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古董很忙 > 菜但愛玩

菜但愛玩

-

現在鄭泫纔有一點青年學者的樣,他正襟危坐,嚴肅道:“我的研究領域是瓷器,其他類型有所涉獵,但術業有專攻。如果你雇傭我把關,先說好了,我不給予瓷器以外的任何建議。”

人傻錢多的樂朝心想,瓷器就瓷器,能認出真貨就行,大不了再雇一個。他二話不說答應,又問起費用。

鄭泫抬起眼皮,隨意邋遢的形象突然有了氣勢,他伸出一隻手,比劃道:“一、食宿機酒你全包。”

樂朝咬咬牙:“冇問題。”

“二、我有任務在身的時候就是十萬火急也不去,老師的任務為先。”

樂朝捏捏拳頭:“好。”

“三、我在考古現場不會時不會回覆你任何訊息。”

樂朝捏把汗:“行。”

“四……”

“還有?”樂朝要哭出來了。

鄭泫笑著收回手,親切地拍著樂朝的肩膀說:“四還冇想到,想到了再做補充。等會我把地址發給你,你擬好合同再寄給我,書麵合同是一定要的,我不想到時候產生任何法律風險。”

連珠炮似的,剛出社會的樂朝哪想到這層,呆楞地說:“好、好,合同寄過去。”

“那行,”鄭泫起身,“我還要任務在身,先走了,下次再見也許是下下個月。”

樂朝開著車把鄭泫送回去,送走鄭泫這尊大佛後,他馬上叫方且來自己家。方且估計昨晚打遊戲通宵才睡醒,鼻音濃重:“怎麼了?”

“我搞定鄭泫了,但他要我擬合同,怎麼擬啊?”

“你不會找你爸啊!我又不是你爹,困著呢,掛了。”方且把手機丟在床邊。

樂朝吼著:“彆掛!幫幫我好兄弟,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啊!”

被這麼一吵,方且睡意全無,從床上爬起來,不耐煩道:“洗乾淨屁股等著爺來收拾你。”

方且家離樂朝家不遠,方且一進門就大呼小叫道:“人呢?給爺接風。”

王媽對方且已經非常熟悉了,給樂家當保姆的時候樂朝還是甩著鼻涕到處爬的小屁孩,樂朝他媽是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請了四五個保姆也就一個王媽令她滿意的,從此王媽跟著照顧樂朝到現在,幾乎相當於樂朝的外婆。方且跟樂朝成天混在一塊,把樂朝當孫子伺候的王媽自然對方且無比親切,這倆死孩子除了忒皮了些,心眼都好。

她從廚房出來對方且說:“樂朝在樓上呢。”

“那我去找他。王姨我想吃雙皮奶,還有嗎?”方且從鞋櫃裡拿出自己的專屬拖鞋,一邊問。他來樂朝家時最好這一口,王姨的雙皮奶做的比外麵賣的好吃了不知道多少倍。

“有,等會我拿上去。”王媽和藹地說。

剛上樓,方且就看見樂朝正一波一波地往外拿那些寶貝古董,他不解地問:“你乾什麼?受刺激了?”

樂朝放下盒子喘著氣對方且說:“去你的,我騰地方呢,把假的丟出去。”

“丟了?你原來不是說,真的假的都是你花錢買的,都是你的小寶貝。”方且幸災樂禍地譏諷樂朝,“”現在捨得丟了。

“假的不去新的不來,”放假貨的那邊一動就是漫天的灰塵,樂朝戴著口罩還覺得嗆,他看著手上厚厚的一層灰,心想再也不能亂買了,“我要迎接真寶貝們。”

伸著脖子在門口看了幾眼,地板清出一條通道,儘管雜亂無章,終於是能進人的樣子。方且抱著手臂靠在牆上,睡眼惺忪地說:“鄭泫哥來你這假貨窩點了?”

“去去去,狗嘴吐不出象牙,你才假貨窩點。”樂朝舉著滿是灰的手想往方且身上摸,方且靈活一閃蹦得老遠,一臉嫌棄。樂朝說:“他冇進去,就在門口隨便看了看,然後說這幾個是假的,我感覺挺專業的。”

方且隻是介紹人,卻像立了大功似的,尾巴翹到天上去:“你不看看人家是誰,張瑞明的弟子哎,電視上才能看見到的人。不過你能請到他也算幸運,聽我哥說最近他挺缺錢的。”

回想鄭泫一身廉價貨,為錢操心的人是冇心情精心打理自己的,樂朝突然理解了鄭泫,本著扶貧的想法說道:“為什麼啊?”

“不太清楚,他現在經常失聯。況且這行本身就吃資源,聚餐送禮哪不要錢啊。他有活就接,隻要不違法犯罪。”

樂朝立刻從心裡勾畫出了一個追求理想甘願忍受清貧,日日粗茶淡飯,麵朝黃土背朝天的形象,也釋懷了鄭泫開價那麼高的原因,靠自己本事賺錢,彆人想開高價他都會以為是騙子。

“那合同……”樂朝笑得花一樣燦爛,甚至帶了些諂媚和狗腿,想要方且幫幫忙。方且這人嘴硬心軟,做的比說的好看。

方且一看樂朝這熊樣什麼都懂了,無奈道:“把你倆都談了什麼告訴我,我給你擬。”

“謝謝方少!方少今晚留下吃飯?”樂朝眉飛色舞。

“得了吧,我是看你要搬這堆破爛怪可憐的。”他指了指對在走道的一堆,問,“全丟掉?”

這滿屋子的東西幾乎都是從國外買的,不說機票酒店,光是買東西本身都花了不少。樂朝心疼地說:“不扔。”

“不扔留著過兩百年當傳家寶啊,”方且撇嘴,捧起看起來乾淨些的錦盒說,“你捨不得,我來幫你丟了。“

“我的錢,我的錢嗚嗚嗚嗚嗚嗚。”樂朝揪著方且的袖子扯起嗓子乾嚎,給方且潔白的外套上留下幾個烏漆麻黑的指印。

“知道浪費還不控製著點花,我下去吃雙皮奶了,你慢慢收拾,希望下次我來你家的時候你這個‘造假窩點‘已經銷燬乾淨了。”方且極其嫌棄地看著衣服上的手印,歎口氣把“垃圾”拿上,丟下樂朝繼續收拾。

王媽剛好端著雙皮奶上來,看到方且往下走,疑惑地問:“小方,不吃了?”

“王姨,我下去吃,這灰塵太大了,”方且另一手接過雙皮奶,消失在樓梯。

熟門熟路地把盒子往門口一扔,方且坐在會客廳一邊看手機訊息一邊吃。樂朝迫不及待地把與鄭泫的約定發給方且。方且先是掃了一眼,心裡竊笑。

鄭泫這人還有一個毛病,那就是出了名的摳門,他不光自己摳,還會像大爺似的教育彆人不要亂花錢。正好,治治樂朝這大撒幣的毛病。

方且回家很快就把擬好的檔案發給樂朝,並囑咐道還要給律師看。樂朝的電話很快就飛來,說著:“我好愛你,方寶。”

“彆噁心我。”方且吐槽了一句毫不留情地掛斷。

手機驀然掛斷,樂朝還冇說的話一下嚥回嗓子裡。第二天,樂朝將合同寄給鄭泫指定的地址後,憋了一星期冇去逛古玩市場。

樂朝的本科同學在國外讀研,知道樂朝喜歡這些玩意,把風嘉拍賣行最近要拍賣一批古玩的訊息透露給他。樂朝心裡那個癢啊,彷彿貓吸了貓薄荷,趕緊上官網查拍品是什麼。

其中,最吸引樂朝眼球的是一個清朝粉彩花枝碗。樂朝分不清梅花桃花,蜿蜒的深棕花枝盛開沉甸甸的水粉小花,花旁繪有幾隻色彩絢麗的蝴蝶相映成趣。彆的拍品樂朝也隨便看了看,但還是對這隻碗念念不忘。

讓樂朝衝動買假貨還有一個原因,他覺得閤眼緣的必須買,但買回國一鑒定就假。樂朝下定決心,洗心革麵,不能再讓冇用的直覺和眼緣去左右他的錢包。

這家拍賣行的東西不保真,樂朝把粉彩花枝碗的官網圖片發給鄭泫,要鄭泫看看。

一天,兩天,三天,四天,鄭泫根本冇理他。樂朝想起鄭泫說的第三條,心想鄭泫不會現在是去考古現場了吧。

他馬上去請外援方且。方且將打聽到的訊息告訴樂朝:“事情是這樣的,鄭泫是去現場了,不過應該快出來了。”

“還有一個月不到就要拍賣了,他真能出來嗎?”樂朝不禁擔憂。“假貨窩點”的東西扔出去大半,樂朝每回走進去,看著空蕩蕩的地方混身難受,急得恨不得現在就買了機票走人。

“你急什麼,萬一那玩意是假的呢?”

“那萬一是真的呢!”

“得了吧,真貨要那麼容易買,你也不會買那一大堆了,鄭泫也失業了。”

方且說話總戳他七寸,樂朝悻悻地沉默不語。平常兩人鬥嘴有來有回,察覺到對方的失落,方且難得安慰道:“吃一塹長一智,之前花的就算了,現在可彆再衝動消費了,都給你介紹了人,你那雇傭鄭泫的錢可彆白花。”

等鄭泫的訊息都快把樂朝等成瞭望夫石,拍賣的時間越來越近,樂朝恨不得把鄭泫從山裡揪出來。

大忙人鄭泫把屬於他的工作做完,就頭也不回地開出了大山。這個小墓葬給他練手還是大財小用了。更可惜的是隨著挖掘的深入,他們發現了一個盜洞。還不清楚是哪個時代的盜墓賊乾的,墓室漏水,裡麵的木質東西麵目全非,基本上成了空墓。

忙活許久是這樣的結果,在場的人都有些沮喪,也包括鄭泫。他打開手機,檢視訊息,來自樂朝的訊息有四十多條,樂朝每天都跟招魂似的問鄭泫回來了冇。

麵無表情地拉到最早的訊息,鄭泫看到粉彩花枝碗的圖片。確實仿得不錯,圖案和形製都與真品相似,隻是粉彩會氧化,花枝和蝴蝶翅膀的顏色太鮮豔了些。

鄭泫簡明扼要地把建議發給樂朝:假的,彆買。

樂朝秒回:為什麼?

鄭泫:真的那個在潮市博物館。

樂朝:……

鄭泫回家取了快遞,拿出手機準備聯絡樂朝,冇想樂朝的電話先撥過來。

“鄭泫大哥,你一定要有空啊,我想去那個拍賣會。”

鄭泫:“先把合同簽了,我這個月有空。”

“護照號多少?我去買機票!”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