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貴妃自救指南 > 第 3 章

第 3 章

-

“愛妃身體可好一些了?”傍晚時分,齊晟昀翻了蕭月錦伺候的牌子,前來探望蕭月錦。

年輕的帝王俊美無雙,看向蕭月錦的時候,無論語氣與神態皆是溫柔至極。若非蕭月錦早已知曉日後蕭家要被他抄斬滿門,恐怕也會被齊晟昀的溫柔表相而欺騙。

“多謝皇上關心,臣妾已經感覺好多了。”蕭月錦淡淡一笑,聲音不卑不亢,冇有了往日甜膩的撒嬌作態。

齊晟昀眸光半斂,不動聲色地掃過蕭月錦清秀的臉龐,總覺得今日的蕭月錦隱約有些不一樣了。

妝容不再濃妝豔抹,神情不再嬌柔造作,反而變得端莊有禮,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

“愛妃,朕聽說你今日去向皇後請安了,還送去了不少禮品?”齊晟昀突然發問道。

蕭月錦心中“咯噔”一聲,暗歎果然後宮全都是皇帝的眼線,難怪以前原身做的種種惡性,齊晟昀全都一清二楚。

“回稟皇上,近日臣妾病重,輾轉反側間,忽而想起往日在後宮的種種霸道行事,心中甚覺愧疚,於是便趁著身體舒服一些,前去向皇後孃娘賠罪。”

齊晟昀眸底閃過一絲詫異之色,又很快淡然,他顯然不相信蕭月錦會突然轉性。

“真的是去賠罪?”齊晟昀淡淡道:“莫不是愛妃受了什麼委屈,不敢告訴朕吧。”

換作原身簡單的頭腦,定然以為皇上是在關心她,而蕭月錦卻聽出了齊晟昀的話外之音。

齊晟昀不相信她是真心實意去向皇後請罪,反而以為她是閒著冇事去後宮刁難皇後與眾嬪妃。

“皇上。”

做戲要做全套,蕭月錦想要獲得齊晟昀的好感,自然要付出一點代價。她暗中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淚意盈盈地看著齊晟昀道:“後宮姐妹與皇後向來對臣妾包容寬厚,反而是臣妾想起從前種種,心中愈發羞愧,臣妾乃是真心實意想要悔改……”

齊晟昀微微一怔。

他已經見慣了蕭月錦驕縱任性、不可一世的模樣,突然見到蕭月錦哭得梨花帶雨的臉龐,還有一些不適應。

“愛妃……好端端地怎麼哭了?”齊晟昀伸手,溫柔地拂去了蕭月錦眼角的淚水。

“朕隻是擔心你今日去皇後宮中受了委屈,何曾有責怪你之意?”

現在還不是剷除蕭家的最好時機,齊晟昀需要一個合適的理由動蕭家。這麼多年,他縱容蕭月錦在宮中橫行霸道,便是為了讓蕭月錦引發眾怒,牽連蕭家。

所以,齊晟昀更要做出一副關心蕭月錦的模樣,煽風點火,牽動蕭月錦與皇後之間的矛盾。

“正是因為皇上冇有怪罪臣妾,臣妾心中才覺得更加愧疚。”蕭月錦柔聲道:“以前都是臣妾的錯,如今臣妾已經幡然悔悟,以後定然會謹言慎行,安份守己。”

齊晟昀微微勾唇,說:“愛妃通情達理,真是讓朕刮目相看。”

話音方落,蕭月錦腦海裡果然響起了係統的提示聲音,獎勵蕭家覆滅天數延遲三天。

蕭月錦心中一喜,她知道齊晟昀並冇有相信她剛剛的話。不過,不管是真情還是假意,隻要她得到了齊晟昀的誇獎,她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雖然愛妃善解人意,不過,朕不願讓你受半點委屈,若後宮之中有人敢欺負你,一定要告訴朕,讓朕為你做主。”

蕭月錦淺淺一笑,心道齊晟昀居然比她還會演戲……

兩人用完晚膳之後,便要準備歇息了。齊晟昀正欲吩咐宮女入內掌燈,忽聽蕭月錦開口道:“皇上,多謝您今日前來探望臣妾。”

“不過,臣妾尚在病中,身體未能痊癒,恐怕不能伺候皇上了。”

齊晟昀淡淡道:“無事。朕守著你入睡。”

“萬萬不可。”蕭月錦連忙拒絕道:“皇上日夜操勞,政務纏身,更應珍惜身體,好好休息。若是臣妾不小心過了病氣給您如何是好?不如……請皇上移駕去其他妹妹宮中安寢。”

往常蕭月錦最喜歡爭風吃醋,霸占著齊晟昀不放,今日怎會突然轉了性,大方的讓出齊晟昀?

齊晟昀微微蹙眉,看向蕭月錦道:“愛妃,你到底怎麼了?”

蕭月錦笑道:“臣妾隻是覺得皇上應該雨露均沾,後宮中還有許多妹妹盼望著皇上……臣妾不應該總是霸占著皇上啊。”

“冇想到愛妃去皇後宮中請了一次安,竟然變得這麼乖巧懂事了。”齊晟昀微微一笑,道:“既然愛妃都這麼說了,那朕就走了?”

齊晟昀始終認為蕭月錦是在惺惺作態,不相信蕭月錦真的願意放他離開。

蕭月錦腦海中的係統獎勵提示音又一次響起,她開心的點頭道:“皇上慢走。”

齊晟昀故意朝著門口的方向走了兩步,身後卻冇有傳來蕭月錦挽留的聲音。

他略顯狐疑地轉過身,道:“愛妃?朕真的走了?”

“天快要黑了,皇上走吧。”蕭月錦大方地揮了揮手,笑吟吟道:“臣妾突然想起,皇上已經許久冇有去過淑貴妃宮中,想必淑貴妃甚為想念皇上,回去的路途,皇上可以順道去看看淑貴妃……”

淑貴妃是後宮之中除了蕭貴妃之外,齊晟昀最為寵愛的妃子,因此,原身蕭貴妃十分厭惡淑貴妃,且經常仗著蕭家的勢力欺負淑貴妃。

如今,蕭月錦不僅願意放齊晟昀離開,還主動提出讓齊晟昀去探望淑貴妃……

齊晟昀簡直不可置信。

蕭月錦到底怎麼了?怎麼像突然換了一個人?

“你居然讓朕去探望淑貴妃?”

蕭月錦頷首道:“淑妃姐姐溫柔嫻靜,最合皇上心意,皇上應該多去看看她。”

“好。倒是朕小瞧了愛妃的大度。”齊晟昀不知蕭月錦葫蘆裡到底賣得什麼藥,不過,既然蕭月錦願意讓他去探望淑貴妃,而他又不是真心實意想要陪著蕭月錦,剛好趁此機會脫身。

“朕這就去探望淑貴妃。”

說罷,齊晟昀直接拂袖離去。

謹芯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見齊晟昀冷著臉離開,還以為是蕭貴妃得罪了皇上。她忐忑地推開殿門,想要安慰蕭月錦幾句,正見蕭月錦因為係統獎勵而笑得一臉開心。

瘋了……

謹芯默默感歎,蕭貴妃娘娘是不是精神出什麼問題了?

後宮曆來都是藏不住訊息的地方,翌日,蕭貴妃惹怒了皇上,使得皇上動怒離開前去淑貴妃宮中過夜的事便傳遍了。

謹芯小心翼翼地伺候著蕭月錦起身,唯恐蕭月錦因為昨晚的事突然發難。

卻見蕭月錦神色如常,早飯還胃口大開的用了兩碗粥。直至飯後,蕭月錦突然喚來謹芯為她梳妝。

“謹芯,一會你隨我出去一趟。”蕭月錦伸手拂了拂耳邊的南珠,望著銅鏡之中的清麗麵容道。

謹芯垂首稱是,詢問道:“蕭貴妃,您今日要去哪兒?”

今日是休息的日子,不用去向皇後請安,蕭月錦起得這麼早,又是想要去見誰?

“本宮要去見淑貴妃。”蕭月錦淡淡道。

謹芯麵上一驚,果然,蕭貴妃看起來風輕雲淡,實則已經打算好要去找淑貴妃算賬了。

“淑貴妃的身體向來孱弱,謹芯,你帶上一些補氣血的名貴藥材跟我走。”蕭月錦站起身時,忽然吩咐道。

蕭月錦想要去探望淑貴妃,並不是為了找茬,更不是因為記恨昨晚的事。而是因為淑貴妃是除了皇後之外,齊晟昀最喜歡的妃子,也是與蕭月錦關係最惡劣的妃子。

此番前去,蕭月錦是想要化敵為友。

謹芯不明所以,還是聽了蕭月錦的吩咐,準備了一大箱名貴的藥材,跟著蕭月錦前往了淑貴妃寢宮。

昨夜許久不見的皇上突然造訪,淑貴妃自然歡喜不已,可惜齊晟昀似乎有什麼心事,冇呆多久便急匆匆地離開了。

淑貴妃一直惆悵到天亮,正準備補一會兒覺,便聽大宮女來報,蕭月錦來了。

“她來做什麼?”淑貴妃微微蹙眉,隨即,似是想通了般得冷笑道:“本宮知道了。蕭貴妃定然是嫉妒昨夜皇上來探望了本宮,故意來找茬……本宮不見她,便說本宮身體不適,打發她離開。”

音方落,忽見蕭月錦的身影步入殿門。

“淑妃姐姐有禮。”

蕭月錦微微抬頭,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今日妹妹特意來探望淑妃姐姐,不知姐姐的身體有何處不適?”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