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第九十四章 記住我的名字

第九十四章 記住我的名字

-

三天後。

海上陽光明媚,四海的天氣不像偉大航路飄忽不定。冰火人號的甲板上,艾斯德斯躺在的躺椅上,附近的桌子上還擺著幾杯冷飲。

一艘海賊船從後方超過冰火人號,並不斷靠近。

船上的唯一一門火炮自動調轉炮口,瞄準了海賊船。

這艘海賊船跟了安南他們有半天時間,期間也不進行炮擊,如今看來是想接舷戰。

突突突突!

接連不斷的炮彈朝對麵甲板上的海賊打去。

雖然有自動識彆功能,但準頭依舊很差,炮彈紛紛炸在了海賊船附近的海麵上。

不一會兒,炮塔裡的炮彈就打完了,海賊船的桅杆被擊中,斷成兩半。

“好了,先停一停。”安南對更換彈藥的海軍說道。“船上的彈藥也不多了,就不要浪費了。”

隨後他站在船舷上,雙腳用力一蹬,向海賊船飛去,

雖然之前的炮擊讓海賊們方寸大亂,但麵對獨自一人前來的安南,還是進行了還擊。

砰砰砰!

一顆顆鉛彈向落到甲板上的安南射來。

安南側身躲過幾發彈丸後拔出村正,火焰覆蓋刀身,輕輕一揮。

“鬆明。”

一個火龍捲憑空出現在海賊船上,與此同時海賊們的慘叫聲也接踵而來。

等到海賊船變得寂靜後,安南也飛了回來,不過現在他拎著一個海賊。

安南把海賊往甲板上一丟,站在一旁的楓抱著一摞懸賞令,開始查詢海賊的身份。

幾個海軍在安南放開海賊後就撲了上去,想把他捆起來,但見到他全身大範圍燒傷的奄奄一息的樣子,猶豫了片刻還是象征性的給他戴上了手銬腳銬。

“辛苦啦,過來喝一杯吧。”

艾斯德斯指了指桌子上的冷飲,笑道。

“舉手之勞罷了。”安南走了過來,拿起一杯飲料,本想著一飲而儘,但看到杯子飄著的幾塊形狀完全相同的冰塊後,猶豫片刻,還是選擇用吸管慢慢喝。

這時楓也找到了那個海賊的懸賞令,蹦蹦跳跳的將懸賞令遞給安南。

安南接過來一看。

“謔,六百萬賞金的海賊,是什麼給你的勇氣過來找海軍的麻煩?”安南指了指掛在艏樓樓頂的海軍旗幟。

“混蛋,豈可修!”海賊掙紮著站了起來。“海軍的新星安南,我認得你,前幾天我在報紙上看到你的長相和你的座艦。”

“看到冇,這就是出名的壞處。”安南喝著冷飲,指著海賊說道,“大魚冇釣上來幾條,蒼蠅倒是圍了過來。”

“冇事,就像那門炮一樣,多打點炮彈總會打中的。”艾斯德斯笑著說道。

“唉,但是很煩人啊,好心情都被破壞了。”

“還是人太少了,現在做什麼事都要我親力親為。”安南搖了搖頭,問道:“這是我們遇到的第幾艘了?”

“報告少校,第十二艘!”

一旁的安德森回答道。

出海前,安南想起了那個毛遂自薦的安德森,東海他也不熟,正好找一個本地人做嚮導。安德森也就順便加入了海軍,現為本部三等兵,等有時間再回本部接受訓練。

“三天十二艘,這頻率比在偉大航路時還高。”安南看著一臉怒氣的海賊,“咋滴,還不服氣啊,看你跟了我們半天,不會也是為了東海海賊的名聲過來對付我的吧?”

“冇錯!”那海賊大聲說道,“你這個海軍新星,居然敢說東海的海賊是一群垃圾!我們一定要給你點顏色看看。”

“啊這,我要先糾正一下。”安南說道,“首先啊,你們海賊就是一群垃圾;其次,給我看的顏色我要黃色,最後……”安南迴頭看向安德森。

“我有說過這句話嗎?”

“報告安南少校,冇有!”安德森回答時腰桿站得挺直,“但是啊,報社為了報紙的銷量,通常會有一些引人注意但不會太過分的……噱頭。”

“這叫不引人注意?這叫不太過分?”安南咬牙道,“還噱頭,不就是標題黨嗎,你知不知道這些海賊連字都認不全,也就隻能個標題。這不是正中他們下懷嗎!”

“這……”安德森遲疑道,“海賊也不是報社的目標人群啊,估計我那些同行冇有考慮到這一點。”

“那些該死的記者……算了。”安南擺擺手,“走,安德森,我們進訓練室,我來教你‘鐵塊’如何使用!”

“啊,安南少校,我現在已經不是記者了,你不能公報私仇啊。”安德森臉刷的一下就白了。

之前他就是提了一嘴,想要提升一下自身實力,結果安南說他的身體素質正好可以練習“鐵塊”。

本來安德森覺得能練習“六式”是好事,可訓練時安南的嘴裡總在唸叨著什麼“該死的自媒體,早該圖圖啦”之類他聽不懂的話。

隨後他就被安南的一套組合打得昏迷過去。

他想要的提升實力,不是捱打啊。

“什麼公報私仇,我是那種人嗎?”安南冷笑著看著安德森,“跟我走!”

安南和安德森離開甲板。

“聽到冇,你被人騙了,安南根本冇有說過那樣的話。”

艾斯德斯坐起身,翹著二郎腿看著對麵的海賊。

“你的船員因為你的無知和魯莽全部葬身大海,不覺得有些愧疚嗎?”

“哈哈哈哈!”海賊大聲笑道。

“我和我的船員本來就是為了逃避王國的苛捐雜稅冒險出海成為海賊的,他們不當海賊,也會被你們這些人逼死。”

“說我們是垃圾,你們難道就都是好人嗎?”

“雖然你說的話有些問題,但我不否認你的觀點。”艾斯德斯點點頭,“所以這就是你的遺言嗎?”

“遺言?你們這些貴族的走狗……”海賊的眼中突然爆發出光亮,腦門上青筋暴起,全身肌肉緊繃。

哢、哢

鐵製的鐐銬被他硬生生扯斷。

他一把撞開前來阻止的海軍,從背後拔出一把匕首,直奔艾斯德斯。

“這纔是我的遺言!”他高聲喊道,“去死吧,海軍!”

周圍的海軍紛紛舉槍瞄準。

艾斯德斯挑挑眉,拿起一杯冷飲小嘬一口,抬手阻止海軍的行動。

海軍們垂下槍口,隻見冷飲中的冰塊全部漂浮起來,圍著艾斯德斯快速旋轉。

艾斯德斯隨手一揮,身周的冰塊如同子彈般直接打斷海賊的四肢。

海賊的身體失去平衡向前傾倒,重重地摔在甲板上。

他還想著起身,剛抬頭。就被對方一腳踩住,臉貼著甲板。

“你冇有直視我的資格。”艾斯德斯冷聲道,她的鞋跟踩在海賊的太陽穴上,隻要她稍微用力,就能讓他血濺甲板。

“可惡……就差一點。”

被艾斯德斯踩在腳下,對這個海賊來說也許是極大的侮辱,他仍不斷試著抬頭,即使是滿臉鮮血也毫不在乎。

艾斯德斯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繼續施加壓力,直到海賊完全抬不起頭。

“你的反抗是徒勞的,雖然我很欣賞。”

艾斯德斯彎腰從海賊手裡拿走匕首,仔細打量。發現這個匕首不是用尋常的鋼鐵打造的,而是由石頭打磨而成的,刀身上還刻著幾個字,不過已經模糊了,勉強能辨認出幾個字。

“弱者若想不被人支配,就要努力成為強者。你有成為強者的資質,不過很可惜,你遇到了我。”

“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想我這樣的海賊,就算告訴你名字有能怎樣,提著我的頭去換懸賞金時你自然會知道。”

海賊笑道,眼神逐漸暗淡。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你是想在撤銷懸賞令時成為彆人的笑談,還是在死前讓人記住你的名字。”

“哪怕隻有幾秒中。”

艾斯德斯把玩著匕首,“說不定你的名字會留在在場的某個人的心中呢。”

海賊眼中忽然出現一點光亮。

“沒關係的,蘭德裡,門已經打開了。外麵的世界已經被人看到了。就算我死了我的名字、我的事蹟也會留在他們的心裡的。”

“塔莉……”海賊喃喃道,“你說的冇錯,會記得的,他們對記得的。”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帕切科·蘭德裡!!!”

蘭德裡嘶吼道。

隨後便歸於寂靜。

“就這樣死了?我還以為能再次激發你的潛力呢,可惜了。”

艾斯德斯看著生命氣息逐漸消散的蘭德裡,搖了搖頭。

“看來這匕首上刻著的就是你的名字了。”

說著,艾斯德斯收起匕首。

“匕首不錯,我就收藏了。到現在為止,你的表現算是我在東海遇到的最有印象的海賊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