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貴妃自救指南 > 第 1 章

第 1 章

-

盛夏的午後烈陽透過樹葉的縫隙落在地上,顯出斑駁零星的光點,夏蟬鳴啼了整日,或許是被豔陽曬的倦了,懶懶地低鳴顯示自己未曾忘記的職責。

騰騰熱氣至地而起,青石板路麵都被炙烤得發燙,繞是這般,淩坤宮內卻是半點熱氣也未浸透,金絲紋繡帷簾後的內殿甚至還透出幾絲涼意。

淩坤宮的宮女太監輕手輕腳的做著自己手中的差事,臘月剛端了一碗冰鎮銀耳羹準備進屋,誰想腳下略微一滑,整個身子往前撲去,隻聽“哐當”一聲悶響,接著手中的瓷碗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乍響。

臘月臉色大變,顧不得自己摔破的膝蓋,連滾帶爬的上前去撿摔在地上的碎片。

她心裡直道:完了完了。

心裡這句話一道出,內殿突然一陣嗬斥:“哪個笨手笨腳的東西,驚了娘娘午睡。”

謹芯姑姑的聲音剛從裡麵傳出,臘月整個人便抖如篩糠,她一個勁的磕頭認錯:“娘娘恕罪,娘娘恕罪。”

臘月知道自己今日隻怕要吃板子了,貴妃娘娘一貫睡眠不好,最是忌諱被人打擾,今日自己弄出這般大的聲響,應該是冇活路了。

果不其然,內殿傳出蕭貴妃慵懶冷淡的聲音:“不中用的東西,拖下去打三十大板。”

謹芯姑姑對著床榻上貴人穩穩拂禮,低著頭謙卑回道:“是,娘娘。”

臘月臉色大變,淚水決堤而下,她剛想開口再求饒,謹芯姑姑出了內殿,嚴肅狠厲的瞪了她一眼,壓低聲音道:“閉嘴,再吵嚷惹了娘娘不快,仔細你的皮!”

回想起上個月被打得皮開肉綻的芬兒,臘月再不敢講話,隻能任由小太監將她拖了下去。

因著蕭貴妃還在休息,謹芯姑姑不便在宮苑中行刑,便將人拖到宮苑外一小道兒處,尋人扯了長凳,兩個小太監將臘月壓在上麵,板子毫不留情的落在臘月身上。

她死死咬著唇,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

興許是實在太痛了,臘月終是壓抑不住,悶哭起來。謹芯姑姑許是見慣了這場麵,麵容冷然,隻在一旁道:“在咱們淩坤宮當差,還這般毛手毛腳,該打。教訓吃的夠了,自然也就規矩了。”

因本就在宮苑外行刑,便有不少路過的嬪妃瞧見了這一幕,一身青藍宮裝的梅嬪壓低了聲音與跟她一路結伴的忻美人道:“瞧瞧,淩坤宮裡那位又在發脾氣了。”

忻美人用手巾捂著嘴低聲道:“在她宮裡當差可真慘,左右一個不高興就要人命。”

兩人低聲嘀咕著,卻未發現麵前忽然立了一道明黃色挺拔的身影,待兩人抬起頭時,正巧撞上了一臉嚴肅的齊晟昀。

“皇上....皇上吉祥。”

兩人急忙行禮問安,這酷暑的午後竟能偶遇皇帝,兩人又是欣喜,又是擔憂。

喜則是今日的偶遇,或許皇帝能想起她們,憂的是她們剛剛說貴妃小話不知被皇上聽去了冇有。

齊晟昀微微抬手,不冷不熱道:“起來吧。”

說完,他也聽到了不遠處臘月壓抑的低泣,他微微側頭問身旁的李德海:“前方是何人哭泣?”

李德海還未回答,梅嬪便搶先一步:“皇上,那兒是蕭貴妃宮裡在懲罰宮人呢,雖不知宮人犯了什麼事兒,但在宮裡這般大張旗鼓的動用私刑,隻怕也隻有貴妃娘娘才這般了。”

這話意思很明顯,貴妃逾越了,又實在殘忍跋扈。

齊晟昀眉頭微皺,眼底的厭惡之色漸盛,但他卻輕瞥了一眼麵前的梅嬪,低沉道:“貴妃行事,豈容你議論。”

皇帝寵幸貴妃是前朝後宮人儘皆知的事,可這般維護,也是眾人未想到的。梅嬪是宮裡的老人,也算有眼力見的,知道自己這話惹了齊晟昀不快,她立馬跪下規矩道:“嬪妾不敢議論貴妃,是嬪妾僭越了。”

“下去吧。”齊晟昀擺擺手,並不想再言,隻讓兩人退下後,便大步往淩坤宮行去。

剛踏入宮門,齊晟昀前腳進了內殿,忽而一個大盒子摔在了齊晟昀的腳下。

“什麼破東西竟還拿來給本宮用,想要本宮出醜嗎?我看皇後就是故意的,見不得本宮美貌,便拿如此醃臢貨來敷衍本宮。”

蕭月錦聲音本就尖細,這般大喊大叫,更是讓齊晟昀覺得刺耳,他藏於袖底的手微微捏緊,拚命壓抑著自己內心的厭惡。

“何事讓愛妃這般不快?”

蕭月錦一聽是齊晟昀來了,臉上瞬間多雲轉晴,她斂去怒意,接而換上一副笑臉,聲音軟糯的能讓人骨頭酥掉。

“皇上來了~,皇上您瞧瞧這是皇後今日送來的胭脂,如此品相怎能入我眼,當初我尚在閨閣時都未用這般差的胭脂。”

說著,蕭月錦如蒲柳般的柔荑摟上了齊晟昀的胳膊,她撒嬌的語氣與剛纔潑婦般的聲線完全不同。

齊晟昀更覺得此人多變做作,隻壓著心中煩悶出聲道:“不喜歡扔了便是,何必這樣大的火氣,倒氣壞了身子。”

“還是皇上心疼臣妾。”蕭月錦軟軟道,將整個身子都靠在齊晟昀身上,隻裝作乖巧溫柔。

齊晟昀又好生好氣的哄了她好一陣兒,這才讓蕭月錦喜笑顏開。如此,齊晟昀便喚來太醫。

“錦兒,這夏日多暑氣,朕瞧著你脾氣多暴躁,便讓薑太醫給你開了一副溫體解暑的方子,你隻管按薑太醫的方子服藥,隻當解了暑氣。”齊晟昀對著講太醫使了使眼色,薑太醫立即上前,將方子送上,又說了一些此方子能溫氣補血之類的話。

蕭月錦見著齊晟昀這般惦記自己,自是喜不自勝,歡歡喜喜叫宮女接了方子下去熬藥。

待得晚間,齊晟昀便著人將藥端到蕭月錦麵前,親眼叫她服下,這才放心離開。

這一晚蕭月錦睡得極不安穩,她隻覺心慌難受,心跳極快,她起身本想倒杯水喝,卻不想一個不慎竟摔下床去,而頭正好磕在矮幾角上。

蕭月錦再醒來時,雙眼中儘是迷茫之色,她瞧著眼前陌生的古代裝潢,隻覺得一切都如做夢。

而麵前圍著的一大群古裝麗人更讓她明白,現在的處境好像是自己穿越了。

“這是哪?”

蕭月錦說出的第一句話便讓眾人震驚,謹芯忙不迭道:“娘娘,你可彆嚇奴婢啊。”

“娘娘?!什麼娘娘?”

蕭月錦剛說完這句,腦中忽然多出很多不屬於她的記憶,她一晃神,隻覺得一切都很熟悉。

正在她迷茫時,突然一道機械冰冷的聲音響起。

【宿主你好,恭喜你綁定好評係統。】

“什麼東西?!”

【宿主您穿越了,好訊息是你穿越成萬千寵愛的貴妃,壞訊息是你下個月就要被打入冷宮外加滅門。】

“?!”

【上天給你一次拯救自己的機會,隻要你在接下來的時間得到宮中任意一人的好評讚賞,您滅門時間便可推遲一日】

蕭月錦聽清了這個所謂係統的規則,她仔細回想起剛剛在腦中回閃的畫麵,果然她是穿進了一本宮鬥小說裡,目前還是受寵的蕭貴妃。

但這本小說裡,她的結局的確是在不久後就被滿門抄斬,打入冷宮,最後淒慘赴死。

所以,係統並冇有騙她。

“太醫,你快來瞧瞧我們娘娘,她似乎失憶了。”

謹芯拉著太醫來到蕭月錦的床邊,太醫也急忙搭脈,他沉思一陣後,並未發現有任何異常。

誰想,蕭月錦突然開口:“本宮無事,勞煩太醫了,本宮歇息一陣便好。”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原地愣住,他們皆震驚的看著蕭月錦,眼中不可置信絲毫不藏。

“怎麼了?本宮臉上可是有什麼東西?”蕭月錦不明所以,被眾人盯的有些不知所措。

太醫有些慌亂,忙回到:“娘娘無大礙,許是受驚了,歇息幾日便好。”說完,太醫逃似的離開了內殿。

養心殿內,太醫恭敬的跪在地上向齊晟昀回稟蕭月錦的情況。

“貴妃娘娘這次並不是因藥物所致昏迷,隻是因著藥物導致心悸,所以不慎跌倒。”太醫規規矩矩回答。

齊晟昀一隻手在桌麵輕叩,懶聲道:“朕讓你開藥需要慢慢滲透貴妃身子,切記不能讓人看出端倪,她才服用了一劑便至心悸,是否藥物下量太重?”

太醫額間微微出汗,聲音輕顫:“微臣不敢,想是貴妃身子弱,受不得此藥物。”

齊晟昀沉凝了半響,而後再開口道:“既然此藥對貴妃作用太大,便停了,以後再做打算。”

“是,皇上!”

太醫告辭後,齊晟昀坐在軟榻上將手中參蕭家的摺子翻了又翻。

蕭家愈發猖狂,看來是留不得了。

淩坤宮內,謹芯伺候蕭月錦服下藥後,正準備退下,誰料蕭月錦叫住謹芯,而後柔聲道:“辛苦你了,今日你也忙了一天,早些去休息吧,本宮這不用守夜了。”

謹芯突然愣住,往日的蕭貴妃哪裡有過這般禮貌客氣,更彆說關心人了,隻要不怒斥打罵宮女,都算她仁慈了。

“奴婢惶恐,娘娘可是要趕奴婢走?”謹芯忙不迭的跪下,將頭磕在地上。

蕭月錦急忙上前將謹芯扶起:“你這是做什麼,我何曾要趕你走了?我隻是心疼你辛苦罷了。”

謹芯猛然抬起頭:“娘娘心善,奴婢感謝娘娘關心。”

【叮!得到讚賞 1,滅門延遲 1】

聽到係統報告,蕭月錦心下一喜,看來這係統果然是真的,那麼以後她隻要乖乖做好一切,得到讚賞,那小命就能保下了。

“下去吧,莫要多想。”蕭月錦揮揮手,謹心剛躬身退下,蕭月錦忽然想到什麼,於是又將謹芯叫住。

“明日你早些喚我,皇後孃娘那晨昏定省,總不能遲了。”

這句話一出,謹芯又淩亂了一陣,她緩緩開口:“娘娘,您已經三月未去給皇後孃娘請安了,想是宮中已習慣了,況且現在你大病未愈,不去,皇後孃娘也不會怪罪。”

蕭月錦:“本宮往日不尊規矩,多有得罪皇後孃娘,明日定是要去給皇後孃娘賠罪。你明日再準備些禮物,我一併帶去。”

謹芯:“......是。”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