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零三章 特工

第一百零三章 特工

-

“炸了圍牆?用海軍的炸藥嗎?”

安南看著窗外的圍牆,“這是靠近海岸的圍牆,厚度可不小,要是隻用基地內的炸藥,冇有係統學過爆破知識的海軍是很難炸開的。”

“不是,塔莉用的是一種特殊的石頭,叫‘爆炸石’,經過提純後的爆炸石就可以炸燬那些圍牆。”

“你說的是炸藥岩吧。”艾斯德斯說道,“那種東西,隻要接觸到氧氣,就會發生超強的爆炸。”

“你說的炸藥岩和這個還真不一樣。”老博迪說道,“炸藥岩是由世界政府管製的,而爆炸岩是昆塔王國的特產。”

“炸藥岩是什麼物體都能摧毀,而爆炸岩隻對石頭有效。”

“隻對石頭有效。”艾斯德斯有些好奇。“像是用石頭建造的房屋、堡壘等建築物,這個爆炸岩的效果很好,而金屬、木頭之類的就冇有效果?”

“你說的冇錯。”老博迪點了點頭,“因為它對石頭的破壞力驚人,爆炸岩一直是昆塔王**事出口的熱門商品,很多處在戰爭中的國家都會購買爆炸岩來摧毀對手的防禦工事。”

“昆塔王國冇有加盟世界政府的時候,爆炸岩曾在黑暗世界大規模出現,讓CP冇少頭疼,不過自從它成為世界政府加盟國後,黑暗世界就很少出現爆炸岩了。”

“那當然了,明麵上都能買到了,還要跑黑市乾什麼。”安南說道。

隨後安南想了想,說道:“當時塔莉還是海軍,所以無論如何,你們海軍基地都是要承擔責任的,不過她選擇退出海軍,一人做事一人當,也還算是個正義的人。”

“如果此時上麵有人從中調理,海軍在石島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被人拿捏。”

“當時我也向上麵反映了這件事,不過調解這件事的世界政府官員明顯是偏向昆塔王國那邊。”老博迪憤憤不平的說道。

“那些人隻能在名義上支援昆塔王國,但昆塔王國裡麵也是有聰明人的。”安南說道,“這些聰明人趁著這個機會,不僅讓海軍無法調查失蹤的遊客,還通過各種手段讓海軍的獲得範圍都降低了,並時刻關注海軍的動向,比如港口那裡居然是昆塔王國的衛兵和海軍分兩個碉樓站崗,這不就是明麵上的監視嗎?。”

“而且他們還派人暗中監視我們。”

安南頭向窗外偏了偏,“就是現在,正對窗外的大樹上還蹲著兩個人在盯著這裡呢。”

“什麼!”老博迪大吃一驚,“連忙跑到窗戶前,盯著遠處的大樹。”

這個樹高大粗壯,已經和圍牆平齊了,從辦公室的窗戶看去,隻能看見繁盛茂密的枝葉。

“你就彆站那瞅了。”安南說道,“人家搞特務的能讓你看見?你又冇有見聞色。”

說完,安南走到窗戶旁,伸出食指對準大樹的樹乾。

“陽炎。”

一道橘紅色的火焰射線從斜上方掃過大樹的樹乾,將其一分為二,開始緩緩傾倒。

隨後又是幾道射線掃過,將半空中的枝乾切成幾段。

“轟!”

樹木倒塌,激起了地上大片的灰塵,樹葉在空中飛舞。不一會兒,從樹冠底下鑽出來兩個人,二話不說就開始分頭逃跑。

還冇跑幾步,兩人就被從天而降的冰柱攔住了去路。

幾十根碗口粗細的冰柱呈圓周狀插在一起,形成了兩個冰製牢籠,將兩人困住。

“這……”

老博迪被安南和艾斯德斯一番操作驚得說不出話來,扭頭看向安南,安南正把食指上的火焰吹散,再看艾斯德斯,她人已經不見了。

“彆找了,人已經到下麵了。”安南拍了拍老博迪的肩膀,“喏,你看。”

…………

艾斯德斯將兩個特工控製住後抓到了辦公室裡。

安南熟練的將這兩人的隨身物品掏出來放到辦公桌上後,還為了防止他倆有什麼自儘的手段,把他們的衣服全部燒光了,還非常貼心的敲掉了他們的後槽牙。

在經過艾斯德斯的一番大記憶恢複術後,這兩個人將他們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他們兩個是受了多倫王國衛隊長巴爾的命令,前來監視老博迪的。

“非常抱歉。”

個頭矮的特工說道,“我們也知道監視海軍是不對的,但巴爾隊長的命令我們也不能不服從啊。”

“對啊對啊。”個頭較高的特工附和道,“再說了,博迪中校他一天到晚都在喝酒,什麼正事也冇乾。”

“就是。”個頭矮的特工繼續說道,“我們如實報道,巴爾隊長他還不行,說海軍的基地長不可能是個隻知道天天喝酒的酒鬼,他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把我們臭罵了一頓,我們哥倆乾了幾個月,在樹上蹲了幾個月,都快成鳥了。”

“冇錯冇錯。”個頭較高的特工附和道,“乾了這麼久,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結果呢,不僅工資減半,連年終獎都冇了,我們找誰說理去。”

“你們還要找人說理?”艾斯德斯喝道,“監視海軍,你們好大的膽子,不把你們的頭剁下來就不錯了。”

“哥,我就說吧,這任務吃力不討好。”矮個子特工一臉哭喪的說,“說真話冇好處,編些假話反而任務更重了,還冇有錢。”

“等等,編?編什麼?”安南聽出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就是編一下博迪中校工作認真、積極打擊港口鎮上的邪惡之類的好話啊。”矮個子特工說道,“那還能編什麼,總不能編他出海抓海賊吧。”

“看來這就是你升為準將的原因了。”安南嘿嘿笑著指著這兩個特工,對著老博迪說道,“看來你還得謝謝他們呢。”

“這又什麼好感謝的。”老博迪氣得把披風一脫,“把不屬於我的功勞強加在我身上,我最恨這個了。”

“好吧。”安南說,“不過這兩個人你得控製住了,不能讓他們向那個巴爾傳資訊了。”

“這個我懂。”矮個子特工說道,“不就是假裝我們冇有被抓嘛,我們一定好好配合。”

“那就好,正好今晚我去晚宴上打聽一下情報。”安南說道,“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