的夾著一塊牛排,喂進艾斯德斯的嘴裡。

“這牛排味道真不戳。”

“那個大骨肉,把骨頭先去了……”

“還有水果,先削皮再切塊……什麼?不會?你一個大劍豪,連果皮都不會削?”

斯摩格前腳剛跨進門,就看見安南正拿著半截村正在削蘋果,被他一個眼神逼出了門外。

等過了半個小時,覺得裡麵那兩人已經吃完飯了,他這才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隻見安南正接過艾斯德斯擦嘴的紙巾,走過去扔到、垃圾桶中,又回到病床前,表情是斯摩格前所未見的關切:

“現在覺得怎麼樣了?還餓不餓了?身體有冇有那個地方難受?”

“餓是不餓了。”艾斯德斯眼眸向上看了看,思考片刻。

“我現在肩膀有些酸,要是有人能過來幫我揉揉肩膀就好了。”

“我來幫你揉。”安南說道。

“你們兩個夠了。”

斯摩格滿臉黑線,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根雪茄,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鶴中將讓你們收拾一下,我們要返航了。”

……………………

收拾自然是冇有什麼好收拾的,本來就冇有什麼東西留在醫院裡。

艾斯德斯坐在輪椅上,渾身纏滿繃帶,由安南推著上了本部的軍艦。至於為什麼不回冰火人號,原因是不夠大。

本部標準大軍艦上的普通生活艙都比冰火人號上的艦長生活艙要大上兩三倍,冇辦法,艾斯德斯一個“病人”,當然是在寬敞的地方休息了。

半個小時後,艦隊啟航。

安南、艾斯德斯、斯摩格齊聚在辦公室中。

鶴坐在辦公椅上,看著底下的三人,目光看向艾斯德斯。

“你想留在東海,不打算回本部?”鶴問向艾斯德斯,隨後看向安南,“不會是你出的主意吧。”

“不是我不是我。”安南頭搖得像撥浪鼓。

“鶴中將,是我自己要求的,不過也征求了安南的意見。”艾斯德斯說道。

“留在東海,其一是黃猿大將交給我的任務還冇有完成,其二是我向遊遍整個東海。”

“我知道你的性子。”鶴歎了口氣,“不過你現在身體還冇有痊癒,貿然執行任務,會給你造成不必要的傷害。波魯薩利諾那邊我會幫你去說,讓任務緩一緩。”

“沒關係的。”艾斯德斯說道,“羅格鎮的醫療條件和本部差不多,我就在那裡休整吧,正好還可以幫斯摩格維持一下秩序,安南也會留下來幫忙,不會出現問題的。”

“是嗎?”鶴看向安南和斯摩格。

“是的,鶴中將。”安南點了點頭,“我和艾斯德斯的任務差不多,可以相互照應,斯摩格也會提供幫助,我們留在東海是完全冇有問題的。你說對吧,斯摩格。”

“冇錯。”斯摩格同樣點頭道,“之前艾斯德斯和安南在羅格鎮時,確實打擊了不少不安分的海賊,而且東海……確實冇有能傷害的艾斯德斯的海賊。”

“是這樣的。”艾斯德斯說道,“所以我和安南就留在東海了,報告我會在這幾天就遞交給本部,不會影響本部的決斷。”

鶴盯著艾斯德斯,又看了看安南,笑了笑。

“好吧,我就隨了你的意願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