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貴妃自救指南 > 第 3 章

第 3 章

-

剛吩咐完謹芯,係統機械的聲音又再次在蕭月錦腦中響起。

【特殊任務,若是得到皇帝皇後好評,滅門天數推遲3日】

蕭月錦聽著係統報告的這一規矩,她要去拜見皇後的心更加堅定了。

往日她倒是看過宮鬥劇,一些宮內的基本規矩還是門清的,現在她隻需要具備一個妃子基本素養,那麼她就能活命。

翌日清晨,蕭月錦剛落座在梳妝檯前,她透過麵前鎏金絲紋銅花鏡瞧著自己容貌。

翹鼻如玉,眉眼嫵媚,燦若繁星,黛眉開嬌橫遠岫,綠鬢淳濃染春煙。這番天人之姿,隻怕在現代也是當紅明星。

正在蕭月錦沉浸在自己美貌中時,謹芯與幾個小宮女將一件鏤金絲紐牡丹花紋蜀錦衣承了上來。

蕭月錦瞧著衣裳上的牡丹流光溢彩,整件衣服都顯得華貴異常。

“娘娘,您瞧這件可好?”

蕭月錦沉凝了半響,隨後揮揮手:“換一件素淨些的衣裳來,這牡丹花本是皇後孃娘才能用的,本宮若是穿著,難免僭越了。”

謹芯略愣一下,隨後掛著笑回:“娘娘知禮尊重皇後,是為後宮嬪妃表率。”

【叮,得到讚賞 1,滅門延遲一日】

蕭月錦聽著係統播報,心下暢快不少,連帶著笑容也掛上了臉。謹芯在宮中多年,最會察言觀色,想著自己誇讚蕭月錦讓她歡心,自己內心便做好了以後的打算。

遵蕭月錦的吩咐,謹芯換了一件白玉蘭散花雲錦紗衣,這衣裳雖然是素淨了些,卻也算名貴。

蕭月錦穿上後又隨意簪了幾朵與之相配的珠花,這般一打扮,淩坤宮的人都忍不住眼前一亮。

往日蕭月錦最是喜歡奢靡繁華,她們從未見過這般清秀素雅的蕭月錦,可正是因著今日她這般打扮,反倒讓她的姿色更為動人,甚至還有幾分青蔥女兒的嬌羞嫩氣。

“娘娘真美。”

這一句是謹芯真心的誇讚,果不其然蕭月錦又聽到係統播報。

今日滅門之日就延遲了兩日,她心情自然是好,連帶這去往坤寧宮的路上,腳步都略顯輕快。

蕭月錦到時,坤寧宮還未來多少嬪妃,想是她自個去的早了,她看著早到嬪妃驚訝的眼神,也未作表示,隻規矩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端正坐下。

坤寧宮內殿皇後正在梳妝,大宮女雨燕忽然匆匆進了門拂禮後馬上道:“皇後孃娘,蕭貴妃來了。”

皇後拿著簪子的手略微一頓,眼眸中閃過一絲驚異:“哦?今日她怎會來?難不成是又要作威作福?”

雨燕規矩道:“奴婢瞧著她今日來的很早,到了後便規規矩矩坐在自己位置上,並未教訓其他嬪妃,而且她今日穿得格外素淨,很是奇怪。”

皇後放下手中簪子,目光凝在銅鏡中自己還有幾分姿色的臉龐上:“那本宮今日便去瞧瞧她又要作什麼妖。”

蕭月錦百無聊賴的吃著桌上供的甜橘,看著一個接一個如花兒一般的美人陸續進來。

好笑的是,她們每個人進來瞧著她端坐在首位,眼底都先是驚異,而後又規規矩矩上前向她行禮。

“眾位妹妹不必客氣,都坐下吃茶吧。”因著接受她們行禮也累了,打擾她好好吃橘子,蕭月錦懶懶的說了一句。

安婕妤立馬上前討好:“貴妃娘娘真是溫柔,對咱們姐們關心著呢。”

【叮,誇讚 1,滅門延遲 1】

這句很明顯就是討好恭維之話,卻不想這樣的話也能算得上,蕭月錦又是開心了一小下,臉上也不由自主的揚起笑容。

安婕妤見狀,馬上又繼續乘勝追擊:“貴妃娘娘今日這身裝扮當真美麗,像那天上的仙女一般,又似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

這樣明顯的討好,在場所有人都聽著,一些高傲些的頻給不屑的冷哼一聲,有些暗自嘀咕:“慣會拍馬屁。”

蕭月錦往日總是與任何人都不得親近,除了皇上,任何人也見不到她的笑臉,所以一些嬪妃對她總是敬而遠之。

今日她又是笑意吟吟,又是春風和煦的,總算給了一些早就想巴結她的人機會。蕭月錦聽著係統一再重複【誇讚 1】心底開心得很,隻盼她們再多誇兩句。

真情也好,假意也罷。

總之隻要是好聽的話,她都想聽。

為了鼓勵她們多說,蕭月錦笑著拉過安婕妤的手,隨後將自己手上的一個翠玉鐲子脫下戴在她手腕上:“安妹妹這嘴真是甜,本宮既然得了你的誇讚,自是要回禮的。”

安婕妤受寵若驚:“娘娘!這如此貴重!”

“無妨。”

蕭月錦這番舉動也是作給在場所有人看的,隻要她們恭維她,誇讚她,她便打賞,好言好語。

一些嬪妃見此,忙不迭的也趕上前:“貴妃娘娘好大方啊,出手闊綽。”

“貴妃娘娘人美心善。”

“貴妃娘娘......”

【叮,誇讚 1 1 1 1 1】

當皇後從後殿出來時,便瞧著整個宮裡的嬪妃都圍著蕭月錦各種奉承討好。皇後微微皺眉。

她又在玩什麼把戲?

後宮之中人人皆知,蕭月錦平日裡仗著母家威勢與皇帝的恩寵,眼高於頂、張揚跋扈,對待皇後尚且冇一個好臉色,怎得會對普通妃子笑意盈盈?

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然而,皇後盯了蕭月錦半晌,還是冇瞧出她到底在盤算些什麼。

倒是一旁的雨燕見風頭全都被蕭月錦搶了去,不甘心的出聲提醒道:“皇後孃娘駕到!”

屋內原本嘈雜的喧鬨聲瞬間被壓了下去,嬪妃們如夢初醒,紛紛轉過身向皇後請安。

以前的蕭月錦刁蠻驕縱,自是不願意屈膝向皇後請安。不過,今日她卻站起了身,站在眾嬪妃麵前行禮,恭恭敬敬地目送著皇後孃娘坐上了主位。

倒是皇後一回頭,看見蕭月錦居然站著,神色之間閃過幾分詫異。

這蕭月錦的態度如此異常,到底是想做什麼?

“蕭妹妹,今日怎得有空來我這兒坐坐?”皇後一揮手,免了眾嬪妃的禮,主動開口詢問道。

蕭月錦笑道:“回皇後孃孃的話,前一段時間妹妹身體不爽利,耽擱了向皇後孃娘請安,心中十分不安。近日天氣回暖,妹妹特意來向皇後孃娘賠罪,還請皇後孃娘大人有大量,能夠寬恕妹妹的過錯。”

這一番話之後,眾嬪妃徹底震驚了,連皇後一時也冇有反應過來。

蕭貴妃居然主動向皇後孃娘賠罪?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奇聞。畢竟,蕭貴妃不尊重皇後孃娘是整個後宮公認的事實。

蕭貴妃入宮多年,可從未給過皇後孃娘什麼好臉色?更何況請安賠罪?!

“妹妹這是說的什麼話……”縱使皇後知道蕭月錦說的身體不適隻是托詞,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蕭月錦主動來向她認錯了,眾目睽睽之下,她自然應該表現出作為後宮之主的大度。

“請安不過是小事,我與妹妹情同姐妹,又怎麼會因為這一點小事而怪罪妹妹?”皇後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

“何況,後宮之中誰人不知皇上最為疼愛妹妹?妹妹伺候皇上辛苦,本宮又怎麼捨得讓妹妹早起來請安。”

果然是這一屆的宮鬥冠軍,麵對蕭月錦突如其來的變化,皇後孃娘隻是略微詫異了一下,便立刻開始打感情牌了。

蕭月錦明白皇後並不喜歡她,表現出的和善不過是場麵話。

蕭月錦再一次站起身行禮,順勢道:“皇後孃娘,此番前來,妹妹是真心實意想向您賠罪的,且不僅僅是因為請安一事。前幾日妹妹臥床養病,思起近幾年在後宮之中的所作所為,驚覺自己犯下了許多錯事,幸好皇後孃娘與諸位姐妹寬宏大度,一直謙和禮讓。如今妹妹深感慚愧,今後定然會謹言慎行,遵守後宮的規矩,好好侍奉皇後孃娘。”

說罷,蕭月錦拍了拍手,一旁早就準備好的謹芯將帶來賠罪的禮品獻給了皇後孃娘。

眾嬪妃滿臉不可置信,尚沉浸在蕭月錦剛剛的一番話之中,卻見蕭月錦已經率先打開了禮盒。

流光溢彩的寶物瞬間映亮了滿室。蕭月錦出身不凡,這麼多年又甚得皇帝恩寵,出手自然闊綽,直接將嬪妃們看花了眼。

“這是何物?好生漂亮的顏色,瞧著像南珠……”

“竟有這麼大一顆的南珠。”

“這定然是去年西域進貢給皇室的寶物,我記得皇上親自賞給了蕭貴妃。”

“如此寶物,蕭貴妃居然捨得送給皇宮娘娘?”

皇後原本以為蕭月錦是在做表麵功夫,不料她竟然捨得下血本,難道,蕭月錦是真心實意想要賠禮道歉?

皇後用一種“蕭月錦八成是吃錯藥了”的神情道:“妹妹……這、這一份禮也送的太貴重了。”

“皇後孃娘是一宮之主,尊貴萬分,而妹妹不過略表心意,怎麼算得上貴重?”蕭月錦柔柔一笑,配著她謙遜的語氣,倒真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感覺。

見此,周圍看熱鬨的嬪妃們也紛紛反應了過來,她們之中本就有不少人想要攀上蕭家這一棵大樹,當即幫襯著蕭月錦說好話道:“蕭貴妃對皇後孃娘真是有心了。”

“蕭貴妃如此敬重皇後孃娘,乃是皇後孃孃的福氣。”

“蕭貴妃真是今非昔比啊。”

誇讚的話一句接一句從各位嬪妃口中說出,聽到誇獎的蕭月錦也理所當然收穫了係統的獎勵,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臉上的笑容愈發光彩奪目。

皇後看著蕭月錦唇邊的笑容,不由輕輕咳嗽了一聲,心下漸漸明白了蕭月錦的用意。

這蕭貴妃平日裡在後宮張揚跋扈,惹得眾人厭棄,冇想到今日居然想通了,學會收買人心了。

難不成蕭月錦認為收買人心,就能早日登上皇後的寶座嗎?!

皇後在心中冷笑一聲,麵上卻裝作大度地拉住了蕭月錦的手,緩聲道:“妹妹如此通情達理,姐姐又怎麼會怪你?自家姐們本就應該好好相處,以後我們一同好好地伺候皇上。”

皇後孃孃的話音剛落,蕭月錦腦海裡便再一次出現了係統的獎勵提示音。

這一次,由於誇獎蕭月錦的人是皇後孃娘,並不是普通人,係統給予的獎勵時間整整有三天。

【恭喜宿主,蕭家覆滅天數往後推遲三天!】

聽見係統的聲音,蕭月錦連忙激動地回握住了皇後的手,用一副真情實意的表情道:“皇後姐姐,以後妹妹一定用心尊敬您,凡事都聽您的安排。”

皇後臉上的笑容一僵,這蕭月錦怎麼還越裝越來勁了?!

不過,當著眾人的麵,皇後又不能直接拂了蕭月錦的麵子,裝也裝出了一副慈善大方的模樣,又誇獎了好幾句蕭月錦的體貼懂事。

而她越是誇獎蕭月錦,係統給出的獎勵就會越多,蕭月錦臉上的笑容就冇有停過,越來越燦爛明媚。

眾嬪妃看著皇後與蕭貴妃上演的姐妹“和睦”景象,紛紛震驚不已。

蕭月錦深知要改變眾人對她的印象並非一日之功,撈夠了係統的好評獎勵,她便起身告辭了。

臨走之際,蕭月錦仍舊笑意盈盈道:“皇後孃娘保重身體,以後我會多多來探望您。”

皇後:“……”

係統延遲的一天獎勵還是太少了,蕭月錦要與皇後皇上多接觸,才能夠保住蕭家,保住自己的小命。

不過,皇後孃娘容易相見,齊晟昀可不好見。若是她像以前一樣整日糾纏皇上,難保會有人說她爭寵,影響她的名聲。

雖然她的名聲已經很不好了……

蕭月錦正暗自頭疼著怎麼見齊晟昀,冇想到他自己送上門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