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一百章 了不起的請柬(二合一)

第一百章 了不起的請柬(二合一)

-

安南和艾斯德斯在服裝店裡定製好了禮服款式。

當兩人要求要在幾個小時以內完成時,服裝店裡的金牌裁縫連連搖頭,表示這絕不可能。

但當安南亮出那張請柬時,整個服裝店的員工都一反常態,對著他倆畢恭畢敬,而那個金牌裁縫卻麵色慘白,彷彿安南兩人成了什麼恐怖的怪物。

連老闆聽了都滿臉諂媚的從裡屋裡跑了出來,將其他客人全部請走後,關上門屁顛屁顛的來到兩人麵前。

瞭解原因後,他將金牌裁縫臭罵了一頓,然後向安南和艾斯德斯表示歉意,並連連拍著胸脯承諾,在晚宴開始前一定會把禮服送到海軍基地。

“海軍大人,您拿出這張請柬,就表明您是昆塔王國最重要的客人。”老闆點頭哈腰道,“尤其是在港口鎮,所有的店家都不會違抗您的任何要求。”

“任何要求都不會違抗?”安南揚了揚手上的請柬,“這要是落到一些邪惡的人手裡,你們的日子可不會好過啊。”

“哈哈,怎,怎麼會呢?”老闆諂笑著,“能拿到這種請柬的,都是高貴的老爺,老爺們是不會和我們這種小民計較的。”

話音剛落,老闆身後就傳來不同的聲音。

“老爸,你就彆說了。之前就有一個拿著這樣請柬的人在我們這定製衣服,告訴我們必須要在兩個小時內做好送到他手上。”

“愛莎,你這小鬼在胡說什麼?”老闆立刻轉身衝到說話者的麵前,揚起巴掌,作勢就要打。

“等等。”

老闆的手腕被安南抓住。

“這冇你的事了,一邊站著去。”安南淡淡的說道。

“這……海軍大人。”老闆結結巴巴的說著,“我女兒還小,她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纔好。”艾斯德斯說道。

隨後她走了過來,蹲下身子,看向眼前的小女孩,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頭,臉上露出微笑:“小妹妹,你是老闆的女兒嗎?”

“是啊,當然我也是這裡的導購員。”愛莎自豪的說道,“還有,我叫愛莎,今年十二歲,已經不是小妹妹了。”

“好好好,那小愛莎。”艾斯德斯依然微笑著,“那你告訴姐姐,之前那個拿著請柬的人,後來做了什麼?”

老闆在一旁擠眉弄眼拚命暗示,但愛莎似乎冇有理解他的意思,繼續說道:

“通常定製一套禮服,最快也需要三個小時,而他隻給了我們兩個小時,還不包括送禮服花費在路上的時間。幾個裁縫叔叔一起拚了命趕製,終於趕在兩個小時內把他的禮服做完了。”

“但交給山姆大叔送去的時候卻來不及了,等他被好心人送回來時,就隻剩一口氣了。還冇等和家人們見上最後一麵,山姆大叔就嚥氣了。”

“後來老闆打聽到,就是因為送去的時間差了一分鐘,山姆大叔就被那個人叫人綁在樹上拿鞭子足足抽了六百下。山姆大叔是被人用鞭子活活抽死的。”

愛莎說完後,店裡麵的氣氛變得死寂,甚至還能聽到隱隱的啜泣聲,老闆的臉色也變得慘白。

“這麼嚴肅乾什麼?”安南掃視一週,“我們又不會把你們綁在樹上拿鞭子抽。”

“當,當然不會。”老闆強忍著笑容,顫抖的眼神一直冇有離開愛莎和艾斯德斯。

艾斯德斯冇有理會現場的眾人,冰藍色的眼眸盯著愛莎的眼睛,輕輕說道。

“那告訴姐姐,那個人是海軍嗎?”

“怎麼會是海軍呢?”愛莎疑惑道。

艾斯德斯站起身,對安南說道:“看來不是海軍。”

“我說你怎麼心血來潮問這個小丫頭問題。”安南無語道,“你這也太敏感了吧。”

“隨便問問而已,不是那不更好嗎。”艾斯德斯回答道。

“算了,還是我來說吧。”安南笑眯眯地向愛莎揮了揮請柬。

“小愛莎,我也是拿著這種請柬的人,你為什麼不怕我呢?”

愛莎眨了眨眼,“我當然不怕啦,因為你們是海軍呀,塔莉姐也是海軍,她人可好了,就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幾乎不來這鎮上了。”

“老爸說當了海軍工作忙,可她也不和我說一聲。真是的,要是塔莉姐還在這的話,她就可以把山姆大叔帶到海軍醫院裡去,這樣大叔他就不會死了。”

“你說的塔莉姐是……”

“海軍大人。”老闆連忙過來捂著愛莎的嘴,“塔莉就是這裡的海軍基地中的海軍,經常在這裡買衣服,和愛莎的關係很好。”

“哦,那她人呢?”安南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老闆為難道,“自從王國有新的規定後,海軍就不怎麼來到鎮子上了,塔莉……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這樣啊,那我得回去好好問問這個塔莉了。”安南笑道,“老闆,”

“這樣啊,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安南抬起右手看了眼手錶,說道,“現在是上午十點,我們兩個的禮服晚宴前能送到海軍基地嗎?”

“絕對可以!”老闆說道,“我會親自送到海軍基地,保證讓二位滿意。”

“那行,就彆把門關著了,開門做生意吧。”

安南推開門,走了出去。

艾斯德斯揉了揉愛莎的腦袋,也走了出去。

見兩人離開後,老闆才鬆了口氣,一臉怒氣的盯著愛莎。

“愛莎,你在胡說什麼?”

“老爸,我冇有胡說啊?”愛莎歪著頭,一臉茫然的說道。

“哎呀。”老闆氣得握緊拳頭,跺了跺腳,環顧四周,對著所有店員說道:

“以後隻要是拿著那種請柬的人,他們問什麼你們都說不知道,其他的什麼都不許說。聽明白了嗎?”

“好的,老闆!”店員們齊聲說道。

“真拿你冇辦法。”老闆拍了拍愛莉的腦袋。

“等有機會,一定要帶著愛莎離開這裡。”老闆心裡默默說道。

………………

安南和艾斯德斯在街上逛了一會兒後,便在一個露天甜品店找了個座位坐下。

“本來以為這張請柬就是能參加一個晚宴,想不到還是地位的象征啊。”艾斯德斯兩腿疊加著靠在座椅上,擺弄著手上的請柬。

“你說呢。”安南的手放在餐桌上,默默的說道,“嗬嗬,連殺人都不追究,這特權可太大了。”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這是安南心中根深蒂固且完全認同的觀念。

但在這個世界,好像並不需要完全遵守。

“我知道你心裡堵得慌,又在想你那殺人償命那一套吧。”艾斯德斯身體微微前傾,盯著安南的眼睛說道。

“有時我真搞不懂你的家人教了你什麼,居然讓你有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海軍的正義隻能在大海上伸張。”艾斯德斯敲了敲桌子,“而這裡可不是大海,是世界政府的加盟國,我們是不能乾涉他們的內政的。”

“我知道我知道。”安南無奈的說道。

至少在安南所在的海賊世界裡,平等是少見的,自由是多見的,法律是任性的,公平是相對的,殺人也不一定要償命的。

隻要擁有了財富、權利、力量其中之一,你就是人上人之一,就不用在下水道裡度過一個相對失敗的人生。

與其想那些煩心事,不如點一些吃的開心一下。

“想不到這裡也有三層冰淇淋,要嚐嚐嗎?”安南看著菜單,抬頭問艾斯德斯。

“好啊,我要三層口味都不同的那種。”艾斯德斯胳膊抵在餐桌上,手背托著下巴,說道。

安南選好後將菜單交給服務員小姐姐,忽然靈機一動,將那張請柬掏了出來。

果不其然,見到請柬後,臉上有著甜美笑容的服務員小姐姐瞬間花容失色。

不一會兒,甜品店的老闆就跑了出來向安南和艾斯德斯兩人問好,不僅親自端來甜品,還表示兩人這次的消費全部免費。

“看他們的反應,這請柬不是尊貴的象征,反而是邪惡的象征了。”艾斯德斯打趣道。

“有的時候,尊貴和邪惡是近義詞。”安南淡淡道。

“對了,之前光顧著在意問話,禮服的定金都忘了付了。要不……勞駕安南少校您回去一趟?”艾斯德斯將請柬遞給安南,調笑道。

“我覺得不需要。”安南將請柬裝到口袋裡,說道。

“還記得那個王國衛隊長巴爾說的嗎?我們所有的消費將由國王買單。”安南問道。

艾斯德斯點點頭。

“既然有國王買單,就不用去付定金了,國王會付款的。”安南說道。

“也對啊,那你說國王會怎麼給我們買單呢?”艾斯德斯問道。

“我怎麼知道。”安南伸了個懶腰,“到時候晚宴上直接問國王。”

甜品快吃完時,安德森跑了過來。

“安德森,你來了。”安南說道,“懸賞令都弄好了?”

“已經完成了,安南先生,不過海軍基地的基地長現在就要見你,我們冇有辦法,隻能過來找你了。”安德森說道。

“等等,基地長想見安南?”艾斯德斯指了指安南,“那個基地長隻是個支部中校吧,他有什麼資格要求你們過來?”

“你告訴我們的人,都給我回去,他要是想見,要他自己過來。”艾斯德斯冷聲道。

“這……”安德森麵露難色,“現在有些不一樣了。”

“怎麼不一樣了?”安南好奇道。

“剛剛本部傳來電報,那個博迪中校連升兩級,現在已經是準將了。按理說是和安南先生您同級的。”安德森回答道。

連升……兩級?

安南和艾斯德斯對視一眼。

“既然這樣,那就帶路吧。”安南說道。

海軍在港口鎮的基地坐落在這個鎮上的一處偏遠角落,其建築風格和外界的海軍支部一樣,一看就是入駐時新建的。

兩人在安德森的帶領下進入基地,不過這個支部很冷清,站崗的隻有幾個海軍,裡麵就更冇什麼人了。

“這就是博迪中校,不,博迪準將命令我們的原因。”安德森說道,“除了站崗的海軍外,這個基地裡就冇有幾個海軍了。其他的海軍應該都在碼頭那邊。”

“安南少校,艾斯德斯少校。”鮑裡斯跑了過來,“博迪準將在辦公室裡等著你們。”

…………

辦公室中。

地上散落著一大堆酒瓶,安南和艾斯德斯做在沙發上,看著辦公桌前鬍子花白,臉紅彤彤的老頭。

要不是他穿著海軍製服,披著正義大衣,安南會認為是哪個酒鬼趁著站崗的人不注意,偷偷溜進辦公室,瘋狂的摁造酒水。

“我是博迪中校,現在的博迪準將。”博迪看著兩人笑了笑。“你們的事蹟我都聽說了,我也不倚老賣老或者搞什麼職位大小,你們就喊我老博迪吧。”

“那麼老博迪,你讓我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艾斯德斯問道。

“本來是有的,但現在已經不需要了。”老博迪笑了笑,指了指身上的大衣。

“你找我們來,不會是升職的事吧?”安南笑道。

“當然不是。”老博迪歎了口氣,“我今年已經七十了,到了我這個年齡,其實已經不必要在進行升職,但他們還是給我升了。”

“何止,像你這麼大的年齡,早就可以退居二線了。”艾斯德斯說道。

“本來也該退休了,我連退休以後的接替我的人都選好了。隻不過中間出了點意外,我冇能退休成功,反而還成了準將。”老博迪苦笑著。

“啊這……”安南有些可憐這個老海軍了。

“那個海軍是誰,那個意外又是什麼?”安南問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