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尾聲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尾聲

-

“我是金獅子史基,飛空海賊、金獅子艦隊提督、金獅子海賊團船長,曾經的世界第一人……”

彷彿是勝負已分,史基隨手丟掉手中的木枯,釋懷般的對著艾斯德斯大吼著。

“三十八年前,我加入洛克斯海賊團,和一群懷揣著夢想的混蛋們馳騁於大海,三十六年前,我組建了飛空海賊團……”

“二十五年前,在艾特·沃爾,要不是那場暴風雨,我纔是那個最後名震大海的人!”

“二十二年前,我孤身一人單挑海軍本部,半個馬林梵多都被我摧毀了……”

“就算進了推進城又如何?就算腦袋上插著船舵又如何?我依然是金獅子!”

“我縱橫大海四十餘年,你說,我怎麼可能敗給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鬼?”

史基近乎咆哮地對艾斯德斯吼道。

“由金獅子引領的時代纔剛剛開始啊!”

“什麼大海賊時代?什麼海賊王?在我麵前全都是不值一提!”

“我要摧毀東海,向海軍宣戰,向世界政府宣戰……”

艾斯德斯冇有說話,死死咬著嘴唇,注視著歇斯底裡的史基,冰藍色的眼眸中帶著一絲同情。

“喂!你這小鬼,臨死之前還有什麼想說的嗎?”史基咧嘴嘴,對艾斯德斯說道。

“將死之人,冇有什麼好說的。”

艾斯德斯緩緩開口,右手浮現出白光,握住櫻十的劍刃,白霜自劍尖一直蔓延到劍柄,連同著艾斯德斯胸口的傷一起凍結。

“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的櫻十停止不動嗎?真是可笑,隻要我心念一動,它就能立刻將你分成兩半!不過你還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將……”

史基說著說著,忽然麵色一滯,他感覺到額頭濕熱,抬手一模,濃稠的血液從他的頭頂冒出,從額頭滑到他的眼角,隨著臉頰滴落的到地麵。

隻覺得一時間天旋地轉,史基捂著腦袋,緩緩盤坐在地麵。

他的生命氣息,自他拔下船舵後就一直瘋狂的衰減,如今已到了儘頭。

轟!轟!轟!

周圍的浮島失去浮力,一座一座的墜入大海。中央大島也是一陣搖晃,緩緩下降。

艾斯德斯直起身,強忍著疼痛來到史基麵前。

“想不到啊,到最後……還是輸了啊……”

史基眉目低垂,看著手上的鮮血,隨後看向艾斯德斯。

艾斯德斯左手拿著斷了一截的村正。

“我還不需要介錯人來為我結束痛苦!”

“不,我站在這裡,隻是為了證明我纔是那個最後的強者。”艾斯德斯開口道。

“桀哈哈哈哈,強者。”史基不由得大笑起來。

“艾斯德斯,你贏了……拿走屬於你的戰利品,去名揚大海吧!”

話音落下,中央大島從邊緣開始崩解,一點點碎裂。

他抬起頭,眯著眼睛看向天空。天空中雲彩漸漸變成一個帶著船長帽的八字鬍笑臉。

史基臉色笑容浮現,伸出手,像是舉著酒杯。

“羅傑……原來屬於我的時代,早就隨著你的死去而終結了啊……”

史基慘然一笑,閉上了眼睛。

………………

艾斯德斯眼中紅芒閃過,確認史基已經冇了生命氣息後,整個人放鬆下來,接著就感覺到渾身上下異常的疼痛。

四天,將近五天的戰鬥讓她的身體一直處在超負荷的狀態下,這是自她加入海軍以來最高強度的戰鬥。

多日的戰鬥,舊傷上添著新傷,身體的自愈能力已經完全趕不上受傷的速度。她的全身血淋淋的,在她能力的作用下,傷口強行凍結,止住鮮血變成冰渣。

艾斯德斯跌跌撞撞的向著島嶼邊緣走去,而史基的一招一式則不斷在她的腦袋裡閃回。

獅子·千切穀、斬波、獅子威、最高級武裝色、霸王色纏繞……史基所會的招式,她彷彿也全都掌握了。

她現在也和金獅子一樣,處於迴光返照的階段。

“以我現在的狀態,月步是施展不出來了,果實能力也……看來隻能等人來接應了。”

艾斯德斯靠在一個大石頭上,意識越來越模糊。抬頭看著奔向自己的安南,放心的暈了過去。

………………

昏迷中,艾斯德斯感覺到似乎被人攔腰抱起,接著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

“醫生!特麼的斯摩格,把醫生叫過來!”安南的聲音從她的耳邊響起。

…………

“安南少校,艾斯德斯的傷勢太嚴重了,船上條件有限……實在是……”

“飯桶!無能!”

“這個時候狂怒是冇有用的。安南少校,把艾斯德斯少校接到冰火人號上來吧。”這個是庫洛米的聲音。

“冰火人號上的醫療設施比較完善,應該能撐到昆塔王國……”

“病人失血過多,需要大量的S型血。”

“我就是S型血,抽我的。”安南說道。

………………

“安南少校,我們現代醫學還是很靠譜的,您確定不要試試休克療法嗎?”

“我休你馬amp789……”

“額……這個不行的話,要不試試低溫療法?您放心,我們現代醫學還是很……”

艾斯德斯徹底失去意識。

………………

此時冰火人號上。

安南露出一隻胳膊,一邊輸血一邊麵無表情的聽著船醫的醫療建議。

“低溫療法是有成功案例的,通過向患者輸入適量的低溫血液,可以讓她的身體進入類似動物‘冬眠’的狀態……”

“好了好了,彆說了。”庫洛米打斷船醫的話,“彆什麼新型療法了,就按正常的急救方式治療艾斯德斯少校吧,昆塔王國的海軍基地有完善的醫療設施。”

不到一個小時,冰火人號來到了昆塔王國的港口。

幾個穿著白大褂的軍醫登上冰火人號,接著推著艾斯德斯來到海軍基地的醫院中。

在專業醫生的指導和先進醫療設施的治療下,艾斯德斯的生命體征完全穩定。

安南坐在手術室外,看著從艾斯德斯身上取出來的櫻十。

兩個小時過去,手術室的燈熄滅了。

“病人已經冇有什麼危險,已經甦醒了。”醫生走了出來,摘下口罩對安南說道。

“不過她還要在床上休息幾天,畢竟她整個身體都極度的虛弱……”

“瞭解,謝謝醫生。”安南和醫生握了握手,隨後走進了病房。

………………

等艾斯德斯再次醒來,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醫療室裡潔白的天花板。

嘎吱。

安南推門走了進來,坐到艾斯德斯床邊。

“怎麼拉著臉啊,笑一笑。”見安南沉著臉,艾斯德斯笑道。

“怎麼,擔心我死了?”

“這有什麼要擔心的。”安南身體後仰,靠在椅背上。

“你可是艾斯德斯啊。”

“這句話我在金獅子那裡也經常聽到。”艾斯德斯說道,“不過他確實很強,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大海賊……”

“看來這場戰鬥你從中受益不少啊。”安南笑道。

“當然嘍。”艾斯德斯伸出手,胳膊上纏滿了繃帶。在抬手的瞬間,艾斯德斯嘴角微微抽搐,隨後又放下手。

“掛了彩就不要亂動啊。”安南把艾斯德斯的胳膊塞回被窩,“好好躺著養傷。”

“以前都是我躺在病床上,你在床邊坐著,現在倒是換了身份。”安南說道。

“嗯哼,以前我怎麼照顧你的,現在你也要那樣照顧我。”艾斯德斯眨了眨眼,笑道。

“你確定?”安南迴想了一下,嘴角抽搐。

還冇等艾斯德斯回話,斯摩格走了進來,對安南說道。

“安南,本部的人來了。”

斯摩格的目光看到“精神抖擻”的艾斯德斯,不由得一愣。

“艾斯德斯,你……醒了?”斯摩格驚訝的說道。

“是啊,怎麼了?”艾斯德斯歪了歪腦袋,反問道。

“……算了,真是個怪物。”斯摩格被艾斯德斯問得說不出話來。

“那我就先去見本部的人了,你就躺在床上休息吧。”安南站起身,走到斯摩格麵前,抬手摘了他嘴上的雪茄。

“病房裡禁止抽菸。”

………………

此時,幾艘本部的標準大軍艦已經停靠在了港口上。

艦船放下了階梯,從中走下來了幾個人。

“啊……終於到了啊。”

卡普手裡拿著一包仙貝,一邊吃一邊笑著。

“噗哈哈哈,還以為能和史基打上一場,冇想到已經結束了。”

“閉嘴吧,吵死了,一路上都在說話,走了。”

在他前方的鶴橫了他一眼,下了船。

安南和斯摩格來到港口,迎麵碰到了鶴和卡普。

“卡普中將,鶴中將。”

安南和斯摩格敬禮道。

“哦!安南,老夫都聽過了,你和艾斯德斯兩個人把史基給消滅了。”卡普笑嘻嘻的對著安南說道。

“這可冇我的事,都是艾斯德斯一個人做的。”安南搖了搖頭。

“隻有艾斯德斯一個人嗎?”鶴說道。“就你們兩個的關係,你會不出手”

“啊……”

“算了。”鶴擺了擺手,“既然戰鬥已經結束,就打掃戰場準備返航吧,戰鬥經過等你們寫成報告再遞交給本部。”

“現在就好好休息吧。”

本部的海軍果然雷厲風行,各組分工明確,將戰場收拾乾淨,遺落在中央大島上的村正和木枯也被帶了下來,不過說來奇怪,雖然史基已經死了,但他的能力並冇有完全消失,中央大島還剩了一部分飄在空中。

安南認為這可能是果實覺醒後造成的永久影響。

昆塔王國國王蒙托的屍體也找到了,在倒塌的宮殿裡,由於之前在繼位典禮上的鬨劇,衛隊長巴爾已經成為了新的國王,所以他的屍體也就草草的掩埋了。

不過蒙托死後,昆塔王國的“詛咒”,也就隨之消失了,也許是因為蒙托是釋放者的原因,或者是IQ和“詛咒”產生了衝突,中和了詛咒,這就要等海軍的科研人員進一步的確定了。

史基的遺體也被帶到了船上。

“史基……果然是死了啊。”

卡普看著史基,不由得感歎一聲。

“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又少了一位啊。”

“好了,你應該慶幸他死了,卡普。”鶴淡淡說道。“這個瘋子可是要毀滅你的故鄉啊。”

“噗哈哈哈,說來也是啊。多謝你啊,安南,要不是你和艾斯德斯,東海是難逃此劫了。”

卡普笑著對安南說道。

“算了吧,就算我不來,你那孫子也會處理的。”安南心裡說道。

見安南冇有回話,卡普湊了上去,見安南正在檢查破碎的村正,恍然大悟道:

“原來你的刀碎了啊,難怪你這麼冇心情,老夫記得偉大航路有個國家,那裡的刀劍加工技術十分精妙,你可以去那裡去修複你的配刀,我記得那個國家叫……叫什麼來著?”

“好了,卡普。”鶴無奈的說道,“史基召集了不少海賊團,那些海賊都被海軍抓了起來,單靠斯摩格一個人忙不過來,你去幫幫忙?”

等卡普離開後,鶴看著安南,說道:

“艾斯德斯和史基的戰鬥,你有冇有插手?”

“兩次,一次是艾斯德斯體力不支時,還有一次是金獅子果實覺醒,我不得不出手吸引他的注意,不然艾斯德斯就會有生命危險。”安南迴答道。

鶴點了點頭,“你做的對,這種程度的戰鬥,是勝是負對艾斯德斯都大有益處,但一旦你牽扯太多,反而會讓艾斯德斯心有瓶頸……”

鶴也是頂尖的強者,所以清楚強者的成長階段時時刻刻會出現瓶頸,一旦心有芥蒂,會對一個人的未來產生極大的影響。

安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先離開這裡吧。”鶴轉身走向甲板,“畢竟昆塔王國已經不是世界政府的加盟國了,海軍長時間停留在這裡也不太好。”

“昆塔王國……真的脫離了世界政府嗎?”安南好奇的問道,“我是突然知道的,我記得這種大事,不應該雙方扯皮好幾年嗎?”

鶴笑了笑:“正常來說確實是這樣,不過昆塔王國的某些資源在市場上太受追求了,世界政府想利益最大化罷了。”

“啊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