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國子監探案實錄 > 第 3 章

第 3 章

-

孟妤清指尖一頓,緩緩轉過身來,臉上驚訝的表情恰到好處,隨即轉為淺淺笑意。

“夏大人,好巧,我來此處替院長尋一書籍以作編寫教材之用,冇曾想夏大人也在。”

書生立在書架旁,懷中抱著一本古籍,語氣表情毫無破綻。

夏行舟視線在她麵上幾番流轉,不知心中在想什麼。

孟妤清表麵笑的溫文爾雅,實則內心七上八下。

“係統,這夏閻王怎麼一直盯著我瞧,表情怪滲人的,該不是瞧出我的身份了罷?”

【宿主放心,本係統的易容功能已將宿主的麵貌數據改動過了,雖然麵容整體變化不大,但旁人絕不會因此便猜出您是女子身份,你彆讓他人觸碰您的身體即可。】

說到這裡,孟妤清便很是不滿,係統的易容功能隻能改變容貌數據,讓容貌偏向男子,可身體數據卻不能更改。

她隻能日日都穿著束胸,按她前世看電視劇的經驗,這不是分分鐘就會暴露身份麼。

可係統卻說,古代重禮法,更何況是在國子監中,大家都是有學問的人,最重禮數,是萬萬不會隨意打量他人,更不會觸碰他人身體,讓孟妤清放寬心。

若真到了那一刻,係統再給她兌換道具迷惑對方記憶便是了。

可顯然夏行舟這個古人卻一點兒也不重禮數,孟妤清不由得輕輕咳嗽了一番提醒他。

“夏大人在瞧什麼,可是在下今日儀表有何不妥之處?”

夏行舟視線移到她懷中的書籍,意有所指的瞥了眼旁邊書架上的卷宗。

“孟先生所要尋的書籍在外間,如何走到這藏案室裡來了,孟先生冇瞧見那[閒人免入]示語麼?”

孟妤清羞赧一笑,清俊的臉上露出薄紅,不好意思道,“夏大人見笑了,在下是第一次到這藏書閣來,見此間書籍浩如煙海,喜不自勝,不知不覺間便誤入此地,在下並不知曉此地便是藏案室。”

孟妤清微微後退一步,拱手道,“謝大人提醒,在下還得將古籍送回國子監中,不敢在此煩擾大人,您請自便,在下先行告退。”

今日不巧在這裡遇上了夏行舟,孟妤清便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再按原計劃檢視卷宗了,隻能先行回去,下次再找機會來。

她心中思慮頗多,想著夏行舟是否已經相信了她的說辭,若是不信,又該如何打消他對自己的疑心。

她轉身欲走,卻不曾想一不留神之間,忘記腳下還有一層台階。

係統趕忙提醒她【宿主小心腳下!】

“啊?啊!!”

孟妤清猛然間一腳踏空,瞪大了一雙眼,心道,這下可要丟臉丟大發了。

可還未及摔倒在地,腰間便被一隻手環住,那隻手有力的抱著她環了一圈,轉瞬間便讓她重新站穩了。

孟妤清抬眼,對上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四目相對間,對方的眼神似乎充滿了探究。

她心中一跳,緊急呼喚係統,“完了他要發現我的身份了!係統快用你的道具!”

【叮!記憶消除道具已兌換!道具生效中……】

係統兌換的記憶消除道具的作用隻可用來應急,不能永久消除記憶,道具生效時,宿主需要觸碰到對方,隻能用來消除對方的瞬時記憶。

夏行舟攬過孟妤清的腰,兩人靠得極近。

他的視線不經意間掃過對方的耳垂,那裡似乎有個印子。

他眸光一閃,視線從她耳垂移到臉上,再往下移……

“你......”

夏行舟猛然鬆開了手,後退一步,視線撇開,正欲開口之際,卻覺記憶有片刻的恍惚,下一瞬又變得清明瞭。

孟妤清也後退了一大步,心有餘悸地與係統確認夏行舟有冇有發現她的身份。

“係統,道具生效了嗎?他應該已經不記得剛纔的事情了罷?”

剛纔道具生效期間,夏行舟似乎剛好放開了宿主。係統檢視了一下道具的使用狀態,顯示已使用,應該……生效了吧?

“係統?”

得不到係統的具體答覆,孟妤清心中七上八下,偷眼看向夏行舟,怎料對方正也看向她。

“剛纔……”

“你是……”

兩人同時開口,夏行舟不動聲色道,“孟先生先說。”

孟妤清便試探性的開口,“方纔在下險些摔倒在地,幸得大人相助,在下感激不儘,在下明日欲請大人吃酒,聊表謝意,不知大人可願賞臉?”

說完便盯著夏行舟的臉,不放過對方臉上絲毫的表情變化,同時心中再次詢問係統道具到底有冇有效果。

係統頓了頓,才道,【道具顯示已使用。】

那就好。

孟妤清這才鬆了口氣,便也不在意夏行舟答不答應她的邀請了。

“孟先生……”

“大人!”

隻是還冇等孟妤清確認明日是否需要祭出荷包請夏行舟喝酒時,外麵卻突然闖進來一個錦衣衛,在夏行舟耳邊說了幾句,隻見夏行舟臉色一變。

孟妤清頗會瞧臉色,想必是來了案子,便識趣道,“大人公務在身,在下不敢叨擾,這便告辭。”

“孟先生留步。”

夏行舟一步步靠近她,漆黑的雙眸的暗藏一道寒光,“國子監中發生了一起命案。”

“什,什麼?”

“被害者是陳夫子。”

陳夫子?

孟妤清腦海中出現昨夜的場景——

那時陳夫子麵帶愁色,神色惶然,說家中有急事今日需回家一趟,於是自己言語中便主動透露今日無需上課,閒來無事。

陳夫子便問他能否替他來藏書閣尋院長要的書籍,自己順勢答應,陳夫子連連感謝。

“哎呀,真是多謝孟夫子了,改日請你吃茶。”

這便是昨夜陳夫子與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怎麼今日便死了?

孟妤清怔怔看向夏行舟,夏行舟盯著她,沉沉道,“你可知院長方纔說了什麼?”

糟糕!

“冇錯,今日本該是陳夫子來藏書閣取書,隻是昨夜他說今日家中有事,在下才替了他來。”

孟妤清趁他還未開口,緊接著道,“大人,在下所說句句屬實,昨夜錢夫子也在,他也可作證!”

——

本該晨起在學堂內讀書的學生,卻紛紛圍在了國子監內夫子們所居住的尋鹿院外。

“聽說死的是陳夫子!”

“啊,是被人尋仇還是……?”

“陳夫子脾性溫和,對誰都笑眯眯的,怎會被人尋仇?”

“我怎知?不過錦衣衛的已經來了,想必一會兒夏閻王也該到了,以他的手段,凶手又能藏多久……”

“你瞧,說閻王,閻王便到了。”

……

夏行舟身著一身錦衣衛玄色官服,腰間纏著一條玄色鞭子,麵帶肅容。

瞧見圍在院外的這堆學生,便朝手下林風撇了一眼。

林風麵色一緊,轉頭便快速過去將那群學生驅散了。

“錦衣衛查案!閒人勿近!”

有人嘀嘀咕咕道,“那人是誰?瞧著也不是錦衣衛,怎得他就能跟在一旁?”

眾人纔看到夏行舟身旁還跟著一個書生,瞧他衣著身形,怎麼也不可能是隸屬錦衣衛的,瞧著倒像是和他們一樣的學生。

孟妤清這幾日剛來國子監,隻有外舍的學生見過她,內舍和上舍的學生卻不曾見過,自然也想不到這年輕書生便是新來的孟夫子。

林風一頓,其實他也不甚清楚為何大人要帶著這位孟先生來,若是有嫌疑,直接拷了帶去審問便是,有罪便羈押,無罪便釋放。

帶著來案發現場是什麼意思?

不過自家大人行事自有他的道理,林風便不理會這些學生有何不滿,全都轟走便是。

錢夫子見狀也上前將這些學生訓回了學堂中讀早課,“那是孟夫子,你們在跟前兒湊什麼熱鬨?還不趕緊回去上早課!”

他們雖不情願,但見夏行舟一身煞氣,還是不敢與之作對,便悻悻地散了去。

昨日還一派祥和的國子監竟出了命案,孟妤清跟著夏行舟去往陳夫子的寢房。

一路上她都在和係統商議,畢竟此事與她也有關聯,若是她今日冇有替陳夫子去藏書閣,也許他便不會死於房內了。

“係統,你可有線索?”

【待進入陳夫子房內,本係統可檢測昨夜房內影像。】

夏行舟瞧著身側步履不停的孟妤清,跨入房門前腳步一停,側頭問她。

“孟先生也要進去?”

孟妤清這次倒冇有演戲,直言道,“夏大人,說來陳夫子此番遇害,在下難辭其咎,若不是今日在下替了他,說不定他也不會……在下知曉大人亦對在下懷有疑心,懇請大人通融,在下願助大人查清此案,以證清白。”

“你的嫌疑確實尚未洗清,既然如此,便看你如何自證清白。”這話便是同意了孟妤清的請求。

房內的陳夫子坐在椅子上,上半身撲倒在書案間,背後插著一把匕首,鮮血浸滿了這個後背,死狀淒慘。

孟妤清卻不怕,隻是心中惋惜,也帶著愧疚。

不管是為了自己的清白,還是為了枉死的陳夫子,她都會查清此案!

夏行舟突然開口,“孟先生。”

孟妤清瞧見他似乎神色不太對,疑惑的上前,順著他的視線,便看到了陳夫子撲倒在書案上的側臉正壓著一本攤開的書冊。

而他那帶著乾涸血跡的食指,正指著其中一個字。

那是一個“孟”字。

“孟先生,你可有何解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