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十三章 氣態斬擊

第十三章 氣態斬擊

-

薩博現在慌得不行,那名海軍一直在後麵緊緊的追著他。

正在薩博考慮該如何甩掉尾巴時,那個尾巴突然一個加速直接跳到了他的前方,攔住了他的去路。

“我說這位小哥,乾嘛跑這麼快啊,我是海軍,是不會傷害你的。”

薩博沉默不語。

“不說話,還戴個麵具神秘兮兮的,看起來好可疑啊。”安南左手架在了腰間的刀柄上,大拇指頂住刀鐔,準備隨時發起攻擊。

喝!

一個細長黑影突然向安南發動偷襲,一杆長槍如水中遊龍,直刺向安南後背。

安南在他偷襲的瞬間,就邁開了腳步,向一側閃去,與此同時在空中拔刀出鞘,向偷襲者和麪具小哥各自釋放了一道斬擊。

一擊未中,黑影立刻變換腳步,長槍隨著動作舞動,槍尖纏繞黑色霸氣,精準的盪開了襲來的斬擊。

另一道斬擊則被一個棍棒模樣的武器擋住,激起大片煙霧。

等煙霧散去,原地已無一人。

“逃走了?”安南看了過去。

“和我戰鬥可彆分心啊!”淡淡的聲音從黑影口中發出。

還冇等安南反應,黑影就衝了過來,長槍在手裡舞出一個槍花,腳步向前一踏,人已來到安南身邊,長槍一挑。

安南不退反進,一手穩穩的按住長槍。

“好大的力氣。”

黑影有些驚訝,隨即長槍一橫,甩開了安南。

“你又是誰?”安南連退幾步,站穩了跟腳。

“暗黑世界殺手,長槍盧卡。”盧卡說道。

“暗黑世界?”

相比於耳熟能詳的海軍、七武海、四皇等勢力,暗黑世界卻很少有人瞭解。前世記憶裡,暗黑世界也稱為地下世界,全都是一些不法買賣,地下軍火運輸,武器、毒氣、人造惡魔果實等,還有雇傭兵生意,販賣戰爭資源,買賣非政府加盟國的居民。

在安南的印象裡也冇有什麼厲害人物,不過當了海軍後才知道,暗黑世界占大頭的部分在各個王國之中,大海並不是它的主場。

“是多倫王國的人雇傭你的吧”安南說,“海軍可是世界政府的直屬組織,謀殺海軍的後果你們可承擔不起。”

“這與我無關,我的任務就是殺了你和你的同伴。”盧卡握緊長槍,擺出進攻姿勢。

“秘劍·百裂斬!”

安南抽出軍刀,在刀刃上激起藍光。隨著軍刀的揮舞,藍光自刀刃上分離,形成大量的藍色斬擊。

“普通的斬擊而已。”

盧卡快速舞動長槍,長槍旋轉宛如鐵幕,擋住了所有的斬擊。

就在他準備發起攻擊時,眼前之人卻消失了。

砰!

一記鞭腿從側方掃向盧卡。

盧卡的舉槍紮在地麵擋住踢擊,然而這一擊的力道極大,長槍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一直到了十數米開外,身體撞到大樹才停下。

他穩住身形,拔起長槍。握槍的雙手有些顫抖,眼裡充滿凝重。

安南收回腳,散掉腿上的武裝色,說道:“反應不錯,就是太蠢了,不適合當殺手,一個簡單的障眼法都看不出來。”

“你……”盧卡麵色陰沉,“明明是個劍豪,為什麼體術也如此精通。”

體術和劍術,雖然都可以使用霸氣,但是不同體係其霸氣運用是不同的,劍術的霸氣運用,放在體術上,防禦和攻擊都達不到理想狀態;同樣,體術的霸氣運用在刀劍上,雖然也能增強刀的傷害,但遠遠達不到劍豪的層次。

而這個海軍明明是一個劍豪,但他的踢擊卻讓他難以招架。

“想知道啊。”安南兩指抹向刀刃,隨著指尖的滑動,刀刃逐漸附上一層黑得發紫的霸氣。

“其實我的劍術隻會一點點,我最擅長的還是體術。”

武裝色纏繞。

“秘劍·斷水流!”

一道巨大的黑金色斬擊橫著斬向盧卡。

“該死,這個怎麼可能擋得住?”盧卡大驚,眼看著斬擊越來越近。

一個身影閃到盧卡身前,拔刀擋住這道斬擊。

佐佐木左手抵住刀背擋住斬擊,右手用力旋轉,將安南的斬擊抵消。

“佐佐木,你來著乾什麼?”

盧卡看著麵前這個滿身酒氣的武士。

佐佐木冇有理會,雙眼盯著安南。

“還是我來說吧。”

海格出現在盧卡旁邊。

“長腦袋冇有按照計劃,已經去找那個女海軍了。為了防止這兩個海軍之間通風報信,我和佐佐木也隻能提前行動。”

“現在看來是你倆計劃好一人一個啊。”海格笑道。

盧卡冇有說話。

“請你去到你應該去的地方,盧卡。”海格繼續說道。

“哼!”

盧卡冷哼一聲化為黑影遁走。

海格微微一笑,朝著盧卡離去的方向脫帽致意。

安南看著眼前的西裝革履的紳士。

“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啊。”

“請原諒我的有失遠迎,奧格斯特·安南閣下。”海格微微欠身。

“你認識我?”

“我不但認識你,還認識同樣在這座島上的艾斯德斯閣下。”

“你既然認識她,為什麼不攔著你的同夥,而是讓他們去送死?”安南來了興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不能乾涉,而且,那兩人並不是我的‘同夥’。”海格搖了搖頭。

“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安南揮刀,一道斬擊掠過。

一旁的佐佐木立刻拔刀而出,一刀再次擋下斬擊。

安南眉頭一挑,“看你的裝扮,是和之國的武士?”

佐佐木收刀而立,取下掛在胯上的酒葫蘆,灌了一大口酒。

“不愧是海格先生看上的人,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劍豪了。”

佐佐木放下酒葫蘆,收刀入鞘,擺出居合姿勢。

“在下已經擋住了閣下的兩次斬擊,如果再冇有什麼表示的話,在下有愧武士之名。”

話音剛落,一道普普通通的斬擊朝著安南飛來。

就在斬擊臨近時,突然四散開來。彷彿消失了。

麵對這道消失的斬擊,安南心中大驚,像是感覺到了什麼,武裝色覆蓋全身,舉刀向前擋去。

恐怖的斬擊化作氣態激射四方,安南死死抵住佐佐木的氣態斬擊,整個人被強大的力量震向後退,雙腳離地,幾乎被轟飛了出去,其餘氣態斬擊威力不減的斬向四方,附近樹林裡的所有樹木齊腰而斷。

“氣態的斬擊?開什麼玩笑啊!”

安南瞪大了雙眼,大聲喊到。

“這並不是難事,安南閣下,說起來,還得感謝那個與我比試的男人,啊,那雙銳利的眼睛,光是看著,就讓人不寒而栗啊。”

佐佐木淡淡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