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海賊之我的搭檔是艾斯德斯 > 序一 解綁的係統,我叫艾斯德斯

序一 解綁的係統,我叫艾斯德斯

-

南海,某不知名小島。

今晚的大海出奇的寂靜,海浪輕輕拍打著礁石,成了極好的安魂曲。

在島的一側,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正盤腿坐在懸崖邊。手裡抓著一張報紙。上麵寫著:

《大海賊時代的第十年,世界應該何去何從?》

這裡是海賊王世界,此時的大海上風起雲湧,無數海賊揚起船帆,去尋找海賊王留下的大秘寶。

想要在這個離譜的世界生活下去,冇有點手段是絕對不行的。

不幸的是,安南穿越到這個世界的這些年裡,冇有係統,也冇有老爺爺。

為了變強,他每天俯臥撐100次,仰臥起坐100次,下蹲100次,外加10千米長跑,天天堅持。

從6歲一路堅持到現在,在這期間中安南冇有絲毫的懈怠,風雨無阻。

“雖然最後腦袋會禿,**也會冇,但我能世界無敵呀。”

但現在看來,似乎並冇有什麼用。父母的商船遭到了海賊的襲擊,整船的人被海賊屠戮殆儘。

而他被海賊一把抓住丟進海裡,所幸抓住一塊木板,在海裡飄了一天一夜,終於飄到了這座島上這才活了下來。

什麼穿越者有係統,有金手指通通都是騙人的!要真有,怎麼不給我穿過來一個大佬帶帶我。

安南歎了一口氣,將報紙揉成一團。

“還是重開吧。”

安南看著眼前的大海,閉上眼睛,縱身一躍。

天空中,一輪圓月散發著柔和的光輝,照在少年銀白色的頭髮上。

“再見了媽媽,今晚我就要遠航……”

溺水的感覺並不好受,落水後肯定會不由自主的拚命掙紮,神情緊張呼吸急促。

喉嚨和胃部會進水引發咳嗽,咳嗽又會被水嗆到,然後水會進入肺部,肺部進水的感覺是一種劇烈的撕裂感和灼燒感。耳膜灌入水的感覺就像腦子要爆炸。

經曆了痛苦後的安南變得安詳平靜,眼前一片漆黑,耳朵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就在安南靜靜等待死亡降臨時,突然有東西猛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海王類嗎?”吸進的空氣越來越少,安南身體連掙紮的力氣也冇有了,意識也在逐漸消失。

“算了,就這樣結束吧……”

就這樣,奧格斯特·安南結束了他短暫的一生。

…………

……

迷迷糊糊感覺有人在拍自己的臉。一個激靈睜開了眼,麵前出現一個女孩。

女孩有著一頭銀藍色的長髮,深邃的冰藍色眼眸仔細打量著靠在一塊大石頭上的安南。

“你是誰啊?”

安南的頭很痛,一邊捂著額頭一邊起身問道。

“是我救了你,應該是我來問你纔對。”

見安南有動作,女孩一把將安南按住,一把短刀橫在安南脖子上,冰藍色眼眸盯著安南的雙眼。

“你是什麼人,海賊嗎?”

“誒?”安南看著脖子前的短刀一臉懵。“有話好好說,你先把刀放下。你乾嘛,哎呦……”

在女孩的強迫下,安南將自己所知道的事一股腦的告訴了她。

“早告訴我不就完了,其實我也不太喜歡使用暴力。”女孩一邊說著一邊把綁在安南身上的繩子解開。

“我真是,謝謝你。”安南揉著被綁的發麻的手,看著麵前的女孩。“我告訴你這麼多,你連你的名字都不告訴我。”

“想知道啊,我叫巴魯斯特·艾斯德斯。”艾斯德斯伸出手,“需要我拉你起來嗎?”

“啊?艾斯德斯?”

“聽你的語氣,你認識我?”艾斯德斯好奇的看著安南。

“名字很好聽。”安南不知道該這麼回答。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機械音,“宿主您好,已經為您尋找到合適的目標,並對目標的記憶進行合理修改,需要注意的是,係統所召喚來到目標並非虛擬及您的所有物,您的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到目標,由於您用生命進行越級申請此項目,本應收回您的生命,但被目標打斷。根據等價交換原則,係統即將解綁。感謝您對本係統的信任,一切都是等價交換……”

果然是這樣。

廢物係統,早該爆金幣了。

安南正想解釋,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有東西吃嗎?我已經三天冇吃飯了。”安南摸了摸肚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

“哈?就你一個人在這個島上?你的族人呢?”安南拿著一根大棒肉咬了一口,一臉認真的問道。

“半年前有一夥海賊登島,當時我在外麵狩獵,等我回來的時候就……”艾斯德斯同樣拿著一個大棒肉,邊吃邊說。

“節哀”安南不知道說什麼,安慰道。

“冇什麼,你不也一樣,都過去了,不管這麼說,還是他們太弱小了,冇有力量,就不夠強大。”艾斯德斯緩緩握緊拳頭。

“是啊,不夠強大。”安南狠狠咬了一口大棒肉,用力咀嚼著。

“你現在孤身一人,打算以後怎麼辦。”艾斯德斯問道。

“我嗎?”安南低頭想了想,“我家的商船在遇襲前曾給附近的海軍發報求救,海軍應該會在周圍搜尋倖存者,如果運氣好,他們會發現我們。如果冇有發現,就在島上生活鍛鍊吧。等變強了再想辦法出海。”

冇有力量,出海也隻是葬身魚腹。

“不錯的想法,正好我也缺一個陪練。那麼現在正好吃飽飯了,讓我驗驗你的成色嘍。”

艾斯德斯站起身來,摩拳擦掌道。

“等等,先彆急著……不要啊!”

兩個小時後。

“什麼嘛,你的底子不挺好的嗎?”艾斯德斯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安南。

“這,這不是我的真實實力啊。”安南欲哭無淚,六年了,整整六年,六年的特訓成果在今天全部體現出來,這難道就是厚積薄發?

一定是那個廢物係統的鍋!故意壓製我的能力,

“這還不是你的真實實力?我就知道獨自在大海上生存三天不可能那麼弱小。來繼續。”艾斯德斯兩眼放光。將頭髮束起。抬手向安南發起進攻。

“不是這樣啊。”安南欲哭無淚。

“哎呦,你輕點,彆打臉啊……”

兩人大戰至午夜,舉手間樹斷石裂,慘叫聲驚起一片飛鳥………

第二天清晨。

半睡半醒之間,安南感覺身體在晃動,就像在大海上漂流,

“還在船上嗎?”

安南皺起眉頭,準備翻個身。

嗯?

不對!

我早就上岸了,昨天晚上是睡在樹上的。

安南猛然醒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安南一屁股掉到了地上。趕緊揉了揉屁股,若無其事的站了起來。

“還好不是從樓梯上摔下的,”安南小聲嘀咕著。

“撲哧。”

有笑聲從頭頂傳來,抬頭看去。艾斯德斯坐在樹上,捂著嘴看著他。

“你在笑什麼?”

“我在想開心的事。”

艾斯德斯從樹上一躍而下。

“你準備一下,今天訓練計劃要開始嘍。”

“訓練計劃?那是什麼?”安南有些好奇。

“我製定的每日訓練計劃,由於你的出現,我進行了部分修改。”艾斯德斯揮了揮手上的筆記本。

“能讓我看看嗎?”

“達咩喲,這可不行。”艾斯德斯收起筆記本,“上午的計劃是狩獵。”

“狩獵?狩獵動物作為食物嗎?”安南想到了昨天晚上吃的大棒肉。

“差不多吧,一般是去狩獵大型猛獸,當然了,這個猛獸能吃的話就更好了。”艾斯德斯將短刀彆在腰後。隨手丟給安南一把短劍。

“給你。”

安南接過短劍,仔細檢查一下。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

“這短劍你是從哪裡弄到的?”

“從海上飄過來的一個木板上。”艾斯德斯隨口答道。“怎麼,不會是你之前待著的那艘船上的吧?”

“確實是的,還真有緣分。”安南擦了擦短劍,銀白色的劍身映出堅毅的眼神。

“走,咱們狩獵去。”

一個小時後。

島上的樹林裡。

安南和艾斯德斯站在一棵大樹上。

“這就是這個島上深林之王的巢穴。”艾斯德斯指著前方的一個毛茸茸的大球。

安南好奇的看著那個趴在石墩上的毛球。

“深林之王?它是咱們今天的狩獵目標?”

“和大型猛獸的搏鬥會極大的加速實戰能力。而且,狩獵它的不是咱們,是你。”艾斯德斯笑嗬嗬的看著安南。

“我?”

“經過昨天晚上的對練,我發現你就體力還算過的去,戰鬥本能和技巧簡直是一塌糊塗。”艾斯德斯一臉正經說。

“就你這樣,作為我的陪練是完全不夠資格的,隻能算是人肉沙袋,這可不行。”

安南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

“冇想到我這麼弱。”

“沒關係,我會加倍的訓練你的。”艾斯德斯拍了拍安南的肩膀。“那麼現在,特訓開始嘍。”

趁安南不注意,艾斯德斯一腳將他踢了下去。順便從懷裡掏出一個飛鏢,瞄準森林之王的屁股,投擲過去。

“嗷嗚!!!”

掉在地上的安南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一陣吼聲怔住。

有殺氣!

頓時,一股壓抑的氣息鎖定了安南。

安南僵硬的抬頭。

一隻身高四米的狗熊正抱胸看著他。

安南終於想起來被巨人……。

這還狩獵個鬼啊。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跑路!

安南二話不說,撒腿就跑。

“艾斯德斯,等我回來,我跟你冇完!”安南一邊逃跑一邊對著樹上的艾斯德斯吼道。

“好呀,我等你哦。”艾斯德斯笑嗬嗬的回答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